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年代 纯真年代 8.4分

The Age of Innocence

溯流光
2018-07-08 22:27:28

摘录

他猜想,在她那颗纯真凝神的灵魂深处藏着一种热情,唤醒它将会带来喜悦。可是再稍一思索,他却又失望地想到她那种坦率和纯真不过是人工的产物。天然的人性不应是坦率与纯真,而应充满出于狡诈本能的种种扭曲与戒心。他感到自己正受到这种人为的虚假纯洁的压迫——这种由母亲、姑姨、祖母以及早已入土的祖先精心策划、巧妙制造的纯真——因为它应当是他想要的,是他有权得到的,为的是让他行使高贵的消遣,将它如雪人般击碎。
但事实上,她对旅行的兴趣比他预料的更加淡薄。她以为旅行不过是(一旦把衣服定妥了)有更多时间散步、骑马、游泳以及尝试有趣的新运动——草地网球。而当最后回到伦敦(他们将在那儿停留两个星期,阿切尔要订他的衣服),她不再掩饰对于航行的热切渴望。
如果“美好”到极致而仅仅成为其反面,如果帷幕落下,后面仅仅是虚空呢?
那群吵吵闹闹的教师正在收拾东西,准备陆陆续续地去码头。海滩外的长堤上停着一艘白色汽船。隔着洒满阳光的水面,波士顿隐隐约约出现在一带雾霭中。
聪明人说谎会讲出细节,最聪明的人却什么
...
显示全文

摘录

他猜想,在她那颗纯真凝神的灵魂深处藏着一种热情,唤醒它将会带来喜悦。可是再稍一思索,他却又失望地想到她那种坦率和纯真不过是人工的产物。天然的人性不应是坦率与纯真,而应充满出于狡诈本能的种种扭曲与戒心。他感到自己正受到这种人为的虚假纯洁的压迫——这种由母亲、姑姨、祖母以及早已入土的祖先精心策划、巧妙制造的纯真——因为它应当是他想要的,是他有权得到的,为的是让他行使高贵的消遣,将它如雪人般击碎。
但事实上,她对旅行的兴趣比他预料的更加淡薄。她以为旅行不过是(一旦把衣服定妥了)有更多时间散步、骑马、游泳以及尝试有趣的新运动——草地网球。而当最后回到伦敦(他们将在那儿停留两个星期,阿切尔要订他的衣服),她不再掩饰对于航行的热切渴望。
如果“美好”到极致而仅仅成为其反面,如果帷幕落下,后面仅仅是虚空呢?
那群吵吵闹闹的教师正在收拾东西,准备陆陆续续地去码头。海滩外的长堤上停着一艘白色汽船。隔着洒满阳光的水面,波士顿隐隐约约出现在一带雾霭中。
聪明人说谎会讲出细节,最聪明的人却什么都不讲。
“对我来说,留在这里比上楼去更真实。”突然他听见自己说。他害怕真实失去最后一丝力量,于是一动不动地坐着,等着时间一分一分过去。

(以下内容摘自:https://book.douban.com/review/1089372/):

梗概

故事以19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为背景,展开了对所谓的“上流社会”虚伪的优雅、美好以及社交的讽刺,主人公纽兰与名望望族的大家闺秀联姻,开始时纽兰对梅的纯真、俊美、以及拥有一切贵族所具备的优雅所倾倒,但相处一段时间之后,纽兰发现梅所具备的这些品质不过是所有上流社会所要求的复制成品,所有优雅只是徒留表面,灵魂深处却十分空洞乏味,市侩,没有独立的思想、追求、以及个性,似乎梅的一切行为都是可以预测的。

相比之下,纽兰却对梅的表姐奥兰斯卡夫人艾伦有着格外的青睐,其自小旅欧,在艺术熏陶和多元文化中成长起来、见多识广,同时有着非常独立的人格,任凭奥兰斯卡伯爵恳求她搬回去复合,她坚持拒绝,这些点足够戳中纽兰的内心深处。不过,故事不是以圆满作结,世俗的规则终于拆散纽兰与艾伦,艾伦重返欧洲,梅也以怀孕为由拦住纽兰。

多年后,当纽兰带着儿子来到昔日情人的楼下时,纽兰停住了,他只是在楼下遥望着艾伦的窗口,年轻时代的艾伦灿烂的笑容在纽兰的心中如鲜花绽放,他终于明白他一直在心底保存着他最美好的记忆,生怕它被岁月的流逝所淡化。

感悟

其实最初读这本书的个人缘由是某日摇到一首歌叫《The Age of Innocence》,于是百度一下,正好看到一本书同名,出于好奇就...好吧,可能比较扯。

言归正传,这本书还是当时在看了简介后非常想读的,因为它涉及到婚姻和爱情,什么是理想的婚姻,什么又是理想的爱情,这两者究竟能否权衡?

小说中,伊迪斯·华顿结合了自身的经历,给出了非常深刻的见解。在当时美国社会中,正如作者所描述的,金字塔底部大多由富商构成,这些富商通过联姻结交名流而跻身上层社会,但在作者眼中,这些上流只不过是徒有浮华外表的空壳,谎言的背后是人性的冷漠、刻板、教条、攀比、自私。

在这个封闭的上层社交圈中,纽兰是为数不多的仍保持着自我不被同化以及独立思想的人之一,因而另一个同样拥有独立人格的艾伦便很快吸引了纽兰的注意,纽兰的婚配梅是在名贵联姻中所选好的,但他后来发现真正爱的确实艾伦,因此故事便在这三者之间展开了千丝万缕的纠葛。

追求理想还是妥协现实?类似的故事其实发生在这个世界的很多人身上,就像《白鹿原》中的鹿兆鹏,在婚配冷秋月与自己真正喜爱的具有独立人格和思想的女性白灵之间的矛盾;就像《月亮与六便士》中的思特里克兰德(原型高更)在中年时期突然决定抛弃妻子,毅然决然地追求自己的理想——当一名画家。

其实,我们换一个角度思考,在那些特定的背景下,一切被禁锢思想的人、群体其实也是可怜的,他们从小被灌输的思想使得他们带有一定偏见的价值观根深蒂固,大多数人事很难接受“另类”的思想,大多数人希冀循规蹈矩,安安稳稳地守旧过一辈子,这对于他们就满足了,就像《白鹿原》中的冷秋月、《纯真年代》中的梅等等,虽然他们不一定具有那些追求自由的、敢于打破传统束缚的人的精神,但其实他们也只是想寻求一个安稳的生活,一个能让自己在这个圈子中获得一定地位的生活,他们没有坏心,只是被那个时代所同化了。

因此,从另一方面来看,他们其实没有错,而那些想要突破禁锢的人,他们不愿妥协,敢于斗争,也没有错。纽兰无论是离开梅或是陪在梅的身边都势必会伤害到某些人,因此,真正错的恰是那个时代,因此,“在人性的自由解放还并未真正到来的年代里,被禁锢的人去何处寻找纯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纯真年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纯真年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