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书出发从丧葬文化角度对“礼”的一点见解

十一月末
2018-07-11 看过

最後一次社交活動:禮尚往來

生命禮儀也稱為“通過儀式”、“過渡儀式”,它們與個人生命週期裏和各個階段有關,建構在個體生命諸如青春期、成人、結婚、進入父母身份等等單程的、饒有意義的事件上。喪禮是個體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儀式,也是捲入社會交換網絡的最後機會。在河西走廊地區,參與喪葬儀式和結婚儀式的社會群體範圍超過其他任何社交活動的社會群體範圍。在紅崖村的喪葬活動中,逝者生前所屬單位或組織多會派代表前來慰問,村裏多數家庭都需要至少委派一名成員前去弔唁,逝者的族親和姻親家庭若非正當理由(如孩子上學、在外工作、家人患病住院等),必須全家前來弔唁,同時須按照以往約定俗成的標準送上供品,否則將被視為極不給面子和極大的失禮,並有可能導致既有社交關係的中斷。值得一提的是,如有必要,有些原本關係已經出現間隙或十分淡化的親友也會前來弔唁,並借此機會修復或加強雙方關係,主人家一般也樂於接受這種“示好”,否則也會被認為是一種失禮。“上門都是客”是操辦喪事的主人家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弔唁者數量的多少能夠反映出主人家在當地擁有的社交資源和社會地位。近二十年來弔唁時的“隨禮”以禮金為主,禮金標準根據弔唁者與主人家不同的關係,也有其約定俗成的標準。

上述情形是基於中國自《禮記》時代流傳下來的“禮尚往來”這一普遍的社交觀念。“禮”在此處有兩層意味:一是禮節,二是禮物。禮節是一種人情層面上的社交互惠,既包括自身對他人所遇之事的必要共情,也包括自身對所處社會範圍內基本社交規則的遵守,還包括自身希望獲得更多社交資源的意圖。禮物則是一種物質層面上的社交互惠,人們在面對這一層面時顯然有些“詞不達意”——雖然大家在公開場合都贊同“禮物的贈送、收受和回饋應當豐儉由人”這類說法,但在具體操作過程中各人心裏都有自己的“一桿秤”:送什麼、送多少、怎麼送、為什麼送,都被約定俗成的標準安排得明明白白。一份價值過大、過小或不合時宜的禮物都有可能冒犯受禮者和其他送禮者,並向眾人傳達出送禮者的無知。

在中國,不能把“禮尚往來”視作簡單的向人追欠或償還人情債與金錢債的方式,“禮尚往來”更貼切的理解應該為“禮上往來”——“尚”做動詞,意為“提倡”;“上”做介詞,意為“在……之上”,二者結合起來可以理解為“在禮的基礎之上進行往來互惠”,“禮”在中國社交活動中起到的是一種“潤滑劑”的作用,而非社交活動本身。

“死亡並沒有中斷中國人的互惠聯繫,而只是改造了這些紐帶,並且經常是使他們更加強勁。”因此我們可以將一個人的喪葬儀式視作逝者以“發起者”的身份所參與的最後一次社交活動,是對逝者生前所處的家族地位、社會地位的一次集中展示,同時也是促進家族內部成員關係和諧、外在社會關係融洽的一次大範圍“在禮的基礎之上進行往來互惠”的活動。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礼物的流动的更多书评

推荐礼物的流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