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汪曾祺集

江萸
2018-07-11 15:28:41

摩登伽女母亲走后,佛陀又对摩登伽女说:“你既一心与阿难成婚,我意拟与成全。唯阿难已是沙门比丘,你如愿嫁,也须出家一次。你须精进修行,待你之道心能与阿难相比,我当为你们主婚。”

摩登伽女满心喜悦,高高兴兴,剃发染衣,为比丘尼,精进修行,不敢懈怠。摩登伽女逐日听闻佛法,心渐平静,服膺佛说,五欲乃众苦之源,犹飞蛾投火,春蚕自缚,愚痴自取。去除五欲,乃能清净。反思往日,迷恋阿难,乃不善不净业行。遂伏跪佛前,流泪忏悔:“伟哉佛陀,我已从糊涂梦中醒来,不会再如往昔,愚痴胡为。我自觉此时所修证圣果,或已超过阿难比丘。佛陀为度化我辈众生,用尽苦心,与诸方便。请佛陀慈悲怜悯,许我忏悔,我愿生生世世永循佛陀足迹,播种真理。”佛陀欣然称善。

尊者!我名莲花色女,是德叉尸罗城中长者女儿。十六岁时,父母为我招赘夫婿。不久,父亲去世,寡母竟与我丈夫私通。我知道时,肝肠寸断。其时我已与丈夫生一女孩。我一气之下,即舍弃女儿离家出走。离家之后,转徙漂泊。数年之后,又改嫁另一丈夫。双栖有日,亦颇和谐。一次,丈夫出外经商,由德叉尸罗城回来,瞒我耳目,以数千金,纳一小妾。初守秘密,藏之于朋友家。我渐有闻,乃大哭

...
显示全文

摩登伽女母亲走后,佛陀又对摩登伽女说:“你既一心与阿难成婚,我意拟与成全。唯阿难已是沙门比丘,你如愿嫁,也须出家一次。你须精进修行,待你之道心能与阿难相比,我当为你们主婚。”

摩登伽女满心喜悦,高高兴兴,剃发染衣,为比丘尼,精进修行,不敢懈怠。摩登伽女逐日听闻佛法,心渐平静,服膺佛说,五欲乃众苦之源,犹飞蛾投火,春蚕自缚,愚痴自取。去除五欲,乃能清净。反思往日,迷恋阿难,乃不善不净业行。遂伏跪佛前,流泪忏悔:“伟哉佛陀,我已从糊涂梦中醒来,不会再如往昔,愚痴胡为。我自觉此时所修证圣果,或已超过阿难比丘。佛陀为度化我辈众生,用尽苦心,与诸方便。请佛陀慈悲怜悯,许我忏悔,我愿生生世世永循佛陀足迹,播种真理。”佛陀欣然称善。

尊者!我名莲花色女,是德叉尸罗城中长者女儿。十六岁时,父母为我招赘夫婿。不久,父亲去世,寡母竟与我丈夫私通。我知道时,肝肠寸断。其时我已与丈夫生一女孩。我一气之下,即舍弃女儿离家出走。离家之后,转徙漂泊。数年之后,又改嫁另一丈夫。双栖有日,亦颇和谐。一次,丈夫出外经商,由德叉尸罗城回来,瞒我耳目,以数千金,纳一小妾。初守秘密,藏之于朋友家。我渐有闻,乃大哭闹,必要看看此女,长得如何娇艳,何以竟能夺我丈夫对我爱情!尊者尊者!不看则已,一看之下,当即闷绝:原来此女,是我与前夫所生女儿!

汤显祖《邯郸梦》写吕洞宾度卢生,即有名的“黄粱梦”故事。吕度卢生,事出有因。东华帝君敕修蓬莱山门,门外蟠桃一株时有浩韧刚风,等闲吹落花片,塞碍天门。先是吕洞宾度得何仙姑在天门扫花,后奉帝君旨,何仙姑征入仙班,需再找一人,接替何仙姑扫花之役,吕洞宾这才往赤县神州去度卢生。何仙姑扫花,纯粹是汤显祖想象出来的,以前没有人这样说过。不过《扫花》一折,词曲俱美,于是便流传开了。何仙姑送吕洞宾下凡,叮咛嘱咐,叫他早些回来,使人感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错教人遗恨碧桃花”,这说的是什么呢?腔也很软,很绵缠的。

齐白石一小方幅,画浅蓝色藤花,上下四旁飞着无数野蜂,一边用金冬心体题了几行字:“借山吟馆后有野藤一株,花时游蜂无数。孙幼时曾为蜂螫。今孙亦能画此藤花矣。静思往事,如在目底。”(白石此画只是匆匆过眼,题记凭记忆录出,当有讹字)这实在是一则很漂亮的小品文。

写字总得从临帖开始。我比较认真地临过一个时期的帖,是在十多岁的时候,大概是小学五年级、六年级和初中一年级的暑假。我们那里,那样大的孩子“过暑假”的一个主要内容便是读古文和写字一个暑假,我从祖父读《论语》,每天上午写大、小字各一张,大字写《圭峰碑》,小字写《闲邪公家传》都是祖父给我选定的。祖父认为我写字用功,奖给了我一块猪肝紫的端砚和十几本旧拓的字帖: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本褚河南的《圣教序》。这些字帖是一个败落的世家夏家卖出来的。夏家藏帖很多,我的祖父几乎全部买了下来。一个暑假,从一个姓韦的先生学桐城派古文、写字。韦先生是写魏碑的,他让我临的却是《多宝塔》。一个暑假读《古文观止》唐诗,写《张猛龙》。这是我父亲的主意。他认为得写写魏碑,才能掌握好字的骨力和间架。我写《张猛龙》,用的是一种稻草做的纸。

《三希堂法帖》收宋以后的字很多。对于中国书法的发展向有两种对立的意见。一种以为中国的书法,一坏于颜真卿坏于宋四家。一种以为宋人书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宋人宗法二王,而不为二王所囿,用笔洒脱,显出各自的个性和风格。有人一辈子写晋人书体,及读宋人帖,方悟用笔。我觉两种意见都有道理。但是,二王书如清炖鸡汤,宋人书如棒棒鸡。清炖鸡汤是真味,但是吃惯了麻辣的川味,便觉得什么菜都不过瘾。一个人多“读”宋人字,便会终身摆脱不开,明知趣味不高,也没有办法。话又说回来,现在书家中标榜写二王的,有几个能不越雷池一步的?即便是沈尹默,他的字也明显地看出有米字的影响。

那棵槐树,约有北方常用二号洗衣绿盆粗细

吴其濬在《图考》中把葵列为蔬菜的第一品。他用很激动的语气,几乎是大声疾呼,说葵就是冬苋菜。

然而冬苋菜又是什么呢?我到了四川、江西、湖南等省才见到。我有一回住在武昌的招待所里,几乎餐餐都有一碗绿色的叶菜做的汤。这种菜吃到嘴是滑的,有点像莼菜。但我知道这不是莼菜,因为我知道湖北不出莼菜,而且样子也不像。我问服务员:“这是什么菜?”—“冬苋菜!”第二天我过到一个巷子,看到有一个年轻的妇女在井边洗菜。这种菜我没有见过。叶片圆如猪耳,颜色正绿,叶梗也是绿的。我走过去问她洗的这是什么菜,“冬苋菜!”我这才明白:这就是冬苋菜,这就是葵!

那么,这种菜作羹正合适。从此,我才算把《十五从军征》真正读懂了。吴其濬为什么那样激动呢?因为在他成书的时候,已经几乎没有人知道葵是什么了。

蔬菜的命运,也和世间一切事物一样,有其兴盛和衰微,提起来也可叫人生一点感慨。葵本来是中国的主要蔬菜。《诗·豳风·七月》“七月烹葵及菽”,可见其普遍。

薤叶极细。我捏着一棵薤,不禁想到汉代的挽歌《薤露》:“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还复落,人死一去何时于归?”不说葱上露、韭上露,是很有道理的。薤叶上实在挂不住多少露水,太易“晞”掉了。用此来比喻人命的短促,非常贴切。同时我又想到汉代弋的人一定是常常食薤的,故尔能近取譬。

北方人现在极少食薤了。南方人还是常吃的。湖南、湖北、江西、云南、四川都有。这几省都把这东西的鳞茎叫做“藠头”。“藠”音“叫”。南方的年轻人现在也有很多不认识这个藠字的。

对于年轻的读者,需要作一点解释,“紫薇花对紫薇郎”是什么意思。紫薇郎亦作紫微郎,唐代官名,即中书侍郎。《新唐书·百官志二》注:“开元元年改中书省曰紫微省,中书令曰紫微令。”白居易曾为中书侍郎,故自称紫薇郎。中书侍郎是要到宫里值班的,独自坐在办公室里,不免有些寂寞,但是这也不是一般人所能谋得到的差事,诗里又透出几分得意。“紫薇花对紫薇郎”,使人觉得有点罗曼蒂克。

川剧有些手法非常奇特,非常新鲜。《梵王宫》耶律含嫣和花云一见钟情,久久注视,目不稍瞬,耶律含嫣的妹妹把他们两人的视线拉在一起,拴了个扣儿,还用手指在这根“线”上嘣嘣嘣弹三下。这位小妹捏着这根“线”向前推一推,耶律含嫣和花云的身子就随着向前倾,把“线”向后杶一掩,两人就朝后仰。这根“线”如此结实,实是奇绝!耶律含嫣坐车,她觉得推车的是花云,回头一看,不是!是个老头子,上唇有一撮黑胡子。等她扭过头,是花云!车夫是演花云的同一演员扮的。这撮小胡子可以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胡子消失是演员含进嘴里了)。用这样的方法表现耶律含嫣爱花云爱得精神恍惚,瞧谁都像花云。耶律含嫣的心理状态不通过旦角的唱念来表现,却通过车夫的小胡子变化来表现,化抽象为具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汪曾祺全集(全十六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汪曾祺全集(全十六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