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若古井

暗月轩
2018-07-11 11:44:19

前两日无意在电视上看到《楚乔传》,便把这篇小说拿来翻了翻。 如果不是以貌取人被林更新饰演的诸葛玥先入为主,我一定会爱上燕洵的吧。书中的燕洵,白衣飘飘,款款而来。没有电视剧中为了突出男主而被刻意丑化的戾气,唯余一席如玉身影,茕茕孑立,让人心疼。 身陷囹圄,十多岁的少年自己已经遍体鳞伤,还在为救自己的小姑娘呵气暖手。这是全书第一个打动我的片段。毫不夸张的说当时的我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有太多太多的方式,唯独这种,于细节处见真章,温温暖暖,细水长流,终有一天汇成江海,惊涛骇浪。很难想象这样纯真善良的人在遭逢巨变之后究竟会变得如何冷酷无情。但我想不论多么无情,他的心底也会始终保有最初的那份温柔吧。 除却命运与缘分一说,单单看两人对阿楚的付出,其实燕洵是丝毫不输诸葛玥的。 行文到三分之一处,诸葛玥才华丽登场几次救阿楚于危难,莫不知早在人猎场上,在上元雪夜,在悬崖石洞,有个小小少年早已为阿楚伸出援手。九幽之变,明明已经逃走了还回马相救,笑笑说一句“我不回来你怎么办”。 有人说堂堂青海王诸葛玥不爱江山爱美人,可是那个兵临真煌城下的燕洵,阵前拔营只为救阿楚的燕洵,又何尝不是放弃了尽在咫尺的江山。 死者为大,如果当初千丈湖上死的是燕洵,阿楚此生也必不会原谅诸葛玥。 家世不同,境遇不同,立场不同。如若诸葛玥和燕洵两人互换身份,诸葛四未必能做到燕洵这般。 十多岁的少年,一颗颗至亲的头颅,这样的痛与仇恨,不足为外人所体会。燕洵对阿楚的爱,已然是他命运枷锁下的极致。 全文最温暖我心的,便是那一段燕北的脉脉时光。害怕阿楚闻到麝香而紧张的燕洵;依依送别时当着三千将士强吻阿楚,笑话她“清誉这个词早已经跟你挥手告别了”的燕洵;打磨了多年的和田戒指终于为阿楚戴上的燕洵;因为思念轻叹一句“我也瘦了”的燕洵。。。燕洵燕洵,不论当初白衣飘飘无双少年,还是一将功成玄袍加身的燕北王,心心念念的都只有一个阿楚而已。“阿楚,我总会对你好的。” 我想,作者怕是也同我一般偏心燕洵的吧,才会把这么多温情的细节留给燕洵,让一具在复仇路上越走越远的躯壳,变得有血有肉。反观诸葛玥,几次出场都是救阿楚于为难,惊心动魄有余,却少了几分相濡以沫的温柔。 一直在思考阿楚对于燕洵的感情究竟是哪一种。如果说八岁的小姑娘,面对遭逢巨变的少年选择相伴守护是出于同情和仗义,那么经过八年的风风雨雨这份感情是否有了变化?我想一定是有的吧,除却相依为命的亲情,肝胆相照的友情,还有那么一丝丝小儿女的情愫,在无形中生根发芽。不然,阿楚不会为了燕洵和淳儿的订婚而失落。毕竟,这样的一个男子,很难让人不动心。 千丈湖冰破之日,沉入湖底的又岂止诸葛玥一人。有颗心也随之一点点下沉,最终消失不见。从来同患难易,共富贵难。那么多年黑不见底的岁月都熬了过来,终于有一天苦尽甘来,却不想渐行渐远。这般分离无关感情,出于信仰。并非我不爱你,而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十年相伴,燕洵的存在早已融入阿楚骨血。离开他,不单单是离开了昔日爱人,更多的是离开了自己十年来所有的付出以及唯一的信念。我想,多多少少是会有些不甘的吧。只是,在爱情里可以支撑两个人走下去的并非只有不甘呀。 阿楚走了,但我想她的心里始终会有小小一隅留给燕洵。也许十年后二十年后终归释然,也许不经意间还会泛起淡淡涟漪。 乌金西堕,燕北纳达宫顶一片金黄。阿楚,这是我们的家。阿楚,我心爱的新娘,你身在何方。 摘用丁墨在《江山不悔》里的一段话。 我心若古井,沉寂无声。唯有相思如无声惊雷,令我午夜梦回茫然四顾。惶惶不见你娉婷芳踪,只余我对影孤立,始觉浮生若梦。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1处特工皇妃的更多书评

推荐11处特工皇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