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关于白夜行

桃之夭夭
2018-07-11 16:43:22

2/23/2018

刚读完《白夜行》。

这本书我当作睡前读物看了很久,一直不愿看到结局,仿佛一开头我就知道是个悲剧。

今天终于看完了,无法入睡。去豆瓣看了很多的书评,却发现仅有一篇让我感到认同。

我不赞成所有对雪穗的批判。

她和亮司之间必然是有感情的。她给亮司缝的袋子,以两人名字命名的店铺都是证明。从小时候懵懂的初恋情结,到成长过程中的相互帮助包庇,再到成年后爱而不得亲人般的感情。

但他们两个注定是不能在一起的。彼此既提醒着对方童年的惨剧,又是世上仅存的温情与陪伴。

他们在别人面前永远戴着面具,却是彼此在这世上唯一可以坦诚相待的人。

书中两人喜欢的书籍《飘》,似乎也象征着雪穗如同斯嘉丽一般的命运。她们都不折手段,相信自己可以逆天改命。然而当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离开了,她们发现这世间剩下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当亮司倒在血泊里,雪穗连最擅长的扮演都无法继续。就像斯嘉丽失去白瑞德的时候,她的一切骄傲与活着的信念,都和他一起离开了。

亮司无可厚非是悲惨的,在卷入盗版事件后的他就像只穷途末路的困兽。自己的理想已然不能实现,所以雪穗的自我救赎之路也承载了他的梦想。

亮司是雪穗在黑暗中的太阳,也是那个一直在白夜里牵着她走的人。

最终,他通过死亡挣脱了夜的束缚,用自己最后的努力最后保了一次雪穗周全。

豆瓣里一个关于雪穗与亮司有肉体关系的分析很有意思,如下:

“记得书中有一段描写,亮司逃亡时出于利用而与之交往并同居的女友典子在和他做爱时,发现亮司有严重的迟泄。亮司没有说明造成这样的原因,后来典子通过手和口发现亮司还是不行,并且这时的亮司看着她的手若有所思的说,好小u的手啊。这句话使典子心惊的感觉到亮司也许和别的女人就可以,他是在拿自己和别的女人比。看到这里,我第一直觉就是那个女人就是雪穗。当年亮司是如何帮助友彦成功摆脱警方怀疑的,文中并没有详细说明。但是通过警方在夕子体内发现的精液血型和对其死亡时间的错误判断,可以知道,当晚雪穗接到亮司的求助电话后赶到夕子的房间,冒充死者向前台要了洗浴液,造成夕子死亡时间推移的假象。接着,可以想象到雪穗通过手和口,让AB血型的亮司把精液射到了夕子的体内,从而使O型血的友彦彻底摆脱了嫌疑。所以,这造成了亮司后来不能排在女人体内,而雪穗从不用手和口对丈夫,那怕是夫妻生活极不和谐时。这是全书中唯一一次暗示雪穗和亮司之间是否有肉体关系的一段隐蔽的描写,从这种想象中可以看出雪穗和亮司不仅心灵因为童年的经历而扭曲,就连肉体也呈现出一种畸形的状态,所以他们两人虽难以分开,但却永不可能走在一起。”

但是,我也许再也不会看东野圭吾的书了。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先入为主的观念让我觉得被亮司和雪穗杀害的人都是罪有应得或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当我读看本书的时候,我感到的寒意来自于东野圭吾。读完整篇让我不得不佩服作者曹雪芹式自负的草蛇灰线以及让读者自己抽丝剥茧的经历。但我觉得自己成为了作者的刀下鱼俎,感情被鞭挞一顿之后无处安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