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旗 黑旗 8.4分

厄运就像滚雪球

幽游烟丝
2018-07-10 看过

自从那个趴在沙滩上遇难的小孩子开始,叙利亚的难民问题终于成为了街头巷尾谁都可以说上两句的事情。只是我始终有点搞不清楚,网络上言论汹汹都把矛头指向美国为首的西方政权,不是说叙利亚的问题源自内战吗?又关美国人什么事呢?

其实看完这本书,倒未见得对这个问题有个切实的答案,不过本着猎奇与八卦的心情翻阅,也算能够把一些事情串联起来,完成了另外一幅拼图,未知算不算得上是意外的收获呢?

全书以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即位开始说起,然后到ISIS“正式建国”收笔,个中十余年事情错综复杂,阿拉伯诸国各怀鬼胎,局势变故跌宕起伏。然作者笔锋老辣,行文流畅,不但全无阻滞,而且借身在近旁却异常清醒的阿卜杜拉二世之口,细数了阿拉伯地区部族传统与宗教渊源,也解释了为什么外来的力量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甚至只会把事情越搅越乱的缘由大约的解释了一下。其实也未见得是外来的和尚念不好本地经,而是美利坚这种国家背景实在是很难理解为什么那些同样的教义被不同的舌头念出来,就会引发那么大的争议。他们当然理解不了,作为一个移民国家,本来就打着一切自由的旗号,包罗万象群情平等,自然不会把那些宗教异见摆在心上,或许就是这个原因,他们低估了不同派别在部族文化的传统之下,所可能酝酿出来的厄运。

其实我不知道,事情到底是不是从萨达姆被指证藏有大量杀伤性武器及生化武器开始,我也不清楚原点算不算是911引发的美国入侵伊拉克。不过因为看过一战中东那本书,所以我大约知道,其实阿拉伯世界的混乱由来已久,倒还不能都把罪名丢在美国大兵的头上。

再说回来了,乱局之所以在这片土地上纠缠不休,大约在先知录下古兰经之前就已经开始,实在是不能东拉西扯的让美国人来背这个锅,毕竟那个时候,美利坚都还没有建国呢。

只是,这些往事实在是浩瀚如云,我也搞不清楚,此文只是想单纯的表达一下关于美国与中东那种相互牵扯的无可奈何。

我所了解的美国历史,它其实错过了列强对现在所谓的第三世界国家瓜分的最佳时期,毕竟在上上个世纪末,美国自己的各种问题也很严重,克利夫兰总统简直分分分钟都想扯下头发当扫把,把门前雪扫个干净,半点不想理会别人家的瓦上霜。但是没办法,赶上了工业革命的末班车,美国国内的生产力蹭蹭蹭的往上窜,如果没有办法出口,岂不是涝死自家的市场。想来那个时候美国的国力也确实不够强盛,所以只能迂回又谨慎的走贸易扩张的道路。而在那个时候,就可以很显然的感受到,美国国内各股势力对国家政权涉足远洋的迟疑与保守。当时的对象是菲律宾,然而在那个时候,确实非常的微妙。一来,菲律宾实在是远的不行,比阿拉斯加都要远很多很多,二来,当地人的生活习性到底怎样,实在是无从获晓,再者,被西班牙殖民多年的当地独立组织,也是气焰逼人。这种情况下,美国实在是没有必要去掺和一脚。

很可惜,一时冲动全无成本,从长计议逼人疯癫。时任美国政府和菲律宾政府莫名欢好一下,结果乱哄哄的事情一直搞到的二十一世纪。

其实我都在考虑,这个算不算是美国涉外的第一个厄运,麦克阿瑟这种把乱如麻的西点军校都能整顿成倍全世界有需要的人编派出各种奇怪规则或事例来标榜自己牛轰轰的对象的人,都被菲律宾的泥沼拖累的不堪重负、狼狈不已。对此,麦克阿瑟的抱怨全部指向华府,如果不是华府的政策出现了显然的不适当偏倚,而错过了问题解决的最佳时机,自己怎么会丢下部署狼狈出逃。

这个抱怨,在麦克阿瑟跟朝鲜牵扯不清的时候,又发生了一次。那个时候,他已经成为了在华府面前都气势凌人的存在,毕竟是扭转了太平洋战争局势的人。抱怨的内容和菲律宾时候换汤不换药,都是错过了压制对方充分把控全局的最佳时机。

好了,到了越战的时候,又来了一次。美国大兵搞不清楚自己在东南亚恶劣的气候里跟游击队捉迷藏到底是哪门子的战略性干预,只看到人性和品格在战场上消磨殆尽。而国内则被接二连三的伤亡数字所敲击,反战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政府算是被几面夹攻。

何谓几面夹攻,因为总有一些政府或反政府势力,想要借助美国大兵来攻击敌对而巩固自己的势力。他们既希望美国可以给出更加果敢的手段,横扫千军,又心存顾忌自己会成为美国政府的傀儡政权。于是就越搅和越混乱。

所以,我总归觉得,奥巴马政府对出兵叙利亚,在伊斯兰国未成气候之前,在巴沙尔政府还没有恶意利用示威群众的分歧之前,在没有确认政府对百姓使用了化学武器之前,断然不出动正经大兵或提供军事援助。因为美国在这种事情上栽的跟头实在是太多了,奥巴马可不希望自己在任上重蹈那些留也不是走也非难的覆辙。

然而世界警察的帽子一旦带上去,还真是很难拿下来。美国迟迟没有实施雷霆行动,终于让叙利亚反对派萌生显著的不满。这种情绪和当时美国推翻萨达姆政府之后,伊拉克人民对美军的态度转变算是大同小异。而原因却是不同。

美国对萨达姆政府出兵,打的是萨达姆对老百姓使用杀伤性武器、推翻其独裁政府的旗号。而妙就妙在,萨达姆是世俗政权,他对于宗教的态度颇为机巧。而美国人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平衡对伊拉克局势的作用,而是盲目的打压与萨达姆有关的一切势力。然而粗暴的策略却加剧了伊拉克的动荡,老百姓们素来单纯,不过是想要过过太平日子罢了。可是美国大兵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还成为了很多问题滋生的事端,变脸也是正常。

那么美国大兵们呢?他们真是稀里糊涂的来了,也搞不清楚阿拉伯世界里面的蹊跷门道。也不知道是自己本来就心有怨言,还是果然无知无畏,情势自然越来越糟糕。

阿卜杜拉二世还真是铁口直断,从美国出兵伊拉克开始,就把后面可能出现的问题拿捏的十之八九,可惜,美国大佬一直把他当小孩子敷衍,从来都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我就有点觉得,应该还是上世纪那几次战争,加上伊拉克,实在是让美国对海外派兵如惊弓之鸟。

于是,如同滚雪球一样的,不只是阿拉伯世界,还有美国。

想要管,又犹豫,想要积极影响世界形势,又害怕被指责干涉他国内政。这种把自己搁在猪八戒照镜子处境的策略,还真是让人看不明白。

诚如当时菲律宾场景一样,一时冲动全无成本,从长计议逼人疯癫。一开始的伊拉克刺痛了华府的神经,也让地方极端势力发现了可乘之机,四个字,水土不服。作为外来的和尚,美国人连庙里头什么菩萨都没有搞清楚,就铺开了道场,怎么可能知道如何收拾。也正因为世俗人对满天神佛避忌有限,大大刺痛了阿拉伯人的禁忌和自尊,才被热衷于玩文字拆解游戏的极端分子找到了撕裂所谓国际组织和地方认知的裂隙。

这一点,扎卡维还真是没有他的继任者高明。虽然扎卡维成功的把民众对美国的敌对和政府的不服勾引了起来,但是他本人过于贪图暴虐的快感和高调的刺激,连之前自己的精神导师都很不认同。而他的继任者巴格达迪虽然也是高压政策,但是他的洗脑功夫和善用教义的能力,实在是撇开了扎卡维几百条街,又非常巧妙的利用了扎卡维在最早时候和美国为敌的那种嚣张霸道的影响力。

诚如书里面讲的,虽然宗教领袖用严厉的谴责,甚至驱逐同情极端者教士的方式来反击,但事实上并没有用,因为那些因为扎卡维而对伊斯兰国趋之若鹜的人们,其实未见得对教义多感兴趣。他们太多人都是被那个大伊斯兰国的饼所吸引,或者因为突破正常人生的刺激感而感召,奔赴摩苏尔。

而教义之所以被被他们视如草芥,未尝和美国大兵昂首挺胸进入伊拉克那时候,滥用世俗践踏宗教避忌,而让人们以一种类似护犊子的心态,走进死胡同那档口密切相关。

最搞笑的点还不是在这里。扎卡维本来是个无名小卒,正是因为当时美国政府对情报处理的漫不经心,让时任国务卿鲍威尔在演讲的时候不小心用了他的相片成为背景墙,直接的促成了扎卡维的一夜成名。

美国打败萨达姆政府后,为了剪除其势力而大肆打压复兴党人,则为扎卡维为首的恐怖分子准备了野蛮生长的土壤,和见缝插针的可能性。

未有及时干预各个教派之间的彼此厮杀,甚至没有一点点阻止事态恶化的行动,以致于让人怀念起萨达姆的高压政府,为他们姑息扎卡维一流最好了准备。

每一步,美国都没有掌握先机,每一步,美国都在把自己推向和阿拉伯危机痴缠不休的厄运。

老百姓们睁大着眼睛,政府在的时候,日子不好过,巴巴的盼来了美国人,日子也不好过。

而这一点被深谙阿拉伯世界规则的伊斯兰国充分利用,最终成为了淹没正常生活需求的泥沼。

如此看来,同样被雪球一样的厄运包裹着的美利坚,也不能全数算是背锅。

唉,忽然想到哪里看的一句话,政治是国家关系,外交是人际关系。布什霸道,想打就打,奥巴马审慎,死活不出手。然而结果还是一样,所以,总统性格决定国家政策,但还是没能逃过怪圈。因为国家还是那样,人性的弱点也是一样。布什好大喜功,奥巴马谨小慎微,落地了来说还是贪图身前身后名。

只是好笑之处在于,他们都耗尽了自己的身前身后名,成全了边陲小镇里的流氓青年成为了大波不怕死狂徒的精神信仰。

真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的厄运。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黑旗的更多书评

推荐黑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