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浮光 往事浮光 7.6分

也谈格局和事实,还有素质和体面,以及季季

回复专用
2018-07-09 01:56:42

这里回复下吧

1,皇冠集团和琼瑶的经济关系问题

平云所谓的版税每半年支付,并没有给出具体金额或版税比率。在出版界,版税不是固定的标准,一般说,新人作家,版税比率低,畅销书作家,版税比率高。琼瑶这种级别的作家,换家出版社,基本能拿到最高额度的版税比例,但在皇冠,她肯定不是拿高比例版税的。更极端一点说,有些作家转让版税,只收象征性的一点点钱。

退一万步说,就算皇冠按中位价格支付了版税,它们仍然享受了琼瑶带来的好处。要不是种种原因,在平云主政皇冠集团后,琼瑶干嘛还要继续把作品全部交给皇冠做?如果早知道平云会这么翻脸无情,琼瑶总不会上赶着要去请求皇冠给自己出书吧?这几年皇冠是没怎么做琼瑶的书,但90年代一直到2005前后,因为影视剧带来的热播效应,皇冠出版社因为琼瑶的书,影视写真集,大赚过一笔的,盈利丰厚,这个是事实。

还有个问题:琼瑶在大陆出书的版权,不知道内地出版社是跟哪一方谈的?跟琼瑶本人,还是皇冠?如果跟琼瑶本人谈,那大陆版权收入归琼瑶自己;如果是跟皇冠谈,大陆版权收益就是归皇冠了,就算分给琼瑶一部分(有没有分还不知道),皇冠也是很赚便宜的呀,完全就是坐等收钱的节奏呢。

再说远一点,平鑫涛1954年创办皇冠杂志,5,60年代的台湾,涌现出很多的文学杂志,文学期刊,那些杂志期刊中,有多少存活到了现在?作家林海音办过文学刊物;余光中那些蓝星诗人,办过各种蓝星系列刊物;白先勇办过小说为主的《现代文学》……都是苦苦支撑,入不敷出,后来纷纷关门歇业。但是皇冠,顺利走到了现在,庆祝自己60周年。

——皇冠的生命力,是琼瑶注入的。因为有了琼瑶的畅销书,有了销量保证,更有后来琼瑶和平鑫涛拍电影盈利后的不断资金注入,皇冠才能存活到现在。平家子女如果没有继母带来的经济收益,没有皇冠集团的发展,他们现在靠什么为生?他们有自己的赚钱能力吗?离开皇冠的职位或资金,他们现在会在做什么?

不说父母辈的感情问题,单纯经济角度,琼瑶是他们的恩人好吧,有他们这么几十年得利还那么无情无义的人么?

2,看你提到季季,觉得搞笑了。

你觉得季季公开写文章是支持林婉珍这个原配,鄙视琼瑶这个婚姻第三者?她有这种道德感吗?

如果说季季出于道德感,出于对原配的同情尊重所以吐槽&不喜欢琼瑶和平鑫涛,那么,怎么解释在面对另一对夫妻时,她完全不站原配,反而为婚姻中的小三写传记,各种洗白美化呢?去看看她写的顾正秋回忆录吧,季季真不是你以为的那么正直正气有正义感,要么,就是她精分了……

季季其人,在台湾文坛根本排不上前2排的位置,第三排都勉强。她跟琼瑶,是私人恩怨范畴的羡慕嫉妒(有没有恨不知道),跟道德感完全无关。婚姻道德,原配小三的,只是她吐槽的借口。她可以算跟琼瑶同一批的皇冠作家,但琼瑶的创作成绩,效益,皇冠老板的赏识度……都甩她好几条街。文人相轻,女生么又普遍气量小点,她一直对琼瑶不以为然。

当年,也不是季季一人,很多自以为纯文学创作的作家们都不太看得起通俗文学作家,这里的鄙视链,很好理解,现在仍然有这种清高现象。但是,琼瑶不是昙花一现的通俗作家,她横跨小说,电影,电视,从当年一直红到了现在。反观季季,作为专业作家,她没有有分量的代表作;参加了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计划”,也没有出什么优秀作品;后来进入媒体界,担任某大报主笔多年,结果,这份报纸收益日益缩水,持续亏损,60岁的季季从报社退休,之后又勉强维持了3年,这份报纸被转手出售——虽然报纸亏损不能说完全是季季的责任,但她作为主笔,总归不是履历上的亮点啊,也不能说她的职业有多成功。

这样的职业生涯,显然经济状况不会很好。所以,她业余也帮人写文章赚钱,她跟张爱玲的弟弟合作,写《我的姐姐张爱玲》,说是合作,其实文稿都是她,张爱玲弟弟就是回忆+口述,后来,又帮顾正秋写回忆录,这次,封面都没署名,只在书中写了是顾口述,季季执笔。顾正秋的狗血“爱情”,大家自己去搜。

季季显然对顾正秋很有好感,不仅写顾的回忆录,还写了顾正秋戏传,而事实上,顾的男人跟原配没离婚的,严格说,男人是跟顾正秋姘居20多年,临终男人把钱都给了顾正秋,然后男人死后在美国跟原配合葬了——季季说琼瑶不让平鑫涛参加儿子婚礼,她亲眼看到亲耳听到是琼瑶拦着了?她这里为原配林婉珍抱不平,那么,任显群跟原配的儿子到美国留学,男人只给了路费,学费完全没给,后来更是把钱都留给了顾正秋,季季怎么不为任显群的原配说几句话?

季季这种精分的作家,见利忘义的人物,言行有什么说服力?她说琼瑶不好就证明琼瑶的确不好啦?苏雪林晚年神经病一样的骂鲁迅,哪个正经学术论文把她的话当论据来说鲁迅的确是不好的?

至于离婚后男人不参加孩子婚礼,并不是只有平鑫涛一个,张丰毅也没去,媒体可没脑补是张丰毅的后妻拦着不让去,梅根都嫁给王子了,爸爸也缺席了婚礼……各种原因各种考虑,都可能出现某种结果,干嘛什么坏事都觉得一定是后妻不好?琼瑶给了那么多钱,算很好很不错的后妈了,真是升米恩斗米仇。

3,因为提到季季,想起来另一个问题,林婉珍这本所谓的回忆录,不会又是季季操刀执笔的吧?!

之前在那个帖子里就有疑问:林婉珍不是专业作家,没有文字能力也没经过训练,年纪88岁,很大了,按常理说,她完全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写出这么一本书。而且,书出版后,虽然有很多媒体报道,但是林婉珍只看到照片,真人或声音完全没出现过……如果季季执笔写的,那就一切都说得通了。而且,去对比下顾正秋回忆录,很多文笔风格都很接近相似啊。

当初蒋碧薇出版回忆录,媒体就质疑过有人代笔,不是本人亲作。现在因为平云在文化传媒界有人脉有关系,很多声音就不方便公开说了。如果要谈尊重事实,这个根本事实也该尊重下。口述就口述,不能为了更好的舆论效果,欺骗大众吧。

这个问题我没有直接证据,但这个疑问有。而且,人家的回忆录或传记,总是要参考一些当年的资料,比如日记,信件,当年的报刊等等,林婉珍这本回忆录,什么历史参照都没有,完全是以“我是原配我有理我肯定对的”的原则在自由心证,这种霍桑效应下的回忆,到底有多少可信度?

4,关于琼瑶和平云谁先挑起矛盾争端,我们的判断立场差距甚大,看来是不可能达成一致了。

如果网络上,陌生人,一直的仇家,竞争对手,你的思路对,但琼瑶和平云不是这些关系,他们的紧密程度和个体差异不该那么处理问题(男人对女人,壮年对老人,晚辈对长辈,还是多年的金主)。所以还是觉得平云没品,是他不对。在他发文前,媒体没有报道他们平家子女什么负面消息,媒体也没指责他们子女不对,他何必那么急吼吼跳出来,还把话说得那么难听?

生活中现实交际圈的人情世故,不是网络中那么横平竖直简单化的,平云肯定意识到自己的草率,所以后来面对媒体,他言语用词温和很多,姿态也友善很多。再后来,更是联络一些评论家,学者,从文学批评角度来diss琼瑶——这个操作,评论本身的内容不谈,起码路径是对的。大家都是文化人,事情要做得好看点,亲自上阵刻薄继母,真的太差劲了!

也许你平时不太看通俗小说,有空的话,建议看一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尤其里面的147,148章,男主的亲戚们多年对不起他,还各种害他,但最后,种种考虑,他还是为他们在皇帝面前求情,放他们一马——生活中的妥协退让,不全部代表懦弱,有时,更是智慧。平云,气量太小,拉着高龄亲妈给自己站台怼继母,绝不绝后不知道,空前大概是肯定的。

----------------------------------------以下是7月8号写的-------------------------------------

网友私信告诉我,在这里被点名批评了,这才看到……她拉黑我了,没办法直接回复,就注册个新号上来,先把新号老号的关系说一下。

看几篇书评标题,很容易找到关键词,不放链接了。

在讨论琼瑶和平家子女的脸书之前,先说下刚出的《我的故事》新版。

琼瑶与平家子女去年5月闹翻后,18年1月初把自己所有作品的版权签给了台湾城邦集团下属的春光出版社,打算一次性把自己65部作品做个全集,分为5套装陆续推出。目前推出了第一,二套。第二套中,11本《还珠格格》,还有一本琼瑶自传《我的故事》。

《我的故事》写于上世纪末,政策开放后,琼瑶与先生89年回大陆探亲,看到自己的作品在大陆也有很多,但出版比较混乱,坊间还流传着许多关于自己的不实消息,于是打算亲自来说说自己的经历,就是这本《我的故事》。台湾的版本不算,在大陆至少出过3版,1996年,2008年,2015年,最后那次再版时琼瑶加过一些后续,写了她儿子长大后与亲生父亲(琼瑶前夫)的一些来往,也写了她和平家子女以及第三代的来往。书中有个细节,说在皇冠集团公司,她经常中午跟平云的儿子一起吃饭,祖孙俩彼此相处融洽。

这次2018年6月底最新出的《我的故事》修订版,内容上有所增减。最令人意外的一点:琼瑶居然那么多年(50多年),和皇冠不签合同,作品放在皇冠出版多年也不谈授权。琼瑶的说法是因为爱,不必提那些。她跟男人有爱所以不提,但围观群众想提一下:因为没有合同,自然没有顺理成章的版税,所以,琼瑶作品带来的巨大收益,让出版社赚得盆满钵满还不算,原本该琼瑶所得的版税,也全都归了出版社。

——之前我以为琼瑶是按合同拿版税,琼瑶作品走红,作者自己得到该得的,出版社也因此得到收益。结果,居然是没合同,换句话说,出版社给多给少,甚至不给,她都没计较。

早期平鑫涛主政时期,应该有返还给琼瑶一些红利的,被平的原配称为“生活费”,到了后来,平的儿子接手,就没有了。所以去年矛盾爆发后,琼瑶伤心地回复网友:我为他们奉献了一辈子,却受到这样的伤害。

——有没有合同,付不付版税(或者不以版税名义的各种款项走账),很容易查证,没必要说谎。在出现有力的反方证据前,我相信这个说法。个人认为,如果要说“指控”,这个才是性质最严重的指控,如果与事实不符,平云最该站出来驳斥。

给不太了解渊源的围观群众普及下“皇冠文化集团”。

“皇冠文化集团”是统称,目前旗下有好几家独立运营的子公司,其中最老牌,且跟琼瑶有关的,是皇冠杂志,和皇冠文化出版,就是最早成立的“皇冠杂志社”和后来很多年几乎专职出版琼瑶小说的“皇冠出版社”。

琼瑶的创作期大致分为2部分:

前期从63年的《窗外》到80年代初的《冰儿》 ,冰儿之后,琼瑶一度小说创作停笔;

90年代初到大陆拍摄电视剧后,琼瑶开始重新写小说,有些是之前的短篇扩充改写,有些是先有剧本再有小说,就是《鬼丈夫》《烟锁重楼》《青青河边草》《还珠格格》那些。

平鑫涛和琼瑶60年代起就合伙开电影公司,后来又开影视制作,文化传播公司。90年代跟湖南电视台合作拍摄电视剧的琼瑶方机构,不是皇冠,是他们夫妇合伙另开的影视剧公司。因为种种资本运作或避税或人情债公关等等的需要,琼瑶方和湖南电视台某些人员又合作成立了新的影视制作公司。(琼瑶和湖南台的合作,是湖南台十多年后在全国同行中崛起的重要因素之一,如果要写湖南卫视的发展史,一定有琼瑶的位置。最初以自己的执着打动了琼瑶的那位记者,琼瑶带给他机遇,他的事业和人生因此而改变)

琼瑶在小说,电影,电视剧行业的巨大成功,不用累述,大家都知道的。尤其她晚年转变风格的《还珠格格》,20年了,至今仍是亚洲电视收视率冠军。据说连俄罗斯都买了版权播出。

大致梳理下琼瑶和平鑫涛的经济关系:

I-1,皇冠集团:没合同,不授权,但作品一直放在皇冠出。

80年代开始,平家3个子女陆续进入公司。平家儿子平云在80年代中期进入皇冠集团,接管公司业务(这个时候平鑫涛和琼瑶原本打算退休享受人生了,结果因为意外后来又开创了电视剧事业的高峰)。另2个女儿平莹平珩在皇冠多年,其中一个舞蹈教师,用皇冠的场地,皇冠的资金,成立舞蹈团,10多年完全不盈利,靠皇冠集团贴钱养。另一个也没啥个人突出成就(跟围观群众比也许算成就,但跟继母比就被秒杀了)。客观说,平家子女是幸运的富二代,在爸爸创立的公司中有不错的位置。他们也许各有所长,也有一定能力,但跟继母的成就比,跟自己爸爸的成就比,差距显然不小。

I-2,60-70年代的电影公司,80年代初结束:2人合伙,股权对半,收益对半。

I-3,90年代开始的电视剧制作公司,文化传播公司:2人合伙,股权对半,收益对半。琼瑶儿子,尤其是儿媳,参与了电视剧业务的很多项目。琼瑶夫妇晚年(几年前),公司给了琼瑶的儿子。

影视传播公司给琼瑶儿子,围观群众看来,完全说得过去——只要看过平鑫涛自述的他们电视剧创业史,就会知道,他们电视剧的成功,主要功劳是琼瑶。退一万步说,就算平家子女觉得爸爸也有份,但你爸爸的东西,自己愿意给谁,就可以给谁,并不是你爸爸的部分一定要给你们啊。平家子女早已成年,自己都做爸妈了,不存在平鑫涛需要抚养儿女的义务。

平鑫涛在自己回忆录中说过,当他们电影公司赚了钱,会把收益拿出一部分投入皇冠,这才得以让它一步步发展——他们的电影公司赚钱,主要靠的是琼瑶,从剧本到选演员,琼瑶都是主力。有专业人士评论:“琼瑶电影是台湾电影史上的一种类型。”这里,大家都公认说“琼瑶电影”,而不是“平鑫涛电影”。

从90年代开始,琼瑶又出版了一系列小说,伴随着同名电视剧热播,小说也卖得很好,而且,还推出各种周边产品,电视剧写真集之类的,到了《还珠格格》,更是盛况空前,洛阳纸贵。皇冠集团因为琼瑶得到的诸多收益,不言而喻。那么多年来,肯定是过亿了。

——这些收益,琼瑶都大度地赠予给平家子女。

如果有人,给某机构或团体,捐款1000万元,肯定会上社会新闻,琼瑶对皇冠的利益让度,远远超过1000万,10倍都不止,却在2017年矛盾爆发之前那么多年中保持沉默,不谈金钱。以事实看,我原意相信:她有足够的诚意和真心,想要和平家子女搞好关系的。

在2015年的《我的故事》再版中,她描述的陈,平两家人关系,是和谐共处其乐融融的。那时候,并没见平家子女出来反驳。

90年代琼瑶在大陆拍摄的系列电视剧,不仅大陆走红,在台湾也掀起收视高潮。琼瑶平鑫涛的夫妻档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中心。90年代末的《还珠格格》,把这种热度推向更高潮,可以说红得发紫;新世纪的《还珠》续集,以及其他小说影视的改版再拍,《情深深雨蒙蒙》《又见一帘幽梦》等,在一次次的采访和活动中,夫妻两人都表现得非常恩爱。

如今以琼瑶拿出的男人信件,卡片看,以琼瑶多年来放弃的巨大经济收益看,2人的确很相爱。

在这几十年中,平鑫涛不拒绝媒体对他私人生活的报道,他自己都亲自写了回忆录,告诉大家很多他和琼瑶的恩爱往昔,也毫不避讳地告诉大家,他的亲爹脾气暴躁性格很糟,他和亲爹关系不亲近。对于生病,平家子女不愿让公众知道,但平鑫涛自己完全不以为然,说:只要是真实的,为什么不能说不能提?

——那些说到隐私问题的,以平鑫涛意识清醒时的言行看,他本人其实并不介意。

如今大家知道了,对于琼瑶和平鑫涛在公众面前表现夫妻恩爱,平家子女很是怨念——这种怨念可以理解,但是,在之前那么多年中,平家子女并没有表达不满,反而,那么多年拿着继母带来的巨额收益,也跟琼瑶保持着良好关系。但是,他们等到爸爸失去意识,等到继母年老不可能再创事业高峰,站出来怼琼瑶。

——琼瑶的让渡收益,以常情说,是她和平家子女之间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你爸爸为了我,跟你妈妈离婚了,那么,我就经济上给你们一些补偿。

这里等于是双方之间的一种无形要约:平家子女拿继母的钱,和继母保持良好关系。也许不很亲近,但台面上肯定要说得过去。

以上两者是高度相关的,平家子女可以选择不和继母友好,如果不愿意和琼瑶达成谅解保持友好,那就别拿钱。既然拿了钱,就算是默认接受这个前提了。

琼瑶写了那么多不谈物质的爱情,大家觉得她虚构,搞了半天,她本人真的为了爱情放弃了那么多金钱,上亿啊……)

如今琼瑶把作品签给另外的出版社,并不意味着平云的放弃收益或不看重利益,而是,他根本没有立场和资格来做什么。严格说,过去的几十年中,他主政的皇冠集团出版琼瑶的作品,都是不规范的,如果琼瑶想把事做绝,这好算平云盗版吧?某些网友自己就是出版社从业人员,应该知道,如果跟作者不签合同,没有授权,出版社敢不敢,能不能出版畅销书作家的作品。

平云以及平家子女,多年来得到继母的巨额慷慨馈赠,这是不争的事实。

平鑫涛的病情 Summary:

2002年,平鑫涛75岁。步入老年,开始一次次生病。

2002年9月,带状孢疹,因为缺特效药耽误了点时间,发展到比较严重,持续了几个月。琼瑶开始当丈夫的特别护士,帮他清创,敷药,包扎等等。

之后的几年,小病不断,因为心律不齐,医生建议男人不要坐飞机,琼瑶从此陪着丈夫在台湾,十来年没有出国旅行。

2008年,胃疝气开刀。之后继续各种小病不断。

2014年,确诊“血管型失智症”,通俗说就是老年痴呆。病情一步步发展,逐渐丧失记忆,丧失行动能力。

在平鑫涛确诊之前,有跟自己儿女交代后事,还给了子女一封信,郑重说明到了那种时候,不要插管子不要进加护病房等等。对“那种时候”如何理解,后来成为琼瑶和继子女的表面上的争论焦点。

2015年8月,平鑫涛住院,因为是否插鼻胃管,琼瑶和平家子女发生分歧,但后来管子还是插上了,插了鼻胃管,还有导尿管,几天后,男人病愈出院。

男人的病情进程较快,2016年初开始,健康状态很差,基本没有自主行动能力,记忆也基本丧失。

(其实也可以理解,89岁的人,总归不是这里毛病就是那里毛病,还能保持健康的是少数)

2016年3月,再次发病,这次比去年那次严重得多。琼瑶和平家子女再次为了是否插管的问题发生分歧,最后,琼瑶妥协,给平鑫涛插了鼻胃管。之后,平鑫涛一直住在安养医院,没有再回过家。

时间继续往前走。到了2017年3月,平鑫涛住院一年多。

这一年中,琼瑶独自在可园面对到处充满回忆的家,和他相伴几十年的丈夫再也不会回来了,如今基本无意识地躺在医院里。感情充沛的琼瑶,原本就很会写,是职业作家的琼瑶,因为思念过往的夫妻情深,因为伤感眼前的形影单只,更因为愧疚自己背叛了丈夫的意愿,她想以自身经历,呼吁全社会关注“尊严死”“善终权”等问题。于是,她开始在脸书发文。

——以个人立场说,赞成琼瑶的举动,也佩服她的勇气。虽然这类话题很有现实意义,但因为过于复杂的边界问题目前无法有效界定——这是世界法学界医学界的难题,加上中国的传统观念,对死亡有很多忌讳,呼吁这种话题要面对的压力很大,想要推动相关问题的立法也很难,肯定会引发很多质疑和否定,甚至是恶意的攻击。但老太太勇气可嘉,还是去做了。

从2017年3月12日开始,琼瑶在脸书发文第一篇,到跟平家子女激烈反应的5月2号,40多天,琼瑶的文章如下,能翻墙的话,可以去看看:

1),3月12日,寫給兒子和兒媳的一封公開信 -- 預約自己的美好告別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254086301326874&id=100001765494957

2),3月17日,「預約自己美好的告別」-- 迴響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258804230855081&id=100001765494957

3),3月21日,再談「安樂死」與「失智症」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261877470547757&id=100001765494957

4),3月27日,可園的火焰木開花啦!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267651766636994&id=100001765494957

5),4月2日,一篇震撼我心的留言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273890629346441&set=a.1256179787784192.1073741825.100001765494957&type=3

6),4月5日,一個美麗的微笑……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277121842356653&set=a.1256179787784192.1073741825.100001765494957&type=3

7),4月10日,我當「特別護士」的日子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282553301813507&id=100001765494957

8),4月12日,我的丈夫失智了!-- 請求你,最後一個忘記我!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285019408233563&set=a.1256179787784192.1073741825.100001765494957&type=3

9),4月16日,黃色九重葛!-- 他深愛的花園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289186651150172&id=100001765494957

10),4月17日,「親愛的老婆」-- 愛在記憶消逝中……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290180507717453&id=100001765494957

11),4月20日,一封讓我落淚的生日祝福信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293799617355542&id=100001765494957

12),4月23日,金鎖,銀鎖,卡啦一鎖 -- 愛在崩潰邊緣時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296906373711533&id=100001765494957

13),4月26日,當他將我徹底遺忘時 -- 天地萬物全化為虛有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300421680026669&id=100001765494957

14),4月28日,鼻胃管 -- 撕裂我、擊碎我的那根管子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302763253125845&id=100001765494957

15),4月30日,背叛 -- 別了!我生命中最摯愛的人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304835696251934&id=100001765494957

16),5月2日,凌晨1:50《我是醫師,我不要被插鼻胃管》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306757946059709&id=100001765494957

17),5月2日,給平瑩、平珩、平雲的一封公開信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307149572687213&id=100001765494957

一共17篇。

第1篇,给儿子儿媳的公开信,公众反应热烈,据说还因此上了热搜,因为琼瑶的影响力,不仅台湾媒体纷纷报道,大陆也有很多媒体跟进,比如:

“琼瑶阿姨给大家的人生启示” 金华新闻网

“79岁的琼瑶才是‘新女性’” 网易新闻

“琼瑶一篇‘生前遗嘱’炸出多少人对死亡的一无所知” 和讯

“比起作品,琼瑶的生死观更能表现其人生观” 新浪娱乐

“琼瑶发布生前预嘱:安乐死有难度,尊严死也不容易” 腾讯网

最初的几篇文章,都在讨论面对死亡的态度,对死亡的认识。这是一个很有现实意义的公共话题,下面的网友留言很多说了自身经历,很多表示支持,也有些异议,但都在良性合理的范围内。

第7篇,4月10日,写自己当“特别护士”的日子,第一次公开平鑫涛生病,住院的消息。从这篇文章起,最后的落款多了句话:鑫涛住院***天。

这篇文章下面大家纷纷留言,安慰鼓励等待下文……等等反应。

第8篇,4月12日,《我的丈夫失智了!-- 請求你,最後一個忘記我!》

——这篇文章开始,写道2014年平鑫涛确诊病情,文章中出现了平家子女,摘录如下:

那年(2014年)十月,他忽然寫了一封信,要我幫他打字。我一看,是一封給兒女的信。再看內容,竟是交代他如果病到昏迷不醒時,不能做的各種醫療行為。(和我寫給兒子兒媳的信類似)我看了,深為贊同,但是對「昏迷不醒」四個字很有意見。我說:「昏迷不醒可能還能救,改成病危如何?」他說他是參考葉金川給兒女的信寫的!我要怎麼改就怎麼改,我就幫他打字幫他改了,關於醫療部份,其實只有兩點,是這樣寫的:

一、當我病危的時候,請不要把我送進加護病房,我不要任何管子和醫療器具來維持我的生命,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護病房裡。

二、所以,無論是氣切、電擊、插管、鼻胃管、導尿管……通通不要,讓我走得清清爽爽。

後面就是身後事的交代,跟我的看法不謀而合。……

然後有一天,他把三個兒女都叫到可園來,要跟他們「深談」。他在交代後事,我就避開了。那天,他和兒女相談甚歡,我聽到他們一直嘻嘻哈哈的。等到兒女離開後,我問他:「他們對你那封信的看法如何?」他笑著說:「我的兒女是走在時代前端的,他們比我們這一代更前衛!當然全部接受了,都說會依照我的指示去做!」

第9篇,4月16日,《黃色九重葛!-- 他深愛的花園》

这篇很短,因为花园的花开了,回忆起跟丈夫以前并肩养花赏花的情景。

——对于一个老人来说,这种回忆很正常,几十年相伴的人从此不在身边,彼此感情深的话,常常会睹物思人,可能要很多时间才能走出来。在网上发文,与网友交流,也是情绪宣泄的一种方式,得到大家的回应,安慰,鼓励,对作者是种安慰。

第10篇,4月17日,「《親愛的老婆」-- 愛在記憶消逝中……》

这篇文章写自己知道丈夫患失智症后的内心,从哀怨悲伤到重新振作,积极面对。先是通知自己儿子儿媳和2个孙女,大家一致同意会以最大的努力,来支持爸爸(爷爷),让他有一段快乐的日子。

然后,琼瑶通知了平家子女:

那天,我把鑫濤失智的事,告訴我的家人後,就要把真相告訴他的兒女。我想,我會像對我的家人一樣,把他的三個兒女擁在懷裡,我們可以一起哭,一起痛,再一起振作起來,陪著鑫濤走完他生命中這最後一段路!這個「逆流而上」的強人,以後連「順流而下」恐怕都是很艱難痛苦的路!

我先打電話給平瑩,我才把蔡醫生告訴我的話轉達,平瑩就在電話裡大叫起來:「我爸有失智症?怎麼可能?我爸的頭腦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好!這是誤診!他不是去看精神科嗎?怎麼變成失智科了?」在我還沒回答之前,她又斬釘斷鐵的說:「阿姨,醫生的話不可靠,你別一緊張就相信了!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我楞住了,我看過報導,人在接受到某個噩耗時,都會有「抗拒」和「憤怒」的情緒。如果他們三個不接受事實,我也無法把他們擁進懷裡一起哭。我已經一夜沒睡,自己把自己折騰到心力交瘁,我累了,很無力的說了一句:「蔡佳芬醫生是你介紹的,你打電話去問問她好不好?」

……

對老天生過氣後,我要面對的是我的丈夫。鑫濤三個兒女終於都來看他了,因為他除了比較沉默外,並沒有什麼不同,三人就放心的離開了。我後來問蔡醫生,「平小姐打電話給你了嗎?」蔡醫生驚愕的說:「沒有呀!」我想,慢慢來吧!他們大概只有看到鑫濤真正的症狀時,才會相信他病了。

……鑫濤的狀態在這幾個月裡,以驚人的速度往下滑。他不能走路了,坐了輪椅。他痛恨復健,我們堅持他去做。智力的復健,只是七片不規則的積木,要他堆成一個城堡,讓公主可以走到王子身邊。那麼簡單的題目,他都完成不了。我深深知道,我身邊的巨人已經倒下,再也不會回來了。鑫濤的三個兒女,也終於看清了事實。

他的病情,像波浪一樣,時好時壞。有時,前一天還好端端的,第二天就像溜滑梯一樣滑落下去。有天早晨,他忽然進入一種休眠狀態,不肯吃早餐,不肯說話,跟他說什麼,他都如同神遊太虛,完全不回答。…………

接下來,每天他都有新花樣,我們全家順著他,他的兒女也常常來看他,我總是規定他的兒女們,在我指定的時間來!那是下午五點的時候。他睡了一個大午覺,又洗完了澡,是他精神最好的時候。只有這個時間,他還能和人溝通,還能偶而回答問題。(現在回想,這是我最大的錯誤!我應該讓他的兒女看到那個最狼狽的他,不是狀況最好的他!)大家為了他,都收起了心痛,收起了哀愁,配合他來生活。只要他快樂,他失智不失智,又有什麼關係呢?可是,我讀不到他的內心,並不能肯定,他是快樂的。

——这篇文章叙述的平家子女,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平家大女儿一开始不相信的反应,也蛮正常的。

第11篇,4月20日,《一封讓我落淚的生日祝福信》

琼瑶生日,在英国读书的孙女给奶奶的信:

親愛的奶奶:

生日快樂!今年是好久以來,第一個我不在妳身邊的生日,只能用微信給奶奶祝福!

自從好幾年前,爺爺身體漸漸不像以前聽話,需要常常跑醫院修理大大小小不同的毛病,我們都知道奶奶不曉得承受了多少痛苦、擔憂、煩惱、焦慮...奶奶這幾年來辛苦了。

自從爺爺長住醫院後,我常常不由自主的想起好小的時候,黏著他到處去玩的事。…………想到這些種種回憶,我就真的好想念爺爺,好希望他現在還是可以在家,每天跟大家一起吃飯說笑話。爺爺以前經常請淑玲阿姨買新奇的東西回來給大家吃,把快樂帶給我們每一個人。

但是生活中,每個人能夠待在愛的人身邊的時間都是有限的,這才是讓一切這麼珍貴的地方。爺爺跟奶奶過了這麼棒的人生,這麼驚天動地的愛情,用了好多好多力氣讓全家都過得很好、很開心。也花了好多好多愛在我們身上,現在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能跟奶奶有過這麼長久的愛,這麼傳奇的人生,爺爺一定也會覺得這一輩子有妳就已經是最棒、最足夠的了。爺爺是個充滿熱情愛冒險的人,也絕對是個熱愛生命,盡情享受人生的人。想想他一直以來,是多麼喜歡全家一起出門到處吃館子,如果身體允許,一定也想要帶我們全家一起到處去遊玩的。所以我相信爺爺最大的願望,是希望妳可以開開心心的享受生命,不管他有沒有辦法陪在妳身邊。對我來說,現在我愛爺爺的方式,就是把他那份對生命的熱情,對美食,對工作中大大小小事情的狂熱,對家人的寵愛,這份精神投入我的生命中。我相信我付出的所有愛與熱情,都會有一部分是爺爺傳承給我的,我正在把他的愛延續。

我們都好愛奶奶也好愛爺爺,今年沒辦法陪妳一起過生日,所以一定要告訴妳,我最想對妳說的話和祝福,希望奶奶可以對生命中我們無法改變的事再看淡一些,事情有時候只是發生了,沒有好,沒有壞,也沒有辦法改變。是我們執意的愛,讓這些沒辦法改變的事物,變成自己痛苦的枷鎖。奶奶一定要開心的過生活,熱情的享受人生,我相信這是爺爺最想要的。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在,今年妳要多出來走走好不好?等我畢業後回台灣,再陪妳一起看看海,散散步。有機會的話一起去渡個假,希望奶奶在台灣一切都好,健康開心最重要!

奶奶生日快樂!!!!!

愛你的可柔2017.04.20

——琼瑶孙女的这封信贴在这儿,这封信的时间,琼瑶和继子女的分歧矛盾已经发生,最后琼瑶妥协了,男人的管子也插上了,人在医院安养。但当时网友并不知道。

有些段落我加粗了,大家可以感受下,旁观了当初所有事件的孙女,对奶奶的心结是怎么劝慰的。

第12篇,4月23日,《金鎖,銀鎖,卡啦一鎖 -- 愛在崩潰邊緣時》

2015年下半年,鑫濤的病情持續下滑。我們全家,為了想留住他的記憶,為了想製造他的快樂,已經「無所不用其極」。但是,他越來越不肯說話,對所有問題,都愛理不理,陷進虛無飄渺的世界裡。而且,他的生理時鐘也在改變,他變得非常愛睡覺,早餐後可以睡一覺,午餐後再睡一覺,如果我不叫醒他,他可以睡到吃晚餐,晚餐後他的精神略微好一點,洗個澡,他又昏昏欲睡了。本來,下午五點鐘是他精神最好的時候,現在,下午五點鐘是他精神最不好的時候。反而晚上精神較好。蔡醫生告訴我,不能讓他睡那麼多,越睡他的智力會越退化。所以我必須適時叫醒他,跟他玩各種遊戲。…………當他清醒時,我會坐在他身邊,跟他玩一個遊戲。這遊戲還是我童年時的遊戲,當中維小時,我也常常跟他玩。連平珩、平雲小時,被鑫濤帶來我家,我也跟他們玩過。這遊戲就叫「金鎖,銀鎖,卡啦一鎖!」

…………

2015年8月22日,鑫濤發燒了!白天,只有38度,……夜裡兩點鐘,……只見他兩眼發直,坐在那兒,眼神完全不聚焦。我再量體溫,38.6!體溫不算高,可是我立刻打電話把淑玲叫來……打119,送榮總急救室!…………然後,中維奔來對我說:「醫生說要插鼻胃管,要家屬簽字!否則有生命危險!」鼻胃管?我心臟狂跳,情緒紊亂。這是鑫濤千叮嚀、萬囑咐,不許幫他插的!我對淑玲說:「他有一封信,恐怕要把他兒女找來,把信帶來!」

平雲和平珩趕來了,平雲帶來了鑫濤寫給他們的那封信。我把信給陳主任看,問可以插嗎?尤其鑫濤是失智患者,現在又陷在昏迷當中,插鼻胃管有危險嗎?有後遺症嗎?插鼻胃管會痛嗎?最主要的,我想知道為什麼要插?一位醫生跑來,對我喊著說:「就是用根管子從鼻子裡插進胃裡,以後不經過嘴巴餵食,免得他嗆到,會再度感染,那就危險了!」我問什麼再度感染?現在是那兒感染?需要用鼻胃管呢?醫生不耐煩的說:「多半是肺部感染,驗血報告還沒出來!」

情勢緊張,大家都看著我。我腦中飛快的想著,……假若插了鼻胃管有後遺症,連他最後的快樂都剝奪了,生命還有什麼意義?何況這是他不要的事!我矛盾著不肯簽字,堅持先看到驗血報告再說!這時平雲對我不耐煩了,著急的說:「我爸說他病危時不要插!如果不幫他插,我要先看到病危通知書!」

病危?我驀然想起,這是我幫他改的!他的原文是「昏迷不醒」,我這才明白,葉金川是醫生,他知道不能寫「病危」!我卻糊糊塗塗自作聰明。我知道平雲、平珩對父親的愛,我沒辦法跟他們解釋,有時愛之適足以害之,我有種種顧慮不敢插!我抗拒著這鼻胃管,默然不語。這時,陳主任身邊有個身材高大的醫生接口說:「如果插管有異議,太太說了算!」急救室醫生卻對我解釋,只要把肺部感染治好了,就可以把鼻胃管拿掉,再度用嘴進食。我問對失智患者也一樣嗎?醫生卻沒把握了!我猶豫著,既然現在沒有病危,結論是再等等,等驗血報告出來再說。那時,我已經二十四小時沒有睡覺,急救室連一張可以坐的椅子都沒有。凌晨五點鐘,我力勸陳主任先回去休息。病房一時也沒著落,到早上八點,我撐不住了,淑玲勸我先回家,等到有進一步消息時再來。

我們飛快的開車趕到醫院。我一眼看到鑫濤的病床推在急救室外面等病房,他的鼻子上,赫然已經插了鼻胃管!我大吃一驚,抬頭看平珩、平雲,他們兩個對我笑笑,顯然他們簽字了!我心裡一嘆,即使我要反對也來不及了。

我以為我倒在床上就能睡著的,誰知那夜,我仍然失眠。吃了兩顆安眠藥,終於昏昏沉沉的睡著了。夢中,突然聽到鑫濤在對我喊:「救我!只有你有辦法!」我一驚而醒,滿身冷汗。看看天色,才只有濛濛亮,總不能讓淑玲也不睡,現在陪我去醫院!我勉強的躺在床上,等待曙色來臨。我躺在那兒,想著鑫濤那根鼻胃管,想著我的種種過失,我不怪平雲和平珩,但是,我明白了一件事實,鑫濤給他們的信是白寫了!到了生命關頭,他們什麼都不會遵守,他們只要父親活著!活著的品質和尊嚴都不重要,他們想不了那麼多!體會不了那麼深!

好不容易挨到八點起身……淑玲開車,因為是上班巔峰時間,我們一路塞車,趕到醫院時都十點多鐘了。進入鑫濤的病房,我赫然發現,他又被插了尿管!我快要瘋了,問是誰同意插尿管的?難道不需要家屬簽字嗎?難道沒看他給兒女的信嗎?哈達也說不清楚,鑫濤看起來更可憐了,躺在那兒,蒼白憔悴。又是鼻胃管,又是尿管,又是點滴瓶!

——去年这篇文章出来第2天我就看到了,文章写了平鑫涛的病程进展,也写了15年8月和平家子女第一次因为插管与否的分歧。当时他们双方的根本矛盾还没有爆发,因此,当时读后的想法是:琼瑶真是有魄力啊,敢这么公开表达坚决不给丈夫插管的意愿。毕竟,在目前的中国社会,这种思维比较前卫,不理解的人众多,而且,因为不理解,外人往往会把原本体现另一种价值观的想法,以最庸俗的角度去解读——狠心啊,居然这么让男人去死,见死不救……等等。许多人不愿意与传统习俗对抗,因此最后妥协了。

这里,平家子女的做法也没错,完全可以理解。他们和琼瑶的分歧是观念差异,其实没有谁对谁错。另一面说,琼瑶的感受也很真实,她想完成丈夫交待的事,她不忍心看着以前生命力旺盛的男人像如今这样虚弱不堪地躺在床上。

要说这里对平家子女的描述有什么恶意的攻击,感觉并不成立。

第13篇,4月27日,《當他將我徹底遺忘時 -- 天地萬物全化為虛有》

這想法在我腦中閃過,也就過去了!因為我根本沒有那個能力做到!何況他還有三個兒女!他們三個,在這段時期內,常常來探視鑫濤,看到鑫濤能吃能睡,非常滿意,認為當初插鼻胃管,是最明智的決定!我太累了,他們來時,我也很少再解釋鑫濤的病情,我想,他們多陪伴陪伴鑫濤就好,或者他們才能喚起鑫濤某些回憶,畢竟他們是有血緣的人!但是,他們往往停留半小時,就離開了。只有平珩,會留下來陪鑫濤吃個午餐。對於固體食物變成液體,只要營養一樣,她認為問題不大!三個兒女都很樂觀,認為父親在進步中!

第14篇,4.28 (15:49)《鼻胃管 -- 撕裂我、擊碎我的那根管子》

2016年3月1日,鑫濤再度進了榮總的急救室,在急救室,又面臨沒有病房,和他該算那一科病人的問題,於是,各種檢查又來了,抽血、驗血、照X光、腦波檢查……數不清的檢查,一面檢查一面等病房,平雲下班後趕到,接著,平珩也來了。大家在急救室外面等待,報告沒出來,病房也沒有。平雲和平珩知道沒有迫切的生命危險,就先回去了。我等到晚上,鑫濤還是那個樣子,嘴裡啊啊啊的叫著,神志不清,我的千呼萬喚,金鎖、銀鎖……全部失效。深夜,我被琇瓊拉回家去。

「核磁共振」要打顯影劑,我看著滿身針孔的鑫濤,抽血都找不到可抽的血管,顯影劑又是異物侵入,實在心痛,問是不是可以不要檢查了?就算找出原因,是不是就能治療呢?這時平珩、平雲都來了,姐弟兩人都堅持檢查,找出病因才能對症下藥。可憐的鑫濤,在3月3日早上,又被推去做「核磁共振」。當天下午,「核磁共振」的結果就出來了。劉醫生要家屬去看片子,那時,病房裡只有我、琇瓊、中維在,鑫濤的兒女都不在,我們就先去了。

…………

接著,鑫濤的三個兒女都趕來了,和劉醫生開會。我、琇瓊和中維都在現場。這是陳家和平家,兩家人很難得聚在一起的日子。劉醫生先把鑫濤的腦部片子給他的兒女看了,然後對他兒女說……平瑩三個人,沈默不語。劉醫生就繼續說……鑫濤的三個兒女很冷靜,靜靜的看片子,靜靜的看醫生,沒有一個像我這樣只會掉眼淚。劉醫生分析說……平珩開口了:「如果插了鼻胃管,對症下藥,他還會不會醒來?」劉醫生說:「我不能說他完全不會,或者有百分之一的機會也說不定!」平瑩立刻接口說:「我爸就是這個百分之一!」劉醫生怔了怔,看著鑫濤的兒女們,很誠懇的,語重心長的說:……

(原文中医生关于病情的话我删了,这里主要讨论文章中出现的平家子女片段)

我聽到這兒,眼淚又奪眶而出了,劉醫生說了我沒說出口的話。琇瓊在我身邊,一直不停的遞面紙給我。劉醫生看到平瑩、平珩、平雲三人都嚴肅的坐在那兒,幾乎沒有表情,就再度說:……平雲說:「我爸上次插了鼻胃管,才救活過來!為什麼這次不能插?」這時,我真想上去搖醒他們三個,我真想大聲喊:「平瑩!平珩!平雲!醒過來吧!上次就是錯誤的,只是我沒有讓你們面對,我一個人承擔了!假若你們真的照顧過他三天,不要三天,四十八小時,或者是二十四小時,就會知道他的生命在大中風前,就多麼破碎不堪了!沒有人願意這樣活著!你們放了他吧!放了他吧!」可是,我沒有說出口。

這時,平瑩決定了,說:「我們覺得應該要插鼻胃管,給他時間,等待奇蹟!我爸會好的!」劉醫生第一次帶著啼笑皆非的神情說:「我是醫生,如果你們要的是奇蹟,那個不在我的範圍之內!這次談話到此為止,等到轉到腦神經科,你們再來決定要不要插鼻胃管吧!」……

劉醫生的協調破裂,那天,我們陳家和平家的人,都在病房裡,哈達在一邊照顧鑫濤。我心力交瘁的看著他們三個,忍不住問平瑩:「你說你爸還會好,是什麼意思?『好』代表什麼?大中風以前嗎?那個重度失智的時期嗎?還是會好到可以說話,可以走路的時期?還是好到害失智症以前?什麼病都沒有的時候?」平瑩說:「我爸生命力很強,只要插上鼻胃管,他就會越來越好!」平珩對我說:「對!只要插了鼻胃管,我爸就會好,妳為什麼不向前看呢?」向前看?我快要大叫出來了!鑫濤已經快要九十歲,病成這樣,向前看還能看到什麼?難道他們不知道有生就有死嗎?難道他們真要讓父親變成「臥床老人」嗎?我心裡在狂叫,卻拚命按捺了自己。我已經努力了五十年,我不要三個兒女恨我!

儘管心裡在狂叫,我卻聽到自己軟弱的說:「你爸爸有三個醫生,你們剛剛跟劉醫生談過了,不妨也和蔡佳芬醫生和腦神經內科的許立奇醫生去談談!」平珩說:「我們就是不會和醫生談!」平雲最沈默,一直用不以為然的眼光看著我。我突然發現,我成了他們三個的敵人!我知道他們愛爸爸,難道我不愛嗎?我壓抑已久的情緒,像火山口那樣噴發了!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爆發的對他們三個嚷著說:……

我就這樣哭著衝出了那間病房,在琇瓊、中維、淑玲的陪伴下,回到可園。我一個人走進我和鑫濤的小天地,站在房裡好半天,動也不動。20步外那張床,那張我用很高的價錢買來的床,我知道,再也等不到它的男主人了!這個小小的兩人世界,終於只剩下我一個!在那一瞬間,我明白,我失去了鑫濤,也失去了他的兒女!因為那根他媽的鼻胃管!

——这篇文章后来成为平家子女激烈反应的导火线,平云的公开信中暗暗指责琼瑶“不惜动用三字经开骂”,但是,这里的三字经,说的是鼻胃管,不是说他们姐弟3个啊!“我失去了鑫濤,也失去了他的兒女!”,这是遗憾无奈吧。

第14篇,4月30日,《背叛 -- 別了!我生命中最摯愛的人》

2016年3月4日鑫濤在高齡科已住了幾天,接著他轉到了腦神經內科,又換了病房,主治醫師是許立奇醫生。……我知道,鑫濤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但是,他的兒女並不願意接受這事實!我看向鑫濤,走過去握住他的手,深深的凝視他。我低聲的、喃喃的說:「鑫濤,你為什麼不能說服你的兒女,為什麼把我弄到如此左右為難的地步?為什麼把你自己陷進這個僵局?你即使不在乎自己,也不心痛我嗎?」

那些針頭好像都插進我的皮膚裡,可能我比他更痛!三個兒女,就用充滿敵意的眼光看著我,說:「如果插了鼻胃管,就不會讓爸爸吃這麼多苦,藥可以從鼻胃管裡灌進去!」我不能背叛鑫濤,我必須勇敢,我必須堅持!我說:……我知道你們愛你們的爸爸,我知道你們捨不得,可是,『孝順』兩個字裡,不是包括了『順』字嗎?讓他這樣離開,我會很痛很痛,可是,讓他加工活著,變成臥床老人,我會對他歉疚終身!請你們為他想想吧!」

他的三個兒女,對於我的話,完全聽不進去。平珩開始對我說:「病危!病危!他現在沒有病危!」聲音溫和,語氣裡已充滿威脅。……我知道,這是兩種愛的拔河。他們的愛,是只要爸爸活著,等待奇蹟降臨!我是深知沒有奇蹟,不忍把鑫濤陷進『生不如死』的絕境裡!這兩種愛,註定是平行線,註定無法交集!他們的愛沒錯,就是缺乏對醫學的知識!而我的愛,包涵了太多我對鑫濤的瞭解和壯士斷腕的痛!今天,我不幫他做主,沒人能幫他做主!我是他唯一的救星,他知道兒女不可靠,卻百分之百,千分之千,萬分之萬的相信我!

凌晨一點多,我還發了一封簡訊給平珩,我寫著:「你爸是個強人,充滿生命鬥志的人,他並不怕死,卻怕陷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地……為他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吧!真正愛他,請不要讓他陷進他最怕的境地!」這封信連回音都沒有。

2016年3月5日(周六)晚間十一點多,平瑩忽然打電話給我,聲音非常輕快的嚷著說:「妳快打電話給侯文詠,我剛剛跟他一起吃飯,把爸的情況告訴他了,他說爸會恢復的!核磁共振片子顯示的,不像醫生說的那樣嚴重,你打了電話就明白了!」我一驚,這才想起平瑩每個周六都和一些社會名流吃飯打牌,我問:「侯文詠知道你爸是重度失智症患者嗎?知道這兩年來,你爸送急診的次數和每次的情形嗎?」平瑩笑著說:「那些來不及說!總之,你打給他就不會糾結插管的事了!」侯文詠,他曾是個麻醉科醫生,現在是皇冠的作家之一,也曾是我的「家庭醫生顧問」,碰到鑫濤有些疑難雜症時,我就會先打電話給他諮詢一下。可是,自從鑫濤失智,平家又認為不宜張揚,我就再也沒有和候文詠連繫過。

這時已是午夜,我仍然打了電話給侯文詠……現在,那個為我遮風擋雨的鑫濤,已經倒下。我如果堅持不插管,他的兒女會恨死我,整個社會也會批判我。何況,人,到底應不應該有「善終權」,在醫療界還有爭執!此時的我,忽然變得非常脆弱,和他的三個兒女為敵,我不願意!和整個社會為敵,我沒能力!我想,如果插管,最起碼,鑫濤的三個兒女會很高興吧!他們可以慢慢的等奇蹟了!他們或者不會再恨我了吧!

那夜,我又是一個無眠的長夜,我想了很多很多,思想零亂而雜沓,穿越在我們相遇後的五十幾年中。最後,我的思想集中了!我想,三個孩子立場一致,如此堅定,可見他們對鑫濤的愛有多麼強烈!我,是不是有權利剝奪孩子們對父親的愛呢?如果我執意不插管,會不會造成三個兒女心頭永遠的痛?易地而處,我是不是也想給父親一個機會?我動搖了!天亮時,我再發了簡訊給平珩,我寫著:「現在我知道你們的意思,愛有很多種,我相信你們也是愛爸爸,我含淚投降了!不過,你們三兄妹要在場,既然要插,越快越好!」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們陳家的人到齊,鑫濤的三個兒女也都來了。明知星期天主治醫生和住院醫生都不在,我卻很怕我會後悔,又不肯插了!依然決定立刻幫鑫濤插管。

我看向鑫濤的三個兒女,他們個個臉上綻放著笑容。我走到床邊,低頭看鑫濤,忽然,我覺得我和鑫濤之間,那漫長的五十多年,始終有條繫得緊緊的線,讓我們分不開,也逃不掉,現在,這條線已經不見了!

——平鑫涛的管子最终还是插上了。这篇文章中,琼瑶写了很多平家儿女的语言行为,写了自己和他们的意见分歧,但是,这种对矛盾的描述,不是恶意的,也不是仇恨的,只是无奈,最后是理解。她写自己从想要坚持到最后妥协的心路转变,提到给平家二女儿发了2条短信。

后来平云公开对一些问题提出反驳,说很多事实不是琼瑶说得那样。无法求证的事情,外人谁也不知道到底谁说得更准确,双方人各执一词提到的医生中,没有任何人正面回应过问题。比如侯文咏,对媒体的回应是:“这事我非当事人,医疗问题不便公开发言,谢谢询问。”

其他细节说不清,但2则短信很容易求证。对于短信,平云没有提及,那么,应该是有的。

短信中琼瑶的语气用词完全没有恶意吧,也不是咄咄逼人,反而蛮通情达理的,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平云会那么大反应。当然,现在大家知道了:对琼瑶的怨念,平云几十年一直在心里没有消散过。

怨念可以的,也能理解,但一边拿着继母那么多钱,一边又怨念,这个就是无耻。如果真的深爱亲妈不肯原谅继母,那就别拿钱。

2017年5月1日深夜,平云用自己女儿的facebook账号,发了给琼瑶的公开信。在平云的正文之前,平云女儿也写了一段话——

平鑫涛孙女脸书全文:

现实终究不是戏,没有这么多的算计,只有不同的立场,这才是真相。

由于最近琼瑶在脸书上一系列严重偏离事实的贴文,我爷爷的病情变成了连载故事,引起了诸多关注讨论。身为家族的第三代,很多事我们无法代替辩驳,但也一直鼓励从头到尾见证一切的爸爸出来说句公道话,不只是表明家属的心情立场,也还原现场的真实状况。

我爸爸一向注重隐私,基于对爷爷的敬重,多年来对于琼瑶女士一直以礼相待。为了顾全爷爷,更一再隐忍许多莫须有的指控。但事态演变至此,已经到了我们不得不站出来澄清事实的时候。

以下是爸爸写给琼瑶的公开信,没有华美的词藻,没有戏剧化的台词,没有激烈的情绪,只有身为人子最深的哀痛与不舍。

(希望大家可以花一点时间看完这些文字,如果可以的话,帮忙分享出去,让更多的人听见不一样的声音,而不只是琼瑶女士的一面之词)

——作为琼瑶的继孙女,不管内心认不认,法律上这层关系成立。以这样的称呼来指称祖母,就算是“继”的,也令人诧异,缺乏最基本的教养和尊重。开篇几句话,火药味就很浓。

对比前面琼瑶孙女对长辈的言辞用语,再看看平云女儿,2个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在公众面前的亮相,高下立见。

女儿开场后,爸爸平云出场了——

《一封沉重的公开信》

“琼瑶阿姨:

自从3月12日您发表写给中维、锈琼的公开信后,这一个半月来一路看您的发文,心情也从一开始的体谅与理解,逐渐转变成心痛与不解。尽管您在文章中所述有许多地方跟事实有所出入,基于我们对于父亲的尊重,一直隐忍至今。但看了您4月28日的发文甚至不惜动用三字经开骂,考虑良久,觉得还是需要代表我们三个子女表达一下我们的立场。”

——琼瑶的开骂,是指在脸书中写了一句“那根他媽的鼻胃管”。最初看到这句话,完全没联想到这是在骂平家子女,只是一种强烈情绪的发泄。人在伤心愤怒时,或者极度喜悦兴奋时,都可能爆点粗口。之前琼瑶在脸书发帖,也不是深思熟虑反复推敲之后的行为,个人理解她一来是个人情绪需要疏导,文字是她最擅长的表达方式;二来因为跟继子女发生观念分歧,她需要一些网络舆论的支持。琼瑶4月28日发文,平家子女看到,5月1号深夜就发文反击,2号白天已经是铺天盖地的新闻。长长的一封公开信,算上拟腹稿打字以及修改的时间,所谓的“考虑良久”,只是短短2天。2天很久吗?

另外,平云说看着琼瑶1个半月来的发文,心情最后是心痛与不解,并且说“出于对父亲的尊重,一直隐忍至今。”这里也是令人费解:既然心痛和不解,按常规说,家庭内部之间,不是应该先相互沟通吗?一般操作流程总是先沟通,分歧太大沟通不成,再考虑进一步行动。但根据目前信息看,平家子女并没有跟继母积极善意的沟通过。

"您要表达您对安乐死的支持,我们一向尊重。您要追忆过往跟父亲的恩爱,我们没有意见。您要借由贬损、丑化我们来凸显您照顾父亲的伟大,我们概括承受。但我们不能接受的是,父亲的病情被炒作成有如本土连续剧般的八卦题材。”

——平云这个理解也很奇怪,琼瑶写自身经历并不是这一个半月才有,将近20年前就有了。她现在写男人的病情引发的舆论关注,在3月12日之后,到5月2号之前,大家都在讨论关于如何面对死亡的社会话题,怎么是本土连续剧般的8卦题材?倒是平云这封信一出,真的变成大家讨论8卦了——他们家几十年前的8卦。

“看到一群并不清楚事情来龙去脉真相的网友跟着批评、指责,让我深深有一种荒谬的感觉。他们讲的不是什么陌生人,而是我们的父亲啊!当这些事不关己的网友在拼命按赞、分享之际,他们也彷彿在责备我们:“怎么不早点让我们的父亲去死,要让琼瑶受这种苦?”这原本是我们的家务事,却被迫将父亲的生命送上公审的祭台(而且大家都告诉我们应该判父亲死刑),对身为子女的我们来说,这是一件多么残忍又令人感到心痛的事!”

——平云这句是判断句吗?“大家”指的是谁?网友?哪些网友这么说了?要么有截图,否则就是平云夸张了,哪个网友这么缺心眼会直接对子女说“你爸爸该判死刑”?哪怕赞成尊严死善终权的正常人也不会那样讲话的。更不要说“大家”这个规模了。

“您一直念兹在兹插鼻胃管的事,但其实真正的重点始终不在于究竟要不要插鼻胃管这件事,而是我们跟您对于父亲值不值得继续活下去的认知不同。父亲的遗嘱写得很清楚(跟是不是出自您打的字没有关系,我们也有当面向父亲确认父亲的意愿):“当我病危的时候,请你们不要把我送进加护病房。我不要任何管子和医疗器具来维持我的生命。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护病房裡。所以,无论是气切、电击、插管、鼻胃管、导尿管。。。。。。通通不要,让我走得清清爽爽。”开宗明义的前提就是‘当我病危的时候’,但问题是所有医生自始至终从来都没有判定过父亲病危或陷入重度昏迷,他只是失智而已。”

——某文学编辑曾告诉我,用了句号就是结束一个意思,句号之后说的是另一件事。按这样的思路,平云是否在狡辩?因为遗嘱明确提到了鼻胃管和其他各种管,也明确说了“通通不要”。而且,琼瑶的文章里,遗嘱中关于这一段是分为一,二,两点……不过,遗嘱网友没见过,无法评价。

反正结果就是因为对这句话的理解各异,导致琼瑶和平家子女的严重分歧。

平云有句话说对的,鼻胃管只是具体细节,矛盾的重点是双方对死亡的理解和看法不同。这个问题目前全社会无正确答案,各方都有拥护者支持者以及实践者。前几天百度李彦宏上电视节目,就说他自己也是遵循父亲的意愿,在父亲昏迷时放弃了使用医疗器具。

如果平家子女和继母的矛盾仅仅在这个层面,完全没问题,打个比方说,这算人民内部矛盾,无论哪方做出哪种决定,其实都有道理,都说得通。平家子女如果觉得继母的叙述有不实之处,可以跟继母好好沟通,删了帖子或修改某些文字都可以。但平家子女的举动非常令人意外,直接提高矛盾级别,用词用语非常严重——

“您真正一直无法接受的其实是父亲‘失智’这件事。对于您来说,父亲得了失智症,不再记得您,无法对您说爱,就是‘没有灵魂的肉体’,就不值得活下去,不如去安乐死。”

——平云作为继子,作为大型文化集团的掌门人,作为在社会上有身份有地位的成功人士,作为几段话之前还在说尊重继母对于安乐死的支持态度,这几句话实在诛心!这些话戳心筋的,这个指责和定性,很严重。

平云是男人,是子女,是晚辈,这么对一位为他们家做出过重大贡献的老人,继母,长辈,以我个人的价值观说,非常不应该。作为晚辈,跟继母意见分歧后,没见什么有效的沟通行为,考虑了2天,直接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发出这种指责,非常不恰当。这完全不是解释真相或善意沟通的态度,尤其是,写这些文字时,平鑫涛早就已经按照子女的意愿继续活着。继母并没有坚持自己的主张,事实上实行了他们的意见和治疗方案,他们有必要说这样的话吗?

80岁的老太太,人之常情,原本就会唠叨,这是自然规律,琼瑶个人风格更是善于抒情,铺陈迭起看着比较夸张,但她已经随了你们的意,事后因为觉得难过无奈,在网上发点帖子,并没有越界之处。琼瑶给平家女儿发了2则短信,里面的语气完全不是指责,反而很诚恳,平云没有就这2条短信提出异议,可见是真的。因此,琼瑶贴文中虽然出现了跟平家子女的分歧,但也仅仅是描述。但平云的这句话,过线了。

媒体很会找重点,平云这封公开信中,那些你这么说我这么说的具体细节没人关心,这句话却被重点引用,出现在一次次的新闻稿中。平云说不能接受父亲的病情被当成“本土连续剧般的八卦题材”广泛传播,觉得“深深有一种荒谬的感觉”。那么,后来舆情发酵至此,到底谁的举动对8卦题材的传播“贡献”更大?——我认为是平云。这封公开信之前,就算琼瑶脸书中写了些某些人看不惯的排比句,回顾了跟男人的恩爱,但她的风格一辈子如此,大家都习惯了,媒体的反应并没有因此联想太多,直到平云公开信一出,情况就变了,变成实打实的本土连续剧8卦题材——4,50年前的情感纠葛,可以写好几个连续剧了。

“还记得您在完全未跟我们商量的情形下,就自行将父亲从荣总转到XX医院时对我们说:‘对我来说,你们的父亲已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从今以后请你们自己照顾,我要去过我自己的生活了。’既然如此,就请将父亲还给我们吧,这是我们最沉痛的请求。”

——这句话让琼瑶很伤心,也坚决否认。琼瑶的语言风格大家都见多了,与这句话有差异。平云直接加引号表示这是继母说的,加上之前的诛心判断,给人的感觉很不好。没有直接录音或平家子女除外的第三方作证,要较真的话,这又是一个无法确证的细节。但以常情常理说,个人不相信琼瑶会那么说话。

“最后,为了避免继续造成误会下去,请容我针对父亲最后两次住进荣总的事实做一些澄清(我都是当事人,人都在现场,应该也有资格说这些话)。”

…………

——省略部分是几大段关于2015年8月那天情况的描述,和琼瑶的说法有出入,但也没有证据表明平云说的就是真的。老实说,平云这么细枝末节地试图向广大网友还原那天情形,策略上就错了。

那些细节,告诉网友又如何?怎么向网友证明你说的是对的?要么录影,要么录音,要么第三方旁证,但通通没有,所以,平云说了半天,打了大段大段的文字,网友还是无从判断真假对错。

反而平云的行为让人觉得他思路不行,起码在5月1日那个深夜,他肯定脑子进水了。成功男人啊,皇冠文化集团的掌门人,居然写这些零碎的细节,1年多之前发生的事,他也没说自己有详尽写日记的习惯,那么,他怎么保证他对当日的回忆都是对的?50多岁的人,能完全准确回忆自己400多天前的某一日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我当天待到下午一点多,看父亲的情况稳定了,就先离开医院回公司上班,平珩则待到更晚。想不到等到您下午4点回到医院,看到父亲插了鼻胃管就勃然大怒,指责我们背着您偷偷插管。我之后两度想要跟您解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被您打断,完全不由分说,最后更写成4月23日的贴文,其中所述的时间和事情经过与事实有极多出入,令人遗憾。”

——这一次鼻胃管之争,是2015年8月发生的,离琼瑶2016年4月23日写成贴文,中间有大约1年8个月,20个月的时间,足够长。如果平云真的想要沟通,20个月时间,他有足够的时间沟通。他说自己2度试图沟通解释,具体如何说的?其他场景的细节,对话,动作,他写了很多,这里怎么没有?

“至于父亲这次长期住院,起因并非突发性的发烧,而是另一位印尼看护安妮照顾不周让父亲摔倒,脑部受到撞击引发中风。看了您的文章更感到十分讶异,虽说人生如戏,但那些戏剧化的“情节”和“对白”究竟是怎么来的(连我也成了“演员”之一)?我没有如您小说家、编剧家的文笔,只能就事实做一点澄清:……”(后面是大段的场景还原,省略。因为从去年5月2号到现在,一年多了,也没有证据能证明这些就是对的)

“至于插鼻胃管的决定,则是几天以后的事。……我们并询问了一些医生朋友的意见,最后才做成这个决定。这当然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跟您的沟通更是困难。对您来说,您认为父亲应该死;对我们来说,我们选择了让父亲活下去。但如果您说一个人没有权利决定另一个人该如何生、如何死,那么岂不更没有权利决定另一个人该不该生、该不该死?这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我们和您只是做了不同的选择,不是罪大恶极。”

——这个用词也非常令人诧异,琼瑶什么时候觉得平家子女的选择罪大恶极?伤心自己的主张不被人理解支持,跟指责对方罪大恶极,是2个完全不同程度的概念。其他细节各说各的,都是事后的描述,外人完全无从判断,但当初现场发生的,琼瑶给平家女儿的2条短信,总是真的吧,里面有指责继子女的决定罪大恶极的意思?在这里,平云再一次挑起事端。

“事实上,父亲在插了鼻胃管后也并没有如您所说的一睡不醒。父亲顺利恢复意识,有一段时间还能做简单的应答和数数,您每次总要追问父亲爱不爱您,他也都会回答。但他的持续退化是必然的,我们都有心理准备,也都可以接受,我们从来没有企求父亲要回到以前的样子。没有人会期望看到自己的父亲卧病在床,这一年多来,两头奔忙、心力交瘁的并不是只有您一个人而已。但即使现在要我再做一次相同的抉择,我还是会做同样的决定,我并不后悔。”

——平鑫涛在安养医院,平云并没有亲自照顾,他也不是密集探望,“两头奔忙心力交瘁”从何说起?很多人说琼瑶夸张,但起码她写了细节,那些照顾病患的细节,如果身边有人发生过类似事情,就会知道,写得很真实,也许情绪抒发上琼瑶外向奔放,但照顾的事实确实存在。而平云没有。

“您和父亲感情的事,外人无从置喙,但身为子女,我们从来不曾忘记当年发生过的种种事情以及自己母亲所受到的委屈与痛苦。如果一段爱情是建立在伤害另一个人、建立在另一个女人的牺牲上,那么这样的爱情无论如何并不伟大,也不值得拿来歌颂炫耀。”

——琼瑶写自己和平鑫涛的情感经历,89年就写了,20多年了,男人自己也写了和琼瑶的恩爱,10多年了,如果平家子女对此定义为“歌颂炫耀”,为什么20多年前,10多年前不发声,却到这时来发声?尤其是,如果从来不曾忘记当年的种种事情,那么,爸爸的回忆录中对原配完全省略,一个字都没提到,子女就该抗议啊,就该让爸爸要么修改,要么书籍停发。比如洪晃做的那样,亲妈写书,亲爹发文驳斥,女儿不愿看到妈妈难堪,不愿自己爸妈如此公开互撕,就请求亲爹不要继续了。亲爹体谅女儿感受,就此打住。后来等到女方去世,男人才出书写那一段往事。平家子女希望维护母亲的想法和愿望没有错,但为什么,那么多年的岁月里,他们完全没举动,却到等到现在来指责?

尤其是,一边怨恨着继母,一边又几十年拿着继母的钱!

“我们一直难以理解您这一连串发文的目的,除了为了出书,所求为何?”

——这个也很令人不解,看上去平家子女不赞成继母出书,但琼瑶一生的工作就是写书,之前出了那么多,怎么没反对?如果说为了保护爸爸的隐私,爸爸自己的回忆录也出了啊,他们爷爷简单粗暴的性格和行为,爸爸自己都毫不避讳,早年的贫穷艰难,也完全不回避,那么晚年的生病,不觉得有什么更隐私之处,生病不坍台,更无关人品,之前已经说了那么多,为什么这儿就不能说呢?

“原本可以引起社会大众对于长照议题的正面讨论,可惜最后却流于个人情绪的负面发泄。”

——琼瑶的脸书贴文是有发泄情绪的成分,但是否“负面”,见仁见智。最起码,像平云那么诛心的话是没有。到底谁的“负面”更多?

“父亲50年来对您的照顾总是尽心尽力、无微不至,我们很感谢这一年多来您反过来对父亲的照顾,”

——这里的绵里藏针实在没必要,一个大男人,跟80岁老太太耍这种小心机,真的挺没意思,琼瑶对丈夫的照顾只有1年多?为什么社会公认到了晚年,是女方照顾男人比较多?平鑫涛去年90岁,失智是个渐进的发病过程,难道继母只照顾了爸爸一年多?按琼瑶说法,从2002年到2016年,是14年多。

既然说父亲照顾继母50年尽心尽力无微不至,那么如今这么好的男人意识丧失了,行动能力没有了,继母因而伤心感慨,发点跟老伴的恩爱情节,怎么就被认为是“歌颂炫耀”?网友觉得是恩爱夫妻的悲伤无奈追忆美好,平家子女理解为“负面发泄”。

“但比起台湾百分之六十多长照家庭必须完全靠亲人自己照料的辛苦,您有1个秘书、2个看护、1个佣人可以使唤,您有儿孙,父亲也有自己的子女,您并非孤立无援‘

——平云这个说法又是……唉,让人无语。琼瑶发脸书是抱怨自己照顾病人辛苦吗?我的理解是琼瑶伤心悲哀无奈等等精神上的东西更多,因为往日那么多美好回忆,对照现实男人的渐渐丧失意识和记忆,清醒的一方才心痛到需要抒发情绪。而且,虽然有家政人员和看护,家中的一些照顾陪伴,反复进出医院的跑来跑去,琼瑶也都一起做的,对于80岁的老人来说,体力上确实是很大压力。再加上精神和情绪因素,远非平云说的那么轻描淡写。

”我们也很感谢虽然非亲非故,但一年多来放弃休假、真正24小时一直在病房里陪伴、照料父亲的印尼看护。我们十分愿意照顾自己的父亲(但之前平莹提议说要把父亲接回她家照顾,您却马上一口回绝)“

——这种小心机完全没必要,真的,正值盛年的大男人,台湾知名文化集团的大老板,社会上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以这么小的,还无法确认是否真实的细节来怼继母,实在令人无语。这封信是17年5月初,现在是18年7月初,1年多,14个月过去了,平鑫涛在哪里?在安养医院,并没有在平莹家。这封信后子女与继母彻底搞僵,琼瑶表示把爸爸还给他们,那么显然不会再回绝子女想要接爸爸回家照顾的心意,怎么还是一直在医院?怎么没有被接到女儿家?

”我们也很乐意见到您放下心中的重担,出去散散心,筹备新戏、写新的小说,更衷心希望,关于这件“家务事”的纷纷扰扰,能够到此为止。“

——事实上,这场家务事的纷扰,不仅没有到此为止,反而因为平云的这封信,扭转了走向,生生变成本土8卦连续剧。而且,平云在说完这句希望到此为止的话后,自己也没有到此为止,一年后,出版亲妈的回忆录,为8卦连续剧再添重要篇章。

去年那场纷扰,我是全程围观的,从3月跟到下半年琼瑶《雪花飘落》出版。有时,现场看跟事后补课,心情感观会有差异。最明显的例子:足球赛看直播和得知结果比分后看录像,情绪肯定完全不同。

当初一路看琼瑶的贴文,看到她描述跟继子女的分歧矛盾,觉得非常正常,也可以理解。毕竟,前卫的生死观念一下子无法在中国普及,不可能人人都认可接受。而且,很多子女也许内心是赞同的,但又顾虑真那么做了,会受到舆论谴责,所以还是选择保守做法,总归不出错。

琼瑶对事情的描述仅仅在于事情本身,但平云的反应非常出乎意料,公开信中的言辞,很多越线了!而且,跳出鼻胃管的问题,又重提40多年前父亲和母亲的情感纠葛。

——这就是我认为平云先挑事的原因。哪怕他觉得琼瑶有些说法与事实不符,也不该以这种方式来激烈回应。平云和琼瑶不是毫不相干的个体,他们之间有很多差异,有很多紧密的不可否认的社会关系。

1),平云是男人,琼瑶是女人。

文明社会的通则,男人对女人要在一定程度上保持风度和谦让;

2),平云是57岁的盛年,琼瑶是80岁的老人。

文明社会的通则,要对老人在一定程度上优先保持宽容和体谅;

3),平云是继子,是晚辈,琼瑶是继母,是长辈。

中国传统价值观,晚辈对长辈要有基本的顺从和尊重;

4),平云是出版社社长,琼瑶是畅销作家,之前几十年,平云得到了琼瑶上亿的无偿版税收益,其中不包括出版社因为琼瑶得到的本该得到的利益。换句话说,因为琼瑶,平云赚了2笔钱。

那么,对于这样的重点客户,是不是该有稍许多一点的气量和大度?

基于以上4项关系,就算觉得琼瑶脸书的文字有些不妥,或者不对,如果真的有诚意解决问题,不应该是平云这样的表现。他原本有足够多的方式,可以让问题解决得圆满,或者体面。可惜,他选了最糟糕的一种:像个炸毛的刺猬,刺懵了继母,也暴露了自己真正的心意。反正爸爸已经不可能清醒了,他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发泄不满了。

——对继母有怨恨可以理解,但一边拿钱一边怨恨,在爸爸面前几十年演戏,爸爸还没真的走呢,就主动跟继母反目……平云的行为,无情无义,无耻无聊,如果真的想报仇,那就用自己的实力,而不是这样抓到个机会就找茬。

社会上有点身份的成功男人,行为不能这么肆意,哪怕你的确心里恨得不行,也要把事情做圆了,不能让人有这么多槽点。原配子女向继母方报仇,做得最体面的,是乔冠华的儿子,当初继母把他和妹妹赶出了爸爸家,几十年后,他任职的部门以官方的名义收回了爸爸和继母的住房。

如果平云有能力,就合理合法地用商业手段,去收购继母的公司,或者在爸爸清醒时,说服爸爸立下遗嘱把财产都给自己,而不是一看到爸爸不会再清醒了,就上网跟80岁老太太去计较理论那些细枝末节。大男人跟个老太太计较,之前还拿了老太太那么多钱的,纵观民国以来一百多年,哪个有头有脸的男人做事这么不靠谱?

相比平云的激烈举动,侯文咏的回应就很得体:“这事我非当事人,医疗问题不便公开发言,谢谢询问。”

——这么一说,各方面子都顾及了,同时表明了自己立场,很聪明的姿态。

原本只是80岁老太太在怀念追忆老伴,因为老太太有粉丝,大家就聚在一起唠唠嗑,老太太由自身经历,呼吁社会重视尊严死等议题,总归是积极有意义的。

老太太说了一个多月,媒体没去找平家子女的茬,也没联想到40多年前的恩怨,因为他们双方40年来对外形象都是保持关系良好。结果,平云主动撕开了这层遮羞的面纱,把双方不可调和的矛盾公布与众。

整件事情看,明显平云不应该啊。尤其是,他拿了继母那么多钱呢,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

为琼瑶感叹一下,终究还是为了爱情相信了男人,放弃了自己那么多收益。但是,男人连自己的儿女都没搞定,同为女性,为琼瑶感到不值。那么有才华有天赋,好好找个男人不行啊,要牺牲那么多利益,背负那么多骂名,最后还惹来一肚子气。

有人说,树叶是不是离开树,风是没资格发言的。那么同理,树叶要不要离开,关风什么事?树自己留不住树叶,干嘛去怪风不好?自己跛脚怪戏台搭得不平,自己便秘怪地球引力不够……世界果然很多元化。

平家二女儿大概跟继母关系稍微好点,看琼瑶写的,她会留在可园陪爸爸吃顿饭,琼瑶的短信也是发给她。今年5月,《往事浮光》出版后,二女儿接受电视台采访,谈到父母的婚姻,坦言爸爸和妈妈的确有性格不和的地方,因此让爸爸有了出轨的心思。

琼瑶脸书下的留言是否有删除不知道,这几天去看,仍然能看到很多negative comments,有些用词很难听,日期都是去年4月或5月初的,如果要删,为什么又留着那些?

其实,素不相识的网友在网上站谁不重要,上网是因为有闲,关了电脑,大家都各自面对自己的生活,肯定离琼瑶平云都很遥远。之所以愿意为琼瑶说几句,是因为这个社会对成功女性原本就苛刻很多(大家纷纷追着琼瑶40年前的往事责难,平鑫涛怎么就没那么多人骂?整件事他才是最错的那个好吧,同样的事情,余秋雨怎么就没人说?显然男女不平等),而有成就有才华的,自强自立的女性,又那么少,好不容易出现一位,不仅温暖抚慰了无数人的青春,还带给很多人童年少年的欢乐。我个人原意多一点宽容和理解,多一点善意的体谅。事业成功的女性本来就不多,事业辉煌的女性则更少,稀缺资源,总是该保护的。

十多天前才去看琼瑶小说补课的,跟很多年前青春期看琼瑶小说,体会感受会很不相同。15岁,35岁,65岁看《红楼梦》,肯定滋味各异,琼瑶小说也一样。为什么外婆的家常菜在记忆中最好吃,妈妈的怀抱最温暖,不单单是一道菜一个拥抱,还有岁月堆积起来的时间厚度和追忆往昔的情感温度,那些年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有些网友自己也是编辑,任职的公司规模也不小,算圈内人士。请这些网友找找业内渠道,联络下平云,告诉他:大陆读者有人对他母亲的绘画奖项有质疑,认为是野鸡奖,非常有损他母亲的对外形象,希望他能多公开一些那2个绘画奖的细节,为什么原本算是他母亲个人成就最高光的艺术奖,却在全书正文中只字未提?

之前有人说,觉得林婉珍对得起任何人。其他人不说,林婉珍第一个对不起的,是她后夫王子平。顶着王太太的头衔出书怀念40年前的前夫,撕怼前夫的现任太太,王先生的脸面何存?王先生总是好好的养了她几十年,对她也算不错了,她就是这么让原本低调的男人被围观群众议论,这才是荒谬好吧!平云在愤恨着继母的那么多年中,有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有个继父?

王家子女算很厚道了,否则,完全可以去脸书发文:“我的极品继母林婉珍和她的极品儿子”

《往事浮光》出版前,多年来网络流传着一则消息

现在大家知道了,皇冠杂志社的创办资金,跟林婉珍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皇冠后来逐渐朝向中国大陆、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发展出版事业,是1990年以后的事。那时候,林婉珍和平鑫涛离婚十多年了,皇冠杂志社跟林婉珍毫无关系。

想要同情林婉珍可以,但也不能散布虚假消息啊

这种40多年前的情感纠葛,又不是首次披露,实在不知道平云把年迈的妈妈拉出来算什么?真的有担当,别让高龄的母亲再次被人议论,自己去跟继母,去跟继母的儿子,商战去,打赢了才是真本事,打输了就大方承认,别什么都扯上父母辈半个世纪前的恩怨,40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柏林墙31年就倒了,那么惨烈的战争对立,30年不到也恢复邦交互派大使了,你们家当年这点破事儿,值得说那么多年吗?继母也许对不起你亲妈,但肯定对得起你。一个大男人,消停点吧,别总利用女人来博同情,也别几十年拿了女人巨额的钱却还要一朝翻脸——太没品!

4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往事浮光的更多书评

推荐往事浮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