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法的精神?

ztl
2018-07-11 13:52:24

孟德斯鸠看起来博学多才,经验上的东西,包括古往今来直到他那个时候的历史,以及南北东西地域上的事情,如中国妇女生育力强、台湾宗教不让妇女35岁以前生育、日本人性格残忍,这些没有他不知道的。于是,他就开始从所有这些,咳咳,facts,推导出他整个的理论体系。我的看法是,他博学,但是很不专业,对于政体、律法、文化、气候、地理、宗教、经济,无一精通,整个书写的就如他所批评的修道院院长杜波一样,他“的著作曾诱惑过许多人,因为他的写作艺术十分高超;然而作者对悬而未决的问题总是给予假设……如果细心审视,他的著作看上去犹如一个庞然巨人,但是巨人的双脚却是泥土制成的”。

孟德斯鸠所在的年代,人类的知识还非常有限。所以,孟德斯鸠自然无法解释“政体类型”的由来,以及为什么只有这几种类型,以及他也不能解释风俗习惯的由来、法律的由来、宗教的由来等等。但是,他的问题在于,即使是从经验材料上来进行分析,他的见解甚至不能差强人意。就拿法律来说,孟德斯鸠不仅把一些道德问题也放入到法律之中,甚至还让宗教法律高于民法。相比之下,比孟德斯鸠早生67年但也曾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的英国人洛克,在《论宗教宽容》中已经把这些问题谈

...
显示全文

孟德斯鸠看起来博学多才,经验上的东西,包括古往今来直到他那个时候的历史,以及南北东西地域上的事情,如中国妇女生育力强、台湾宗教不让妇女35岁以前生育、日本人性格残忍,这些没有他不知道的。于是,他就开始从所有这些,咳咳,facts,推导出他整个的理论体系。我的看法是,他博学,但是很不专业,对于政体、律法、文化、气候、地理、宗教、经济,无一精通,整个书写的就如他所批评的修道院院长杜波一样,他“的著作曾诱惑过许多人,因为他的写作艺术十分高超;然而作者对悬而未决的问题总是给予假设……如果细心审视,他的著作看上去犹如一个庞然巨人,但是巨人的双脚却是泥土制成的”。

孟德斯鸠所在的年代,人类的知识还非常有限。所以,孟德斯鸠自然无法解释“政体类型”的由来,以及为什么只有这几种类型,以及他也不能解释风俗习惯的由来、法律的由来、宗教的由来等等。但是,他的问题在于,即使是从经验材料上来进行分析,他的见解甚至不能差强人意。就拿法律来说,孟德斯鸠不仅把一些道德问题也放入到法律之中,甚至还让宗教法律高于民法。相比之下,比孟德斯鸠早生67年但也曾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的英国人洛克,在《论宗教宽容》中已经把这些问题谈得相当清晰。不比不知道,一比孟德斯鸠的粗糙就显示出来了。

要说起来,法的精神,必须是rule of law的精神。也就是说,设定一个一般的规则,然后,任何人都得遵守这种规则。这就能实现一种最基本的平等,而防止任何个人相比其他人拥有特权。霍布斯假设了一个霍布斯丛林,他的意思是人们在原始状态就忍不住相互残杀。这种弱智状态,仅仅是霍布斯的错误假设而已。实际上,原始状态简单不过,就是一种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这个意义上说,罗尔斯的the veil of igorance所假设的原始状态,完全不足以支撑他所提出的justice as fairness的理论,也就是说,支撑不起自由主义古往今来大力反对的“劫富济贫”的善良的道德理想。我打算提出一个新的说法。

自然状态,背后的驱动力是繁衍之利,也就是大自然“进化之手”。哈耶克老师非常迷恋进化之手的动力和成就,因为他看到,正是这股力量造就了所谓超越个人理性的the extended order,并且带来的人类的文明。所以,巴利称哈耶克这种为“结果至上”,其实就是我一直提到的,哈耶克是consequentialist,但是他的结果至上,又指向的是俗世的“物质繁荣”或“文化繁荣”,如巴利所言,最大的问题在于,哈耶克的自由主义里面,没有考虑道德问题。不是说哈耶克没有考虑道德问题,而是他的理论把道德问题放在了一个不重要的位置上。哈耶克当然也考虑了穷人的问题,不过,他认为,要解决穷人的问题,推动整个社会的富裕就行了。所以我认为他的说法类似于trickle down理论。当然,马尔萨斯就不一样,马尔萨斯的逻辑推断出,穷人不仅必然存在,而且让穷人保持在受穷状态才是对社会最有利的。可以看出,马尔萨斯同样也是consequentialist和utilitarianism一类的,都考虑保持人类的文明和进步,不惜为之牺牲部分人。

大自然的进化之手也是盲力。这就是哈耶克没有看见的危险所在,也是他理论最大的错误。那么,和法律什么关系呢?我就是想说,有一种自然状态,自然状态是一种进化之力操纵,是law of jungle在主导;但是还可以有一种人为状态,这种状态可以是人类理性来操控,用law of humanity来主导。这样,law就出现了。但是,正如哈耶克和Sowell以及其他任何所谓those with a tragic vision的人所提醒的,人类的理性有很大的缺陷,人类的理性不足以起到操控作用。人类实际上还是半兽人,而且实际上兽多于人。是的,人们都看到,在人类身上竟然还有利他主义和其他各种道德,不幸的是,这种道德只不过是一种如哈耶克所言的intermediary end罢了,也不是人类自身有意选择和有意去做到的。跟随自己的本能行动的人千千万,然而跟随自己理性所做的也只有苏格拉底,甚至还加上康德和斯宾诺莎。罗素赞了苏格拉底,波普尔赞了康德。其他人呢?就如霍布斯(he was no fool)在《利维坦》中提到具有美德之人时一带而过,认为极少发生一样,我,作为categorical一类,虽然并不是如Sowell所批判的those with the vision of the anointed的人如马尔萨斯在《人口原理》所批判的葛德文那样存在一种理论上的too young,但是也绝不能看不到人类的缺陷,一心构造由苏格拉底和康德所构成的社会,并以之为理想和目标。这样就不免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所以要促成一个rule of law的社会。我还没读过但是已经早有耳闻的Acton的书,但是我也同样想说,人性原因,人自身就会腐败,就会堕落。在《错不在我》中,Tavis和阿伦森提到Scalia大法官的例子,所副总统有个案子在最高法院的时候,他竟然还接受副总统的邀请去打猎。媒体一批评他,他还很气愤人们怀疑他会徇私,怀疑他的公正判断会受到“人情”的影响。Scalia大法官可能比我聪明一百倍,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未免不是愚蠢的。我记得Steven Pinker曾经把智能的考虑过程称之为一个computing的过程,我想说,实际上,人在做判断时,在computing的过程中,其实不仅仅是我们所能想到的1、2、3条利弊或其他因素参与其中,还有许多其他隐秘的欲望、感受和直觉,经验、经历和偏见都参与在这个computing之中。在这个意义上,所以我说,很多时候,我们连自己都不能信。很多人误以为法官就可信,教授或知识分子就可靠,完全不能这么看。就像萨特,一会儿支持希特勒,一会儿支持斯大林;海德格尔,Paul de Mann,都和纳粹有一腿。那么,为什么很多人还对海德格尔、萨特这些明星知识分子们表示崇拜和爱呢?原因很多,我只想提两点,其一,存在一种halo effect,一个人在某个方面表现优秀,会使得人们觉得他的其他方面也很好。这个典型的例子就是,长得美的人,人们觉得他们能力也高,于是就有《漂亮者生存》,长得美的人比长得丑的人同样的工作获得更高的报酬,而人们往往觉得明星在生活的其他方面(包括人品和道德)都高于常人,结果是人们对于明星出了事(如出轨)往往大为震惊,或者人们对于教授这样的知识分子竟然有性骚扰感到不解。实际上,我想搬出Acton的说法,权力会腐败。人,拥有权力的时候,会自然腐败,虽然腐败的方向和个人的气质品格、环境机遇有关系。即使是教授这样的知识分子,或许也会性骚扰,或许也会剥削学生,或许也会互捧,或许也会冒充有学问,或许也会拉关系走后门。这并不是说,没有正直的人;不管社会如何,总会有苏格拉底和康德作为人类之中道德上永恒的灯塔。但是,总是需要有法律,来限制人性自身受自然之本能的驱动,处处渔利,尤其是权力在身的时候。我相信,所有有美德或向往美德的人,都会赞成和倡导这种法律或规范的存在。(如何设立法律和规范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忘了说其二了,其二就是人们往往会被某个因素拨动心弦,然后就出现智力污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论法的精神(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法的精神(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