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鼠的觉醒与人手的鲜血

Yovone
2018-07-11 01:02:12

我认为整部作品具有关键性的一环在于斯奎拉的暴动。

计谋的博弈固然是这一次暴动中很有特色的亮点,但单靠博弈和探险这一环节在上册中已经阐述地很明确了,如果再写额外一整册的显然不能更出彩。而第二部的关键点在于“化鼠的构想”。

作者在原文中运用了大量的铺垫,比如开头早季想着真理亚没有出生的话就能拯救一批人,恶魔和业的线索等等。而关于化鼠想要反叛这一点作者也运用了大量的铺垫,包括守被救起时,早季用后来的视角想起当时没有想到为什么化鼠能在八町内活动等,这些铺垫都带有直接明示“暴动”,而非指向原因。而化鼠的技术崛起这一点的铺垫却是对化鼠的暴动的原因做了很好的暗示的,技术的快速崛起的最大可能性就是接触到伪拟蓑白(图书馆),而在接触图书馆获得大量战斗知识的同时,人文的精神即化鼠中民主的思想开始传播。化鼠们不再接受女王单方面的统治,通过对女王切除手术来接触暴政,而这一点也为后来埋下了伏笔。

一、民主的扩散

如果在化鼠的内部民众开始要求自由平等的话,一旦这样的平等意识传播,化鼠面对人类的奴役也将变成不可忍受的事情,那化鼠和人类的一战就成了“反对奴役和暴政”必然的一枪。正如斯奎拉在审判

...
显示全文

我认为整部作品具有关键性的一环在于斯奎拉的暴动。

计谋的博弈固然是这一次暴动中很有特色的亮点,但单靠博弈和探险这一环节在上册中已经阐述地很明确了,如果再写额外一整册的显然不能更出彩。而第二部的关键点在于“化鼠的构想”。

作者在原文中运用了大量的铺垫,比如开头早季想着真理亚没有出生的话就能拯救一批人,恶魔和业的线索等等。而关于化鼠想要反叛这一点作者也运用了大量的铺垫,包括守被救起时,早季用后来的视角想起当时没有想到为什么化鼠能在八町内活动等,这些铺垫都带有直接明示“暴动”,而非指向原因。而化鼠的技术崛起这一点的铺垫却是对化鼠的暴动的原因做了很好的暗示的,技术的快速崛起的最大可能性就是接触到伪拟蓑白(图书馆),而在接触图书馆获得大量战斗知识的同时,人文的精神即化鼠中民主的思想开始传播。化鼠们不再接受女王单方面的统治,通过对女王切除手术来接触暴政,而这一点也为后来埋下了伏笔。

一、民主的扩散

如果在化鼠的内部民众开始要求自由平等的话,一旦这样的平等意识传播,化鼠面对人类的奴役也将变成不可忍受的事情,那化鼠和人类的一战就成了“反对奴役和暴政”必然的一枪。正如斯奎拉在审判法庭上那句:“就算我今天死了。总有一天,必定会有我的后继者出现。”同时出现两种高智力的生物生存是难以想象的。当斯奎拉喊出那句“我们是人!”这句话时,全文的高潮浮现。

二、斯奎拉和奇狼丸的冲突

在最后一站中,奇狼丸的话无疑是有说服力的,斯奎拉将养育自己的母体的女王都能够以如此残忍的方式进行手术,这样的暴政权利的自我满足是无法生存的。

而斯奎拉的解释就很有意思了。

这让我不禁想到了《三体》中的章北海的角色。果敢,狠,缜密。

人类的章北海,化鼠的斯奎拉!

三、化鼠的来源与人类的自我反省

真理亚的孩子并非是恶鬼,而是被化鼠驯养的自我认同为化鼠的人。因此他的愧死结构只能对化鼠有用。

而这一点让我引发的思考是:我们到底是谁?愧死结构是否意味我们只要是我们意念中的非同类就可以大规模屠杀?人类沾满的鲜血从自己到异族是否代表真的进步了呢?

有意思的是,作者设定的化鼠竟然正是具有咒念的人对于未具有咒念的人改造,也就是说化鼠也正是人被同类变异后的后代。

多么讽刺!在一个每个人都不能够伤害他人的小町里,所谓的文明却是建立在对于同类的大规模基因改造继而奴役上,甚至还有对于咒力欠缺的孩子的屠杀。

我有一刻动摇过,瞬的业化与恶鬼的故事,如果一个孩子有差错,千万人将遭到屠杀。这么讲似乎对于孩子的解决是有它的合理性的。

但我转念一想,人们对于业和恶鬼的束手无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愧死结构。人不能杀死同胞也就意味着他们业和恶魔能大规模伤害而没有天敌。

所以我认为愧死结构才是真正的造成被大规模屠杀的一大原因。

有没有一种可能,人们解除了愧死结构,继而设立相关法庭和咒念高强的人来判决和解决业和恶鬼,并研究科研去弥补业的意念的漏洞从而拯救业(尤其是像瞬这样并非想伤害他人的业,单单只是因为自己无法控制)。而那些因为咒念不足就被淘汰死亡的孩子也能够在这样的环境生存下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来自新世界 (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来自新世界 (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