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味在人间の“三段式”

vivian桃乐丝
2018-07-10 14:54:49

第一段——【至味在人间-最有体会的瞬间】很喜欢陈晓卿字里行间的话术,读起来特别轻松又入味,很多个故事看完都很有感,比如书中其中有一篇文章“一个人的面馆”中说到,热情的推荐在意的朋友去自己最爱的延吉冷面却被朋友说:

“哎,我真想知道,人要犯多大的错误才给吃这么难吃的东西?!”这就是所谓的“我之蜜糖你之砒霜吧”……

看到这里真的是内心跟着陈晓卿老师一起翻腾,特别动情有感触,我可以理解“个人的饮食偏好,如同胎记一样私密”但是,自己的珍宝被在意的人如此批判,真是伤心死了。

因为自己也是从小在西边长大,书中的餐厅和老字号如人肉地图一样如数家珍,却不如作者这么多人生感悟,有些东西要经历过事情才能品得出味道,味觉混着那些人的记忆才是最私密的珍宝。

第二段——【至味在人间-我爱的影视作品】特别喜欢看美食类的影视综艺节目,觉得特别接地气有烟火气息,吃,这是每个人都有发言权的一件事儿,五味陈杂,味蕾最诚实。

先说说几部印象特别深的美食相关的影视作品,反复看过几遍觉得特别舒服,比如《舌尖上的中国1&2》这是难得全家人不打架看的其乐融融的电视节目之一,刚巧节目播出没多久,学了开车,于是每年春节和十一两个长假,趁着全国高速公路免费的机会去拉练,巡游全国山水和美味,记得有一年春节去安徽黄山,特别为了“舌尖”中留下极深印象的毛豆腐和臭鳜鱼专门去打卡,一方山水配一方名菜,白天看完黄山云海的壮美,晚上吃着本地水土滋养出来的美味,这种体验在别的地方绝对代替不了,是全家人都津津乐道的记忆~

还有最近网络热播的白钟元白叔的《街头美食斗士》,因为刚刚看完,印象颇深,国外有两个“叔”特别“能吃”名扬海外,一是《孤独的美食家》五郎,另一个就是白叔了,白叔与五郎不同,白叔拍节目除了吃,他还是个厨子,所以在吃的过程中还多了一些对食材和美食制作过程的追根溯源,最让我佩服的是白叔的中文、日文、英文、泰文…大多都是因吃结缘,已经达到能够阅读菜单的境界。当然,吃得多了,也自然而然有了点菜的直觉,加上白叔吃相喜人,接头美食也接地气儿……爱美食爱生活的人看上去都更随和而幸福~

最后一个想说的影视作品是很早以前看的一部日剧,是苍井优演的《料理仙姬》,超爱的日剧,每个人物都有温度,看着比较平和的剧情却暗藏力量,喜欢女主阿仙的笑容、恬静、小固执甚至是妆发服饰,几个美食相关的地方印象特别深,一个是制作大酱的那集,像大酱汤应该算是日本最日常的配汤了,都是很日常的配料,但从高级料理到快餐店再到家庭主妇手里都有不一样的味道和配料上细微的变化。就像中国的饺子,饭店、速食、家庭到处都有,就算是一样韭菜虾仁馅料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手里都会变化出不一样的味道,就像这部电视剧中那集的最后提及的,是记忆中情感的味道……其它印象深刻的情节有稻草烧的米饭、慢火炖白萝卜等等,美食的挑战就在于细节的讲究,为了快捷和方便,可以妥协一个又一个细节,但是妥协多了,就跟初心愈来愈远,料理如是,做人亦如是。

第三段——【至味在人间-京都の旅行】刚好最近去京都旅行,特有感而发。

留在京都的8天,最记忆深刻的就是那抹绿,无论是青山碧水,还是青苔石板,或是密林竹海,那抹绿总是浓淡适宜的。于是,抹茶/煎茶在当地,喝起来都异常清新,连在岚山的那顿豆腐宴里,都出现了翠绿色的豆腐,格外好看,清新脱俗,虽然寡淡却合时宜。坐在红毯上,品茶观山水庭院,只有在京都才如此合适。记得有一天,雨一直不停,于是跑进妙心寺的一个庭院里休憩避雨,雨水打在翠绿的枫叶上,再流到 逐鹿 里,在稀稀拉拉的雨声中赤脚踩在木板上,真是舒服,仿佛时间都慢下来,每个角度都如画般养眼……爱死了这些山水庭园,甚至有一天,我坐在空无一人的五台山清凉寺庭园里,还拓了一篇 七佛通戒偈 ,真是流连忘返。

在京都,我们也吃了一顿不便宜的怀石料理,摆盘精致,用料考究,吃着菜品,佐以窗外用心打理出来的庭园,服务员的笑容举止到位,和服干净整洁……这就是京料理的味道,优雅端庄,却不如烤肉吃得淋漓畅快。

最畅快的一顿要数一顿深夜居酒屋了,这是一家相对较大的居酒屋,店员都是一家人,朋友选择了榻榻米的座位,身边都是下班后聚餐的本地人,或盘腿或跪坐,总之不管什么姿势,我都是每10分钟换一边,但依然会脚麻……菜品都是根据看不懂的菜单和别桌上看着还不错的“菜单”随便乱点的,不过,比起食物来说更有意思的是酒,开始时看每桌都有点了一种盛酒的器皿,一个小玻璃杯放在凹进去的红漆木盒子里,然后把你选择的清酒(一般是冷的)倒进玻璃杯里,直至从玻璃杯中流出到木盒子里都盛满酒为止,喝完杯中的清酒,然后把木盒里的酒倒出来刚好又是一杯。于是我们招呼店员点之,问及此酒不仅喝法有意思,酒的种类还分“sweet”和“dry”之分,贴心的店员把店里的4种都给我们品尝了一下,极易入口,只是后来喝高兴了,这清酒的后劲还真是不容小觑……

后来,特地去查了一下这种酒器,值得科普一下:

这种小木盒叫做“枡(ます)”,在日语中读作masu,是日本为了计量容积的一种容器。 “枡”这种容器如果用来装酒,就被称为“酒枡”。 那为什么日本店家倒酒的时候要把“酒枡”也倒满呢?这个是有历史渊源的。 以前清酒的产量很少,价格又十分高昂,只有非常有钱的人和贵族才喝得起。所以他们就把酒倒到满出来,是一种炫富的手段,告诉别人说自己很有钱,就算是浪费这一点也不在乎。 而且当时能买得起一整瓶酒的人非常少,普通百姓都会去店里面点一小杯来过过酒瘾。 而商家也都每次把酒倒得满出来,算是一种揽客的手段。这样客人会觉得自己只点了一小杯,但是却又赠送了一小盒酒,后来逐渐变成一种习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至味在人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至味在人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