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3年里的冷与热

半本先生
2018-07-09 15:38:53

今天是七月九日,也正是在1583年的今天,张居正病殁。

而这一年也是意大利耶稣会士利玛窦来华传教之时。自此,西学东渐渐始,也算是一个时代的拐点了吧。

张太岳算是我很有兴趣的一名历史人物。大多写作张居正的作者,都对其人抱着炽烈的情感,这部书的作者也不例外。至于这种情感来自于何处,这可能又是另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了。

“世间再无张居正”,这是黄仁宇给出的评价。

事实也确实如此,自万历即位以外,张居正以内阁首辅的身份发起改革。直至万历十年病殁这十年之间,他在河工、边防、吏治、土地等各个领域都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其中1581年推行的“一条鞭法”更是影响深远,名垂青史。

他死之前,荣宠至极,成为明朝首位在有生之年名加三公的文臣。这是对他为国贡献的肯定。

但就在他死后仅仅9个月,文忠公、太师、上柱国,全被诏夺。这是他的学生、他的皇帝,明神宗的决定。取而代之的是严酷的惩戒,查抄张家、子孙入狱、开馆鞭尸。

这之后的39年里,张居正彻底被“消失”,被“遗忘”了。直到天启二年,才重新想起,复原官,予祭葬。而此时,距离明朝倾覆已然仅千日有余。

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出历史悲剧。这

...
显示全文

今天是七月九日,也正是在1583年的今天,张居正病殁。

而这一年也是意大利耶稣会士利玛窦来华传教之时。自此,西学东渐渐始,也算是一个时代的拐点了吧。

张太岳算是我很有兴趣的一名历史人物。大多写作张居正的作者,都对其人抱着炽烈的情感,这部书的作者也不例外。至于这种情感来自于何处,这可能又是另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了。

“世间再无张居正”,这是黄仁宇给出的评价。

事实也确实如此,自万历即位以外,张居正以内阁首辅的身份发起改革。直至万历十年病殁这十年之间,他在河工、边防、吏治、土地等各个领域都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其中1581年推行的“一条鞭法”更是影响深远,名垂青史。

他死之前,荣宠至极,成为明朝首位在有生之年名加三公的文臣。这是对他为国贡献的肯定。

但就在他死后仅仅9个月,文忠公、太师、上柱国,全被诏夺。这是他的学生、他的皇帝,明神宗的决定。取而代之的是严酷的惩戒,查抄张家、子孙入狱、开馆鞭尸。

这之后的39年里,张居正彻底被“消失”,被“遗忘”了。直到天启二年,才重新想起,复原官,予祭葬。而此时,距离明朝倾覆已然仅千日有余。

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出历史悲剧。这样的悲剧从何而来呢?

也许,张居正在嘉靖年间写下的唯一一道奏疏《论时政疏》里,就埋藏着答案。

“其大者曰宗室骄恣,曰庶官疾旷,曰吏治因循,曰边备未修,曰财用大亏,其他为圣明之累者,不可以悉举,而五者乃其尤大较著者也。”

宗室。

在这样一封奏疏中,张居正把首要矛头指向了明朝宗室,这也奠定了他实行改革的一条重要思路——节制宗室开支,将这块开支用于民生蠲贷、国家建设。他节制的不仅是皇室宗亲的用度,连明帝国最为尊崇的两个人,他都要管。万历皇帝爱玩、挥霍,他要说,“有限之财安能当无穷之费”;慈圣太后要修佛修庙,广积善德,张先生也要劝,“苟移赈贫民,植福当更大”。

这也无怪乎,在张居正死后短短九个月,万历便因为一句“金宝万计,尽入张府”抄了张家。

固然,清算张居正的过程,让世人见到万历年纪轻轻便显露出寡恩薄情、专权自用,令人齿冷。但说到底,当张居正决意将改革的刀刃对向宗室时,他的命运已然注定。用一句今天的话讲,张居正将他的改革触及了明帝国最深的“深水区”。即便生时,他可以周旋于司礼监与皇室之间,运用威权推行改革,然而在他身殁之后,他终将面临洪水滔天的反攻倒算,而他所安排的一切,亦终将难以为继。

这一页的历史是寒冷的。但在另一面,却也在《论时政疏》里确乎看见那个年轻翰林的热忱,并且将此延续至生命的终结,化为大明王朝的盛世余晖。

也许,正是这冷与热的反差,唤起了许多作者内心炽烈的情感——对于中国人而言,一个兼具理想情怀与现实主义的改革者,总是深得人心的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张居正大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张居正大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