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值不够,才华来凑

William好班长
2018-07-10 20:26:43

本书是王小波、李银河的情书集,其中书信来往的时间段是在1977年至他们结婚之前。

李银河在序里面写道:“按照我对爱情的理解,它是一种两人情投意合、心心相印的感觉,是一种两个人合二而一的冲动。它是一种突然迸发的激情。激情一旦减退,谈爱就属枉然。”在这些情书中,王小波一直在强调“追求有趣”,这与他小说的风格一脉相承。两人都希望爱的激情永不消逝,为此可以不顾世俗的眼光而奋力追求有趣、充满激情的生活。

但在谈激情的同时,李银河也毫不掩饰对于爱情持久性的质疑:“爱也许是人对自己的一种欺骗,是一种奇异的想象力造出来的幻影”,“我怕你早晚会看到这一点,变得冷漠”,“爱也许就是这样一种神秘的想象力的发作,它会过去”,“它一旦过去,爱就会终结,是吗?多可怕”,“那次(初恋)我多么疯狂,我的想象力的发作把他完全变了一个样,后来那爱过去了,他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变得多么平常,平淡无奇。最近我又有机会见到了他,我冷漠地看着他时,心里不禁对自己当初的爱十分十分地惊异,我使劲回味着当时的心情,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同一个人为什么在我心里是完全两样的?我怎么也弄不明白,那时我一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就发

...
显示全文

本书是王小波、李银河的情书集,其中书信来往的时间段是在1977年至他们结婚之前。

李银河在序里面写道:“按照我对爱情的理解,它是一种两人情投意合、心心相印的感觉,是一种两个人合二而一的冲动。它是一种突然迸发的激情。激情一旦减退,谈爱就属枉然。”在这些情书中,王小波一直在强调“追求有趣”,这与他小说的风格一脉相承。两人都希望爱的激情永不消逝,为此可以不顾世俗的眼光而奋力追求有趣、充满激情的生活。

但在谈激情的同时,李银河也毫不掩饰对于爱情持久性的质疑:“爱也许是人对自己的一种欺骗,是一种奇异的想象力造出来的幻影”,“我怕你早晚会看到这一点,变得冷漠”,“爱也许就是这样一种神秘的想象力的发作,它会过去”,“它一旦过去,爱就会终结,是吗?多可怕”,“那次(初恋)我多么疯狂,我的想象力的发作把他完全变了一个样,后来那爱过去了,他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变得多么平常,平淡无奇。最近我又有机会见到了他,我冷漠地看着他时,心里不禁对自己当初的爱十分十分地惊异,我使劲回味着当时的心情,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同一个人为什么在我心里是完全两样的?我怎么也弄不明白,那时我一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就发抖,真的发抖,可现在一切都变得那么干脆,一点也不剩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谁能够解释?”我也有过这样的感觉,即对一个自己曾热恋过的人了解得过多,甚至不用过多,即便是深入交往后,也会渐渐失望于自己的选择,因为对方的缺点会一点一点浮现,与之前心目中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好比是一层美丽的面纱被揭去,露出的是一副令人难堪的面容。普鲁斯特有言:所有陷入情网的人爱的不是真实的对象,而是自己心目中虚构的对象,是自己的感觉本身。也许,这就是最好的诠释。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停止追求爱吗?王小波的回答是,应该先让它存在,至于会不会灭亡,那是以后的事,据我理解,那就是不能因为害怕而不去前进,行不行只有试过之后才知道。

那一旦激情褪去了呢?李银河在序里面也谈道:“在如此漫长的生命之途中,终身只爱一个人将会变得越来越不现实。”王小波对于激情的永久是乐观的,但他也提到如果对方对自己不再有激情了,那就离开他,但不要忘记他,李银河补充:还要在必要的时候,给予对方安慰。这或许可以看作是新自由主义爱情观与传统爱情观之间的一个妥协。

王小波在情书中谈到了肉麻与美的区别:“肉麻是什么呢?肉麻就是人们不得不接受降低人格行为时的感觉。有人喜欢肉麻是因为什么呢?是因为他们太爱卑贱,就把肉麻当成了美”,“什么感情要是随时表演给人看的必定是肉麻的”。这着实讽刺那些秀恩爱的人,感情可不是用来秀的。

王李的思维火花在情书中不停地碰撞:“人是轻易不能知道自己的,因为人的感官全是向外的,比方说人能看见别人,却不能看见自己;人可以对别人有最细微的感觉,对自己就迟钝得多”,“假如人活到世上之前“分”都叫人安排好了,不如再死回去的好”,“懒于改造世界的人必然勤于改造自己。懒于创造性的思维活动必然勤于死记硬背”,“有时对自己的才能不自觉、羞愧,会毁了自己,糟蹋了自己的”,“有限的一切都不能让人满足,向无限进军中才能让人满足”。尽管他们并非郎才女貌,李银河也曾质疑两个长相一般甚至有些不堪的人能否有好的爱情,但他们思维的深刻、爱对方之深沉决定了这份爱情不同凡响、永葆热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爱你就像爱生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爱你就像爱生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