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 人间 8.4分

《人间》摘录

鲁萌萌
2018-07-09 19:14:58

她看着照片上蝼蚁夺食一般的人群,心痛如椎,就在那一刻顿然醒悟,一下子看透了真相。于是,我母亲对着我长长地叹息,“秋白呀秋白――这人世间真是托付不得真心呐……” 那是一个大灾殃的开始,不过他毫无记忆。 他身上奇怪的癖好和习性,那让人群惊异害怕、给亲人带来祸端灾秧、让他自己深深羞耻和痛苦的东西,不是他想甩脱就能甩脱的,那是他的与生俱来,是和他的血肉之身生死相随撕裂不开的恶运,是他的命。 两耳不闻洞外事,地裂山崩不移身 第一个千年,它冥想:给我一个人的身子。于是,一千年过去了,它有了一个人的身体和花容月貌。 第二个千年,它冥想:给我一个人的头脑。于是,两千年之后,它有了人的头脑和智慧。 到第三个千年,它冥想:给我一颗人的心。这是最难获得的,也是功败垂成的最后一搏。 两千九百九十九年头上,有一天,寂静的洞外突然传来一声颤巍巍的喊叫,“救命啊!救命啊!”声音苍老又急切凄厉。它沉沉的冥想一下子被打断了,它侧耳聆听,只听那呼救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一声比一声凄厉,一声比一声惊慌,扎着它的耳朵,乱着它的心智。“两耳不闻洞外事,地裂山崩不移身”的教诲,它本是谨记在心的,然而此刻,人命关天,救,还是不救?它没有余地思前想后,千钧一发之际,它挺身而出了,跃出了二千九百九十九年未曾踏出的白云洞口,只见一条恶狼,已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扑倒在地,它冲上前去,一掌就将恶狼击倒了。霎那间,恶狼没有了,老妇也不见了,灵光普照,眼前立着的,竟然是手持玉净瓶救苦救难的南海观音菩萨。菩萨现出了真身,菩萨悲悯地望着它摇头说道,“功亏一篑,你是做不成一个真正的人了。”菩萨的话,让她惊悚。她站在暌违了二千九百九十九年的蓝天白云之下,唇红齿白,分外妖娆艳丽。 慈悲的菩萨看穿了她可悲的未来,菩萨说,“你最终没能修炼出人心的残忍,在人间,你将备受折磨,没有比人更不见容于异类的。可你也不能再做回一条蛇,因你毕竟已有了一具人的情色之身。白蛇女,苦海无边,你要三思啊。” 这种时候她显得很静,好像她已经走了很远,那个静谧的地方是所有头脑正常的人抵达不到的。 羽毛纷飞,像哀伤的音乐。 这颗心是他从没见过的最慈悲的一片净土,仿佛,是专为包容他的罪、他的羞耻和痛苦而生。坦露原来是这样幸福的一件事,他留着眼泪,像个撒娇的孩子,说了又说。 许宣有时会一个人爬上山坡朝他们的来路张望,有许多东西都丢在那一边了,包括,他清清白白一目了然光明磊落的前生:他朝那来路张望就如同一个隔世之人。他默默张望许久,然后回头,回他的草屋去。那里有他的骨肉,有他异类的亲人,有他浑沌、罪孽、不能言说却快乐、难舍难弃的此生此世。 秋风起,山蛇肥,他眼睛潮湿了,他想,这世上是没有世外仙源的。 那一晚她大醉,狂呕不止,搜肝刮胆,最后呕出鲜血来。她哗哗流着眼泪,醉话连篇。 那一夜如同地狱,青儿眼睁睁看着她受难,却没有丝毫解救的方法。她抱着她,不知道她的痛楚是来自身体的哪一处地方。她的手上染了她呕出的血,红得触目惊心。天快亮时她们方沉沉睡去,梦中,忽听她大喊一声“官人哪——”青儿被吓醒了。青儿怔怔地流下泪来,终于明白,原来,她对那无情无义的官人是如此地不舍,如此地痴迷。 原来,舍不下一个尘世间的凡人竟是这么煎熬可怕的事。 “青儿呀,姐姐今世给了人间,姐姐来世还你。”青儿笑笑,青儿说:“我不给人看不见的东西。我也不要姐姐的来世。能和姐姐今生今世在人间高高兴兴,我心满意足。” 那一刻,娘子忽然觉得,眼前一片清风白月。 眼前这女子,愈发显得清爽、清澈,眼睛像婴儿的眼睛,没有一丝云翳和尘垢,真是个清水样的女儿家!莫非只有脑子不清楚的人才能这样出尘世的淤泥而不染吗?他望着这女子不知该说什么好。 蛇养在笼子里,不再是生灵,全是砧上肉。 这一场人蛇恶战,从近午时分,直杀到月上东山,直杀到人不成人,蛇不成蛇,人成了血染的厉鬼,蛇成了刀剁的肉糜。几千几万条山蛇,生还者无多。人从血泊中站起,看着惨淡的星光,遍地蛇尸,也不知自己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 那个噩梦般的早晨,当她看到在笛声中狂舞的粉孩儿,就像看到了太阳在眼前砰一声坠落。 下辈子,咱爷俩都不做人,凡是有眼睛的生灵我都不做了,让我变一棵树,一棵草,一块石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