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锁记 金锁记 8.5分

一碗死鱼眼

泰民呐。
2018-07-11 01:47:39

一曲时代悲歌,以女人血为墨,写尽新旧时代变换中,对女人永远不变的桎梏,一代一代,无穷无尽。 红楼梦中,宝玉将未出阁的女孩比作光辉的珍珠,出阁一两年的便是死珠,虽仍是珍珠,到底失了灵魂,最后再过几年,珍珠便成了死鱼眼,粘稠,飘散着变质的味道。 我想,金锁记便也同是这样,七巧是受害者,粮油店的女儿,年轻丰盈,有着饱满的白胳膊,说话有分寸,却被卖做残疾男人家的奶奶,说是奶奶,将要在锦绣丛中生活了,可追根究底那不过是珍珠链子,黄金锁,风光了别人,寒酸了自己,并在其中不断腐化,变质,成了一颗外表透亮浮华的死鱼,死时,她手腕上透亮的镯子可以一直带到腋窝处,如她的精神一样,干扁畸形苍白,像脱水蔬菜,同样,她也是加害者,像传染一样 ,将芝寿,长安,长白一一拉入着坑,一起腐化变质。 这是为什么呢?我常常觉得,七巧是不是疯了?后来我明白了,她是疯了,这命运的前半部,先是对着个软骨的丈夫,再是夫家的不公,最后是披着爱情的欺骗,人生的前半程,她可是一直无法左右的,于是,后半程中,她开始敏感过度了,她怕别人都是不怀好意的,她看这世界都是虚幻的,如烟如云,唯有自己,和自己的孩子是真实存在的,他们不能离开,长白

...
显示全文

一曲时代悲歌,以女人血为墨,写尽新旧时代变换中,对女人永远不变的桎梏,一代一代,无穷无尽。 红楼梦中,宝玉将未出阁的女孩比作光辉的珍珠,出阁一两年的便是死珠,虽仍是珍珠,到底失了灵魂,最后再过几年,珍珠便成了死鱼眼,粘稠,飘散着变质的味道。 我想,金锁记便也同是这样,七巧是受害者,粮油店的女儿,年轻丰盈,有着饱满的白胳膊,说话有分寸,却被卖做残疾男人家的奶奶,说是奶奶,将要在锦绣丛中生活了,可追根究底那不过是珍珠链子,黄金锁,风光了别人,寒酸了自己,并在其中不断腐化,变质,成了一颗外表透亮浮华的死鱼,死时,她手腕上透亮的镯子可以一直带到腋窝处,如她的精神一样,干扁畸形苍白,像脱水蔬菜,同样,她也是加害者,像传染一样 ,将芝寿,长安,长白一一拉入着坑,一起腐化变质。 这是为什么呢?我常常觉得,七巧是不是疯了?后来我明白了,她是疯了,这命运的前半部,先是对着个软骨的丈夫,再是夫家的不公,最后是披着爱情的欺骗,人生的前半程,她可是一直无法左右的,于是,后半程中,她开始敏感过度了,她怕别人都是不怀好意的,她看这世界都是虚幻的,如烟如云,唯有自己,和自己的孩子是真实存在的,他们不能离开,长白长大,长安出阁,是自己能决定的吗?但鸦片能留住长白在家守着自己,能毁了长安那本就一般的女儿身价。于是啊,他们就这样仓促的同化了。 七巧与女儿长安的纠葛总是引得我恶心,那不像母女纠葛,反而像女人间的战争,七巧老了的种种做法于年轻时就有体现,她苦口婆心劝老太太快快嫁了云妹妹,明年上是为了她,实际上这反而让夫家看轻云妹妹,还有早早让兰仙嫁进来,于是这人生的唯一一次婚礼办的不妥帖之处颇多。 是嫉妒,是不甘心,是看不得,多么矛盾呀,长安少时,七巧的侄子带着她玩,一次误会让七巧防御过度,生怕长安被欺辱了,这时她是母亲,长安待要出阁之日,她成了女人,可叹,可恨,可怜,可恶。 最后,七巧死了,干扁的死了,可是故事并没有结束,它将在许多微小的角落生根发芽,发散着那迷人的恶臭味。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锁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锁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