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各中文版介绍

不晓得
2018-07-11 12:24:12

在这里,为各位介绍《挪威的森林》各个中译本,倘若其中出现了实际上的错误,欢迎各位朋友回复指正,谢谢!写文不易,我也希望若各位想引用这篇文章时,能够说明出处,谢谢!

1989-2001年,有多家出版社出版村上作品,2001年以后因为上海译文出版社够得村上译作在大陆的版权(后又有南海出版社购得部分版权),所以在市面基本只有林少华和施小炜译本。

在这里主要介绍《挪威的森林》(以下简称《挪森》)在大陆及港澳台的译作情况。按照译者不同,在中国共有七个版本,1989年7月《挪森》在日本出版仅两年后由林少华翻译并引荐,村上春树开始登陆中国。林氏版本是大陆能阅读到的主要版本,林氏翻译对中国大陆的读者乃至学者的影响不必多说。同时林少华也是中国最早研究村上的学者,在不断译作的同时,发表对其作品解读的文章,同时不可避免的造成先入为主的局面,也使后续的读者学者特别是年轻的读者学者很难跳出“林氏解读”的框架,对于村上春树的研究目前在中国尚未有重大突破。看来物极必反,版权虽然保护了作家部分利益,但又造成了一家独大的出版局面对于普通读者以及先是读者再成学者的各位都不是好事。

言归正传,上海译文出版社曾对《挪森

...
显示全文

在这里,为各位介绍《挪威的森林》各个中译本,倘若其中出现了实际上的错误,欢迎各位朋友回复指正,谢谢!写文不易,我也希望若各位想引用这篇文章时,能够说明出处,谢谢!

1989-2001年,有多家出版社出版村上作品,2001年以后因为上海译文出版社够得村上译作在大陆的版权(后又有南海出版社购得部分版权),所以在市面基本只有林少华和施小炜译本。

在这里主要介绍《挪威的森林》(以下简称《挪森》)在大陆及港澳台的译作情况。按照译者不同,在中国共有七个版本,1989年7月《挪森》在日本出版仅两年后由林少华翻译并引荐,村上春树开始登陆中国。林氏版本是大陆能阅读到的主要版本,林氏翻译对中国大陆的读者乃至学者的影响不必多说。同时林少华也是中国最早研究村上的学者,在不断译作的同时,发表对其作品解读的文章,同时不可避免的造成先入为主的局面,也使后续的读者学者特别是年轻的读者学者很难跳出“林氏解读”的框架,对于村上春树的研究目前在中国尚未有重大突破。看来物极必反,版权虽然保护了作家部分利益,但又造成了一家独大的出版局面对于普通读者以及先是读者再成学者的各位都不是好事。

言归正传,上海译文出版社曾对《挪森》进行多次修正,并多次翻版,目前还有两个精装版,虽然版本众多,但实际上大同小异,译者都是林少华,早期版本还有部分文字被删除。我本人建议阅读的是最新版本,因为先比1989年,20多年后的今天才是我们生活的时代,最新的版本更符合当今的阅读习惯,对当今的阅读有利。至今最新的版本是为纪念《挪威的森林》出版30周年的纪念版,时间是2018年3月,其中订正了不少譬如“卫生带”等缺乏专业性的错误。但如果实在有兴趣阅读其他旧的版本,我建议你去旧书市场看看,每个城市都有旧书市场的,大多都在著名老大学的老校区旁边。你可以一家一家的去问,旧书店的老板也都了解村上的名号,他们会帮你找到以往不同的封面,不同出版时间的村上作品,运气好的话还可能有台译本。

但实际上,1989年2月,台湾故乡出版社出版的《挪森》才算是第一个中译本,译者有五个,分别是刘惠祯、黄琪玟、傅伯宁、黄翠娥、黄钓浩,有他们共同翻译。该书分上中下三册发行,并作“村上春树时代来了”的序,初步分析《挪森》在日本大为流行的原因。并且由于他们的译介,引发了在台湾的“村上热”现象。不过,由于是多人翻译,不同章节译著味道不断变化,五人配合也并不默契,出现了大量误译漏译的情况,该书不仅封面挑逗,也出现了“交换性伴侣”等诱惑性的章节题目。(早期的林氏译本也有章节标题,不过与之相比更文艺,在后续的新版中被删去,因为原著并没有小标题。)事实上,最早的中译本也将该书当作通俗流行文学,把性爱当做噱头,“小黄书”一样的推广,这也难怪这么多人对此书有如此之深的误解。

1990年6月,在大陆的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由钟宏杰,马述祯翻译的名为《挪威的森林——告别处女世界》的译作。但该译作粗制滥造,封面低俗不堪,添加的章节题目比故乡版更具挑逗性。甚至删去了很多难懂的地方以及一些涉及性爱的词句,反而添加了原著没有的字句。很多歌手、作曲家还有乐曲的名字翻译的错误百出,让人云里雾里。总之,这已经是一本随时间流逝而消逝的译作。

1991年5月,香港博益出版社出版了叶蕙翻译的《挪森》。叶蕙是马来西亚籍华人,也曾翻译过《寻羊冒险记》《舞舞舞》等村上作品。她与赖明珠,林少华一起被誉为华文圈三大译者。同时叶版也是少见的优秀译本,她的作品比赖明珠更加趋于直译,为此也曾受到林少华的批评。尽管译作并不如林少华译本优美,也因为出版时间过急,导致对于乐曲、作家、歌曲等用片假名写成的专业术语翻译得并不到位。但她的译本却以平实、流畅,并且更符合现代汉语习惯取胜,不过由于台湾时报文化出版社够得了村上作品繁体字译版权,导致该译作逐渐被取缔,现如今存书稀少。不过诸君希望看到此译本,可以去网上寻找一下,但注意和其他繁体字译本区别。我就在淘宝上看见有出售该书影印本以及原版的。

1997年6月,台湾时报文化出版社出版赖明珠译本。赖明珠也是被戏称为村上御用翻译家。在台湾,几乎所有村上作品都是由她翻译,在大陆好歹还有几本施小炜翻译的作品,和其他译者翻译的部分短篇。在贴吧,常常有人将她的译作与林氏译本做比较。也许是审美疲劳,在大陆有不少读者更推崇她的译作,也有人评价,赖明珠在翻译作品对话内容的时候,更为准确的还原出村上本意。值得一提的是,赖明珠算是最早介绍村上作品的人,早在80年代初期她就开始阅读村上,并在1985年8月,在台湾《新书月刊》上就发表了由她翻译的三个村上的短篇。关于赖明珠译作特色,在网上有数量可观的文章可以参考,诸君也可以去找她的译本来读,在这里就不再一一重复。

2001年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张斌译的《挪威的森林》,但并未注明该书是否获得作者授权,并且,这是一个抄袭作品,除了极个别文字被改动以外,大体照搬林氏译本。不过该书装潢不错,封面我还挺喜欢的,因为排版紧凑,所以书很薄,方便携带。

2001年后,村上著作版权转移到了上海译文出版社。但2003年10月西苑出版社竟然出版了李季翻译的《挪威的森林》,并在译序对该书进行他自己的解读,尽管印刷精美,事实上这同样是一本抄袭作品。

除此之外,我在谢端平的《村上春树现象批判》一书中还了解到,1989年7月漓江出版社曾出版过赖明珠的译本,这个我实在无奈,因为赖明珠是1997年在翻译了《挪威的森林》,并且也并未查找到相关信息。1999年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赖明珠的译本,这个我曾在孔夫子旧书网上看见有人出售。2001年2月漓江出版社出版鲁平的译本,这个我也没有找到相关的信息。

截止2018年,对《挪威的森林》译作的介绍就到这里,总结才是关键。因为村上春树的作品在中国广受好评,让很多正规的不正规的的出版商铤而走险,擅自出版村上作品,因为林氏、赖氏对村上作品的经典翻译,一些许多有实力或没实力的翻译工作者急功近利,抄袭两人的译本,甚至连最早获得简体字版权的漓林出版商社在合同期满以后于2001年出版《村上春树作品精选集》,该书中又有不同的译者盗用赖的翻译。这些做法简直就是文学出版的耻辱,良莠不齐译作严重影响读者特别是年轻读者,对他们产生的不良影响将会是巨大且漫长的。同时严重影响作者本人形象。本来译本繁多是一件好事,但倘若是早年那个局面,纷乱的译本不要也罢。当然,就如同村上所说,翻译这种东西,译本在20年需要大修小补,50年就需要推翻重来。我期待更多优秀的村上译本出现,也希望有更多优秀的翻译家出现。当然,我希望自己在不久的将来对我最喜欢的作品--《挪威的森林》进行翻译。

出版时间

出版社译者

备注

1989.2

台湾故乡出版社

刘惠祯、黄琪玟、傅伯宁、黄翠娥、黄钓浩

共两个版本

1989.9

漓江出版社

林少华

初版

1990.6

北方文艺出版社

钟宏杰、马述祯

初版

1991.5

香港博益出版社

叶蕙

1996.7

漓江出版社

林少华

改版

1997.6

台湾时代出版社

赖明珠

有多个版本

1998.9

漓江出版社

林少华

再次改版

2000.4

海峡出版社

林少华

2000.4

青海人民出版社

林少华

2000.8

北方文艺出版社

林少华

2000.12

时代文艺出版社

亦梦

2001.2

上海译文出版社

林少华

初版

2001.7

时代文艺出版社

再觉

2001

远方出版社

安娜

2001.2

漓江出版社

鲁平

2002.11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张斌

2002.12

时代文艺出版社

叶蕙

2002

时代文艺出版社

李欢

2003.10

西苑出版社

李季

2005.7

文雅出版社

未注明

2006

作家出版社

未注明

2006

人民文学出版社

未注明

2007.3

上海译文出版社

林少华

20周年纪念版

2018.3

上海译文出版社

林少华

30周年纪念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