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在土登寺 我的家在土登寺 评价人数不足

这个寺院不太冷

陕师大出版社
2018-07-11 看过

文/严群英

这是一本完全不同的宗教书刊,光听书名,视寺庙为家,就倍感亲切,读来果然轻松自在,而且有一种清风扑面的感觉。

作者江阳是一名年轻的堪布(注:堪布,相当于汉传佛教寺院中的方丈),他以拙朴的笔调,通过一个个互相没有关联的小故事,讲述了他的出家生活和感悟。

序里是这样写的:藏地不分男女老少,人人信仰佛教,犹以出家为荣,几乎每家都有一个出家人。即使在家的人也和出家人一样虔诚信佛,念经供斋。而出家人也和在家人一样可爱、活波、善良、调皮,有要好的同修,有挂念的家人。

这种全民信教的风气很让我震撼!藏民们几乎以佛教为他们毕生的事业。耕种、放牧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就是为了信教。佛教在他们祖祖辈辈的藏民心里扎下了根,佛教是他们生活的全部。能具备这种矢志不移的坚定信念,这该是一个多么伟大的民族!

开篇第一章就写:最美是土登寺,作者作为在土登寺的出家人,幸福快乐已溢于言表:虽然该寺只是坐落在青海省玉树州某个乡某个山沟口的一座年代久远的小寺,但生活在它里面的每个僧人都绽放着一张张花儿一样的笑脸。

随着书本一页页打开,藏族寺院的神秘面纱也徐徐掀开,展示了不为世人所了解的生活面。

这里就像一个大家庭:答疑解惑的上师们就像慈母;‘’执法如山‘’的僧值就像严父;管家就是尽职尽责的管家;顽皮、淘气的小和尚们就是孩子,在寺里张弛有序的氛围里,大家共同精进地修行,快乐地相处和成长。

首先,僧人们只专心修行,衣食都由自家人供奉,然后各起炉灶。住也是在寺院划给你的一块地上,家人帮你搭建房屋。小和尚初入寺第一件事是背仪规、懂规矩、改陋习。经过严格的考核合格后,才被慢慢允许念经做功课。

每隔一两个月,寺院放几天假,师父们相约去州上采买米面油和日用品。交通工具有摩托车和一种叫易拉罐的面包车,一路颠簸,一路欢笑。

其中一个小故事打动了我:那些十来岁的小师弟们,因为年龄小,玩性大,每到月底领了那少许的生活补助费后,就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待夜深人静时,两人推着摩托偷偷溜出去,待离寺院半公里才敢发动,呼啸而去,开到州里,吃顿好的,再狂奔回来,离寺半里地再次把摩托熄火,悄悄地一个扶,一个推,潜回寺里。读到这里,我不禁会心一笑,普天下淘气顽皮的童心都是一样惹人爱怜的。

他们虽然有严格的仪规和繁重的诵经、打坐等修行课业,饮食也很艰苦,但他们一个个都很积极乐观,有时也打篮球、打乒乓球来舒展筋骨。其实他们的快乐很简单:一辆普普通通的自行车都能给他们带来新奇和激动;去河边洗衣服成了戏水游泳的代名词;讲鬼故事、互相戏弄、恶作剧更是单调生活的调味剂;辨经、画唐卡被他们视为休闲娱乐!

不过僧人也是人,也有人性的共同弱点:嫉妒别人修行好啦,误会别人孤立自己啦、向父母告状啦、背不下经文被责罚啦,违反纪律被鞭打啦,开过分的玩笑啦,但他们过后都能化解矛盾,和好如初。因为他们始终是一家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家——土登寺。

僧人们也有一颗敬畏大自然,欣赏大自然的心。躺在长满鲜花和绿草的山坡上,看湛蓝天空中云舒云卷是他们得天独厚的曼妙时光。

因为藏地蔬菜很少,僧人们是吃肉的。就僧人应不应该吃肉的问题,文中曾展开过激烈的辩论,结论是:不能说不吃肉就是佛弟子,而吃肉就不是佛弟子,关键是要心里有佛,只要不无视生命,大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一起出家的师兄弟中,有很多人曾常常痛苦,纠结在是继续出家还是还俗回家的矛盾中。老师父就开导说,一切都是无常的,当和尚就要享受独身的快乐,若真还俗了就要好好体会家庭的幸福。非此即彼,不能两者的好处都想要。想清楚了,做出那个决定都是对的。

《出家的荣耀》一文中,比较了汉藏两地出家境遇的不同。汉人出家总被认为是因为爱情啊事业啊倍受挫败,悲观厌世所为,家人亲友全力反对,向外界说起来也是闪烁其辞的。而藏人出家是全家的骄傲和自豪。

因为以前藏地学校很少,有钱人家的孩子才能读起。大部分人只有出家进了寺院,才能接受教育。在寺院里,除佛学外,还能学到文学、绘画、艺术、天文历算、医学等诸多文化。可以培养出各个领域的人才,为社会做出贡献。所以,在藏地,整个社会对出家人都很尊重。

整本书中处处流露出作者对他的依止上师,秋英多杰仁波切的敬仰和爱戴。说上师是整个土登寺僧人的荣耀 ,我觉得应该说无上瑜伽士秋英多杰仁波切是整个佛教界的瑰宝。仁波切闭关修炼了四十多年,达到了修行的最高境界,是一位凤毛麟角的大成就者。所有的僧俗众弟子都敬仰他,仁波切所到之处,众人都会躬身唱诵迎请文。

仁波切2010年3月18日坐化,圆寂时69岁。肉身至今不坏,依然栩栩如生,法体不断生出舍利,已生出了一千多个大小形状颜色不同的舍利子。

江阳堪布回忆了作为侍者,陪伴在仁波切身边,度过的一段段美好岁月:仁波切为人加持时,身上总是洋溢着慈悲、智慧和威德力的气息,每个人见到他时,都能深深领受到佛法的力量和加持;仁波切平日处理每一件事务都充满了智慧和佛性的哲理;对所有人永远都是宽厚和善良的……作者从中领悟到了很多佛法的精髓。

藏地传法有个讲究:好推理思辨者,难成就;敦厚具信者,易成就。当傲慢与五毒增盛的时候,与道相远。而我们学习自然科学却贵在奇思妙想。

前边说过,出家僧人的衣食住行都由家人供养,相应的也有赡养父母亲人的责任和义务。这和汉地有些不同。但我觉得在藏地,出家是一种常态下是很必要的,也体现了藏教能以人为本。

因为作者一直担任仁波切的汉语翻译,在研读、翻译佛法经文时,发现菩萨、上师们在讲佛法或开示众生时,为了启发起来生动形象,常引用一些寓言故事,作者就收集在书里,每一则故事后面都有作者的分析和感悟,使读者们能从中感受到点点滴滴的佛性。

每每捧读此书,我都有一种宁静超然的感觉,它仿佛能净化人的灵魂,涤荡人的心田,它好像营造了一个精神家园,将我的心轻轻安放在了寂静里。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