中国人的前面,还有星辰大海

[已注销]
2018-07-11 看过

葡萄牙人为什么要去大航海?因为穷。葡萄牙地处欧洲的边缘,排除在了欧洲事物和文艺复兴之外。还不断被强大邻国西班牙(卡斯蒂利亚)挤压着生存空间。

航海的代价有多大?每三个去航海的葡萄牙人就要死一个,伤亡率堪比一线宇航员(达伽马第一次到达印度的航行死了三分之二)。

那水手们是因为上帝和伟大的基督事业而如此勇敢而无惧吗?不,是为了发财,改变贫穷的命运。

发现印度

1498年达伽马绕过好望角,这在历史书上只是一句话。实际上,为了这一天,葡萄牙人(从航海国王恩里克算起)已经为之奋斗了80年。当时的人们并不能确定大西洋和印度洋是否是相通的。按照托勒密的观点,世界是圆型的,印度洋是内海。换句话说,非洲大陆是伊比利亚半岛面积的50倍,在欧洲人看来,并不知道非洲大陆有没有尽头,能不能绕过去。

最糟糕的是,1492年,哥伦布在对手西班牙的资助下发现了新大陆,世界霸权的争夺一下子变得激烈了起来,葡萄牙人的压力可想而知。双方在这种背景下签署了“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Treaty of Tordesillas),大意是在大西洋上沿着一条经线,将地球一分为二,西边归西班牙,东边归葡萄牙。

即便是发现好望角的那次航行(迪亚士),也是因为走错路,无意间发现了南大西洋季风的秘密(先往西兜了一大圈,然后遇到了西风,被送到了东边)。无数的天文学家、数学家、制图师和航海士共同努力,一寸一寸地丈量了非洲海岸,才最终换来这一天。与其说达伽马实现了壮举,不如说千千万万的达伽马,只有这一个活着回来了而已。

早在葡萄牙人到达印度洋前,其实印度洋几千年来一直是贸易的中心,印度洋是地中海的几十倍。从广州到开罗,缅甸到巴格达,马来半岛的马六甲到印度西海岸的卡里卡特,波斯湾门户霍尔木兹,红海的门户亚丁,一系列历史名城构成了复杂的贸易网络,今天我们的考古学家管它叫“环印度洋贸易带”。

这些港口都是以城邦的形式存在,印度洋早就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多种族,多宗教的贸易秩序:印度教,伊斯兰教,佛教,基督教以及犹太教和平共存,印度洋生态比当初的欧洲人所理解的层次丰富得多。因为它太复杂,太庞大,没有人可以实现垄断。所以亚洲大陆各国把海洋留给了商人,有人说:神把海洋留给了大家。

葡萄牙人到来后,一切都变了,因为决定他们思维的,是欧洲和非洲大陆上的圣战,是十字军东征,是帝国主义的扩张,是战争与征服。

达伽马的史诗航行历时一年,为欧洲增加了1800个地名,打开了印度这个巨大的宝库,但是此举严重威胁了威尼斯,热那亚城邦对东方香料的垄断。很快,穆斯林,印度教,基督徒,各沿岸城邦不可避免地卷入了一场利益再分配的巨大纷争之中,此后,远航印度成了葡萄牙一年一度的例行任务。

征服与杀戮

葡萄牙人到底有多穷?达伽马第一次到达印度,见到印度当地(卡里卡特)国王(扎莫林)的时候,送的礼物太寒酸,直接被拒绝了。

其实对面的人印度国王也一样很困惑,扎莫林完全不明白葡萄牙人想要什么。正常程序应该是到港,卸货,缴税。然而葡萄牙人完全不能理解印度洋的贸易规则。在贫穷的国家、Tordesillas条约瓜分世界的竞争、和十字军东征的大背景下,西方人相信的只有贸易垄断和圣战职责。两个本来自己自足,毫无关系,又互相无法理解的世界,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暴力碰撞。

葡萄牙人虽穷,仍有拿得出手的物品,那就是大炮和刀剑:他们残酷的屠杀也劫掠穆斯林的船只,无情炮轰港口城市。贫穷的水手,不顾性命地远航,就是为了破城之后,那肆无忌惮的劫掠。

达伽马的远航,有时也被称作“最后的十字军”东征,他们像海盗一样洗劫穆斯林的船只,最后还往往会屠杀整船的穆斯林。“著名”的米里号屠杀,被印度史学家认为是西方进行海上入侵的开始。

我们经常说中国人没有信仰,做事没有底线,其实底线都是相对的。我们谴责今天一小部分穆斯林的恐怖主义行为,可是当时基督世界的恐怖,无非是以以上帝的名义进行杀戮与征服,做的都是生意之实。

在接下来的二十年,经过两代总督的努力,葡萄牙人的顽强,军事行动的凶悍,当然还有武器的先进,使得他们居然顽强地在印度洋立足了下来,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名副其实的全球帝国。

二十年间,里斯本和印度之间的通信是艰难而曲折的,每年只能根据季风派出一次舰队,而每次航行,都是在试错一般地积累知识,然后就这样,返航的船队将知识传递给出发的船队。葡萄牙人对地理的知识,对季风的观察,对印度洋政治的理解,就是这么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

1497-1504年,约5500人去往印度,其中1800人没能再回来。但是回报也是惊人的,达伽马的首航,就带回来了60倍的收益,葡萄牙王室每年因此而获得的利润更是天文数字,里斯本成了世界的中心,威尼斯人干脆把银行开到里斯本(1505年富格尔家族)。

而印度洋的传统贸易体系,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于此同时,威尼斯人的贸易地位受到了严重威胁,他们想尽了一切办法破坏葡萄牙人的新航路,最后干脆给葡萄牙的敌人(印度地方国王),送去了大炮和工匠。甚至鼓舞资助阿拉伯人和葡萄牙人对抗到底。

葡萄牙人始终明白他们的人数很少,他们必须充分地发挥自己的优势:制海权、绘图、炮术、堡垒建造。葡萄牙人不断地造船,获取知识不惜血本,极为顽强的骑士精神,用一次又一次血腥的斗争,缔造了这个海上帝国,并赋予了葡萄牙人完全不一样的国际视野。

他们以不成比例的伤亡,洗劫一座又一座港口,劫掠当地居民,焚毁王宫,屠杀穆斯林,基本上属于无恶不作,因为这是他们的军饷来源,也是他们的国库收入,葡萄牙航海那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情怀。

比如他们用1000人的军队居然征服了十几万人口的马六甲。麦哲伦当时还在攻占马六甲的葡萄牙舰队中,他所积攒的远洋知识在后来的环球航行中,自然发挥了举足轻重的意义。与此同时这位历史书上的”伟大航海家“毫无例外地也是一位残忍的殖民主义者,我们对他死于环球航行中和当地人的冲突这种事,突然感觉不再莫名其妙了。(麦哲伦死于菲律宾和当地人的冲突中)

最终,葡萄牙人的帝国,伴随着一些列偶然和必然,崛起,而又衰落:在北非地区圣战的战败,奥斯曼土耳其崛起完全控制了中东,导致葡萄牙在印度洋不得不面对更强大的敌人。整个十六世纪,欧洲人的香料消费扩大了一倍,而葡萄牙的足迹也延伸到了比马六甲(新加坡)更远的地方,一直到了中国和日本。

教训与反思

殖民的故事,总是充满血腥,但是也值得反思,为什么中国势力退出留下了权利真空?为什么印度洋各个城邦如一盘散沙?又为什么欧洲人仅仅凭借几千人,几门大炮就能控制比自己多几十倍上百倍的人口?这和葡萄牙总督口中的“正义”,以及当地印度统治者对低种姓人的压迫有没有关系?

诚然,葡萄牙人能征服世界,有其深层次原因。

比如奖惩制度,用屠城劫掠调动积极性,对齐利益,让利润和人性对应起来,这才是资本主义的精髓;

设备先进,铁炮和盔甲,长达1000年的中世纪只是生产关系没有进步,其实天天打仗,武器的迭代还是很快的;

当然,在征服印度乃至整个亚洲的过程中,葡萄牙也学到了很多“政治”,比如利用宗教冲突,城邦之间的竞争,纵横捭阖,分而治之。

欧洲人经常会不承认这段历史,他们认为历史就是历史,和现在无关。然而,所有这些“勇敢的冒险”,贪婪的人们,和残忍的故事,都终究不会埋藏在大海深处。马来西亚政府甚至复制了海洋之花号(第一任葡萄牙印度总督的旗舰)作为提醒人们的历史教训。

更加重要的是,这对欧洲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些传教士,商人和士兵,“一手执剑,一手拿笔”,奔波在世界各地,记录着自己的发现。中世纪的欧洲,教会的统治下,黑暗而贫穷,他们们本来是想发现财富,寻找上帝的。但是最后他们收获了地理、气候、自然与文化的无限奥秘,中世纪许多神话和愚昧的宗教教条都被破除了。人们不再根据占星家的良辰吉日出航,而是按照季风规律出发。正是这些,拉开了大发现时代的序幕。

葡萄牙的霸权实际只持续了一百多年,但它却以帝国主义不断扩张的形式,启动了无穷无尽的全球化,塑造了了当代世界格局,开始了西方长达五百年的对世界的统治。

中国人怎么看待这些沉入大海的历史?诗经里其实早有写: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商朝的借鉴,不用看太远,看夏朝就行了)。

西方人统治世界的强盗行径,不应该被忘记,也不应该妥协,直到今天,真的是直到今天(2018-5-22),我们仍然还在顽强地和对方进行着对抗。

“有界限的海,或许属于希腊或罗马;没有界限的海,属于葡萄牙”

而中国人的面前,还有星辰大海。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征服者:葡萄牙帝国的崛起的更多书评

推荐征服者:葡萄牙帝国的崛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