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 7.8分

《米》| 苏童

食盐先生
2018-07-11 05:53:29

五龙的家乡枫杨树村遭遇水灾,淹了大片农田,没有生计可谋,他跟着运煤的火车来到这个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城市。 五龙饿急了求阿保给口肉吃,阿保让五龙喊他爹。五龙在内心挣扎了一会儿,顺从地喊了声爹。阿保又说喊每个人一声爹,要不然他们不答应,五龙又喊了声爹。“那群人咧着嘴笑,充满某种茫然的快乐,五龙低下头,看见自己的影子半蹲半伏在地上,很像一条狗。”阿保硬灌了五龙五碗烧酒,五龙无力反抗,醉倒在地上。 而后五龙跟着运米的队伍来到了大鸿记米店,向米店冯老板的女儿织云讨口冷饭吃。五龙饿了三天,而开米店的冯老板家的冷饭却是要倒给猫吃的。等织云拿来冷饭,五龙和店里的伙计还有绮云发生了冲突,绮云嫌弃五龙,说他身上肯定有虱子,把他往店外赶。五龙有骨气的一把打翻织云手里的冷饭,说自己不是要饭花子,转身走了。 一连三天冯老板都看见五龙露宿在米店门口,于是盘问五龙原因,五龙说只是为了能闻到米香。五龙问冯老板需不需要伙计,他可以不要工钱,只要能有口饭吃就行。 就这样,五龙被留在了米店。五龙为了报复羞辱过他的阿保让人写了信给六爷告密:阿保私通织云。没过几天阿保就死了。织云被六爷甩了之后发现自己怀孕了(多半是另一个姘头阿保

...
显示全文

五龙的家乡枫杨树村遭遇水灾,淹了大片农田,没有生计可谋,他跟着运煤的火车来到这个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城市。 五龙饿急了求阿保给口肉吃,阿保让五龙喊他爹。五龙在内心挣扎了一会儿,顺从地喊了声爹。阿保又说喊每个人一声爹,要不然他们不答应,五龙又喊了声爹。“那群人咧着嘴笑,充满某种茫然的快乐,五龙低下头,看见自己的影子半蹲半伏在地上,很像一条狗。”阿保硬灌了五龙五碗烧酒,五龙无力反抗,醉倒在地上。 而后五龙跟着运米的队伍来到了大鸿记米店,向米店冯老板的女儿织云讨口冷饭吃。五龙饿了三天,而开米店的冯老板家的冷饭却是要倒给猫吃的。等织云拿来冷饭,五龙和店里的伙计还有绮云发生了冲突,绮云嫌弃五龙,说他身上肯定有虱子,把他往店外赶。五龙有骨气的一把打翻织云手里的冷饭,说自己不是要饭花子,转身走了。 一连三天冯老板都看见五龙露宿在米店门口,于是盘问五龙原因,五龙说只是为了能闻到米香。五龙问冯老板需不需要伙计,他可以不要工钱,只要能有口饭吃就行。 就这样,五龙被留在了米店。五龙为了报复羞辱过他的阿保让人写了信给六爷告密:阿保私通织云。没过几天阿保就死了。织云被六爷甩了之后发现自己怀孕了(多半是另一个姘头阿保的孩子),为了掩盖家丑,冯老板决定把织云嫁给五龙。婚后没多久冯老板派五龙去芜湖运粮回来,其实已经买通了船匪让其在路上杀了五龙,但是船匪嫌冯老板给的钱少,只朝五龙的左脚开了一枪,断了一根脚趾。从此五龙恨上了冯老板一家。 五龙很快对怀孕的织云失去兴致,转而开始骚扰绮云。冯老板在临终前抓瞎了五龙的左眼。织云的儿子抱玉出世,被六爷抱走,织云也跟着去了吕公馆。绮云无奈嫁给五龙,生了三个孩子:米生、柴生和小碗。米生找到了冯家放金子的盒子,和弟弟妹妹拿去换了糖并约定谁都不能说出去。小碗接连打碎碗和杯子被母亲数落,一时失言道出哥哥拿金子换糖的事情。米生被父亲打了一顿,开始记恨小碗。之后骗小碗玩捉迷藏将她闷死在米仓里。五龙为小碗的事打断了米生的一条腿。五龙加入码头会,渐渐称霸瓦匠街…… 米生娶了与小碗相像的雪巧,柴生娶了蛮横跋扈的乃芳。雪巧对米生其实充满鄙夷,抱玉来后与其私通,被柴生撞见,而后以此要挟要钱。雪巧决定在粥里下砒霜毒死米店一家然后离家出走,但是被五龙察觉出了异味,没有得逞。 乃芳怀孕回娘家待产,被日本人比赛杀人而杀死。 抱玉当了日本人的翻译官,抓走五龙,将他折磨一番又扔了出去。

五龙决定带着大米返回家乡枫杨树村,结果在火车上因花柳病病逝。柴生在米堆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五龙买的地契,最后只能卸下五龙的满口金牙……

五龙的一生都活在嫉恨里,他最亲近的不是妻子儿女,而是米。他会习惯性地吃一把生米,他喜欢把米塞进女人下体,喜欢在米堆上和女人做爱,他把欺负过他的人都报复了一遍……

他从火车上来,最后又死在了火车上。

绮云十三岁就会骂姐姐贱货,虽然嘴上一直说着讨厌织云,可等织云死后,会怀念织云的就只有她一人。整本书唯一纯洁美好的感情大概就是织云和绮云间的姐妹情了。

在苏童描述的世界里,我只看到了绝望、痛苦和嫉恨,少有能让人感觉幸福的场面。每个角色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有些大恶的毛病,看完真是一个角色都喜欢不起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米的更多书评

推荐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