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遮蔽的司徒雷登

躲进江安成一统
2018-07-11 13:01:32

1949年8月18日,毛泽东亲自撰写《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为时任美国驻华大使的司徒雷登“送行”。文中提到,司徒雷登“是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别了,司徒雷登》一文曾被收入中学语文课本,司徒雷登成为家喻户晓的美帝国主义侵略政策的执行者,只需批判,不必了解。

提起“未名湖”、“博雅塔”,即便不是北大的学生,想必也知道二者是国内著名高校北京大学的标志。但是,许多人恐怕不清楚,北京大学如今所在的“燕园”,其实是近代教育史上著名的教会大学“燕京大学”的校址。1952年院系调整,燕京大学被拆分,北京大学吸纳了燕京大学的文科及理科,并且整体搬迁进入燕园。作为燕京大学的创办者、校长和教务长的司徒雷登,随着燕京大学的消失而逐渐被人淡忘。

事实上,司徒雷登出生在杭州,父亲、母亲、两个弟弟以及妻子都葬在中国。他的一生和中国息息相关,既包括燕京大学,也包括担任美国驻华大使。《在华五十年》一书,系司徒雷登返美之后晚年所作,较为详细地记录了他在中国的各种经历,不仅可以作为了解燕京大学的一把钥匙,也可以当作管窥过去历史的一扇窗户。

晚年的司徒雷登是这样谈起中国的:“我一生中的大部分光阴都是

...
显示全文

1949年8月18日,毛泽东亲自撰写《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为时任美国驻华大使的司徒雷登“送行”。文中提到,司徒雷登“是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别了,司徒雷登》一文曾被收入中学语文课本,司徒雷登成为家喻户晓的美帝国主义侵略政策的执行者,只需批判,不必了解。

提起“未名湖”、“博雅塔”,即便不是北大的学生,想必也知道二者是国内著名高校北京大学的标志。但是,许多人恐怕不清楚,北京大学如今所在的“燕园”,其实是近代教育史上著名的教会大学“燕京大学”的校址。1952年院系调整,燕京大学被拆分,北京大学吸纳了燕京大学的文科及理科,并且整体搬迁进入燕园。作为燕京大学的创办者、校长和教务长的司徒雷登,随着燕京大学的消失而逐渐被人淡忘。

事实上,司徒雷登出生在杭州,父亲、母亲、两个弟弟以及妻子都葬在中国。他的一生和中国息息相关,既包括燕京大学,也包括担任美国驻华大使。《在华五十年》一书,系司徒雷登返美之后晚年所作,较为详细地记录了他在中国的各种经历,不仅可以作为了解燕京大学的一把钥匙,也可以当作管窥过去历史的一扇窗户。

晚年的司徒雷登是这样谈起中国的:“我一生中的大部分光阴都是在中国度过的。我的灵魂与这个伟大的国家及其人民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出生在中国,常年居住在中国,并和无数中国人成为朋友。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式美国男孩,并在成年之后以传教士、中国文化研习者的双重身份重返中国。在那之后,我更是相继扮演了多个角色:传道者、神学教授、大学校务长。1946年,环境所迫,我莫名其妙地被‘遣送’到了位于南京的美国使馆,担任驻华大使一职——那是我在中国所扮演的最后一个角色。直至1949年,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在华五十年》,(美)司徒雷登,常江译,海南出版社2010年版)

值得一提的是,司徒雷登与傅泾波一家一段感人的故事。傅泾波是司徒雷登的学生、秘书兼助手。司徒雷登不仅无儿无女,而且没有积蓄,只能寄居在傅泾波一家在美国的住所。傅泾波一家与司徒雷登并无血缘关系,但却细心地照料中风不能行走的司徒雷登。虽然身在美国,但是司徒雷登仍然心系中国,尤其是燕京大学,那里不仅是他一生的心血,也是他妻子的长眠之地。临终之前,司徒雷登立下遗嘱,希望傅泾波把他的骨灰安葬在燕园他妻子的身旁。司徒雷登病逝之后,傅泾波曾经几度尝试,甚至联系周恩来总理,希望能够完成司徒雷登的遗愿,但都因为政治因素未能成功。傅泾波去世之后,他的儿女同父亲一样,把完成司徒雷登的遗愿当做家里的一件大事。傅泾波的儿子傅履仁是美国第一位华裔将军,在接待浙江党政代表团的过程中,提出能否把司徒雷登安葬在杭州。一方面,杭州是司徒雷登的出生地,也是他父亲母亲和两个弟弟的安葬地;另一方面,燕园已经并入北京大学,燕京大学已经不复存在,而傅家儿女已经上了年纪,难以再等待。经美国国务院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协商,达成了葬在杭州的方案。2008年,司徒雷登终于回到了他魂牵梦萦的中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华五十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华五十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