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安克的桃花源

雪豆
2018-07-09 23:07:01

第一次认识卢安克是在柴静的《看见》栏目上,他说话带着沉思的表情,用中文表达他的思想和感情,他语调缓慢,他的中文略带一点翻译味,在广西农村的学生家里说:如果你刻意的想要去影响他们(学生),是影响不到的。

很多人知道卢安克是因为他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把自己驻扎在中国条件最艰苦的农村里,教一些不太有希望能考上高中或者大学的孩子们英语、地理、设计。中国人说他很伟大,他却说自己很自私,他这样做,完全是出于自己的想法和考虑,因为他自己想做一些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德国的各方面条件太成熟了,什么都已经被安排规划得很好了,没有年轻人可以去做的事情了,所以他来到了“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中国。很多中国学校的领导、机构利用他,请他吃肉喝酒,他却说那是他不想做的事,拒绝这样的事情。他直接的方式和这个实用哲学的社会相处得不算愉快,屡屡碰壁,因为不肯教学生应付考试和分数,他教的学生一直是成绩倒数,他还因此被学校开除。

他依旧在乡村里寻找他的桃花源。他不喜欢现代的、经济的思考方式,也不去镇上条件好的学校教书。他不赞成应试的以分数为重的教育方式就像他不喜欢经济的思考方式。他觉得这样只能培养自私

...
显示全文

第一次认识卢安克是在柴静的《看见》栏目上,他说话带着沉思的表情,用中文表达他的思想和感情,他语调缓慢,他的中文略带一点翻译味,在广西农村的学生家里说:如果你刻意的想要去影响他们(学生),是影响不到的。

很多人知道卢安克是因为他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把自己驻扎在中国条件最艰苦的农村里,教一些不太有希望能考上高中或者大学的孩子们英语、地理、设计。中国人说他很伟大,他却说自己很自私,他这样做,完全是出于自己的想法和考虑,因为他自己想做一些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德国的各方面条件太成熟了,什么都已经被安排规划得很好了,没有年轻人可以去做的事情了,所以他来到了“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中国。很多中国学校的领导、机构利用他,请他吃肉喝酒,他却说那是他不想做的事,拒绝这样的事情。他直接的方式和这个实用哲学的社会相处得不算愉快,屡屡碰壁,因为不肯教学生应付考试和分数,他教的学生一直是成绩倒数,他还因此被学校开除。

他依旧在乡村里寻找他的桃花源。他不喜欢现代的、经济的思考方式,也不去镇上条件好的学校教书。他不赞成应试的以分数为重的教育方式就像他不喜欢经济的思考方式。他觉得这样只能培养自私:成功是建立在比较和压倒别人的基础之上,没有内在的生命力和感情。这种思维方式不是从个人出发,不是思考我要做什么,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在哪里,我要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

他要办“符合人类天性的教育”,他要年纪小的孩子去动手做,发挥感官和感情的力量,再大一些的青少年才去培养思维的力量,培养这些力量不是为了达成某种经济手段,而是获取在世界上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能力。现在的孩子很早就开始学奥数,从小学就开始学英语里的虚拟语气,倒装句这些我到高中都不能理解的复杂概念。他们天真的,活跃的,有充沛感情的大脑被焦虑的父母过多的塞入了过分的智力的灌输,输入了这些“死”的知识,以至于他们变得越来越功利,越来越聪明也越来越淡漠,他们内心没有了深沉而热烈的火山。

我所在的地方,家长为了学区房花上千万购置房产、花重金从幼儿园给孩子补课,把十二岁的孩子送到六点五十开始早读,晚上八点半甚至九点才下晚自习的名校。孩子们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二点学习一些深奥冰冷的知识点。家长很无奈,孩子也很无奈,当整个大环境都是这样的时候,是顺应、承受,还是反抗?反抗的代价似乎过于惨烈。那么,当整个社会都在涸泽而渔,把属于孩子的感性、健康、天性剥夺掉,去换取排名、成绩和未来成功的通行证的时候,我们能做些什么?

卢安克用他的行动做出了他的回答。他是我心目中理想的老师,虽然我从未观看过他的教学。从某种程度上,我认为老师对于人的存在的本质和生活的目的的回答,决定了他对待学生的方式,也决定了他为这个社会培养了什么样的人,创造了怎样的价值。当一个老师是某个功利环节上的一环的时候,他在为这个社会培养一些产品,他传递不了有温度的东西给学生。大部分老师还在评价和努力成为功利链上优秀的一环的时候,卢安克已经彻底否定、跳出了这个价值体系。

一个有哲思精神的老师,一个心有桃花源的老师,他着衣破旧寒酸,却给了我深深的震撼。同样作为一名老师,我希望能在心灵上追随他的脚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与孩子的天性合作的更多书评

推荐与孩子的天性合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