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边有个外婆家

Mia
2018-07-10 看过

在外婆家,门前有葡萄藤,有桃树;有栀子花,后山上,有蚕豆田,有桑树,有香椿树。夏天,跟着表哥去铁道边钓小龙虾,冬天,摸着小白的头,把脚丫子放在小黑的肚子里;春夏,跟着表姐溜去山后的体育场放风筝,这大概就是我的童年。

我的外婆,出生在那个动乱的年代,是一个做什么衣服都好看的裁缝。在外婆房间最里面的柜子里,有她的剪刀、针线,还有经常被我们拿来当粉笔的划粉。

我还记得,跟外婆坐在门外,闻着芋头的香气,看着外婆边吹边剥芋头皮,粘上一点点白糖,放在我嘴边,“芋头啊,还是热的吃着好吃,对不对?”

我还记得,每年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南京都会响起警报去纪念在那段苦难日子逝去的同胞。外婆会轻轻捏着我的手在警报声起的时候默哀,然后跟我说起那段暗黑不见天日的经历。

我还记得,外婆刚刚中风时,我一放假就去坐她身边,跟她说学校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外婆总是微微笑着听我说。

可是,已经想不起被医生诊断为疑难杂症的毛病,外婆是怎样一点点把我从那场生病中拉回来;

已经不记得老妈为什么想要揍我,外婆一把抱住我,指着老妈:“你再伸手,试试。”

已经不明白,为什么外婆矮矮胖胖的身材,就连去菜场,我都要一路小跑,喊着“婆婆等等我”,才能追上她;

可是,2008年7月6日,我再也追不上她了。

《云边有个小卖部》是2018年7月5日收到的,7月6日打开,看到“山这边是刘十三的童年,山那边是外婆的海”,我放下了书。

这是外婆离开我的第十个年头,我从没想过,外婆离开我这么久了。

我是一个外婆带大的孩子,那个时候老爸还是军人,老妈工作很忙,奶奶没办法带我。带我的事,就落在外婆身上。

直到现在,我还时常想起,夏天,父母不能接我回家,我就躺在外婆身边,靠着外婆慢慢入睡的场景。

外婆的一个爱好,就是打麻将,南京话说,叫推倒胡,很简单,也不大,就是和邻居奶奶婆婆们用来打发时间的。

就在一次打麻将时,外婆被发现有中风迹象,被送到医院检查。那个时候,医疗还没有现在普及,外公和家人带着外婆走遍南京的名医院,找医生,可是2008年那场大雪后,从小护着我的外婆还是开始要用轮椅,话也不太说得清了。

在外地上学的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外婆已经躺着病床上,睡着了。

我知道外婆的骄傲,一有时间,就跑去和外婆说话,她平时看到其他人都不搭话,可是我去跟她说话,她总是微微笑着看我说话,我说,“阿婆啊,你不理我,我要生气的哦。”她就会回应我几个简单的句子。我也会特别得意的和家人炫耀。

那年端午,回家的时候,外婆还是老样子,不太爱说话,可是你陪着她的时候,能明显感到她是开心的。

可是,我从来没想到,离别来的那么快。

那个暑假,家人一反常态的要求我在结束期末考试后,坐夜车立刻赶回南京。而且凌晨到南京时,居然有车在火车站外接我。我一再追问家人,才被告知,也许迟一点点,我就看不到外婆最后一面了。

原来,在端午节后不久,外婆就被查出肝癌,医生已不建议再治疗。可是我最爱的外婆一直坚持着,当我踏进房间,看到她的时候,家人问她,“这是谁啊,你还认识不?”外婆靠着家人,点点头,“洋洋啊。”我才知道,原来,她还认识的人,已经只有一个手掌不到了。

那段日子有多难熬呢,就是你知道,她每坚持的一天,都是在为我们坚持;可是又不舍得,就那样放手让她走。我偷偷在房间哭,表舅妈说,这孩子果然是外婆带大的,哭的最凶。

就这样,在外婆走的那天晚上,家人不许我把眼泪掉进棺木里,说会让外婆走的不安心。可是,那是最后一面啊,再也见不到了。

谢谢佳叔@张嘉佳 ,你的书我都有,可是这是我最爱的一本。

她让我想起了在外婆身边长大的日子,想起了那个护着我,爱护我,会跟我唠家常,也会把我当大人和我说她不曾对她的儿女说的话的外婆。

“山这边是刘十三的童年,山那边是外婆的海。山风微微,像月光下晃动的海浪,温和而柔软,停留在时光的背后,变成小时候听过的故事。”

“这是他曾日夜相见的山和海。”

我的外婆家,没有海,可是我还是记得那些夏日,竹席下,有蚊香;头顶上,有星光,竹席旁,有外婆的日子。

外婆,你要记得,我爱你。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云边有个小卖部的更多书评

推荐云边有个小卖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