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是一个国家的文脉

sterdam
2018-07-11 15:41:00

虽然已经看过同名纪录片,对纳粹劫掠艺术品的黑历史也有过不少了解,没想到这本中文再版的《劫掠欧罗巴》还是有些让我欲罢不能。艺术品是一个国家的文脉,对待艺术品的态度,就是对待文明的态度。

第一章讲的是纳粹上台之后对现代艺术品的清洗。当1933年,德国现代艺术家Oscar Schlemmer的回顾展在斯图加特举行时,当地纳粹报纸的评论是:“谁愿意正眼瞧一下这些画?谁尊重它们?谁愿意辩称它们是艺术品?它们是彻头彻尾的半成品……最好把它们也丢进垃圾堆里任其烂掉。”

时任纽约MoMA馆长的Alfred Barr为此感到非常生气,他特地买下其中几幅作品,“就为羞辱那些婊子养的”。我们才得以在MoMA见到名作《包豪斯楼梯》。包括梵高、蒙克、毕加索、马蒂斯在内的大量现代艺术家的作品被当作“堕落的艺术”移出了德国的博物馆,通过私下销售或公开拍卖的方式流往海外。许多德国现代艺术家失去公职,被迫离开德国。

1939年5月,MoMA为其新馆举办的开幕展上,就展出了五幅被纳粹清洗的画作。罗斯福总统在开幕展上的讲话里说道:“除非人们能自由地成为自我,否则艺术就无法兴盛起来。”

第二至七章分别讲述纳粹对奥地利、波兰、荷兰、法国和苏联收藏的艺

...
显示全文

虽然已经看过同名纪录片,对纳粹劫掠艺术品的黑历史也有过不少了解,没想到这本中文再版的《劫掠欧罗巴》还是有些让我欲罢不能。艺术品是一个国家的文脉,对待艺术品的态度,就是对待文明的态度。

第一章讲的是纳粹上台之后对现代艺术品的清洗。当1933年,德国现代艺术家Oscar Schlemmer的回顾展在斯图加特举行时,当地纳粹报纸的评论是:“谁愿意正眼瞧一下这些画?谁尊重它们?谁愿意辩称它们是艺术品?它们是彻头彻尾的半成品……最好把它们也丢进垃圾堆里任其烂掉。”

时任纽约MoMA馆长的Alfred Barr为此感到非常生气,他特地买下其中几幅作品,“就为羞辱那些婊子养的”。我们才得以在MoMA见到名作《包豪斯楼梯》。包括梵高、蒙克、毕加索、马蒂斯在内的大量现代艺术家的作品被当作“堕落的艺术”移出了德国的博物馆,通过私下销售或公开拍卖的方式流往海外。许多德国现代艺术家失去公职,被迫离开德国。

1939年5月,MoMA为其新馆举办的开幕展上,就展出了五幅被纳粹清洗的画作。罗斯福总统在开幕展上的讲话里说道:“除非人们能自由地成为自我,否则艺术就无法兴盛起来。”

第二至七章分别讲述纳粹对奥地利、波兰、荷兰、法国和苏联收藏的艺术品的劫掠。既包括对占领国公共艺术品的抢劫,也有对犹太人私人收藏的没收,还有与占领国本地艺术经销商的不光彩交易。通常是,纳粹强行用劫掠来的“堕落的”现代艺术品去交换经销商拥有的古典艺术品。在巴黎,纳粹烧毁了一部分现代艺术品,其中不少出自犹太裔艺术家。

与此同时,除了与纳粹沆瀣一气的奥地利之外,以上各国博物馆以及英国都展开了周详的艺术品保护、隐藏与撤离工作。希特勒的终极梦想是在他老家林茨建一个全世界最大最好的艺术博物馆。

第八章讲述美国各大博物馆对藏品的保护工作,并由此组织了前往欧洲的古迹救护官,由艺术史专家在二战前线战场参与对古迹和艺术品的保护工作,以及战后的寻找、整理和归还工作。

第九章讲述悲催的意大利,德军与盟军在此激战。在著名的卡西诺战役中,盟军各方争论再三,最终判断失误,炸毁了并非德军据点的卡西诺修道院。希特勒则在苟延残喘之际,为了阻挡盟军的步伐,炸毁了被他称为“欧洲的明珠”的佛罗伦萨的圣特里尼塔桥。之后,古迹救护官们为意大利寻回了大量被纳粹转移走的珍宝。

第十至十一章先讲述德国和奥地利的博物馆在二战中的保护措施,再讲述盟军对法德和北部欧洲的古迹保护工作及对劫掠艺术品的寻找工作。必须提到的是,苏联的政策是把苏占区缴获的全部德国艺术品都当作战利品(或战争赔款的抵押)运回了苏联,这其中的大部分后来还给了德国,但俄罗斯在1990年代通过立法,剩下的应该永远不会归还了。(关于这个立法,本书写成时还没有涉及,我是在纪录片里看到的。)

第十二章很有意思,专门讲美国对这些艺术品的态度。一开始就分成两种意见,一派认为应该把艺术品当成战争赔款的一部分,运回美国。另一派认为美国作为文明国家,不能参与这种抢劫。后来,艺术品被排除在战争赔款之外,但当局仍然打算把它们先运回美国托管,待德国稳定之后再还回来。后来运了几百件艺术精品到美国各大博物馆巡回展出,参观人数累计一千万,并为德国儿童募捐了几十万。但是此举遭到了古迹救护官们的严重抗议。最终这些艺术品全部归还了德国。

最后一章讲二战后对上述劫掠艺术品的追讨工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Paul Rosenberg,他原来是毕加索和马蒂斯的艺术代理商。在二战中他一共丢失了400多幅作品。他一直到去世都在满世界地追讨自己的艺术品,到目前为止大概还有十几幅下落不明。最近的新闻是,2013年,在慕尼黑某画商家里发现了上千件纳粹劫掠的艺术品,其中有一幅马蒂斯的《坐着的女人》就是Rosenberg的收藏。

毫无疑问的,在二战中有大量珍贵的艺术品被永久毁灭了,但也仍然有一些不知所踪的艺术品可能还隐藏在哪个角落,或许要等一代人或者几代人过后,那些不知晓艺术品来龙去脉的窃取者的后人把艺术品拿出来拍卖时,它们就会重见天日。比如原收藏于波兰的拉斐尔名作《青年男子肖像》,据信还存于世,但具体在哪里不清楚。和平万岁!

这本书出版于1994年,如果原作能修订一下,把最近二十年的进展补充进来,会很有价值。比如Klimt的肖像画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就是在二战中被纳粹没收,转给了美景宫博物馆收藏。直到2006年,美景宫非法收藏的几幅Klimt作品,终于被Adele Bloch-Bauer的侄女Maria Altmann通过法律途径索回,其中的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被Ronald S. Lauder买下,挂在纽约的Neue Galerie;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I则被Oprah Winfrey拍下,最近又转手卖给了某中国收藏家,应该是刘益谦。

再比如,加州Pasadena的Norton Simon博物馆藏有老克拉纳赫的《亚当与夏娃》,这件藏品于20世纪初被俄国人买下,十月革命后被政府拿去出口创汇,卖给了荷兰犹太裔古董商,二战时这幅画被迫卖给了纳粹头子戈林,二战结束后荷兰政府依法处理纳粹艺术品,古董商未申诉索回此作,后被声称祖上拥有此作的俄国贵族索去,再卖给西蒙。 当初古董商不申诉是出于理性考量,比如回购大量纳粹艺术品会显著减少公司流动资产。后来一家人陆续去世,古董商的儿媳妇和西蒙博物馆打起了官司。官司已持续十年,最新进展是,美国地区法院判博物馆合法拥有此作。

本书唯一的槽点是,人物众多,多数是只出场几次的过客,当只看到名字而无头衔时真不知道谁是谁。译者贴心地整理了一份主要人物介绍,但不管用啊。

1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劫掠欧罗巴的更多书评

推荐劫掠欧罗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