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一段凉风,醒醒头脑

.
2018-07-09 看过

一个工作日的傍晚,周遭纷扰喧嚣,心烦意乱之际,随手拿起这本二十世纪经典诗歌集,抄写塔比泽的一首诗:

我出生在花飞如瀑的四月

雨绵绵

长满青苔的苹果树闪着光

仿佛眼泪

仿佛无尽的花瓣燃烧似火

……

生疏的字迹落在纸上,一颗心渐渐平静下来。窗外的操场上遥遥地传来Romance熟悉的旋律,这曲被公认为古典音乐史上最优美的浪漫曲,似乎也在这个不起眼的傍晚找回了它往昔的绝代风华,文字与音符交融,妙不可言,也随之染上了一抹蓝色。

一首美妙的诗对心灵的净化启迪,就如同偶然间被一则偈子点化的俗世凡人,境随心转,一念转过,已是清风霁月。与无门慧开禅师口中的“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有异曲同工之妙。

偷得浮生半日闲,在现如今也早已不是件易事。庆幸还能在一些转瞬即逝的时刻,从诗里借得一抹凉风,醒醒头脑。

某日又看到那首德国表现主义伟大诗人贝恩写给爱人的《丹麦女人》,诗中提到一段希腊传说中的典故,只言片语,却让我对人生际遇生出了不一样的看法。

传说中从特洛伊出逃的王子埃涅阿斯来到迦太基,与当时的女王狄多相爱,女王对他情真意切,愿意与他共治国家。一年后,在神明的驱使下,心怀建国使命,埃涅阿斯不辞而别,大概也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一个如此深爱他的人。狄多伤心欲绝,焚火自尽,火光烧红了天空,为爱人泣血送别。

读过荷马史诗的人应该都会发现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每当人物有某种主观意念产生,往往紧跟着就会说是某某神将这种观念放到了他的心中,由此引出了他的某种行为,或情理之中,或超乎情理。人与神、人与宿命的关系也由此呈现出一种去神秘化的关联:命运似乎可以被参透,被预见,因而顺乎命运也就转而变成了一种主动性的追求。

而《圣经·传道书》3:1-11节中说道,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收获有时,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寻找有时,失落有时,爱有时,恨有时;战争有时,和平有时。

也许,命定与人为,随波逐流与追名逐利归根到底,并无分别。其中的差别,不过是,土豆之于马铃薯、番茄之于西红柿。而人在天地间,是一个不断认识自我,找到自己位置的过程。即《礼记·中庸》中的“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又何尝不是。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我歌唱的理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歌唱的理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