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懂日本历史的人胡编乱造的一本书

旭哥
2018-07-10 10:09:01

错误太多了。接下来开始【纠正】“史上最强日本史”,此书调侃类错误在此忽略不计,只针对硬伤下手。 14页,书中称“大名”为“国的最高统治者”。 “大名”的原意指的是“拥有大量名田的名主”,战国时代一元支配数郡、数国领地的就被视为大名,在江户时代,石高为万石以上的就被视为大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织田信秀显然不是尾张国的最高统治者,但他就是战国大名。 15页,书中称松平清康13岁统一了三河国。 松平清康生于永正八年,松平清康在位时期基本平定三河是享禄二年,此时的松平清康18周岁。  15页,书中称松平清康是进攻守山城时候死的。 此说法源头为《三河物语》等德川系史料,《三河物语》中称,“美浓三人众”和“守山城主织田信光”邀请松平清康征伐美浓,所以松平清康才率军途径守山城,根本不是要攻打守山城,他的部下怀疑“织田信光”有可能叛变,让松平清康提防,但松平清康说即便守山城叛变也能轻易攻下,所以没当回事,也就是说在《三河物语》里,松平清康并没有把守山城当做敌城看待。  15页,书中称阿部正丰是为给其父“辩白”才来到清康大本营。 《三河物语》中为松平清康命令手下抓捕惊马,阿部正丰误以为自己父亲被抓,

...
显示全文

错误太多了。接下来开始【纠正】“史上最强日本史”,此书调侃类错误在此忽略不计,只针对硬伤下手。 14页,书中称“大名”为“国的最高统治者”。 “大名”的原意指的是“拥有大量名田的名主”,战国时代一元支配数郡、数国领地的就被视为大名,在江户时代,石高为万石以上的就被视为大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织田信秀显然不是尾张国的最高统治者,但他就是战国大名。 15页,书中称松平清康13岁统一了三河国。 松平清康生于永正八年,松平清康在位时期基本平定三河是享禄二年,此时的松平清康18周岁。  15页,书中称松平清康是进攻守山城时候死的。 此说法源头为《三河物语》等德川系史料,《三河物语》中称,“美浓三人众”和“守山城主织田信光”邀请松平清康征伐美浓,所以松平清康才率军途径守山城,根本不是要攻打守山城,他的部下怀疑“织田信光”有可能叛变,让松平清康提防,但松平清康说即便守山城叛变也能轻易攻下,所以没当回事,也就是说在《三河物语》里,松平清康并没有把守山城当做敌城看待。  15页,书中称阿部正丰是为给其父“辩白”才来到清康大本营。 《三河物语》中为松平清康命令手下抓捕惊马,阿部正丰误以为自己父亲被抓,所以才来到清康身边杀将其斩杀,并没有“辩白”这一出。  15页,书中称守山崩的幕后主使是织田信秀。 实际上当时织田信秀根本还没扩张势力,两家不仅不接壤,《三河物语》中称守山城主是织田信光,但实际上织田信光直到1549年才成为守山城主,当时的守山城城主应该是樱井松平家的松平信定(他也是守山城的建造者)。况且《三河物语》中的守山城并非敌军,只是松平信定装病不从军,而松平信定又与织田家有联姻关系,所以被认为谋反。同时军中传出阿部定吉勾结松平信定的传言,因此阿部定吉的儿子阿部正丰才如此紧张的将主君杀害。总之此事与织田信秀并无关系,即便认同三河物语中的谎言都是真的,也完全栽赃不到织田信秀的头上。  另外,《朝野旧闻裒藁》还对三河物语补充道:邀请松平清康攻打美浓的美浓三人众,正是斋藤龙兴手下的美浓三人众。然而松平清康死的那年斋藤道三都还没盗国,何谈他孙子手下的三人众呢?可见《三河物语》所牵连的美浓三老、织田信光等,都是后世附会的谎言。 16页,书中称织田家被松平清康打得抬不起头。 实际上松平清康、织田信秀两者根本不接壤,且从未交过手,织田信秀在松平清康死前并未开始发展,所以根本谈不上“打得抬不起头”。 16页,书中称织田信秀在天文五年趁乱对三河进行突袭。 实际上《三河物语》中称,织田信秀趁乱进攻三河是同年、即天文四年的事,还称织田信秀的八千大军被松平康孝八百击退。但当时的织田信秀区区胜幡城根本拉不出八千人,也就是说织田信秀趁乱出兵的说法不管哪头都是错的(另外渥美写成了美渥)。 19页,书中称织田信秀建立了桥头堡六座,呵呵,实际上是在冈崎城周边建立了六座砦用以围困。 21页,书中称天文十七年太原雪斋在小豆坂击败了织田家四千人,是第二次小豆坂合战。 首先小豆坂并无两次,说他有两次不过是后世对不同年份说法的误解,织田家四千人的说法出自甫庵信长记,其中记载织田信秀击败了今川四万大军,而且年份是天文十一年。天文十七年一役并无记载人数,而且此战两军胜负略当,并不是谁被谁击败。 21、22页,书中称织田信长十四五岁的时候尾张大傻瓜名声响遍东海地区。 实际上据信长公记首卷上総介殿形儀の事,这是织田信长十六、七、八岁时候才有的称号。 25页,书中称太原雪斋进攻安祥城是1551年织田信秀死后的事,并且是由织田信长决定以竹千代交换织田信广的。 实际上此事是1549年的事,织田信秀还在世,以竹千代交换织田信广也是织田信秀决定的。 28页,书中称天文十六年织田信秀率军攻打了稻叶山城,最后败走。 实际上织田信秀攻打稻叶山城败走的那次是天文十三年的事,天文十六年这次是斋藤道三欲夺回大垣城,织田信秀包围稻叶山城以图围魏救赵,斋藤道三只得解除对大垣城的包围,同时清洲织田氏欲攻打织田信秀的古渡城,织田信秀被迫撤兵并与清洲织田氏和谈,也就是说这一战根本没有打起来,更不用说“最后败走”了。 29页,书中称斋藤道三想侵吞越前。 实际上这是作者的误读,斋藤道三盗国的过程中,美浓守护土岐兄弟分别投靠了越前的朝仓和尾张的织田,两家帮助土岐氏对美浓出兵,先是击败了斋藤道三的军队,并夺取了大垣城,接着包围了稻叶山城,后来在撤兵的时候被斋藤道三击败,这就是上面天文十三年的事,是越前朝仓来打斋藤道三,而不是斋藤道三要反过来侵吞越前。 30页,抄袭日本战国物语的那一段,本文最前面说过了。 30页,书中称正德寺会面是天文十八年的事,并称织田信长带着百余人的队伍。 实际上据信长公记首卷,此事的顺序发生在织田信秀死后、平手政秀切腹以后,也就是天文二十二年的事,并且信长公记明确记载随行人数为七八百人,而非百余人。 34页,书中称平手政秀切腹是为了唤醒自己的学生,又称一年后织田信友和山口教继造反,织田信长将两人打败,夺取了他们的城池,后来织田信友自杀身亡。 这段内容错的非常离谱,首先平手政秀切腹的原因信长公记里说的很明确,织田信长想要平手政秀儿子的马,他儿子不肯给,织田信长因此冷落平手政秀,导致了后者切腹。 鸣海城主山口教继反叛是平手切腹一年前、天文二十一年的事,根本就不是一年后,而且织田信长并未将其打败,而是双方撤军,直到桶狭间之战后才把城换回来。 清洲织田氏与织田信长对立也是在天文二十一年,但不是织田信友造反,织田信友是织田信长名义上的君主,与织田信长对立的是他手下的坂井大膳等人,他们率先占领了织田信长一方的城池,被织田信长夺回,此战后织田信长还进一步包围了清州城,将城下作物收割回家,但并没有攻下清州城。 天文二十三年,尾张守护斯波义统的儿子斯波义银带人离开清州城外出捕鱼,坂井大膳趁机攻打斯波义统,使其自杀,斯波义银投靠织田信长,同年织田信长率军击败了清州城的军队,但仍然没有将城攻下。 直到天文二十四年,坂井大膳邀请织田信光进入清州城,织田信光将计就计从内部把清州城占为己有,并迫使织田信友自杀,然后才将城转交给织田信长。 也就是说清州城、鸣海城都不是织田信长攻下来的。 36页,书中说德川家康的第一个名字叫松平元康,实际上是松平元信。 36、37页说斋藤道三是自尽,实际上是战死的。 另外还说织田信长出兵美浓时织田信行反了,实际上长良川之战是弘治二年四月的事,在得知斋藤道三死后织田信长立刻就撤兵了,织田信胜一派与织田信长对立是弘治二年五月二十六日以后的事,稻生之战更是八月二十四日的事了,根本就不是织田信长在美浓时造反的,不过织田信长出兵美浓的同时确实有人举兵响应斋藤义龙,并烧毁了清州城附近的村子,但这个人并不是织田信胜,而是上四郡的织田信安。 37页,书中称稻生之战,织田信长先被柴田胜家压制,然后大喝一声杀死林美作,取得了胜利。 这一战有两个版本,信长公记是织田信长先跟柴田胜家交战,被柴田胜家压制,但柴田胜家手部受伤,向后退却,织田信长大声怒吼(但没有记载吼了什么),奋力将敌人击退,然后转而与林美作交战,并亲手杀死林美作。 而甫庵信长记则是织田信长兵分两路对抗林美作和柴田胜家,林美作率先杀过来,被织田信长杀死,转而攻击柴田胜家,并大喊“林美作已经被我杀了,别让柴田胜家跑了”,柴田胜家被这话吓跑。 反正两个版本,信长公记更可信,这里是一个都没说对。 38页,书中说织田信行是被织田信长亲手杀死的。 实际上是柴田胜家被织田信胜冷落,于是向织田信长告发织田信胜想要占领篠木三乡的事,织田信长因此装病,土田夫人和柴田胜家劝说织田信胜去看望织田信长,并被埋伏好的河尻秀隆所杀,而不是织田信长本人行凶,作者大概信野玩多了。 42页,书中说今川义元要上洛,这已经被辟谣几百遍了,不说了。 43页还说今川义元要取代足利义辉,这也属于无稽之谈。 43、44页,说织田信长举行军议。 实际上,町田本信长公记并没有军议,天理本信长公记有军议,但也不是他后面调侃的内容。 45页,说沓挂城在三河国,实际上在尾张爱知郡。还说在沓挂休整的时候得到战报,实际上据信长公记,抵达沓挂是五月十七日的事,进攻两砦是十九日拂晓的事,午时织田信长已经得知今川义元四万五千位于桶狭间山,下一句才是松平先锋在大高城休息,也就是说这个情报只能是今川义元在桶狭间山附近接到的,而不可能是在沓挂休息的时候知道的。 45、46页,桶狭间送酒说,著名的无稽之谈。 46页,这一段错的一塌糊涂,织田信长是19日凌晨出发,午时在善照寺砦得知今川义元在桶狭间的,这本书里完全反过来,今川义元都到桶狭间开酒宴了,织田信长还没出征,而且居然还是在清州城里得知了今川义元的位置,完完全全错了。 47页,说织田信长在热田神宫祈祷。 这个说法出自甫庵信长记,而更可信的信长公记里则根本没有,编年史里干脆反驳了甫庵信长记的说法,认为织田信长当时根本没有闲暇去祈祷,所以也是无稽之谈。 48页,说织田信长在热田时兵力已达三千。 完全错误,信长公记记载了此时的兵力为马上六骑,杂兵二百,直到前往中岛砦时兵力才达到将近两千,根本就没有三千。 48页,说今川本阵只有两千余人,还说目标是今川义元的首级。 目前对今川义元本阵兵力的推测都在五六千,这个不说,桶狭间之战的斩首数有三千多,怎么可能才两千人? 而织田信长作战的目的在信长公记中极为明确,织田信长在战前喊话时强调要使敌退我进,将敌人击退,而非杀死今川义元。 49页。1.桶狭间是山,没法冲“下”山崖,2.桶狭间之战发生在雨后,不可能有“雷鸣和豪雨”,3.桶狭间之战时午时刚过,不可能吃“晚”饭。 50页,说梁田政纲是因为作为百姓代表送酒受封沓挂城。 实际上受封沓挂三千贯是太阁记的内容,此战的功勋据甫庵信长记、三河后风土记等,是他提议奇袭,因此建立功绩。但信长公记中并无此说,小和田哲男等学者对此也抱持质疑态度,且并无“梁田政纲头功”这样的书状留存,只能是后世小说家虚构的段子,被作者当作史实写进书里。 51页,说两万五千人被四千人做掉。 先不提松平元康得知了什么情报,织田信长的奇袭部队根据信长公记的可靠记载是两千未满,况且此书前文写着三千,到这里又变成了四千,自相矛盾。 52页,说桶狭间之战后松平元康骚扰尾张抢东西赚外快。 恰恰相反,据信长公记,织田信长反倒是在桶狭间之战后进攻了三河的城池,并将周围麦田收割回家。而永禄四年松平元康跟位于尾张三河交界处的水野信元交战反而遭其击退,谁抢谁完全说反了。 57页,很基础的问题,一向一揆是净土真宗,不是净土宗,一向宗和净土真宗不是同一家,一向一揆只是被误称为是“一向宗”,其实它是净土真宗,跟真正的一向宗不是一回事。他所说的“一向宗也被称之为净土宗”,完全说错了。 57页,某位“释”字开头的“肥和尚”是禅宗的,至少不是净土真宗的。 65页,书中称武田信玄进行骏河侵攻时,今川家重臣庵原忠胤带兵一万五千人迎战一万两千武田军,今川军不战而退,转身就走,武田信玄对此不明就里,于是大军掩杀过去,今川军溃败。同书66页,书中又称武田信玄在战后对骏河进行一系列策反动作,共有骏河豪族二十一人投靠过来。仅一个星期,今川氏真就将骏府城交到了武田信玄手上。 事实上,有关武田信玄在骏河侵攻中动用的兵力,在《三河记》中记录地非常清楚,是二万余而非一万二千。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错误,不胜枚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史上最强日本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史上最强日本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