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谢三公子的阿翡
2018-07-09 18:50:08

——成长 “总有那么一些人、一些事,要让养在桃花源中的少年明白,世上还有比被长辈责骂、比跟兄弟姊妹争宠怄气更大的事;有比整天给她起外号的大哥更可恶的人;也有比明知过不了关还要硬着头皮上的考校更过不去的坎坷...” 有匪这个故事中,有着一群成长飞快的少年,他们曾无忧无虑生活在世外桃源的四十八寨中,觉得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是被长辈责骂,是与兄弟姐妹争宠,可是直到他们都被迫进入了江湖,才知道世界上只有更可怕的事情。 阿翡曾也是个从没见过血的女孩,她虽会使刀,但是不会杀人,可是一夜之间,她懂得了悄无声息地置人死地,因为她的责任——带文弱女孩吴楚楚安全回到四十八寨。她曾经觉得母亲李瑾容是永远跨不过的高山,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打败她,可是在入了江湖后,她的刀在一次次战争中愈磨愈利,“无常”大成,成为“南刀”,在四十八寨独当一面,甚至在木小乔到访时李晟会因为阿翡全盛放心地放木小乔进来。 李晟曾经是个“天之骄子”,却被李瑾容一句“资质不好”激怒,一时冲动离开大部队天真地想要在江湖中闯出一片天回来告诉她的姑姑自己的资质明明很好。他再次出现时却是完全变了。在那次事件中,他跟着齐门前辈亲眼目睹了霍连涛的无情无义,亲身经历了混做叫花子被流氓拳打脚踢只为躲避追杀,他再次出现在李瑾容面前时,眉眼坚毅,善于指挥布阵,最后成为四十八寨的权威,甚至是许多有幸活着的前辈口中的下一代“山川剑”。 李妍曾经被李瑾容保护的很好,整天只会告状和玩乐无所事事,甚至连刀都拿不起,甚至连洗墨江都不敢看...一朝四十八寨遭大变故,她经历最信任的长辈背叛,经历伤亡惨重,似乎突然长大了,虽然还是那样古灵精怪,却可以拿起刀想要拼命一搏,可以在江湖中自保了。 吴楚楚是将军家的娇弱的小姐,曾经见到男人都会怕到发抖,却在一朝经历家人被残忍杀害,懂得在阿翡杀人后帮着掩盖血迹,后来跟着李瑾容学了自保的功夫,因为天生资质不好,便拿起笔记录那些失传的功夫,在武林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与她自己比,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巨大的成长? 这个世界上,孩子总是想象世界有多么美好,江湖是多么快意恩仇,向往着成为逍遥洒脱的大侠,但当真正长大后才明白,江湖更多的是阴谋诡计,更多的是血肉横飞...孩子总会见识这些,并在这些反差中慢慢成长,独当一面... ——传承 有匪是武侠小说,讲述了两代人的江湖,若说崇敬,我更爱前辈的江湖,那才真正当的上“武侠”二字。我记得看到“双刀一剑枯荣手”内心非常激动,这些都是宗师级的人物,他们不仅武功强,还有侠客的精神。南刀李徵为人侠义,对子女温柔细致,因为朋友之托舍命救段九娘,奉旨为匪庇佑了那样多的无处可去的侠客,正如九娘一样,这样的人就算再老,怎能不爱?想起阿翡一日梦见从未见过的外公李徵,就自行惭秽,从此更加努力练习刀法,有此等大侠所在的江湖,该是美好的。 说传承。阿翡的破雪刀落在“无常”,不比外公的“无锋”的锐利,更不比李瑾容“无匹”的无坚不摧,阿翡手中的破雪刀,聚集各路招数变幻莫测,无论是九娘的枯荣真气,还是齐门的蜉蝣阵,还是北刀的断水抽丝,抑或鸣凤派的诡谲身法,以及四十八寨四十八个门派儿时偷学到的招式。是这些招数的传承,造就了阿翡的“无常”。 也许这代江湖不再有那般宗师级的人物,也许整体水平在乱世中连连降低,但至少还在传承着,不论是惊才绝艳的武功,还是武侠精神。吴楚楚对各派武功的记录,给了我们读者很大的宽慰。传承仍在继续,武侠精神永不灭。 ——致刀 阿翡一路上可谓是断了不少好刀,我看着都心疼的很。但是给我的印象最深的有三把,也是有名字的三把——望春山、碎遮、熹微。 望春山是刺客霓裳夫人多年前准备送给李徵的,陪着阿翡走了很长的一段路。 碎遮是甘棠先生(阿翡父亲)送给她的,曾是吕润手中的一把名刀,满身戾气,充满了怨恨,于是在阿翡手中,更多了些戾气。用书中的话来说便是“天幕如遮,唯我一刀可碎千里华盖,纵横四海而无阻。” 我最想说的,是熹微。这是谢允早早承诺的一把刀,是在他快要去世时怕履行不了学着打的一把刀,当时谢允笑着给熹微取名,寓意是“即将迎来光明”,熹微便是太阳快要升起时天空的样子,那种即将迎来曙光的感觉。应了文案那句“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我不知道谢允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情铸造这把刀的,他一生几乎没有真正开心的事,却是一直笑着面对那些。最后他断气的那一刻,甚至说不出声,他对对战对的狼狈不堪的阿翡道:“你就是我心里的天下第一。”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的眼中最后只剩下熹微的耀眼刀光。这是他的心愿啊,愿这个江湖,这个姑娘,这个世道,能够窥见天光。 ——阿翡和谢允 这一对和普通的男女主很不一样。看惯了男主总是衣衫缥缈突然出现搭救女主,这次看到一个女主冲锋陷阵男主摇旗呐喊的人设真的很欢喜。前期的谢允只会跑,一身轻功“风过无痕”更是惊艳江湖举世无双,这样好的轻功,在四十八寨的时候明明很轻易就能强制把阿翡带走,他却没有。他其实武功很好,推云掌能让北斗闻风色变,只是受人暗算中了百毒之首“透骨青”,他拼着毒发的危险,上前保护了阿翡。那用望春山划了一圈挡在阿翡面前的画面,我永远难忘。他那时对阿翡道:“阿翡,我其实可以带你走的。”所谓“其实”,就是他明白阿翡不可能抛下四十八寨不顾,所以他宁愿舍命也留下来陪她,他提供后路,由她选择。 阿翡和谢允的爱情你只能在刀刃上感受到,他们没有缠绵的话语,不说谢允本就善于伪装,阿翡又是个不会说肉麻话的姑娘,两人都暗藏心意,却都未曾明说。但是,你能在衡山洞中谢允为阿翡挡刀、黑谷地牢中谢允让阿翡赶紧逃、华容城中只身一人等着阿翡怕她惹事中窥见那隐晦而含蓄的爱意。 谢允真的是个很好的男子,那时阿翡去蓬莱看到昏迷的谢允和他在墙上画的红衣画,画下了他眼中阿翡几年间的变化,最后一张阿翡身穿红衣站在花丛中,写着“经一场大梦,梦中见满眼山花如翡,如见故人,喜不自胜。” 这该是最美好的情话了吧。 那红衣姑娘是谢允心中他的媳妇啊,是他对阿翡的满腔爱意啊,那时谢允只想着这些愿望都是实现不了了,却最后真的能实现。 他的水草精,兜兜转转还是成为了他的媳妇。 那句“求你嫁个短命丈夫,二十年后我再来寻你...”成为了我心中的白月光,那是谢允少有流露出的属于少年人的不甘。 感谢priest,让谢允活下来。 有情人终成眷属,谢允从未说过阿翡是他的小宝贝类似肉麻腻歪的话,但是他说,“你是我的天下第一”,不因为武功,而因为那份天真,那份无畏,那份“自知却又尽力而为”。 这比任何一句“我爱你”都来的深刻、珍贵。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有匪(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匪(全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