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英镑 百万英镑 8.1分

我的羡慕与我的嘲笑:读马克•吐温《竞选州长》

简精LEE
2018-07-10 23:51:45

文/LH

暑假无事,去一位父执家里玩,在这位叔父的孩子的书架上发现了马克·吐温这本小说集,顺手一翻,恰好翻到《竞选州长》。这篇小说,中国学生应该都比较熟悉。长期以来,《竞选州长》一直都是中学语文教材中的经典篇目。我迄今还记得读中学时被告知的“思想主题”:揭露了西方资本主义社会“自由”“民主”的虚伪,批判了资产阶级的卑劣行迹和丑恶灵魂。

出于怀旧心理,忍不住把《竞选州长》重读了一遍。但重读之后,我在中学时代所接受的教育不仅没有巩固和增强,反而被彻底颠覆了。直接说吧:我对那“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是既充满了羡慕,又充满了嘲笑。

先说说我的羡慕。

小说开头是这样一段话:

几个月以前,我被提名为纽约州州长候选人,代表独立党参加竞选,对方是斯坦华特·L·伍福特先生和约翰·T·霍夫曼先生。

仅仅这个开头,就让我羡慕了。活到这么大,在我们这里,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长”可以竞选。即便我们村长,好像也都是“上级”“任命”的。至于更高级别的其他“长”,就更不知道他/她是怎么当上的了。虽然有时候我也听过甚至见过一些竞选

...
显示全文

文/LH

暑假无事,去一位父执家里玩,在这位叔父的孩子的书架上发现了马克·吐温这本小说集,顺手一翻,恰好翻到《竞选州长》。这篇小说,中国学生应该都比较熟悉。长期以来,《竞选州长》一直都是中学语文教材中的经典篇目。我迄今还记得读中学时被告知的“思想主题”:揭露了西方资本主义社会“自由”“民主”的虚伪,批判了资产阶级的卑劣行迹和丑恶灵魂。

出于怀旧心理,忍不住把《竞选州长》重读了一遍。但重读之后,我在中学时代所接受的教育不仅没有巩固和增强,反而被彻底颠覆了。直接说吧:我对那“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是既充满了羡慕,又充满了嘲笑。

先说说我的羡慕。

小说开头是这样一段话:

几个月以前,我被提名为纽约州州长候选人,代表独立党参加竞选,对方是斯坦华特·L·伍福特先生和约翰·T·霍夫曼先生。

仅仅这个开头,就让我羡慕了。活到这么大,在我们这里,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长”可以竞选。即便我们村长,好像也都是“上级”“任命”的。至于更高级别的其他“长”,就更不知道他/她是怎么当上的了。虽然有时候我也听过甚至见过一些竞选活动,但即便愚笨如我者,也知道那不过是“做戏”。谁当什么谁不当什么,我们都熟悉一个词:“内定”。至于“竞选”,绝大多数情况下不过是“形式”,不过是“程序”。——至于以“独立党”身份参加竞选,在我们这里更是连想都不要想,你也不敢想。

当然,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都是虚伪的。——这不,小说主人公“我”刚要参加竞选,就被对手搞臭了。忽而在报纸上诬陷“我”是做伪证者,忽而诬陷“我”是小偷,忽而诬陷“我”是造谣诽谤者,忽而诬陷“我”是酗酒狂,忽而诬陷“我”是行贿犯,忽而诬陷“我”是诈骗犯……搞得“生平没有做过一桩亏心事”的“我”最终不得不放弃竞选。

读到这里,我又羡慕了。原来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是可以在报纸上公开对公众人物进行污蔑的。然而在我们这里,你敢污蔑任何一个什么“长”的候选人吗?莫说污蔑,正当的批评都是危险的。2002年,时任中国人寿保险公司临汾市分公司汾西代表所副所长的田晋文,仅因在报上批评了当地学校乱收费的事情,就被当时的县委书记捏造各种证据打成了贪污犯,判刑11年,其妻子、弟弟和妹夫以及另外3名相关人员均受牵连。再近一点,河北一男子只因在网上批评当地医院饭菜价钱又贵又不好吃,就被拘留了。更近一点,广东医生谭秦东因在个人网页批评内蒙古鸿茅药酒公司,竟然引来了内蒙警方的“跨越大半个中国去抓你”的千里大追捕。要知道,田晋文批评的只是学校,河北男子批评的只是医院,谭秦东批评的只是一家公司,还都不是什么公权机关,命运尚且如此。如果你批评了什么“长”的候选人,那几乎一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再说说我的嘲笑。

首先,在《竞选州长》中,竞争对手对“我”污蔑的手段,在我看来有时显得非常小儿科。比如污蔑“我”是酗酒狂,这算什么污点啊?在我们这里,人民公仆喝酒不仅不是罪名,甚至还是必备的素质。网上不有段子吗:“能喝二两喝五两,这样的干部我欣赏;能喝半斤喝八两,这样的干部要培养; 能喝八两喝一斤,这样的干部才放心。”我们这里大大小小的长官的“啤酒肚”,不都是这样喝出来的吗?再比如污蔑“我”在负责育婴堂事务时,“雇用掉了牙的、年老昏庸的亲戚给育婴堂做饭”,这又算什么罪名呢?在我们这里,在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祁同伟当上公安厅长后,政法委书记高育良说连祁同伟村里的狗都要被安排吃皇粮了。这可不是夸张,“一人得道,鸡犬飞升”,向来就是我们“伟大的传统”。最后,竞争对手“教唆九个刚刚在学走路的小孩……冲到一次民众大会的讲台上来,抱住我的双腿,管我叫爸爸”,这是要在“生活作风”上搞臭“我”,主人公认为这“对我的无耻迫害达到了自然而然的高潮”。可这又算什么“高潮”呢?在我们这里,被抓住的和没被抓住的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哪一个没有“生活作风”问题?像已落马的某省建设厅原厅长,包养了140多名情妇,其中还有一对“母女花”。据说这位厅长大人有一次还将母女二人的床上功夫比较了一番。

其次,就是这些根本算不得污点的污点,在《竞选州长》中,竞选者还必须向公众答复:“舆论哗然,纷纷要我答复所有这些可怕的指控。我们党的报刊主编和领袖们都说,我如果再不说话,政治生命就要完蛋。”于是,“我”“只得深受委屈地着手答复一大堆毫无根据的指控和卑鄙下流的谎言”。由于实在答复不过来,或者说实在无法重建公众对自己的信任,“我”最后只能放弃竞选。这在我看来就更加可笑了。在我们这里,政治人物即便确有污点,也完全可以置公众质疑于不顾,而且丝毫不会“政治生命完蛋”。现在,随着社会“进步”,我们的权力部门偶尔也会答复公众的质疑,但那答复的内容和方式,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看来简直像天方夜谭。这两天就看到一则新闻,陕西某镇政府已婚工作人员诱骗、胁迫一名15岁少女发生性关系,也是“舆论哗然”。但当地公安机关答复说两人属男女朋友,初次发生关系时少女已满14岁,因此不予立案。当地镇政府则答复说已给予该工作人员记过处分。这样的“神答复”,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会发生吗?

最后,可以看到,在《竞选州长》中,美国政客想搞臭对手,手段无外乎污蔑和诽谤,并不像我们这里,总是使用非人手段将对手置于死地——这一点,只要想想“文革”年代甚至非“文革”年代就可以明白。这也非常可笑:手段太单一,太温和,太不一招致命。——但也让我羡慕:谁说资产阶级卑鄙丑陋呢?我倒觉得他们很淳厚很善良。另外,“我”在被诬陷后,羞愧地放弃了竞选。这同样让我觉得可笑:脸皮太薄。这么薄的脸皮,在我们这里,莫说竞选州长,竞选村民小组长都不够格。在我们这里,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尽管确确实实一肚子“男盗女娼”,但一有升迁机会,哪一个不是削尖了脑袋往上挤?何曾见过谁主动放弃“竞选”?——但这同样也让我羡慕: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政客竟然如此爱惜羽毛,如此重视人品道德,如此讲究政治操守!

在上面这段话中,我在形容贪官污吏时,用了“男盗女娼”这个词,但为这个词打上了引号。那是因为在我看来,将贪官污吏与“女娼”并论,实在侮辱了那些自食其力的女孩。即便将贪官污吏与“男盗”并论,也有点侮辱了那些小打小闹的小偷小摸。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真正毁我民族长城者,自古以来,君不见从来都是“窃国者”,而不是“窃钩者”吗?

2018/7/10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百万英镑的更多书评

推荐百万英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