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定义了什么样的成功

黄泽锋
2018-07-09 看过

书主要告诉我们人们为什么会对自己的身份感到焦虑,什么样的焦虑才是错的,而又有什么解决办法。

普通焦虑的根源:当你的能力配不上你的梦想时,无能为力的时候。如果因为我们没有达到某一职业目标或没有能力养家糊口,我们就会丧失自己应有的身份。希望他人看重自己的强烈需要在历史长河中并没有丝毫减弱,依然占据着我们心理关注的首要位置。这种焦虑是正常的,也不需要过于纠结。

我们是在与我们身边人的对比中感知自己在什么段位进而决定自己的满足与否的。过去,等级观念的普及让大部分人都认为自己的地位就因该是如此,看到贵族也不会觉得自己也能是那样,所以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欲望,更多的是安分守己。可是现代社会膨胀了人的欲望,认为人生而平等,再加上互联网的发达让信息如此流通,鸡汤文的横空爆发,让无数的人做着发财大梦,可是能力匹配不上自己的梦想,焦虑就有了。可视的同龄人比自己优越,于是仅存的一点优越感也没有了。人是在对比中感知自己的身份和地位的。

不是说这个平等的社会就错了,我觉得现在的社会带来的观念平等比过去的等级观念强太多了,起码他给我了希望。我们要做的就是克制自己的欲望,同时和同龄人比较,牛逼的人数也数不尽,先做到比你身边的人强那么一点,满足感就有了,然后一步步找更多的标杆。

缓解社会对身份的焦虑的办法:艺术。悲剧,漫画都是艺术的一种。

悲剧作品能够让我们受到教育,使我们谦虚地看待自己应对灾难的能力,并同时引导我们同情那些已经遭受灾难的人们。而悲剧作品能让我们对他人的失败给予比平常更多的关注,那主要是因为悲剧艺术能够引导我们探究失败的根源。

最杰出的漫画家能够处理那些我们无法直接面对的弱点;我们总是隐藏着一些最令人尴尬的东西,而杰出的漫画家能够把我们从这些尴尬的东西身边拽开。忧虑越隐私、越强烈,引发的笑声就可能会越大,笑声成了把那些无法言说的缺陷拿来公开处理的有力武器。漫画隐含的、潜在的目的就是通过对幽默的灵活运用,创造一个新的世界,在这个新的世界中可以嘲笑的东西变得更少。

悲剧让我们看到事情的全部细节,从而引发内心的同情心,提高整体社会对他人不幸的容忍和关注,进而减少人们身份的焦虑。漫画通过幽默的运用,创造一个新的世界,在这个新的世界中可以嘲笑的东西变得更少。进而减少人们身份的焦虑。

艺术作品的主要成就在于给予这些陷入灾难的人们——蒙羞的政治家、杀人犯、破产者、感情冲动者——一些合理的同情,而这些同情是普通民众永远无法得到的。一部艺术作品应该有助于我们理解和欣赏那些在无人凭吊的坟墓中安息的每一个平凡人生的价值。“如果艺术不能够激发我们的同情心,那么它在道德方面将毫无作用。

身份焦虑的根源:对尊敬的渴求无法得到满足。

获得尊敬的条件一直在改变。决定上层社会地位的因素一直在变,自然而然的,为了获得这些尊敬我们一直在努力,努力了可是得不到,就有了对身份的焦虑。现实的社会是,你能解决社会的刚需,你才有资格获得尊重。

此外,我们并不具有根据收入水平来判断他人道德水准的特权,收入反映的条件是很多元的。现代的社会带给人们焦虑的一个手段就是:严重地歪曲了生活中何者最重要的问题。他告诉你物质是最重要的,于是你就买买买,可是你不知道:

罗斯金说道:“一个能够把自己生活的价值发挥到极致,而且通过个人的努力,或通过自己拥有的财物,能够对他人施以最广泛的有利影响的人将是最富有的人。”very agree.

身份焦虑的解决办法:先明白自己是谁。基督教帮很多人定义过他们是谁,所以它解决了部分人的焦虑。

先明白一个词:意识形态。意识形态是指:任何意识形态的思想总是打着客观公正的幌子,来巧妙地推行偏颇的论点。意识形态观点的精髓就是,除非我们的政治素养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否则我们很难意识到它们的存在。比如曾经妇女受到极大的偏见,这就是那些教会啊什么的社会主流意识形态者大肆鼓吹的结果,可是妇女们却并未有意识到这个不公本身就是错的。理解到意识形态的存在,将是我们改变自己的基础。勤于思考倒是什么才是真的对的,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受制于那些控制整个经济体系的人带给我们的意识形态。

基督教并没有废除等级,它的功绩是用伦理和非物质的方式重新定义等级——强调贫困能够与美德共存,低贱的职业能够同高贵的灵魂同在。可它并不是简单地宣称灵魂的胜利远胜于物质的胜利,相反,基督教同时还赋予它所重视的价值庄严和美丽,使我们为之吸引——它达到此一目的的其中一个途径就是对绘画、文学、音乐和建筑的雍容高雅的使用。它利用艺术作品为美德提供辩解,使之在统治者和他们民众的心目中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而这种重要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基督教做了一件很有价值的事,它也帮助人们一定程度上摆脱了身份的焦虑。

书里提到这样一个因为价值观相同而自动聚拢的一个群体:波西米亚人。波西米亚人是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构建自己的圈子,这个圈子里一个人成功的标准不是物质生活,而是精神世界。这个群体让一些人从社会主流价值体系中剥离出来,在这里找到归属感,对他们的身份不再焦虑。

章节最后讲了解决身份的焦虑最成熟的办法是:定义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成功”。找到自己的价值参考系,可以是身边的人,也可以是书里的思想,无论如何,事先搞明白对自己而言“到底什么才叫成功”。可是身份的焦虑是无法避免的,这也不是一件坏事。失败让我们恐惧,是因为我们还有所追求。身份的焦虑是我们承认在成功生活和不成功生活之间存在公共差异的时候,必须付出的代价。

作者提到,身份的焦虑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是成问题的,那就是“我们遵循这些导致焦虑的价值观念,仅仅是因为我们异常胆小怕事、循规蹈矩,或仅仅是因为我们的思维已经被完全麻痹,以至于我们认为这些价值观念是天经地义的,或来自神授,或因为我们周围的人对此心醉神迷,或因为我们的想象力变得过于局限,而想不到还有其他的选择。”按我的理解,就是一个人不会主动思考什么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人云亦云地随大流,这种人是时代的溺水者,是焦虑的跟屁虫。

世界成功的方式有很多种,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一种,正确的路上,焦虑是理所应当。而我定义的人生成功是什么呢?我赞同《幸福的方法》所提到:为了幸福。很多人终其一生,只是为了获得别人对他身份的认同,而不是他这个人的认同,当他死去,更多人想的是瓜分他的财产,而他的悲伤根本无人理会。《幸福的方法》要求我们为了幸福而要做的事情,和因为死亡摆脱身份的焦虑之后我们要做的事情如出一辙。所以我定义的成功是:越走越近。这个定义从《拆掉思维里的墙》概括出来。在不断努力变好的每一天里,我会因为没达成目标而自责,会因为做了很多事依旧迷茫而焦虑,会因为没有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好而后悔,会因为很多很多的事情变得很焦虑,可是又不至于太焦虑。因为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在思考和实践,我以我已知的最大功率在前进,反射也好折射也罢,曲曲折折地走,可这也是“光速”。厉害的人怎么比较也比不完,不断不断地超越自我就不至于那么焦虑。看到牛人我会感叹“妈呀这人怎么这么牛逼。”然后老老实实打磨自己的价值观,做好自己手头的事。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身份的焦虑的更多书评

推荐身份的焦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