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8.6分

白鹿原上的大爱与小爱,大成就与小人物

蛋黄会炸
2018-07-10 00:14:20

陈忠实的代表作,曾经被王全安改编成电影,改编电视剧由雷佳音领衔主演,正在热播。这部作品应该是流传度颇广了,一直没有看。也许是因为陈忠实这个名字实在太乡土了,让人提不起兴致去阅读。

所谓的主旨,大概是通过白鹿原两代人的经历,从个人、家族角度去展现清廷崩溃、外国侵略、国共混战、日本侵略、新中国诞生的大历史过程。

作品一开篇是白嘉轩娶了第七任老婆,吴仙草。

这个名字莫名地好听,仙草,山野气息浓厚,又带点仙气。她为白家添了四个儿女,打破了白家一脉单传的局面,可谓白家的“大功臣”啊。可惜,最后竟是感染瘟疫死的。死之前,她的丈夫也没表现出多少温情。不过,在众多冠夫姓的同龄女子中,她算得上是少数有名字的女性了。

作品中出现的女性,鹿贺氏、鹿冷氏、田小娥、小翠、白灵、朱白氏。文中出现的女性形象,多半是没有什么好结局的。有人质疑,陈忠实本人是不是对女性有什么偏见。我觉得,与其说他对女性有偏见,不如说那个时代的女性就是这样,稍微过得好点的都是循传统安分守己、相夫教子(比如朱白氏和吴仙草),有的则是浑浑噩噩、依赖男人而活(比如田小娥),再就是忠贞不二的贞洁烈女(比如小翠),女性都是已经固化了的那几个形象。白灵倒是个例外,这个白鹿精灵一样的女子,结果英年早逝。女性方面,作者着墨不多。

作品中出现的男性都是重头戏,鹿泰恒、白嘉轩、鹿子霖、黑娃、鹿三、鹿兆鹏、鹿兆海、白孝文、白孝武、白孝义、岳维山、田福贤、冷先生、朱先生、土匪头子芒儿。

从人物所占戏份和比例来看,真是一部典型的男人戏。

作品中出现的情节与现实重叠的:国共合作、412事变、蒋介石剿共、日本侵略、新中国成立。作品发生的主要场地:西安市白鹿原白鹿村。

先谈谈作品中最富争议的人物:田小娥、鹿兆鹏、白孝文。

田小娥,堂堂一个秀才的女儿,被父亲卖给郭地主当“泡枣”的——白鹿原(旧社会)的陋俗,女人的阴道浸泡出的枣子,据说吃了有采阴补阳的效果。恶心先不说了,这确实是把女性当做一个“器皿”来使用。田小娥勾引长工黑娃东窗事发之后,郭地主并没有责罚黑娃,而是将这个女子送给他以彰显自己的仁义。这又是一个他将田小娥当做私人财产、当成一件与死物没什么区别的东西的表现。

田小娥有反抗过吗?我感觉是没有,她只是不断地依附男人。唯一的反抗,估计是嫁给郭财主当泡枣的之后,把东家的枣扔到尿里当泡过了,以及勾引黑娃了。(这些都是作为一个人,在收到极不公正的对待之后,一种追逐好一点的待遇的本能反应吧?)往后的她,依附着黑娃,过了一段时间的男耕女织的美妙生活;可惜好景不长,黑娃被鹿兆鹏怂恿闹革命事发逃出白鹿原之后,她为了为他“削减罪名”,“委身”鹿子霖,继而听从鹿子霖唆摆,勾引白孝文。后面的这些,是为了丈夫黑娃,还是为了自个的生存,估计见仁见智。究其心理,估计从来没有过反抗旧社会价值观的想法,而只是得过且过、让自己活得稍微容易一点的心理,最后落得个人人唾骂、被鹿三用镖戳死、被白嘉轩镇在塔底的下场。她的一辈子,真是浑浑噩噩而完全不自知啊。说到这点,又有多少人能静下心来想一想:我是谁?我为什么存在?我又往何处去?我能成为什么样的人?

在一个旧社会,你面对的障碍是铺天盖地的,是四周厚厚重重的墙壁,想要冲出去,谈何容易?低头、服从、妥协,大概是最容易的方法了。田小娥有没有别的路子?有吧。最不济,就躲到深山老林里去孤独过一世。但她估计想不到还有这样的选择,想不到女人还能依靠自己活。人,什么时候都有选择。看你能不能意识到和做不做得出来吧。(相对的是,不明白黑娃闹革命事发后为什么不带着田小娥离开白鹿村,黑娃成了三十六军军长警卫之后、成为二号山大王之后为什么不带走田小娥,而是让她留在那个黑窑里,与鹿泰恒、白孝文、鸦片烟沉沦。最可笑的是,改头换面、翻身做主人的黑娃,最后娶了另一个秀才的女儿,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走进祠堂宗庙,叩拜祖宗,全程未曾去看那个黑窑一眼。因黑娃而改变一生命运的田小娥,只是黑娃的一段年少轻狂,一段不屑于回想的往事,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丝波澜都未曾泛起。)

鹿兆鹏,本书中最阴险狡诈的人渣——鹿子霖的大儿子,自从进城读书加入共产党之后,与鹿子霖的父子情就已经断了。他也是个很有争议的人物,焦点多半是因为受父亲压迫取了冷先生的大女儿,睡了她却让她守活寡,直到最后为思慕男人、承受各种心理压力而发疯死亡(女性的性饥渴能到达如此程度吗?陈忠实是不是写得有点过了?)。这件事情确实是做得很不地道。他完全可以写一封休书给她,且不管鹿子霖如何,起码是他自己做了这个姿态出来。另一件事估计是最后和白灵在一起了,而白灵原来应该是和他弟弟在一起私定了终身的。他这么着,应该算是睡了弟弟的媳妇?即使是真心相爱,志同道合的。鹿兆鹏因为这两大“污点”,一直被书友们诟病。作者之所以这么不避讳一个为志向屡败屡战的人物,是想传达一个信念:即使是伟大的共产党员,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也有做的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白孝文。这个人物可谓是笑到最后的人生赢家了。曾经是父亲的乖儿子,封建卫道士的接班人,为了色欲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却一朝翻身进了国民党,最后躲过大清洗,成为新中国的白鹿县县长,俨然历经三朝、屹立不倒的典型。他坏吗?肯定是坏的。黑娃就是被他诬陷害死的。他抽大烟,弃妻儿不顾,让妻子活活饿死。不仁不义不忠不孝,可最后他成了县长,成了为白家“光耀门楣”的“别人家的儿子”。这个世界就这么残酷,笑到最后的,从来不是什么道德楷模,仁义大家。但会有人知道白孝文是什么样的人吗?估计没有。历史向来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无论是国家大历史,还是家族个人小传记。就像他父亲白嘉轩,一辈子人人夸赞的有原则的、脊梁骨十分硬的封建族长,人人景仰敬畏,年轻的时候不也是干过种鸦片间接戕害同胞、盗取鹿家风水宝地为己用、为掩瞒儿子不育而让媳妇跟他人借种的荒唐事?

总体来说,这三个人物都塑造得有血有肉。但也有不和谐的地方,例如田小娥对丈夫“黑娃”到底是何感情?鹿兆鹏对待亲情如何做到如此冷漠?相对的,白孝文还比较完整。陈忠实的笔力,估计也有不到位的地方。

其实想对比的,还是白孝文(白孝武)和鹿兆鹏。

他们都是白家、鹿家的长子。相对于后来白孝文这样的地位,鹿兆鹏是个地地道道的共产党人,起事之时到处奔走呼号,屡战屡败,百折不挠。他大概是那个时代的共产党人的一个缩影,如果没有他那样的人,共产党会壮大吗?会得到后来的天下吗?显然不能。但是,像他那样的人,放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对家族的人而言,是个好事吗?不是。他是个造反的共匪,是要被杀头的,是会连累亲族的,所以鹿子霖即使与他彻底划清界线,也免不了被岳维山抓来盘问审讯。但是,何曾想到最后他成了得天下党派的元老,亲族也跟着一起升天了。

白孝文,按说这样的人,黑历史那么多,一揪一大把,在文革十年中,真能躲得过吗?最后反而成了风光无限的县长。白嘉轩这个老古板,也成了教子的典范。一个为国家、一个为自我,哪个更高尚点?从凡人自我的角度来看,无疑更想要一个白孝文这样的孩子,但没有鹿兆鹏这样的人,哪里来的白孝文表演的舞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