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性思维的养成

寂静中沉沦
2018-07-11 看过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是在一所高中的政教处,现在又叫德育处(教育处)的,主要工作是和学生有关。高中的学生荷尔蒙爆表,有时打架之后接受处理。我们的处理方式往往是所有参与人员在办公室里写情况说明,进行反思。就是把事件所有的来龙去脉写下来,写出来要写的越详细越好,最好能够达到5000字。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太理解这个究竟是有什么作用?到后来才发现,这种方式的作用确实非常的大,因为能够从多视角的角度去看待同一件事情,在比较个人书写的事件经过之后,往往能够得出事情的真相,从而判断事件如何处理,在《美国特级教师的历史课》这本书中也提到了类似的 “午餐打架事件”。 《美国特级教师的历史课》是一个高三的学生程修凡撰写的一本书,主要是对美国加州历史课堂的介绍,涉及到了美国历史及美国历史课讲授的一些方法,以及研究历史时可以选取的一些研究方法。这些研究方法对于本科及以上的社科及自然科学的研究人员来说要比较简单,但对于高中生这样刚刚接触研究的边儿的人来说,就有比较高的参考价值了,因为本书提供了能够让学生进行独立的思考和合作的范例。 这本书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历史老师的讨论型课堂”,这对我们当下的课堂来说,有一定的启示作用。但是由于社会和国情的不同,这种作用应该是不大的。例如说美国现在实行的是选课制度,这和我们部分学校实行的走课(或走班)制度有一定的相似性,但虽然形式上虽然有些相似,由于价值观的不同,有很多的内容的讲授方法是不能照搬的。第二部分则是“学生的历史研究项目”,程修凡对自己研究的一些项目的展示。在历史课上,作者做了三个项目的研究:一个是对曼德拉被广泛纪念原因的研究;另外一个则是二战中被忽视的中国的研究;三是在美国教科书中中国形象的研究。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三个研究的结论其实是大同小异的,主要表现出来美国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往往是一种将自己处于高光状态之下,多表现为 “大卫对抗歌利亚”模式的价值观输出。所谓的“大卫对抗歌利亚”模式主要指的是个体对抗社会、小人物对抗群体,就像大卫一个石子撂倒巨人歌利亚一样,这种以小对大的模式往往能够激发人对弱小者的关注,例如在南非曼德拉和德克勒克竞选总统的时候,例如最近大火的《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被提起公诉的时候。但我们深入的思考的时候,会发现价值观的认同感会导致或者影响其他的很多的结果,曼德拉和德克勒克相比,曼德拉因为是黑人,导致肤色认同;陆勇被公诉,因为同为死亡线上的边缘人,上千名病友为他上书求情。 在书中的提到的“犹太大屠杀”中提到一个“他者”的概念,这个提法本身就是文化差异的产物。在中国有句古话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所谓的“族类”,其实就是一种认同感,一种共同的价值观,一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道。对于“他者”应当以批判性的思维去观察,因为它往往是处于被欺压被欺凌的状态的,只有把多方面的描述放在一起,才能够得到更加深刻的,更加广泛的信息。而他者作为被欺负被凌辱的对象往往是不能发生的,例如我们经常抗议日本教科书上的“南京大屠杀”,可是美国教科书对这个事件甚至连提都没有提,对于美国来说,其实我们才是 “他者”。 《美国特级教师的历史课》这本书中介绍了一些研究的方法,但这些方法基本上都是从各个方面汇集信息,然后提出问题,最后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或者汇集信息之后,总结出一些结论。而这种提出问题的方式就是批判性思维的方式,这种方式是适合使用和学习的。在生活中经常有一些人善于提问、善于质疑,但是如果只提出问题,却从来没有总结共同点,或者其中的经验,那这种提出问题的方式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样只停留在某个维度或某个自我的尺度上看待问题的人,我们称之为杠精或者喷子。 希望每个人看待问题的时候,思考深度稍微深入一点,当然不是说非要去做哲学讨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那里去”。但深入思考有助于我们把握一些问题本质,从而寻求更根本和基础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停留在一些表面现象上喊对错。 书的封面上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你可以不当历史学家,但是要像历史学家一样思考”,这种批判性的思考方式,应当是积极的,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启示。对于这本书来说,带来的也仅此而已。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美国特级教师的历史课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国特级教师的历史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