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孔雀

vyan
2018-07-08 23:34:02

并非书评,只是一些随手的记录。

第一部分 丑陋的孔雀——人体审美的社会生物学

第一章 没有定义的「美」——比较的方法

比较才能有鉴别。

人由动物进化而来→我们可以从这些变态中发现自己的影子,虽然这可能只是支离破碎的投影→不过,运用微积分的知识来比喻,我们之间的极限点和极限区间是相等的

本书目的为教会读者发现这些对等的极限点和极限区间,并对其进行合理外延,以期发现人和动物行为的共同性,进而说明人的审美的客观性和主观性。

第二章 生物学的悲哀——走出死胡同

现代生物学的高技术既令人瞠目,又让人悲哀,悲哀之处在于它无法让我们说明动物的行为,无法让我们解释自身的行为。

讨论审美的生物学起源与发展,是本书的根本意图。

第三章 丑陋的孔雀——残疾的美

雄孔雀的尾巴加长到一定程度,对自身的行动能力反而产生阻碍。在这时,审美已由实用转入欺骗、夸张的轨道。雌孔雀大部分根本无法意识到这一点,她们所在意的只是比过其他雌孔雀(大部分雌孔雀所关心的第一要务是将基因传递下去,暂时无力进行更多思考)。或许会有雌孔雀意识到这一点,但她不敢也无力来对抗这种已成形的文化潮流。如此继续下去,雄孔雀的尾巴只能越来越长。

第四章 女性美(一):脂肪的存积——欺骗与夸张

• 女性脂肪的分配(女性的体形美)→与孔雀尾巴类似,已脱离实用性,进入欺骗与夸张

• 女性的通奸原欲(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男性嫉妒心的起源→女性延长乳房下垂时间

• 赌博是男性之本性,它直接起源于男人生殖利益的不确定性(男性总是寻求与尽可能多女性交配的机会,当然,他们也无法完全确定自己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

第五章 女性美(二):容貌与形体——虚荣与务实之间

审美的发展历程:

实用功能Ⅰ(原初的实用之处)→欺骗→夸张→残疾→审美→实用功能Ⅱ(吸引更优秀的异性)→进一步的夸张→现时的审美

雄体之间的斗争策略虽已发生本质变化,但对雌体的选择指标则几乎一成不变,即雌体繁育后代的潜力。乳房的进化是男人选择女性哺乳能力的夸张,臀部的脂肪存积是妊娠与分娩能力的骗局。

实用功能Ⅱ与实用功能Ⅰ具有一致性。

一个例子:

某市民在地铁中见到某外地民工因一件小事遭众人围攻,而后在当地晚报撰文,言称自己讨厌民工,但反对打人,因为那是「不文明」的。

第六章 男性美(一):男以强为贵——攻击与力量的夸张

和其他兽类一样,男性亦有一些用于炫耀攻击力的器官。

• 胡须

攻击性(恐吓)是胡须起源的动力,同时,人类的胡须现状亦表明人类攻击性的独特性和强度。

• 喉结

膨大的喉结和拉长的声带造成的男中音更具性的审美意义。

• 脖颈

攻击的要害部位常常是气管和大动脉的必经之路——脖子。当然,既有保护,亦有威吓。

• 毛发

从广阔的动物世界到人类的原始祖先,攻击的要害部位常常是气管和大动脉的必经之路——脖子。

正如我们前面对人类胡子的讨论,雄狮的鬃毛可能具有双重意义:

保护功能

夸张的威吓作用

祖先直力行走时体毛随之脱落,头顶毛发则加长,原因有:

直立行走需要抵御阳光直射

防御外寄生虫

猴子表示友善的行为之一是为对方抓虱子→人类表示关心的行为是拍拍对方的肩膀

与女人的秀发相对应,男人牺牲了部分头发,换来了胡子。当然,秃掉的只是头顶,那环绕颈后的头发是不可或缺的;在有毛被覆盖躯体的鸟兽,除了必须将头颈插入腐肉的秃鹫,那环绕脖颈的羽或毛是攻击与防御的有力武器。

• 男性之间的竞争,武力,体态

第七章 男性美(二):将军肚的炫耀——财富与经验的象征

女性的脂肪沉淀在胸部与臀部,男性则是在腹部。

在原初的年代里,饥饿是普遍存在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身体脂肪的沉淀则是财富的象征,暗示着他获取财富的能力与经验。

生殖利益原则决定女子不只是选择男子的攻击性,同时她更重视男子对后代的投资能力(比如彩礼)。

窥见了花蕊,花就失去了美。

知道花有蕊,何必观花?

走马观花,花最美。

第八章 女性美(三):隐蔽的排卵——性欲的暴发户

雌雄两性的生殖利益总是处于不可调和的永恒冲突之中,因此注定他们要竞争、要欺骗,也注定他们之间的不和谐……

人类的技术来自智力,智力来自性欲,性欲则源于女性发情期的完全消失。

正是因为人类女性成功隐瞒了自己的排卵时间,卸弃了通知男子何时交欢的招牌,才使男子坠入十里云雾,使自己从芳龄二八直到半老四十都弥散着令男子心旌荡漾的无限魅力。

本能不压抑,就不文明。本能被压抑,就变态。从人类变态的身体,就注定了人类的文明。

第九章 女性美(四):女以弱为美——幼化与老化

女性的幼化,男性的老化,童态滞留,第一性,女性的自虐原欲和相应的撒娇行为,更年期

第十章 男性美(三):阳具崇拜——精子竞争

阳具他恋是女子原始生殖崇拜的写照和女子受虐原欲的体现。

庄重地讲,女人是文化的动物,她的择偶标准及其影响因素随教育规范、社会道德标准、社会风气以及价值标准的演替而同步变化,而男人的择偶标准则几乎万古不变,即年轻、漂亮。

男人敢时髦,他的观念沉淀在他的基因里;女人赶时髦,她的观念漂浮在她的大脑皮层里。是祖先的记忆早已忘记?还是不肯说出?她不会去讨论男人的阳物,她在关心今年流行什么。

第十一章 黑头发的诱惑——东西方审美比较

似乎已沦落到瞎猜强辩了……

第十二章 两性谁更美——上帝的回答

女人是一种文化性的动物,她的择偶标准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人爱故我爱」的逻辑深深地根植于她的生物本能,她更易受到广告的催眠。这本身是由于「财富」的意义随时代而变,女子必须有辨别财富的能力,她的「财富观」也要与时俱进,她更热心于「流行」。

结语(一)美的定义——最后的比较

〈〈 实用之美 〉〉

第二部分 生殖的人——人类性行为的社会生物学

第十三章 性行为的含义——无限的话题

可以说,成年人的大部分行为在某种意义上都与性有关,或者说,是性行为的延伸或变态。

在对性选择有了一般性认识的基础上,我们可以把性行为人为地划分为以下几个过程:

性吸引及其反应

追求

调情

交媾

男人喜欢在隐蔽之处性交是恐惧的表现(射精时的完全无助)。

第十四章 儿童性欲与女子性行为——生存与生殖

斩赤龙就是通过定时定量的人工按摩刺激乳房从而断绝经血。此术经秘修实现之后则能调理身心,美容健体,达到「面如桃花肤似雪」的效果。通过人为地刺激乳房实现绝经,依常理来看,的确有利于女子的健康。这时,女子便处于一种类似哺乳婴儿状态,乳腺分泌活动加强,刺激全身代谢情况,自然面色润泽,充满活力。我们知道,处于哺乳期的妇女往往比其他时期显得面皮光润,有少妇的青春容颜。

对于父亲,妻子的乳房是个性器官;对于婴儿,母亲的乳房则是食物资源。父亲是为了更多的生殖,而婴儿则是为了更好地生存。由此来看,吮吸不是婴儿的性欲,而是对抗父母的性欲的手段,这不是利比多本能,而是婴儿的自我本能或生的本能。

第四章曾叙述过在远古时代女子以性交换取动物性食品的情形。对于女子,你给我吃的,我就有性欲。其他雌性动物接受「彩礼」也是如此的交换。

根据已有的材料,男子几乎没有口腔性欲,若有,也远不及女子。从种系发生来看,男人围猎,吃肉只是为了生存,他要尽可能多的把肉留下来奉献给女子。把肉送给女子(性吸引过场),他自己舍不得吃,所以不会由此进化出口腔性欲。倒是这送礼物的过程,可能会产生阴茎性欲。

父母对雄性后代的偏重投资在哺乳动物中是一个普遍的现象,这也是人类中性别歧视的生物学基础。这是由良性的生殖潜力决定的,对雌婴的投资不会有明显的回报,即使她以后成了皇后,不也就是能生几个孩子吗?而对雄性幼体的偏向投资却存在着子孙成群的可能性。

根据父母对男孩的偏向投资,Badcock 以为,女孩的阴茎羡慕实际上是对男孩受宠的羡慕,女孩长大后当了妈妈,她依然偏向男孩,这并非对童年心理挫折的补偿(弗洛伊德),只是出于生殖利益的需要。

儿童面临弟弟的压力是儿童反抗父母性行为的主要成因。

男孩比女孩的妒忌心更强,这是因为他们需要更多更专一的亲代投资,以适应将来残酷的社会竞争(性选择竞争)。

儿童的肛门性欲。排便需要快感,这样有利于及时排除废物。成人之后的肛交,其快感无异于儿时的排便快感,其中定有受虐和忍痛的成分。

口腔和肛门的性欲到底只是消化道快感,与生殖器快感有本质区别,所以不能算是真正的性欲。口腔快感能引起性欲,但它只是刺激条件而已。肛交是男子同性恋最常用的技法,一方面是因为没有更合适的端口,更重要的,是因为男同性恋者是发育不全的男性,所以更加侧重消化道快感的满足。

男人的资源是女人,女人的资源是食物。由此,女子的消化道快感本来就应该比男子强。在第一部分还提到,女性是个体发育的默认性别,男同性恋者具有女性的倾向,自然也就有较强烈的消化道快感。由此,还可推测,男同性恋者的口腔性欲要强于一般的男子。同时,他们可能更喜欢吃零食,因为吃零食能不断满足其口腔快感的需要。

人类的受虐原欲是宗教得以起源的基础,女性强烈的受虐欲向决定她们是最虔诚的教徒。

陌生的男子交合后会一去无踪,不会对可能产生的后代承担投资义务,女子与之性交不会得到好处。这只是表面现象,她从中可能的受益是无形的。如果她因此而生了个男孩,那么这个男孩会继承其父粗暴和好色的性状。对于父母来说,这可是个好的性状,将会提高父母的间接生殖利益。至此,读者可能会说我在信口胡说 ,强奸怎么还会对女子有好处呢?既然有好处,那么女子在陌生男子面前何不主动表现或暗示呢?何须再令男子强迫呢?答案很简单,主动暗示和邀请自然有,如果她发现某男子具有明显的好性状,她会主动表现,但这就不叫强奸了。与强奸有关的男子性状只有发生了以后才能知道。由此可以推定,在大部分的强奸事件中,女子的反抗是有限度的。如果她拼死反抗到底,大部分的强奸事件就会以未遂告终。

第十五章 谁是孩子的父亲——永恒的情结

也许正是因为男子在此方面(判断其父本地位)的先天不足,所以,一旦他们发现了女子贞操的标识物——处女膜一—之后就如获至宝,倍加崇尚,甚至到了变态发狂的程度。找一个处女膜完好无损的女子作为长期配偶,则不存在首子外姓的危险。从漫长的古代至今日,初夜权和落红成为男子确认自己父本地位的信心和保证。所以,看来无甚用处的处女膜成了女子婚前性生活的禁条,也成了换取彩礼的本钱。

长相厮守,往往是因为彼此的不信任。

在性生活中,男子并不是只注重自己的阴茎快感,他很注重女子是否达到了性高潮。表面上,这是男子对性伙伴的关心。其实,他是在为自己。若女子没有性高潮,他不会觉得对不起她,反而会觉得自己好像白费了力气,有说不出的失落感。能让女子在一次性生活中数次达到性高潮,会让他觉得很踏实。

第十六章 男子的性对象错乱与性别隐蔽——适应与变态

男人就是精子,精子的使命就是男人的使命。略微不同的是,精子的使命是卵子,而男人的使命是女人,这个女人的意象—阿尼玛一—其实也凝缩和雕刻在他的动物意识里。女体的某些部位(譬如乳房)对男子来说是强大的符号刺激,这就是他的阿尼玛原型,是刺激他性欲的重要指标。这个指标一旦无法实现,他的精子的使命便迷失了方向,他的阿尼玛原型便要弥散、弱化,转向所有的女子。同时,他自己也成了一个“易装癖者”,身体的同等部位生出女性的特征,他要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女性。在现实生活中,女性化的男人往往具有广泛的爱欲。

他(的动物意识)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如果他仍坚持原来的阿尼玛,他的精子便无处排放,他的使命无以实现。先回到原始的猿祖群体看看。

一群类人猿(我们祖先)由数十只雄性和数十只雌性组成(像在猴山上看到的那样),有一两只处于优势地位的(dominant)雄体,是绝对的权威,控制着群体的动向和群体内的交配。那些地位低下的(subordinate)雄性不敢有公开的性欲,常表现出雌者独有的绵善与服从,甚至他们的长相也表现出幼化及雌化的样态(当然从近因来看这是因为雄性激素分泌不足所致),这样可以减缓优势雄体的攻击本能,削弱他(们)的警戒和醋意。从现代心理学看,此类雄体便是易装癖者(从外表上表现得像雌体),在躲过优势雄体的视线后仍可偷偷地交婧,释放其精子。当然,这种(像小偷一样)偷鸡摸狗的事选择性总是不强,只要有机会,只要是母的就行。这种状如雌性的雄体追求的是生殖利益,而不是性的快感。

再回到阿尼玛上来。我们相信,每个公猴都有自己心中(动物意识里)的阿尼玛。但在群体中,从属者的阿尼玛原型受到压抑,它们就表现出母猴的温柔,但却在大量地生产精子。因为它们的阿尼玛已弥散,所以会不加选择地偷情。对于从属地位的雄猴,表现得像母猴是它的保护色,它反而可以更容易地释放精子。

群体中的雄性可分为阴茎型和睾丸型,强势者属阴茎型,弱势者属睾丸型。弱势的个体处于从属地位,不敢明目张胆地表达爱情,只好披上雌性的服装,在阴茎型强者的统治下默默地实现自己的生殖利益。所以说,许多变态的行为往往能达到正常的目标。变态总有变态的利益,弗洛姆在《健全的社会》中说,在这个变态的社会中,精神失常虽是返回童态或是返祖,却不失为一种先天的保护措施。在血腥的动物世界,变态无疑是一种实现授精的捷径。

Badcock给上述的“变态”起了一个寓意深刻的名称,叫做隐匿性别(cryptic sexuality),那些处于劣势的雄性因为阿尼玛原型受到压抑而表现得像幼体或雌性(隐藏自己的真实性别),它们虽然阳刚之气不足,但睾丸却相对增大,能生产出更多的精子。从某种意义上讲,它们却是真正的超男(super-masculine),因为雄性就是精子。

那么,怎么解释男同性恋呢?

有了前述的性别伪装的概念,回答这个问题也不困难。他的同性恋行为只是行为(或动物意识)上的“易装癖”,他只是从行为上表现出女性的行为,他的阴茎依然能勃起,睾丸依然在生产精子。依照上一节的推论,他生产精子的速度更快。他实际上也是一个“超雄性”,他的女性外衣比其他男子强健的骨肌更有战斗力。

在男人中,专一的同性恋者很少,多为同异性恋兼行。同性恋的男人(的动物意识)在对其他男人说,你看,我对女人不感兴趣,我只对男人感兴趣,我对你们不会造成威胁。他成功地欺骗了周围的男人,他白天和一个男人幽会,晚上却会钻进这个男人妻子的被窝。这与“男扮女装”的雄性太阳鱼有何不同呢?

如果兽交具有启动阿尼玛的功能,那么男性同性恋则具有掩盖和弥散阿尼玛的作用。

有人将性伙伴关系的稳定程度作了比较,最不稳定的是男同性恋,异性恋次之,最稳定的是女同性恋者。这不正说明男同性恋的欺骗吗?

男同性恋是(行为上的)性隐匿,其功能已很了然。不少男人用此手段实现了精子的使命。当然,有男扮女装的男子,定会有女人喜欢。有的女子觉得和这样的男子在一起“更加松弛”(more relaxed)、“不受约束”(less guarded)。

对于天地间男人和女人这一对阴阳之物,女人喜欢的应该是“男性化的”,那么男同性恋者能受到女子的喜爱不也说明他们的阳性状态吗?

在动物界,“阳”就是精子。外阴内阳的男人肯定是阴阳怪气,那么女子喜欢阴阳怪气也是本能之一了。

有人要反驳,说女子喜欢温柔的男人本身是因为女人是天生的同性恋者。这个问题不适于在此讨论,不得不住笔。

文明的社会把人搞得阴阳不明,只从表面看,有时要分出男女会有困难,所以我们还是应暂时回到北京猿人的那个时代,看一看男子同性恋是否会有进化的市场。

在原始的采集一狩猎大家庭里,男人的地位自然会很高,因为他们猎获的动物性食品(虽然不一定太稳定)要占当时猿祖食物热量的80%以上。那些骁勇剩悍、阳刚之气十足的男子自然备受青昧,享有广泛的交配权。而那些弱肌细骨的男子只好忍受情场的挫折,忍受不远处男欢女爱传来的刺耳的呻吟。长期的进化选择使得他们的忍受成为本能,将原始的醋意化为本能的调料,欣赏别人的交端反而会给他们带来快感。他们的伪装成功地欺骗了其他男子,出其不意地将精子播撒在女人的子宫内。今天,仍有这样的男人,只有在观察别人交端时才能刺激出他们(对异性的)性欲。现在我们称这种人为变态者,但如果我们把我们的猿祖当动物看,我们不会认为它们有变态行为,因为动物的一切行为都是正常的(专业的行为学家也这么认为)。

按照上述的情势推导,那些阳气不足的男子应对周围所有的强壮男子表示出羔羊般的柔顺媚态,能欺骗所有的男子再好不过了。照此理推至今天,男同性恋者应对周围所有强壮的男人有性的兴趣。这是事实。

从对错来分,历史是中性的,历史上的动物是中性的,早期的生物是中性的(当然实际上也不分性别),有机质是中性的,无机物是中性的...….将来也是中性的,就像老人不该指责青年人的所作所为;将来宇宙塌陷成一个质点更是中性的。然而,在现时的时空中,人类需要对和错、正常和变态。如此说来,把同性恋划为变态一类,也实属无奈。

人类的两大奇迹一—大脑和性欲——是同步进化的。如果现代人的心智官能没有那么多变态,为什么性生殖功能的变态那么多呢?是不是我们估计过高了?人的智慧能学会像微分方程混沌逻辑这样复杂的东西,(那些变态者)为什么不能学会正常的性行为呢?是否说明性行为更本能?

科学家(包括那些变态的科学家)发现,同性恋是由基因决定的。那么,这样的基因为什么存在?人类五百万年的进化为什么没有把这些“变态”基因剔除?那是因为,这些基因肯定有用!

棕熊的祖宗去了北极,毛变成了白色,那洁白的皮毛肯定是“有用的"。几十万年后,棕熊在动物园里看见了北极熊,大叫,变态!

非洲稀树大草原上皮肤黝黑的人类原始祖母的一部分后裔去了酷寒积雪的北方,变成了皮肤透着血红的金发女郎。几十万年后,欧罗巴人又踏回非洲,非洲黑人大叫,白化病!

即使有变态,变态也不一定是“病”,就如同白化的欧洲人不是病。变态的生命往往更能适应变态的环境。在原始的洁净的天空中,洁白的娥子能更好地保护自己:在现代文明灰暗的空气里,“变态的“黑色蛾子反而能躲过麻雀的视线。黑蛾子是对变态的黑色文明的拟态(mimicry),男人的同性恋者(“性变态”)是对女性的拟态(模仿女性行为),因为人类社会(相对于动物社会)是“变态的”。

遍观人类的近亲,多是素食者,只有人类是半专业的荤食者。佛教要普度众生开发人的善性,就主张素食,看来荤食是恶性的起源,是攻击性的催化剂。生性绵善之人在啃排骨时也往往不顾体面,甚至露出原始的凶相。人类虽退化掉了尖利的犬齿而攻击本能却不减当年,他的一部分攻击性藏在了大脑的深处。苛政猛于虎,虎毒不食子,而人比虎还要毒。

猴子们吃素食,自然是即采即食,而人类要吃肉,自然把男人的狩猎本领分为不同的等级,这无疑加强了男人间的攻击性,增加了(同类间)弱肉强食的攻击程度。行为学家说,任何动物的同类相食(cannibalism)也不会比人类更残酷。这样,一部分(应占相当的比例)男人只好模拟女性之态了。由此可推测:(1)人类的男同性恋最普遍;(2)白种人的男同性恋应更普遍,因为他们的攻击性更强;这两个推测无疑都是正确的。

现在已不是争论同性恋是否是变态的时候了,更不是讨论同性恋的普遍性的时候,争论的焦点应放在男子同性恋的进化动因。

有人说,男子同性恋者比例这么高是因为男人不在乎自己的精液,精子只有卵子的八万五千分之一大小,所以男人不必太在意精液排在什么地方,或是否浪费掉了:而女人在乎卵子就像母鸡在乎鸡蛋一样。

这就错了。男人每次排出2亿多精子,加起来还不够抵消那八万五千吗?女人每月才排一只卵,因为她不需要太多;男子之所以生产那么多精子,是因为精子不够用。亿万年的进化怎会产生出多余的东西?如果在这个世界上人类不是多余的,再不会有多余的东西了,当然也包括人身上的各部分。

男同性恋的好处显而易见,它是雄性的自我保护措施之一。在原始的残酷的社会环境中,两个雄性在一起表示出亲昵的行为,这无疑在向周围的男子说,看,我们俩的关系多好,谁也别想来欺负我们。这是原始的动物政治手腕,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原始结盟。其实,从现时的一些资料也可推知男同性恋的前述功能,男同性恋多发于青春期前后,此时的男子看起来如雨后春笋般地疯长,体力日益强壮,攻击辅助器官(胡子、喉结等)逐渐齐备,但此时的他却最脆弱,就像蝉的幼虫的脱壳蜕变,总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他突发的性欲对别的男子构成了威胁,他也就要突然面对周围熟悉和陌生男子的敌意。再说,此时他的社会经验尚不足备,甚至无力同中年男子抗衡。他要求保护,但此时能保护他的不再是他的母亲,不再是女人,只能是男人。其实,生性柔弱的小男孩在寻求母爱的同时也具有更强的同性态意向。

综上所述,我们讨论了男同性恋的主要进化动因,即,隐藏自己的真实性别(性隐匿)以实现直接的生殖利益。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男子同性恋在功能上是适应的(adaptive),是适应社会环境的有效手段。然而,你不要认为这是对男子同性恋的唯一解释。对于人类行为,唯一的解释是不存在的,就像我们不能说人类前肢的特化是为了使用工具。如果前面的解释不能使你满意,我还可列出更多的选择。现在,让我们把前述的前提否定掉,换成相反的假定:男同性恋是一种(对行为者本身来说)不适应的(maladative)性状,它直接妨害了行为者的生殖利益。在这样的假定下,我们是否还有合理的解释呢?肯定有,现略述一二。

第一,如果说同性恋是一种不适应的性状,那么控制这种性状的基因为何能这么普遍?这可以从基因的水平上进行功能分析。同性态基因为隐性基因,就像人类的白化病基因,只有当基因纯合时才会表现出同性恋的行为倾向。当同性恋基因处于杂合状态时,个体表现得更有生命力,有更强的生殖力(杂种优势),这样,这种隐性的同性恋基因仍能得以广泛传播。要言之,同性恋基因之所以这么广泛地存在于人类细胞的染色体上,是因为其基因的杂合具有杂合超优势(superior hetero-zygote fitness)作用。上述解释当然不是科学家一厢情愿的自园其说,我们可以在许多方面找到类似的平行证据。例如,镰刀型贫血症(sickle-cell anaemia)由隐性基因控制,当隐性基因纯合时即发病,因红细胞形状是新月罐刀型,携氧不足,且容易破裂造成严重贫血,甚至死亡。然而,这种明显是不适应的致死基因在非洲黑人中却极普遍,可高达25%(此症首例为美国黑人)。如此有害的基因为什么在黑人中这么普遍呢?因为当这种基因处于杂合状态时人体对许多流行病(比如疟疾)的免疫力大大提高,其免疫力提高带来的生存和生殖利益远可抵消其危害。由于这种超补偿作用才使得如此有害的基因得以广泛存在。由此,就像镰刀型贫血症,如果男子同性恋是“有害的”,那它肯定是进化适应的超补偿的结果。(E.O.Wilson:《Sociobiology:the New Synthesis》,p555)

第二,男子同性恋也可能是基于亲缘选择的动力而得以进化和发展。那些无力进行独立生殖的雄性通过同性恋的方式抑制直接的生殖利益。这种抑制直接繁殖的行为在许多高等哺乳动物中(如狼)是常见现象。如果这种解释成立,男子同性恋无疑是一种利他行为。我们习惯于表扬社会上的利他行为,那么同性恋分明也是“值得赞扬的”。(M,Ruse:《Sociobiol-ogy:Sense or Nonsense?》,p92)

第三,男子同性恋可能是亲代操纵的结果,即,同性恋本能是母系遗传的,每个男人都有同性恋的先天倾向,而真正的行为表现则主要起因于母亲对儿子的过度保护;有统计数据表明,末子比长子更容易表现出同性恋行为(Pare:《Sexual Inversion》)。母亲对末子的过度保护是一种本能行为,这样母亲(无意识地)实现了对后代的亲代操纵,使她的某(几个儿子表现出(对其他子女的)亲缘利他行为(同前引书,D187)。

第十七章 俄狄浦斯情结——性印记与符号刺激

跑火车

第十八章 女性的性选择与性心理——万种风情是自然

弗洛伊德认为,文学家的创作过程类似于儿童的游戏,处于一种极认真的幻想情境中,这种状态就是白昼梦。善于此道者往往是不幸福的人,对于男人,不幸福意味着野心或爱欲的失望;而对于女人,则几乎全部都是爱情的失望。所以,文学家最成功的作品往往在于有关色情的内容。

性臣服:女子一旦和某个男子发生性关系,她就可能无条件地依赖于他。

处女长期困难地抑制着自己爱的欲望,在环境和教育影响下,形成了抵抗。如果男人满足了她的欲望,并由此克服了她的抵抗,她就会同他结成一种持久的亲密关系,而另外任何男人则不再能享有同她的这种关系。这种经验使女人处于一种「奴役」状态,使男人放心地不受干扰地长期占有她,同时也使她能抵御外界新印象的诱惑。

性臣服最常见的形式是故作柔弱的撒娇,这也是女性受虐原欲的表现形式之一。

结语(二) 弗洛伊德的社会生物学——超越性欲

超越性欲的弗洛伊德主义。

第三部分 软弱的狼——人类宗教本能的社会生物学

第十九章 软弱的狼——狗和他的父亲

第二十章 马的上进心——假想的敌人

第二十一章 鸡虫得失——凤凰的起源

第二十二章 原罪——上帝的恩惠

第二十三章 祖先崇拜——原始的宗教

第二十四章 权威的诞生——自卑与压抑

第二十五章 水性的力量——恐惧与自虐

第二十六章 艺术的起源——一只残疾的孔雀

第二十七章 看破红尘——痛苦的生物学

第二十八章 逃避自由——群体与安全

第二十九章 共同的上帝——金钱的社会生物学起源

结语(三) 孔雀的尾巴——人类本能的外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丑陋的孔雀的更多书评

推荐丑陋的孔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