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 村庄 9.2分

天地中的那一座村庄

漠漠平林
2018-07-10 16:15:28

刚打开这本书,无来由地想到了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胡干笔下的村庄是一个群体的村庄,是社会的缩影时代的舞台。这里演绎着的不单单是一个个人自身的命运,更是将渺小的个体放入到大时代背景下,展现了不同政治背景下一个个人的命运。一个人终究抗不过自然的规律和时代的命运,但,他,存在过,就会留下曾经存在的证据:一片瓦、一块砖、曾经睡过的炕、曾经种过得一块地、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

地主韩元清辛辛苦苦置了几亩地,本以为国家大事跟他无关,打仗了,“他们爱怎么打就怎么打,可碍着我好好种地,就不是这个说法了”,土匪来了,日本人来了,国民党又来了,来了就抢粮食,现在土改队来了,“干脆连地都一锅端走了”。自此,韩元清不再出门,终日躺在家中唉声叹气。等到相爷回来,他把所有的账都算到了当初劝他买地的相爷头上。最终韩元清在家家户户准备过年的气氛中死去,留下的是儿孙们对几间屋子的争夺。人经常与命运抗争

...
显示全文

刚打开这本书,无来由地想到了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胡干笔下的村庄是一个群体的村庄,是社会的缩影时代的舞台。这里演绎着的不单单是一个个人自身的命运,更是将渺小的个体放入到大时代背景下,展现了不同政治背景下一个个人的命运。一个人终究抗不过自然的规律和时代的命运,但,他,存在过,就会留下曾经存在的证据:一片瓦、一块砖、曾经睡过的炕、曾经种过得一块地、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

地主韩元清辛辛苦苦置了几亩地,本以为国家大事跟他无关,打仗了,“他们爱怎么打就怎么打,可碍着我好好种地,就不是这个说法了”,土匪来了,日本人来了,国民党又来了,来了就抢粮食,现在土改队来了,“干脆连地都一锅端走了”。自此,韩元清不再出门,终日躺在家中唉声叹气。等到相爷回来,他把所有的账都算到了当初劝他买地的相爷头上。最终韩元清在家家户户准备过年的气氛中死去,留下的是儿孙们对几间屋子的争夺。人经常与命运抗争,但个体命运的悲剧虽有其个体的原因,更大部分还是环境所定,自然地和社会的。

韩元相是整部书的线索人物,作品以他回乡开始,以他去世结束。用他弟弟桂爷的花说他“庄稼人的罪你也没受过,庄稼人的乐,恐怕你也享受不起。”但从乡下人对他的尊敬来看,相爷曾经是这个村子的荣耀和落难时的靠山,是个外出闯荡成功有思想有理想的人,终究还是因为政治环境回到了这个偏远的小村庄。他给外甥和“丁卯儿”看自己手抄的“大同书”,让他们背诵“物恶其弃于地不必归己,力恶其不出于己不必为己”,看到孩子们都记住了,他才安心,这似乎是一种愿望,他希望孩子们记住这句话,包括他让孩子去向百般谩骂他的“瘸国梁”说的“实相无相,无相不相”,都包含着一种待人处事的哲学和一定的政治理想。。

书中的每个人物各具其个体特征:看人物的外号就知道大半了,“丁卯儿”“瘸国梁”“胎里坏”“瞎炮仗”“瞎补丁”“老片汤儿”“咸菜回”“大喇叭”“嘀嘀咕”“六猴儿”“小馄饨”……唯独那个外出闯荡时刻不忘家乡最终在时代动乱中被遣返回乡被尊崇为“相爷”的人没有这样的外号,而一声“爷”也足见他在韩家庄人心目中的地位。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处世哲学,每个人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存着,单就语言而言就各具特色: “你爷爷我骂你他娘的三天三夜都不带重样的”写出了个善于言辞狡辩的瘸国梁,“一言兴邦,一言丧邦。” 写出了个只好古书的迂腐的“咸菜回” ……个性化的语言的塑造形象必不可少的手段,用书上的话说就是“韩家庄的人从来都是宁输一亩地,不输一张嘴的”。

书中有很多精细有意味的的描写:相爷刚踏上故乡的土地时有对环境的详细描写,特别是对树的描写。“落光了叶子的枝丫在雪后的冬日里,仿佛一根根坚硬挺拔的骨骼,支撑着广袤却又柔软的天空”“黝黑干硬的枝丫突兀地挺立在无边的旷野里”“正好有根干枯的枝丫被风折断,从不知那棵树上掉落下来”。很显然,这些看似无意识得描写其实是作者有意而为之,因为,相爷说:“人这一辈子,要能像棵树似的活着该多好!”

是的,人得像棵树立足于自己脚下的的那一块土地,虽然有狂风横雨,也会有阳光雨露,然终究会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村庄的更多书评

推荐村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