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鸟笼的小鸟——让内心重生

咔咔
2018-07-09 19:56:13

许久没看书,近来翻开《小小小小的火》,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读完,看书的同时原本急躁的心也慢慢沉淀下来。在书的评语极力突出“规则”,而我却看到了两个主题——另外一个,是爱。

令我印象极为深刻的,大概是理查德森太太对伊奇的爱。伊奇是理查德森太太的第四个孩子,是理查德森千盼万盼才得到的孩子,但同时也是一个孱弱的早产儿。伊奇的早产、医生的警告和理查德森太太的恐惧,就这么一点点把理查德森太太和女儿的关系逼上了这种剑拔弩张的境地。“愤怒是恐惧派来的保镖。”我们不是理查德森太太,我们无法完全体会到理查德森太太在听到医生的警告时,内心是怎样的一种焦虑和恐惧。我只是想到,每一个母亲,在生下孩子的时候都只希望孩子可以平平安安的长大,而理查德森太太却只能隔着玻璃保温箱,整张脸贴在保温箱上看着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有身体状况的心爱的孩子,一遍遍确认自己的孩子的呼吸有没有消失。当她终于可以抱到她,她脆弱的小小的身体在她的怀中时,他又是怎样的一种心惊胆战?随着伊奇的长大,医生的警告随着伊奇的一举一动不停的反复的出现在理查德森太太的脑海:脑瘫、脊柱侧弯、贫血……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恐惧,最终这种愤怒作为外表的皮囊

...
显示全文

许久没看书,近来翻开《小小小小的火》,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读完,看书的同时原本急躁的心也慢慢沉淀下来。在书的评语极力突出“规则”,而我却看到了两个主题——另外一个,是爱。

令我印象极为深刻的,大概是理查德森太太对伊奇的爱。伊奇是理查德森太太的第四个孩子,是理查德森千盼万盼才得到的孩子,但同时也是一个孱弱的早产儿。伊奇的早产、医生的警告和理查德森太太的恐惧,就这么一点点把理查德森太太和女儿的关系逼上了这种剑拔弩张的境地。“愤怒是恐惧派来的保镖。”我们不是理查德森太太,我们无法完全体会到理查德森太太在听到医生的警告时,内心是怎样的一种焦虑和恐惧。我只是想到,每一个母亲,在生下孩子的时候都只希望孩子可以平平安安的长大,而理查德森太太却只能隔着玻璃保温箱,整张脸贴在保温箱上看着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有身体状况的心爱的孩子,一遍遍确认自己的孩子的呼吸有没有消失。当她终于可以抱到她,她脆弱的小小的身体在她的怀中时,他又是怎样的一种心惊胆战?随着伊奇的长大,医生的警告随着伊奇的一举一动不停的反复的出现在理查德森太太的脑海:脑瘫、脊柱侧弯、贫血……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恐惧,最终这种愤怒作为外表的皮囊掩盖了她内心的恐惧和焦虑,转变为她对伊奇极为严苛的管束,而这种管束在他人,甚至是自己亲生的孩子看来,却是一种恨意,是对自己孩子的厌恶,慢慢的这种表象就成了真相。可惜的是,从头到尾,伊奇对自己的母亲也只有讨厌和敌对。一直到最后伊奇离家出走,理查德森太太坐在黑暗中的台阶上,才脱离了自己自始至终的愤怒的皮囊,面对自己内心失去女儿的恐惧,发出了无助的哀鸣。

与此同时,伊奇代表的不仅是她的小女儿,更是她深藏于内心的反抗的火苗。伊奇不是她的反面,而是她内心最深处那种打破一切的渴望的一部分。只是她一直将其深埋于心不敢表露,不敢赌上自己现在物质上的安稳生活,去换取一个可以释放真实的自我而不必考虑环境的一种生活。米娅和珀尔的到来让她意识到了自己内心始终保留着打破规则的火苗,而伊奇出走并且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的预感,让她真正意识到了另一个自我对于她来说究竟有多么重要。“假如警察没找到她呢?那么,她会自己去找,无论需要多长时间,无论岁月把母女二人变成什么样子,理查德森太太知道,她永远都能认出自己的孩子,她非常肯定。她会花上几个月、几年甚至一生的时间寻找女儿,仔细端详她所遇到的每一位年轻女性的脸庞,在陌生人的面孔中寻找那缕久违了的小火苗。”

“有时你需要把一切都烧干净,才会有新的东西生长出来。”一场大火,是结束,也是开始。对于理查德森太太来说,物质的房子烧光了,而她内心的鸟笼里,那只小鸟,却冲破了鸟笼,像伊奇离开自己的母亲,像她发现了自己内心的那缕火苗。新的东西即将长出来,而这一切,都将重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小小小的火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小小小的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