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活着 9.3分

论福贵

邱邱
2018-07-10 22:19:32

个人觉得,福贵这一生是个悲剧又不是一个悲剧,他活的好好的,有着他爱也爱他的妻子,有过一个富贵的生活,有自己的可爱的儿女,有好战友,他是幸福的,他拥有一切应有的幸运;他又是不幸的,他的不幸在于:他眼睁睁看到了他所爱的人的逝去,首先是父亲,一个看似搞笑有很无奈的死法,再来,母亲,临死前还对家珍说她的福贵绝对不会再去赌,那场战真的很悲伤,它让一个回头的浪子再也无法完成“孝顺”这个词,再来是有庆,一个好好的娃子,一个还想着他那两头羊的好娃子,再也无法清早起来喂他的羊了,都怪那王八蛋医生,都怪那大出血的县长女人,都怪那县长,福贵也想过把县长杀了,可,那是春生呀,那是他一起抗战的兄弟呀,他,怎么下得去手,后来,凤霞嫁了,嫁给了一个老实的二喜,可大出血,保大人保不住,我就问问这天,是福贵小日子过得太好了,你嫉妒了吗?可人家小日子哪里好了,你却要让人家一次次失去亲人,我还记得那句话:“我的一双儿女都是生孩子上死的,有庆死是别人生孩子,凤霞死在自己生孩子。”这是多么绝望的一句话呀,最后,家珍,二喜,苦根,一重接一重的,明明福贵还没有缓解好先前的痛,痛却又来了,福贵就像最后的他养的那头牛一样,它只有它一

...
显示全文

个人觉得,福贵这一生是个悲剧又不是一个悲剧,他活的好好的,有着他爱也爱他的妻子,有过一个富贵的生活,有自己的可爱的儿女,有好战友,他是幸福的,他拥有一切应有的幸运;他又是不幸的,他的不幸在于:他眼睁睁看到了他所爱的人的逝去,首先是父亲,一个看似搞笑有很无奈的死法,再来,母亲,临死前还对家珍说她的福贵绝对不会再去赌,那场战真的很悲伤,它让一个回头的浪子再也无法完成“孝顺”这个词,再来是有庆,一个好好的娃子,一个还想着他那两头羊的好娃子,再也无法清早起来喂他的羊了,都怪那王八蛋医生,都怪那大出血的县长女人,都怪那县长,福贵也想过把县长杀了,可,那是春生呀,那是他一起抗战的兄弟呀,他,怎么下得去手,后来,凤霞嫁了,嫁给了一个老实的二喜,可大出血,保大人保不住,我就问问这天,是福贵小日子过得太好了,你嫉妒了吗?可人家小日子哪里好了,你却要让人家一次次失去亲人,我还记得那句话:“我的一双儿女都是生孩子上死的,有庆死是别人生孩子,凤霞死在自己生孩子。”这是多么绝望的一句话呀,最后,家珍,二喜,苦根,一重接一重的,明明福贵还没有缓解好先前的痛,痛却又来了,福贵就像最后的他养的那头牛一样,它只有它一只,他也只有他一个呀,其它的都不在了。可尽管《活着》是悲剧,但福贵的一生不是悲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活着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