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 悲惨世界 9.4分

谈谈马吕斯吧

vacuity
2018-07-11 07:14:28

他是一个纯粹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从书本上学习人权和正义,从俱乐部那里学习革命和勇气。而他对周遭社会的理解和体会之匮乏,在全书中仅次于他的爱妻珂赛特。他过苦日子时一边吃黑面包一边译书,除了马伯夫这个前知识分子和爱波妮以外没有结识其他下层阶级的人,即使是爱波妮他也一丁点都不了解。相比之下伽弗洛什才是伟大的社会学家。马吕斯这种真空中养成的道德感使他无法观察和想象“并非从真空中诞生的”实实在在的活人。人对他来说就是标签,外祖父=迂腐旧人,德纳第=救父恩人,珂赛特=甜蜜爱人。他了解或想要了解过珂赛特的成长历程、珂赛特与割风这对奇异父女的关系、珂赛特生活的经济基础吗?因此,“苦役犯”对他来说等于十恶不赦。他怎么能想象得到一个人会因为为亲人偷面包而失去十九年青春呢?更讽刺的是,他没有意识到他对苦役犯的直觉型嫌恶是这个他矢志推翻的“旧社会”在潜移默化中塑造的。他和冉阿让出狱后最初遇到的雇主一样,不在乎这个前苦役犯干活认不认真老不老实,而是凭苦役犯这个标签对冉阿让下了死定论——这正是打造不人道的严刑峻法的“旧制度”想要的结果。(打一个low到不好意思放在这里但非常贴切的比方:你去八组虚构一个艺人说他“吸

...
显示全文

他是一个纯粹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从书本上学习人权和正义,从俱乐部那里学习革命和勇气。而他对周遭社会的理解和体会之匮乏,在全书中仅次于他的爱妻珂赛特。他过苦日子时一边吃黑面包一边译书,除了马伯夫这个前知识分子和爱波妮以外没有结识其他下层阶级的人,即使是爱波妮他也一丁点都不了解。相比之下伽弗洛什才是伟大的社会学家。马吕斯这种真空中养成的道德感使他无法观察和想象“并非从真空中诞生的”实实在在的活人。人对他来说就是标签,外祖父=迂腐旧人,德纳第=救父恩人,珂赛特=甜蜜爱人。他了解或想要了解过珂赛特的成长历程、珂赛特与割风这对奇异父女的关系、珂赛特生活的经济基础吗?因此,“苦役犯”对他来说等于十恶不赦。他怎么能想象得到一个人会因为为亲人偷面包而失去十九年青春呢?更讽刺的是,他没有意识到他对苦役犯的直觉型嫌恶是这个他矢志推翻的“旧社会”在潜移默化中塑造的。他和冉阿让出狱后最初遇到的雇主一样,不在乎这个前苦役犯干活认不认真老不老实,而是凭苦役犯这个标签对冉阿让下了死定论——这正是打造不人道的严刑峻法的“旧制度”想要的结果。(打一个low到不好意思放在这里但非常贴切的比方:你去八组虚构一个艺人说他“吸毒”,八鸡也能骂他祖宗十八代。)

当然,马吕斯如果不服气,可以搬出福楼拜那句话为自己辩护:“哪里有像芳汀那样的妓女?哪里有像冉阿让这样的苦役犯?”

下一句是“哪里有像ABC社的愚蠢宝贝这样的政治家?”这句话马吕斯是不会引用的吧。

关于福楼拜和马吕斯的讨论先放一放,我倒是知道一个大家很熟悉的悲惨世界,那里没有ABC社的愚蠢宝贝,而冉阿让式苦役犯和芳汀式妓女多到超乎雨果的想象。但是那里的大学生,三观比马吕斯还正,每日自比沙威,所有的道德洁癖都用于痛斥冉阿让偷面包活该,芳汀不作不会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悲惨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惨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