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狼群 重返狼群 8.9分

献予你的格林童话,寄向未来的自由赞歌

abs(y)
2018-07-10 15:09:04

阅读《重返狼群》时,笔者一度抱有疑惑。对于“育狼”这种艰苦、充满血性的历程,李微漪的文字显得有些稚气:少有生存竞争的复杂紧迫,多见直白的情感流露。直至读到一句话,豁然开朗:

对我的狼子,我希望重新写一篇属于他自己的真正的《格林童话》。

母亲分享育儿经时总是率真幸福的。与其他写狼的小说不同,《重返狼群》是李微漪为爱子倾心编织的纪实童话。

而“自由”是小狼格林成长历程的主旋律。


今时今日,书店畅销榜上陈列着资产大亨们慈眉善目的微笑,酒馆里飞舞着中年人对股市跌涨的侃侃言论,书桌上趴满了在高学历、高职位、高薪水的龙门口挤破脑袋的学生,人们口口声声“爱与自由高于一切”,可有多少能真正做到不为五斗米折腰呢?说到底都是为生存所迫,无可厚非。在上述时代背景的衬映下,《重返狼群》中讲述的“叛逆育狼”历程愈发具有传奇色彩。

主人公(作者)李微漪早先是个假小子、野丫头,中学时偏执地爱上艺术,从而懂得收敛。外秀内野的个性引领她走向四处漂泊、游历写生的自由画家之路。她不受世俗桎梏,对“眼睛长在前面是为了数钱”的想法嗤之以鼻。

谁要是想限制我的自由,我就直挺挺地“倒硬桩”,经常把自己摔得鼻青脸肿也要争取出去的权力。……对于一个画画的人而言,感性与冲动常常支配着我的行为,而天性倔强执着的我只要认定了一个目标,便像狼见了肉,想方设法必穷追到底。

桀骜不驯的狼性,逍遥如风的生命,这是整个故事的前置条件,也是贯穿始终的主旨。


狼不驯于牧人。

川西的若尔盖草原上,人狼间的硝烟从未止息。作为一次剿狼战役的遗孤,一匹小公狼被意气用事的女画家李微漪善意领养,得名“格林”,取自《小红帽》的出处《格林童话》,寄托着“母亲”的祝福,愿他的狼生如童话般美好精彩,一反人们对于“狼外婆”深入人心的恐怖印象。

人性的关怀将格林从死神的手中夺回,也终将成为他回归野性的障碍。李微漪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

他不是宠物,他身体里流淌的是野性的血液,他理应保留狼子野心,大自然喜欢动物的野心。

于是,她喂他生肉,教他捕食,带他狼嚎,任他在家里翻箱倒柜,将格林在高楼林立的成都培养成了聪慧自立的“草原狼”。但好景不长,“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里没有狼的容身之处,无所不包的网终究还是找上了门。格林不得不向前迈进——动物园还是若尔盖?

书中对成都动物园的描写颇有一番讽刺意味:

这里被囚禁的猛兽各自表现不同……他们或许对这种牢狱展览生活已经认命了,横竖也是不愁吃喝,得过且过。

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狼牢的场景坚定了李微漪让格林重返狼群的决心:

那只老狼一刻不停地在狼牢中跑着狼圈,厚重的玻璃上全是他的抓痕,以至于玻璃花得都无法让人用相机拍到老狼清晰地模样。……他即使老了,也没有放弃对自由的向往。

于是,母子二人即刻前往若尔盖草原,以熟人的獒场为根据地展开荒原求生训练。在这里,格林智斗天敌藏獒,遭遇领地狗掠食,并几度被最信任的人类算计。同时,多侧面的讲述也让故事的内涵丰富起来——热情虔诚的游牧民、残忍嗜血的偷猎者、贪婪愚昧的观光客、卖命挣钱的獒场工人、适者生存的草原生物,宛若一部若尔盖万象百科全书。

格林和李微漪

冬季是狼群集结的时候,格林也逐渐掌握了必要的捕食技能,分别的时刻到了。他们长途跋涉抵达狼山,在几乎弹尽粮绝的条件下守株待兔,直到狼群现身,接纳新成员。

格林,别走好吗?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外面太危险了,还有什么比活命更重要啊!

临别,李微漪才意识到了自己进退维谷的内心。但自由使他们成为母子、选择磨难、重返狼群,自由也终会带来别离。最后一课是孩子给母亲上的,他把母亲教给他的一切写在眼中:自由,它比活命更重要。

《重返狼群》的结局让笔者五味杂陈,不禁想起林语堂先生的话:“我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和敢做我自己的胆量。”作为第一个把狼野化放生的女性,李微漪用自己的经历向我们展示了摆脱束缚重获自由的可能性,以及为此做出牺牲的决意。

忙碌于市井生活,时常抱怨生计所迫的我们,不妨想想这对近在咫尺的成都母子:这个世界足够自由,只是胆怯的人把它忘了。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重返狼群的更多书评

推荐重返狼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