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 玉米 7.9分

玉米:给我说个男人

谈谈罢
2018-07-10 17:19:33

by 小聂

一个姑娘家,如果不是无耻得山穷水尽,或绝望到山高水长,是不会向家人提出“给我说个男人”这种要求的;对于她的家人来说,如果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未必不会为之大惊失色,呆若木鸡的。尽管谁都知道做姑娘的最终都要“说”个男人。

玉米说:给我说个男人。然而,她的父亲王连方听过之后仅是“闷下头”,并没震惊,他只是纳闷玉米为什么会提出这种怪怪的要求。我们也不觉得震惊,但也不会纳闷,因为我们知道,玉米的要求一点也不突兀。不仅不突兀,还合情合理。这样的要求只有玉米才能提出,也只有玉米才会提出。

但是,我们的心里面分明有东西在涌动着,进而撞击着,噬咬着。我们疼痛不堪又手足无措。就连王连方,这个历经“阶级斗争”你死我活的较量,在王家庄女人身上摸爬滚打大半辈子的人物,在知道了玉米那边所有的变故后,也“不说话了,一连吸了七八口香烟,每吸一口,香烟上的红色火头都要狠狠地后退一大步,烟灰翘在那儿,越拉越长”。

玉米说这句话之前,是“静了好半天”的。她不是难为情,一点也不。面对曾给她的家庭带来权势

...
显示全文

by 小聂

一个姑娘家,如果不是无耻得山穷水尽,或绝望到山高水长,是不会向家人提出“给我说个男人”这种要求的;对于她的家人来说,如果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未必不会为之大惊失色,呆若木鸡的。尽管谁都知道做姑娘的最终都要“说”个男人。

玉米说:给我说个男人。然而,她的父亲王连方听过之后仅是“闷下头”,并没震惊,他只是纳闷玉米为什么会提出这种怪怪的要求。我们也不觉得震惊,但也不会纳闷,因为我们知道,玉米的要求一点也不突兀。不仅不突兀,还合情合理。这样的要求只有玉米才能提出,也只有玉米才会提出。

但是,我们的心里面分明有东西在涌动着,进而撞击着,噬咬着。我们疼痛不堪又手足无措。就连王连方,这个历经“阶级斗争”你死我活的较量,在王家庄女人身上摸爬滚打大半辈子的人物,在知道了玉米那边所有的变故后,也“不说话了,一连吸了七八口香烟,每吸一口,香烟上的红色火头都要狠狠地后退一大步,烟灰翘在那儿,越拉越长”。

玉米说这句话之前,是“静了好半天”的。她不是难为情,一点也不。面对曾给她的家庭带来权势、地位,更带来屈辱和祸害的父亲,她不仅不难为情,甚至还有点理直气壮。她的“静”,仅是提醒她从未正眼看过、曾权横一时又自以为是的王连方,应该正视她的要求,她玉米不是儿戏。玉米仰起脸,说:“不管什么样的,只有一条,手里要有权。要不然我宁可不嫁!

玉米是如此的平静,又如此的斩钉截铁。玉米的平静和决绝,让我们不寒而栗,让我们不知如何是好。但玉米还是稳稳地站在那里,在王连方的面前,在你我的面前,静静的,一副有血有肉,视死如归的样子。从她的眼里我们看到的是那种随时都可以面对生死才有的沉着和坚定。我们差不多被玉米击倒了,全身透凉,没有了力气。可是我们的胸腔却在翻江倒海。我们想冲上去大喝一声:玉米,你不要这样!或者含泪给她一个耳光。然而,除了帮她表达苦痛和绝望之外,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我们眼睁睁看着玉米走向权力的祭坛,婚姻的坟墓。除了一脸的无奈和茫然,我们百无一用,一点也插不上手。但玉米是不需要帮助的,玉米过去不,现在不,将来也不。玉米有的是心计,手段和智慧。在王家庄,玉米求过谁?现在王连方倒台了,妹妹们受辱了,彭国梁毁亲了,玉米落难了,但落难的凤凰还是凤凰。玉米有能力挽救自己,扭转一家人的命运。

玉米不再需要一腔热血,它已天老地荒了;玉米也不需要满天满地月光般的柔情,它已海枯石烂了。玉米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靠自己年轻动人的身体,换来“权”,她要借助“权”的风力,再次把自己这只鹰送上青云。她要始终盘旋在王家庄的上空,俯瞰着王家庄的兴衰沉浮、生老病死。王家庄的人们也会永远把她作为训子的楷模和治家的典范,只可仰视,不能企及。

“给我说个男人”,“不管什么样的,只有一条,手里要有权。要不然我宁可不嫁!”。 这深思熟虑的冷静和出人意料的抉择里,是难以言说的绝望,更是力挽家庭于既倒的再一次主动出击。玉米是王者,过去是,现在也是,将来也要是。玉米可以打败任何人,唯独不能打败自己。同样,我们对玉米怀有各种感情,唯独不会怀有鄙视,尽管她最终成了男权社会下权利的牺牲品。


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并投稿!

长按图片关注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玉米的更多书评

推荐玉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