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变成凶手 · 读《首无·作祟之物》

鱼夹肉
2018-07-09 21:30:15

全文字数:1305字

阅读时间:4分钟

我读过的推理小说,很多。但往往能牢牢记在脑海的还真不多,那些被搬上荧幕的作品往往可以通过具体的演员形象固化在脑海里,要么就是那些小说脚本或者写作方法别具一格的作品,试举例来说:

西泽保彦的《死了七次的男人》,开篇主人公就死了,凭着特殊的设定,时光不断重回到死亡之前去寻找杀害他的凶手。这么看来,前几个月看的欧美电影《忌日快乐》的故事设定又像是在抄袭这部日本小说。

岛田庄司的《占星术杀人魔法》,对这本小说的记忆印象完全来自于小时候看的《少年包青天》里隐逸村的桥段,不同的尸体都会被切掉某个部分,而凶手则称这些被肢解的部分将会复活从而完成复仇的任务。

早已忘记是通过哪种渠道被安利了这本《首无·作祟之物》,作者是三津田信三。讲真,从未听说过此人。看了豆瓣上的介绍,更像是小时候读的

...
显示全文

全文字数:1305字

阅读时间:4分钟

我读过的推理小说,很多。但往往能牢牢记在脑海的还真不多,那些被搬上荧幕的作品往往可以通过具体的演员形象固化在脑海里,要么就是那些小说脚本或者写作方法别具一格的作品,试举例来说:

西泽保彦的《死了七次的男人》,开篇主人公就死了,凭着特殊的设定,时光不断重回到死亡之前去寻找杀害他的凶手。这么看来,前几个月看的欧美电影《忌日快乐》的故事设定又像是在抄袭这部日本小说。

岛田庄司的《占星术杀人魔法》,对这本小说的记忆印象完全来自于小时候看的《少年包青天》里隐逸村的桥段,不同的尸体都会被切掉某个部分,而凶手则称这些被肢解的部分将会复活从而完成复仇的任务。

早已忘记是通过哪种渠道被安利了这本《首无·作祟之物》,作者是三津田信三。讲真,从未听说过此人。看了豆瓣上的介绍,更像是小时候读的横沟正史的《恶魔吹着笛子来》,《八墓村》这种以日本昭和时代前期的那种融合着日本长久以来家族主义的浓厚恐怖感。首无,顾名思义,没有头的意思。粗略看了下简介以及豆瓣8.8分以上的评价,遂去图书馆借到了本书。

很快的两天时间读完。

其实在阅读过程中一直有“不过如此“的感叹,纠结于作者较为啰嗦的描述,以及刻意营造出来的时代恐怖感,恨不得一目十行或者跳过一些繁琐的对话。在这本小说大部分的故事描述文字里,会读到首无的超自然现象(不过终究只是凶手的障眼法以及作者故意创造出来的恐怖氛围),也会读到传统日本家族里“雷雨“般的狗血桥段(谁谁谁是老爷和仆人的私生子,最后要继承家业)……

乃至读到最后几章,竟然发现破案的推理完全是靠一个怪气幻想作家和小说唯一一个第一人称“我”的对话中完成,没有丝毫的人证物证,只是靠看上去天衣无缝的文字完成了破案,找到了真正的凶手。

当我想摔书大骂“八嘎”的时候,故事进入到了最后一章。也就是这最后一章,会让我将这本小说放在我脑海中重要的地位。占据这个地位的从来不会是这本小说的推理及破案,而是其写作方法:

这居然是一本“书中书”。

从小说一开始,书中的“我”就用了较多的文字来叙述了接下去我们会读到文字的结构。

在小说的文字中,我们将要读到的是一个叫《媛首山惨剧》的故事,而“我”会通过连载的方式,一章用故事经历者“斧高”的视角,一章用“我”的丈夫巡警和我的双重视角,交替着来讲这个恐怖故事。

当这个恐怖故事的背景讲完,“我”的连载也进入到了瓶颈期,这毕竟是一个悬案,时隔那么多年,“我”的丈夫也已经去世。却没想到收到了一个读者的来信邀请,在我的住所通过谈话的方式推理了故事的来龙去脉,推测了凶手的不同身份。

读到此处,我还觉得作者也太随意了,反正笔在他自己手里,“上帝视角”下的他想写谁是凶手,谁就是凶手。最后却笔锋一转,所有的文字直指“我”是凶手,这个一直通过连载的形式替我们讲故事的“我”竟然成了最后的凶手?

这就是我前文所说的“书中书”。颇有卞之琳《断章》的风采: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当我们读着“我”的文字正在逐步接近故事的真相时,居然发现这个一直在给我们讲故事的“我”才是这个故事的真相。这里做个终极剧透,最后一章的这个“我”早已不是前面讲故事的那个“我”。小说的最后,结束在一则短讯。

下午读完的小说,现在是晚上9点,回想起来还是有点迷糊,到底是第一次读到这种叙事结构的作品。

当“我”变成凶手,精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首无·作祟之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首无·作祟之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