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幽兰 空谷幽兰 7.8分

空谷幽兰:尘世中的逃遁

日暮乡关何处是
2018-07-09 看过

时断时续,在时间的碎片中读完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不得不感慨于作者“田野调查”的专业性,对隐士文化思考的深刻性。波特主要记载了在终南山寻找隐士的故事,而隐士又可分为佛教隐士、道教隐士与学者隐士

...
显示全文

时断时续,在时间的碎片中读完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不得不感慨于作者“田野调查”的专业性,对隐士文化思考的深刻性。波特主要记载了在终南山寻找隐士的故事,而隐士又可分为佛教隐士、道教隐士与学者隐士,其结论是中国的隐士虽然不断减少,但依然存在。我不禁想,假若波特现在再到终南山寻找隐士,会得出怎样的结论,毕竟中国在这三十年间物化的更加严重。我也认为,对于中国的研究必须区分古代中国与现代中国,二者的差异其实比想象中的要大。很多外国人喜欢并痴迷的是古代中国,而非现代中国,隐士文化亦然——在金钱已经无孔不入的中国,隐士不仅面临着自然环境的不断侵蚀,也面临着内心世界的“异化”风险。 人是社会性动物,按照常识而言,隐士文化是背离这一人之共性的。那么,隐士文化何以在古代中国如此兴盛,而且将其推倒了一个崇高的地位?或许,正如波特所言,“在中国,隐士们有一种解脱自在的精神,即保持心灵、而不是身体远离城市的尘嚣。”,那么这种解脱是逃避,是待价而沽,还是释然呢?可能要因人而异。中国是一个“学而优则仕”的社会,“道德和政治之间的矛盾是隐士传统的核心。”所以,这也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战乱时期隐士何以更多,这里面的“看淡”是否有着时局的强迫,是一个蛮有趣的问题——毕竟,诸葛亮隐居之时,心忧庙堂之事。 进而思之,隐士应该有“为己”、“为众”两种,就如佛教中“渡己”与“渡人”之分。至于哪种更为至高,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了。回到波特的《空谷幽兰》一书,所选取的更多的是“渡己”的隐士,而那些宗教隐士,更多的是因为倾心教义而选择“出家”“远修”。 在我看来,现代中国已经失去了隐士存在的土壤。首先是自然环境上,没有人涉及的偏远山区越来越少;其次是住在高楼大厦里,已经很难体会唐诗宋词所描述的那种生活与美感,即生活方式的变迁影响着心境的变化;最后,国家其实一直不喜欢控制之外的人存在,一个强权国家更是如此。 最后,引用一位隐士的话为结,甚是喜欢。“书就像食物。它们能填饱我们的肚子,却不能填饱我们的心。如果我们不明白什么东西,我们可以买一本书,对它进行了解。从书中我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但是读完以后,我们会发现,书中所讲的与现实是不同的。”所以对待《空谷幽兰》亦然,对于任何书亦然。这里倒是可以引用孔老夫子的一句话,“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空谷幽兰的更多书评

推荐空谷幽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