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炮、病菌与钢铁》读书梗概与笔记

黄昏醒来的孤独
2018-07-08 16:22:44

《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美·贾雷德·戴蒙德 译者:谢延光

概述

本书致力于解决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世界上的不同地方发展差异这么大?为什么是白人统治了印第安人,而不是非洲人、印第安人统治世界?

全书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从伊甸园打到卡哈马卡,粮食生产的出现和传播,从粮食到枪炮、病菌与钢铁,在5章中环游世界。

从先天地理条件导致的可驯化动植物数量上的差异,如何导致了人口数量上的差别,进而导致不同体量的社会组织形式出现先后的差别,经济条件决定影响了专门人士的出现与发明创造,地理条件影响了发明创造的传播,文化条件影响了发明创造的保持,可驯化动物使得病菌出现与抵抗能力有了差别,最终反映的结果就是欧洲人得以征服了非洲、美洲人。

从人类诞生之初,先天的地理优势如何有利于驯养动植物,到这样的优势是如何转变为人口上的优势的,进而催生了非农业从事行业的诞生,促进了发明创造,进而形成现今世界格局。

在植物的驯化部分,对进化论的分析应用很精辟;之后到分析为什么不同大陆发展情况不同,原因是欧亚大陆东西轴线长,面积大,首先先天动植物种类多,被驯服后东西方向的传

...
显示全文

《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美·贾雷德·戴蒙德 译者:谢延光

概述

本书致力于解决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世界上的不同地方发展差异这么大?为什么是白人统治了印第安人,而不是非洲人、印第安人统治世界?

全书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从伊甸园打到卡哈马卡,粮食生产的出现和传播,从粮食到枪炮、病菌与钢铁,在5章中环游世界。

从先天地理条件导致的可驯化动植物数量上的差异,如何导致了人口数量上的差别,进而导致不同体量的社会组织形式出现先后的差别,经济条件决定影响了专门人士的出现与发明创造,地理条件影响了发明创造的传播,文化条件影响了发明创造的保持,可驯化动物使得病菌出现与抵抗能力有了差别,最终反映的结果就是欧洲人得以征服了非洲、美洲人。

从人类诞生之初,先天的地理优势如何有利于驯养动植物,到这样的优势是如何转变为人口上的优势的,进而催生了非农业从事行业的诞生,促进了发明创造,进而形成现今世界格局。

在植物的驯化部分,对进化论的分析应用很精辟;之后到分析为什么不同大陆发展情况不同,原因是欧亚大陆东西轴线长,面积大,首先先天动植物种类多,被驯服后东西方向的传播因为是同纬度,气候条件差别相对较小,传播容易;而美洲大陆、澳洲大陆大型哺乳动物由于人类的到来灭绝较早,导致无可驯化,植物方面先天种类较少,籽粒偏小,形成农业作物后,传播上南北方向传播,日照、降水不同,导致一个地方的植物被驯化后大部分情况下只能局限在当地,只能等近代运输条件发达后才能引进产量高的作物。

从语言上传播、历史考古的发现,作者确定了不同地域人类迁徙轨迹,由于后来者本身农业较为发达,家禽类饲养使得他们早早获得了对大集群中传染病的抵抗力,因此当他们迁徙到新地方时,传染病使得当地人没有抵抗力,农业发达、经济发达使得他们迅速取代了当地人。

语言的发明使用也是如此。一些发明最初是出于偶然,但是一旦诞生,就会迅速获得优势被广泛采用,抑制了同类型的发明。其他一些发明则是在最初很难发现其价值,需要不断改良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农业的发达使得狩猎者变为定居的农民,从酋长管辖地演变为小型国家,从人人农民到从事非农业的专业行业诞生,进而产生了集权化的国家。中国大陆由于地理原因,基本形成统一;而欧洲原因,海岸线狭长,半岛众多,无法形成政治、经济上的统一,但是这种情况反而促成了欧洲科技的发展,一个国家的君主某方面的禁令无法阻止某一项事业的发明,因为别的采用先进技术的国家会迅速形成竞争;而在中国,君主一人禁令例如闭关锁国,就会形成孤岛,周围没有先进国家可以竞争,导致形成了事实上的孤岛。

以下分章梗概,有的章节内容较短,只列了研究的问题;有的章节较长,研究的问题分为多个阶段,对各个阶段的阶段性结论直接引用了书本原文。

分章梗概

第一部分:从伊甸园到卡哈玛卡

第一章:走上起跑线

从化石角度分析人类的迁徙,从非洲依次走向各大洲,人种分化进化。人类在澳大利亚、新几内亚的定居与随之而来的大型动物灭绝;进入美洲,美洲的克罗维遗址的发现,美洲哺乳动物灭绝。各个大陆先后开始有人类定居出没。总之。“一个被送回到公元前11000年的观察者可能不会预测到哪个大陆上的人类社会会发展最快,但他可以提出充分的理由说明任何一个大陆都有这样的机会。

第二章:历史的自然实验

查塔姆群岛1835年,毛利人进攻屠杀莫里奥里人。“历史构成了一个短暂的小规模的自然实验,用以测试环境影响人类社会的程度。”莫里奥里人所在的查塔姆群岛气候寒冷,只能以采集狩猎的方式生活,总人口少,不好战;而毛利人所在的新西兰北部人数超过10万人,人口密集,从事战争,粮食富余养活了专业人士。“在波利尼西亚群岛之间,至少有6种环境可变因素促成了波利尼西亚社会之间的这些差异:岛屿气候、地质类型、海洋资源、面积、地形的破碎和隔离程度。”

第三章:卡哈玛卡的冲突

印加帝国皇帝阿塔帕尔瓦被西班牙征服者弗兰西斯·皮萨罗等俘虏。168个西班牙人依靠武器优势击败了数百倍的敌人,枪使用不便,真正发挥作用的是优良的铁制武器与战马,之后欧洲的传染病进入美洲。西班牙有文字有记录,而印加帝国竟然没有文字,敌人一无所知。“皮萨罗成功的直接原因包括:以枪炮、钢铁武器和马匹为基础的军事技术;欧亚大陆的传染性流行病;欧洲的航海技术;欧洲国家集中统一的行政组织和文字。”为什么这种优势是在欧洲人一边?

第二部分:粮食生产的处出现和传播

第四章:农民的力量

驯养与粮食种植起了相互促进的作用,比狩猎采集能提供更多的能量,供养更多的人口,进而培养了不从事农业生产的专业人士。植物驯化不仅提供了粮食,还有提供保暖材料等的纤维作物;动物驯化则提供了驮行工具和战斗工具;驯养动物的社会中演化的病菌使驯养者获得了免疫力。“总之,动植物的驯化意味着人类的粮食越来越多,因而也就意味着人口越来越稠密。因此而带来的粮食剩余和(在某些地区)利用畜力运输剩余粮食,成了定居的、行政上集中统一的、社会等级分明的、经济上复杂的、技术上富有革新精神的社会的发展的先决条件。因此,能否利用驯化的动植物,最终说明了为什么帝国、知书识字和钢铁武器在欧亚大陆最早发展起来,而在其他大陆则发展较晚,或根本没有发展起来。在军事上使用马和骆驼以及来自动物的病菌的致命力量,最后就把粮食生产和征服之间的许多重要环节连接了起来,这我将在下文予以考察。”

第五章:历史上的穷与富

“何以在某些生态条件十分适宜的地区在现代以前一直未能出现粮食生产,而在今天却成了世界上一些最富足的农牧中心。”

“既然这些原来不是独立发展粮食生产的地区在引进驯化动植物后立刻变得适宜于史前的粮食生产,那么这些地区的各个族群为什么在没有外来帮助的情况下,通过驯化当地的动植物而成为农民和牧人呢?”

“在引进粮食生产的这些地区中,为什么在有些地区(如美国西南部)当地的狩猎采集族群采纳了邻近族群的作物和牲口而最后成为农民,而在另一些地区(如印度尼西亚和非洲赤道以南的许多地方)引进粮食生产却引起了一场灾难,使外来的粮食生产者取代了该地区原来的狩猎采集族群呢?”

各地的动植物驯化先后:

各地的动植物驯化先后

“总之,世界上只有几个地区发展了粮食生产,而且这些地区发展粮食生产的时间也差异甚大。一些邻近地区的狩猎采集族群从这些核心地区学会了粮食生产,而其他一些邻近地区的族群则被来自这些核心地区的粮食生产者所更替了——更替的时间仍然差异甚大。最后,有些族群虽然生活在一些生态条件适于粮食生产的地区,但他们在史前期既没有发展出农业,也没有学会农业;他们始终以狩猎采集为生,直到现代世界最后将他们淘汰。在粮食生产上具有领先优势的那些地区里的族群,因而在通往枪炮、病菌和钢铁的道路上也取得了领先的优势。其结果就是富有社会与贫穷社会之间一系列的长期冲突。”

第六章:种田还是不种田

农民虽然有粮食生产,但是过的未必比狩猎采集者要好,反而更加容易营养不良。为什么有的狩猎者最终会采纳粮食生产呢?

“粮食生产就是这样由狩猎采集族群发端于前,然后一步步发展起来的。并不是所有必要的技术都是在短时间内发展起来的,并不是所有在某一地区最后驯化的野生动植物都是同时驯化的。即使是在粮食生产以最快的速度从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独立发展起来的情况下,也要花上几千年时间才能从完全依赖野生食物转变为依赖很少几种野生食物。在粮食生产的早期阶段,人们采集野生食物和培育非野生食物是同时进行的,而随着对作物的依赖的增加,各种采集活动在各个时期的重要性减少了。”

虽然狩猎和粮食种植经历了混合发展的阶段,但是最终竞争优势还是属于粮食生产,这是为什么呢?一个因素是动物灭绝,获得野生食物的可能性减少了;第二个因素是:由于获得可驯化野生植物的可能性增加了,对植物进行驯化的做法可以得到较大的好处;还有一个不利于狩猎采集生活的因素,是粮食生产可能最后依赖的一些技术——对野生粮食的收集、加工和贮藏的技术的长期发展;第四个因素是人口密度增加和粮食生产出现这两者之间的相互关系,很难说因果,这是一个正反馈的催化过程。

“结果,在地球上大多数适于粮食生产的地区,狩猎采集族群只能有两种命运:要么他们被邻近的粮食生产者所取代,要么他们为了生存只有采纳粮食生产的办法。在有些地方,因为那里的狩猎采集族群的人数本来已经很多,或者因为地理条件妨碍了粮食生产者从外面移入,所以他们有时间在史前时期采纳了农业,从而作为农民而生存了下来。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在美国西南部、地中海以西地区、欧洲的大西洋沿岸以及日本的一些地方。然而,在印度尼西亚、热带东南亚、非洲赤道以南的大部分地区,可能还有欧洲的一些地方,狩猎采集族群在史前时代就已被农民取而代之了……在有些地方,由于存在着强大的地理或生态障碍,粮食生产者很难从外面移入,适合本地的粮食生产技术也很难传播进来。只有在这些地方,狩猎采集族群才能在一些适合粮食生产的地区一直生存到现代。这方面的三个突出的例子是:加利福尼亚的以狩猎采集为生的印第安人,由于被沙漠把他们同亚利桑那的印第安农民隔开而继续生存下来;南非好望角地区的以狩猎采集为生的科伊桑族,由于那里的地中海型气候带不适于附近班图族农民的赤道作物而继续生存下来;以及整个澳洲大陆的以狩猎采集为生的族群,由于被一片片狭窄的海域把他们同印度尼西亚和新几内亚的粮食生产者隔开而继续生存了下来。”

第七章:怎样识别杏仁

“所有的作物都来自野生植物。某些野生植物是怎样变成作物的呢?”

能够把种子传播地更远的植物能获得更大的生存优势,因此有的植物有好吃的果实但是难消化的种子,动物/人类往往更喜欢大的、口感好的果实,逐步地完成了选择。有的植物为了抵抗气候变化,选择了种子裹皮;偶然的突变更有利于人类的选择,因此自我繁殖可以导致纯种流传。“因此,农民就是从一些特有的植物中进行选择,他们选择所根据的标准,不但有大小和味道这些看得见的品质,而且还有诸如种子传播机制、发芽抑制和繁殖生物学这些看不见的特点。结果,不同的植物由于十分不同的或甚至相反的特点而得到选择。有些植物(如向日葵)由于大得多的种子而得到选择,而另一些植物(如香蕉)则由于种子小或没有种子而得到选择。选择生菜则取其茂盛的叶子而舍其种子或果实;选择小麦和向日葵则取其种子而舍其叶;选择南瓜则取其果实而舍其叶。特别有意思的是,由于不同的目的,对于一种野生植物可以有不同的选择,从而产生了外观十分不同的作物。甜菜在巴比伦时代即已有种植,不过那时种植甜菜是为了它们的叶(如叫做牛皮菜的现代甜菜品种),后来再种植则是为了它们可吃的根,最后(在18世纪)则是为了它们所含的糖份(糖用甜菜)。最早的卷心菜可能原本是为了它们的含油种子而被种植的,后来经过甚至更大的分化,对它们也就有了不同的选择:有的选择了叶(现代的卷心菜和羽衣甘蓝),有的选择了茎(撇蓝),有的选择了芽(抱子甘蓝),有的选择了花芽(花椰菜和花茎甘蓝)。”

“因此,到了罗马时代,今天的几乎所有作物都已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得到驯化。正如我们还将在家畜方面看到的那样(第九章),古代的狩猎采集族群非常熟悉当地的野生植物,而古代的农民显然也已发现并驯化了几乎所有值得驯化的动物。”

有的植物例如橡实,从来都不曾被驯化,原因在于:生长缓慢,10年以上;味道控制基因有许多,不利于改良。

第八章:问题在苹果还是在印第安人

“为什么农业没有在一些肥沃的十分合适的地区,如加利福尼亚、欧洲、气候温和的澳大利亚以及非洲赤道以南地区独立地出现?而在农业独立出现的那些地区中,为什么有些地区的农业发展会比另一些地区早得多?”

虽然会开花的野生植物就有20万种,但只有几千种可供食用,几百种得到驯化,仅几十种作物的产量占到全部作物产量吨数80%以上。“我们在现代没有能驯化甚至一种新的重要的粮食植物,这种情况表明,古代人也许真的探究了差不多所有有用的野生植物,并且驯化了所有值得驯化的野生植物。”

为什么有的植物在一个地区驯化了,却没能在另一地区驯化?“我们怎样去评估某一地区整个植物群驯化的可能性?对于这些未能驯化北美洲苹果的印第安人来说,问题实际上是在印第安人还是在苹果?”

主要研究新月沃地地区。地中海气候,许多作物野生祖先本来就繁茂高产,雌雄同株自花传粉植物比例高。新月沃地比其他地中海气候地区的优势在于:

地域广阔,植物品种繁多;

气候变化大,每一季每一年都不同,有利于一年生植物的演化,品种繁多;

短距离内高度地形富于变化,收获季节错开;

生物多样性也有利于形成大量哺乳动物的野生祖先,有合适的动植物,新月沃地先民装配起平衡的生物组合,蛋白质来源、纤维、亚麻、脂肪等;

最后是狩猎采集带来的竞争较少。

其他地区相比之下就带来了新问题:最早的农民是否有关于当地野生作物的充分的知识?“具有潜在价值的野生物种竟会逃过最早的农民的注意,这看来是极不可能的。”

新几内亚的情况,粮食作物种类不够。美国东部,植物驯化难以成功,先天不足,最后从墨西哥引进了作物。

“在欧洲人到达时印第安人仍未能驯化北美的苹果,其原因不在印第安人,也不在苹果。……印第安人未能驯化苹果的原因却是在于印第安人所能得到的整个野生动植物组合。这个组合的不太多的驯化潜力,就是北美粮食生产很晚才开始的主要原因。”

第九章:斑马、不幸的婚姻和安娜·卡列尼娜原则

“各大陆之间野生祖先的这种十分不均匀的分布,成了欧亚大陆人而不是其他大陆的人最后得以拥有枪炮、病菌和钢铁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怎样来解释这14种古代哺乳动物集中出现在欧亚大陆的现象呢?”

欧亚大陆拥有数量最多的陆生大型野生哺乳动物,无论它们是否都是驯化动物的祖先。

“大量的非洲和美洲哺乳动物没有得到驯化,尽管它们在欧亚大陆有得到驯化的近亲或和它们极相似的动物。为什么欧亚大陆的马能够驯化,而非洲的斑马却不能呢?为什么欧亚大陆的猪能够驯化,而美洲的西貒或非洲的3种真正野猪却不能?为什么欧亚大陆的5种野牛(松毛长角野牛、水牛、牦牛、印度野牛和爪哇野牛)能够驯化,而非洲野牛或美洲野牛却不能?为什么亚洲的摩弗伦羊(我们饲养的绵羊的祖先)能够驯化,而北美洲的加拿大盘羊却不能?”并非由于文化障碍或者非洲野生动物数量多而无需饲养家畜。“所有这些事实表明,对于欧亚大陆以外没有当地哺乳动物的驯化这个问题的解释,在于当地现有的野生哺乳动物本身,而不是在于当地的人。”

为什么有的动物驯化失败呢?六组原因:

日常食物:饲养代价高,没有一种食肉的哺乳动物得到驯化;

生长速度:缓慢的动物不是好的选择;

繁殖问题:有的动物繁殖程序复杂;

性情凶险:非洲斑马、日本灰熊、中亚野驴……;

容易受惊的倾向:鹿和羚羊察觉危险时会迅速逃走,圈养中会吓死;而绵羊、山羊动作迟缓、不到必要时不会逃跑;

群居结构:被驯化的动物生活在群体中,有群体中优势等级,利于驯养、放牧;而许多群居动物在交配季节变成地盘性动物;

“首先,欧亚大陆由于其广大面积和生态的多样性,一开始就拥有最多的可供驯化的候补动物。其次,澳大利亚和美洲,而不是欧亚大陆或非洲,在更新世晚期动物灭绝的大规模浪潮中失去了它们大多数可供驯化的候补动物——这可能是因为前两个大陆的哺乳动物不幸首先突然接触到人类,而且这时已是我们的进化史的后期阶段,我们的狩猎技巧已经得到了高度的发展。最后,证明适合驯化的幸存的候补动物,在欧亚大陆要多于其他大陆。只要研究一下那些不曾驯化的候补动物,就可以看出使其中每一种失去驯化资格的一些特有原因。”

第十章:辽阔的天空与偏斜的轴线

“位于同一纬度的东西两地,白天的长度和季节的变化完全相同。在较小程度上,它们也往往具有类似的疾病、温度和雨量情势以及动植物生境或生物群落区(植被类型)。”

“欧亚大陆的东西向轴线使新月沃地的作物迅速开创了从爱尔兰到印度河流域的温带地区的农业,并丰富了亚洲东部独立出现的农业。反过来,最早在远离新月沃地但处于同一纬度的地区驯化的作物也能够传回新月沃地。”

“非洲和美洲这两个最大的陆块,由于它们的轴线主要是南北走向,故而产生了作物传播缓慢的结果。”

第三部分:从粮食到枪炮、病菌与钢铁

第十一章:牲畜的致命礼物

“整个近代史上人类的主要杀手是天花、流行性感冒、肺结核、疟疾、瘟疫、麻疹和霍乱,它们都是从动物的疾病演化而来的传染病,虽然奇怪的是引起我们人类的流行疾病的大多数病菌如今几乎只局限于在人类中流行。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战争受害者死于战争引起的疾病的比死于战斗创伤的要多。所有那些为伟大的将军们歌功颂德的军事史对一个令人泄气的事实只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这个事实就是:过去战争中的胜利者并不总是那些拥有最优秀的将军和最精良的武器的军队,而常常不过是那些携带有可以传染给敌人的最可怕的病菌。”

“从根本上说,病菌的演化和其他物种没有什么两样。演化所选择的,是那些在繁殖后代和帮助后代向适于生存的地方传播方面都是最有效的个体。”

“病菌的迅速传播和症状的迅速发展,意味着当地人口中的每一个人很快就受到感染,之后不久他或者死去,或者康复并获得免疫力。仍然会受到感染的人都不会活下来。但由于这种病菌除了在活人体内是不可能生存的,所以人死了这种病也就消失了,直到又一批后代达到易受感染的年代——直到一个受到感染的外来人使一场流行病重新开始。”

“当人口的数量和集中达到一定程度时,我们也就达到了这样的一个历史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至少能够形成并保持只有我们人类才会有的群众疾病。”

“欧亚大陆的病菌在大量消灭世界上其他许多地方的土著民族方面起了关键的作用,这些民族包括太平洋诸岛居民、澳大利亚土著居民、非洲南部的科伊桑民族(霍屯督人和布须曼人)。这些以前没有接触过欧亚大陆病菌的民族的累计死亡率在50%和100%之间。”

“毫无疑问,欧洲人在武器、技术和行政组织方面拥有对他们所征服的大多数非欧洲民族的巨大优势。但仅仅这种优势还不能完全说明开始时那么少的欧洲移民是如何取代美洲和世界上其他一些地区那么多的土著的。如果没有欧洲送给其他大陆的不祥礼物——从欧亚大陆人与家畜的长期密切关系中演化出来的病菌,这一切也许是不会发生的。”

第十二章:蓝图和借用字母

为什么只有某些民族产生了文字,而其他民族则没有产生文字?

语言系统的发音、表意策略。“文字是通过两种截然不同的方法中的任何一种去传播的,这两种方法在整个技术史和思想史中都可以找到先例。……一头是“蓝图复制”,就是对现有的一幅详尽的蓝图进行复制或修改。另一头是“思想传播”,就是仅仅把基本思想接受过来,然后必须去重新创造细节。”

早起各种文字的可能传播情况,“文字史引人注目地表明了类似的情况:地理和生态条件影响了人类发明的传播。”

第十三章:需要之母

为什么是欧亚大陆人而不是印第安人或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人发明了火器、远洋船只和钢铁设备?

“事实上,许多发明或大多数发明都是一些被好奇心驱使的人或喜欢动手修修补补的人搞出来的,当初并不存在对他们所想到的产品的任何需要。一旦发明了一种装置,发明者就得为它找到应用的地方。只有在它被使用了相当一段时间以后,消费者才会感到他们“需要”它。还有一些装置本来是只为一个目的而发明出来的,最后却为其他一些意料之外的目的找到了它们的大多数用途。寻求使用的这些发明包括现代大多数重大的技术突破,从飞机和汽车到内燃机和电灯泡再到留声机和晶体管,应有尽有。”

“我的两个主要结论是:技术的发展是长期积累的,而不是靠孤立的英雄行为;技术在发明出来后大部分都得到了使用,而不是发明出来去满足某种预见到的需要。”

“……这10个因素影响技术的方向似乎是清楚的。其余4个拟议中的因素——战争、集中统一的政府、气候和丰富的资源——所起的作用似乎是不一致的:有时候它们促进技术,有时候它们抑制技术。”

“即使在同一个大陆上,各社会之间在发展和接受新事物方面也是大不相同的。即使是在同一个社会内,在时间上也会有所不同。”

“技术传播和使技术传播成为可能的地理位置,这两者的重要性得到了一些从其他方面看简直难以理解的事实的充分证明,即有些社会竟然放弃了具有巨大作用的技术。我们往往想当然地认为,有用的技术一旦获得,就必然会流传下去,直到有更好的技术来取而代之。事实上,技术不但必须获得,而且也必须予以保持,而这也取决于许多不可预测的因素。任何社会都要经历一些社会运动和社会时尚,此时一些没有经济价值的东西变得有价值起来,而一些有用的东西也变得暂时失去了价值。”

“定居生活对技术史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因为这种生活使人们能够积累不便携带的财产。四处流浪的狩猎采集族群只能拥有可以携带的技术。如果你经常迁移而且又没有车辆或役畜,那么你的财产就只能是小孩、武器和最低限度的其他一些便于携带的小件必需品。你在变换营地时不能有陶器和印刷机之类的累赘。这种实际困难或许可以说明何以有些技术出现得逗人地早,接着停了很长时间才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粮食生产使定居生活因而也使财产积累成为可能。不仅如此,由于另一个原因,粮食生产还在技术史上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它在人类进化中第一次使发展经济专业化社会成为可能,这种社会是由从事粮食生产的农民养活的不从事粮食生产的专门人员组成的。”

“各大陆之间在面积、人口、技术传播的难易程度和粮食生产的开始时间等方面存在着差异,而这些差异又对技术的出现产生了种种影响,但所有这些影响都被夸大了,因为技术可以催化自身。欧亚大陆在开始时的巨大优势因此就变成了自1492年[8]起的巨大的领先优势——其原因是欧亚大陆独特的地理条件,而不是那里的人特别聪明。”

第十四章:从平等主义到盗贼统治

“政府和宗教就是这样结合起来发挥了作用,它们是产生历史最广泛模式的4组主要的直接动力之一,另外3组动力是病菌、文字和技术。那么,政府和宗教又是怎样产生的呢?”

族群——部落——酋长管辖地——国家。各个组织形式的基本形态。

一个上层人物在仍然保持比平民舒服的生活方式时,要怎样做才能获得群众的支持呢?从古至今的盗贼统治者混合使用了4种办法:

1.解除平民的武装,同时武装上层掌权人物。

2.用通行的方法把得到的财物的很大一部分再分配给群众来博取他们的欢心。这个原则对过去的夏威夷的酋长与对今天的美国政治家同样有效。

3.利用对武力的绝对控制来维持公共秩序和制止暴力以促进社会幸福。

4.制造一种为盗贼统治辩护的意识形态或宗教。

国家的形成原因,亚里斯多德认为国家就是人类社会的自然状态;法国哲学家让-雅克·卢梭推断说,国家是按照一种社会契约来组成的,人们在计算自身的利益时作出了理性的决定;美索不达米亚、中国北部和墨西哥的居民大概预见到大规模的灌溉系统可能会带给他们的利益,有远见的人决心把他们的效率低下的小小的酋长管辖地合并成一个较大的能够使他们有幸得到大规模灌溉的国家。作者认为这几个原因都有问题。

“如果条件许可,复杂程度处在同一水平的社会之间的竞争,往往导致了复杂程度更高的社会。部落之间进行征服或兼并以达到了酋长管辖地的规模,酋长管辖地之间进行征服或兼并以达到了国家的规模,国家之间进行征服或兼并以形成帝国。更一般地说,大的单位可能拥有对各个小的单位的某种优势……除了在外力威胁下实现合并外,复杂社会形成的另一种方式是通过征服而实现的。”

第四部分:在5章中环游世界

第十五章:耶利的族人

澳大利亚、新几内亚人的情况,迁徙、地理、农业作物,为什么澳大利亚无法发展起有效的农业。

“英国白人殖民者并没有在澳大利亚创造出一个有文字的、从事粮食生产的工业民主。他们不过是把所有这些成分从澳大利亚以外的地方引进罢了。这些成分包括家畜、各种作物(澳洲坚果除外)、冶金知识、蒸汽机、枪炮、字母、政治机构、甚至病菌。所有这些都是在欧亚大陆环境下1万年发展的最后产物。由于地理的偶然因素,1788年在悉尼登陆的那些殖民者继承了这些成分。欧洲人从来没有学会在没有他们所继承的欧亚大陆技术的情况下如何在澳大利亚或新几内亚生存。……在澳大利亚创造社会的人是澳大利亚的土著。当然,他们所创造的社会不是一个有文字的、从事农业生产的工业民主的社会。其原因是由澳大利亚的环境特点直接造成的。”

第十六章:中国是怎样成为中国人的中国的

中国境内不同语言的分布情况,“中国的华北原先为说汉语和其他汉藏语的人所占据;华南的不同地区在不同时间里为说苗瑶语、南亚语和傣-加岱语的人所占据;而说汉藏语的人取代了整个华南地区大多数说其他这些语言的人。一种甚至更加引人瞩目的语言剧变想必席卷了从热带东南亚到中国南部的整个地区——泰国、缅甸、老挝、柬埔寨、越南和马来半岛。不管当初在那些地方说过什么语言,现在必定都已全部消亡了,因为这些国家的所有现代语言似乎都是近代的外来语,主要来自中国华南,或者在某些情况下来自印度尼西亚。鉴于苗瑶语在今天几乎无法继续存在这一情况,我们还可以猜测当年华南除苗瑶语、南亚语和傣-加岱语外,可能还有其他一些语族,不过其他这些语族没有留下任何幸存的现代语言罢了。我们还将看到,南岛语系(所有菲律宾和波利尼西亚语言属于这一语系)可能就是从中国大陆消失的其他这些语系之一,而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一语系,仅仅因为它传播到了太平洋诸岛并在那里存在下来。”

中国地理环境特点导致的早起农业发展情况,技术传播,“在中国,有些新事物是由南向北传播的,尤其是铁的冶炼和水稻的栽培。但主要的传播方向是由北而南。这个趋向在文字上表现得最为明显:欧亚大陆西部曾产生过太多的书写系统,如苏美尔的楔形文字、埃及的象形文字、赫梯文字、弥诺斯文字和闪语字母。中国则不同,它只产生了一种得到充分证明的书写系统。它在华北得到完善,并流传各地,预先制止了任何其他不成熟的书写系统的发展或取而代之,最后演化为今天仍在中国使用的文字。华北社会向南传播的其他一些重要的有特色的东西是青铜工艺、汉藏语言和国家的组成。中国的3个最早的王朝——夏、商、周都是在公元前第二个一千年间在华北兴起的。”

“甚至朝鲜和日本也受到了中国的巨大影响,不过它们在地理上与中国相隔绝的状态,保证了它们没有像热带东南亚那样失去自己的语言以及体质和遗传特征。”

“由于东亚最早的农民所取得的成就,中国成了中国人的中国,而从泰国来到(我们将在下一章看到)复活节岛的民族就成了他们的远亲。”

第十七章:驶向波利尼西亚的快艇

印尼人口组成情况,历史原因,迁徙,南岛语系分布,根据不同语言词汇中对同一事物的描述确定事物扩展路线。说南岛语的人是如何取代菲律宾、印尼狩猎族群的。

“那些从华南经由台湾南下的说南岛语的农民怎么会这样全面地更替了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西部的狩猎采集人口,以致那原有的人口很少留下什么遗传学的证据和根本没有留下任何语言学的证据?其原因与欧洲在过去不到两个世纪的时间内更替或消灭澳大利亚土著的原因相同,也与华南人在这以前更替了热带东南亚人的原因相同:即农民的稠密得多的人口、优良的工具和武器、更发达的水运工具和航海技术以及只有农民而不是狩猎采集族群才对之有某种抵抗力的流行疾病。”

“南岛人在新几内亚地区扩张的结果与在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扩张的结果全然不同。在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当地的人口消失了——大概是被这些入侵者赶走、杀死、用传染病害死或甚至同化了。而在新几内亚,当地的人口多半把这些入侵者挡在外面。在这两种情况下,入侵者(南岛人)都是一样的,而当地的居民从遗传来看也可能彼此相似,如果就像我前面提到的那样,被南岛人所取代的原有的印度尼西亚居民与新几内亚人真的有亲戚关系的话。那么,为什么还会有这种全然不同的结果呢?……在南岛人到来之前,印度尼西亚的大部分地区只有稀少的甚至连打磨石器都没有的狩猎采集族群。相比之下,在新几内亚高原地区,可能还有新几内亚低地地区以及俾斯麦群岛和所罗门群岛,粮食生产的确立已有几千年之久。新几内亚高原地区养活了在现代世界上任何地方都算得上最稠密的石器时代的人口。”

“当欧洲人终于来到时,他们的技术优势和其他优势使他们能够对热带东南亚的大部分地区和各个太平洋岛屿建立短暂的殖民统治。然而,当地的病菌和粮食生产者妨碍了欧洲人大批地在这个地区的大多数地方定居。在这一地区内,只有新西兰、新喀里多尼亚和夏威夷——这几个面积最大、距离赤道最远、最偏僻的、因而处于几乎最温和的(像欧洲一样的)气候之中的岛屿——现在生活着大量的欧洲人。因此,与澳大利亚和美洲不同,东亚和大多数太平洋岛屿仍然为东亚民族和太平洋民族所占有。”

第十八章:两个半球的碰撞

“为什么是欧洲人到达了印第安人的国家并征服了它,而不是相反?我们讨论的起始点就是把欧亚大陆社会和印第安社会作一比较,时间是到公元1492年即哥伦布“发现”美洲的那一年为止。”

“我们的比较从粮食生产开始。……美洲的粮食生产与欧亚大陆的粮食生产的最引人注目的差异涉及驯养的大型哺乳动物的种类。在第九章我们接触到欧亚大陆的13种大型哺乳动物,它们成了欧亚大陆的动物蛋白(肉和奶)、毛绒和皮革的主要来源,是对人员和货物陆地运输的主要工具,是战争中不可或缺的手段,也是(通过拉犁和提供粪肥)作物增产的保证。在水轮与风车于中世纪开始取代欧亚大陆的哺乳动物之前,它们还是人的膂力之外的重要的“工业”动力——例如,用来转动石磨和提升汲水器具。相形之下,美洲只有一种驯养的大型哺乳动物——美洲驼/羊驼,而这种动物也只有安第斯山脉的一个很小地区和邻近的秘鲁沿海地区才有。虽然人们利用它是为了肉、毛绒、皮革和货物运输,但它从不产奶供人消费,从不供人骑乘,从不拉车或拉犁,也从不被用作一种动力源或战争工具。”

“在美洲的这些地方,虽然也有了印第安人的农业,但和欧亚大陆的农业相比,它受到五大不利条件的限制:广泛依赖蛋白质含量低的玉米,而不是欧亚大陆的品种繁多、蛋白质丰富的谷物;种子用手一颗颗地点种,而不是撒播;犁地用手而不是用畜力,用畜力犁地使一个人能够耕种大得多的面积,并可耕种某些难以用手耕种的肥沃而坚硬的土壤和长满草根的土地(就像北美大平原的那些土地);缺乏可以增加土壤肥力的动物粪肥只用人力而不是用畜力来做诸如脱粒、碾磨和灌溉之类的农活。这些差异表明,到1492年为止的欧亚大陆农业平均每个劳动力每小时产生的卡路里和蛋白质要多于印第安的农业。”

“在帮助欧洲征服美洲的一些直接因素中,可与病菌相提并论的是技术的各方面的差距。这些差距归根到底是由于欧亚大陆有历史悠久得多的依靠粮食生产的人口稠密、经济专业化、政治集中统一、相互作用、相互竞争的社会。

“美洲有两个帝国:阿兹特克帝国和印加帝国。它们在面积、人口、语言的多种组成、官方宗教和征服小国的策源地等方面,与欧亚大陆的一些帝国相似。在美洲,这两个帝国是唯一的能够以许多欧亚大陆国家的那种规模调动人力物力兴建公共工程或进行战争的两个政治单位,而7个欧洲国家(西班牙、葡萄牙、英国、法国、荷兰、瑞典和丹麦)有能力从1492年到1666年在美洲建立殖民地。

“因此,我们已经找到了3组有利于欧洲人入侵美洲的终极因素:欧亚大陆人类定居时间长的领先优势;由于欧亚大陆可驯化的野生植物尤其是动物的资源比较丰富而引起的比较有效的粮食生产;以及欧亚大陆范围内对传播交流的地理和生态障碍并非那样难以克服。第四个、也是更具推测性的终极因素,是根据美洲的一些令人费解的没有发明而提出来的:安第斯山脉地区的复杂社会没有发明文字和轮子,虽然这些社会同作出这些发明的中美洲复杂社会在时间上差不多一样久远;轮子只用在玩具上并且后来竟在中美洲失传了,而推测起来轮子在中美洲是会像在中国一样用在人力独轮车上的。”

早先的欧亚大陆与美洲的接触局限在白令海峡、古挪威、格陵兰,那时的迁移殖民失败告终。“欧亚大陆人第二次向美洲移民的企图成功了,因为这一次在发起者、目标、纬度和时间方面都使欧洲的潜在优势得以有效地发挥。”

“最终结果是:在适合欧洲的粮食生产和欧洲人生理机能的气候最温和的地区,人口众多的印第安社会被消灭了。在北美洲,相当大的保存下来的完整社会,现在多半生活在居留地里或其他一些被认为不适于欧洲的粮食生产和采矿的地方,如北极地区和美国西部的贫瘠地区。许多热带地区的印第安人已被来自旧大陆热带地区的移民所取代(尤其是非洲黑人以及亚洲的印度人和苏里南的爪哇人)。……这种在过去500年中发生的人口变迁——除澳大利亚外任何大陆上最大的人口变迁——的最早的根子,在大约公元前1100年和公元元年之间的各个发展阶段中就已种下了。”

第十九章:非洲是怎样成为黑人的非洲的

“直到几千年前,现代黑非洲的很大一部分地区还可能为一些完全不同的民族所占有,而所谓非洲黑人其本身也是来源各异的。甚至在白人殖民主义者来到之前,已经生活在非洲的不只是黑人,而是(我们将要看到)世界上6大人种中有5个生活在非洲,其中3个只生活在非洲。世界上的语言,有四分之一仅仅在非洲才有人说。没有哪一个大陆在人种的多样性方面可以与非洲相提并论。”

“为什么在非洲分布最广的竟是黑人,而不是美国人往往忘记其存在的其他4个群体?”

非洲人种分布

非洲诸语言的分析,“俾格米人和科伊桑人以前分布较广,后来被黑人的汪洋大海所淹没了。”

非洲不同种族作物种类分析,人口迁移情况,“现代南非的问题至少一部分源自地理上的偶然因素。好望角科伊桑人的家园碰巧很少有适于驯化的野生植物;班图人碰巧从他们5000年前的祖先那里继承了适应夏雨的作物;而欧洲人碰巧从他们近1万年前的祖先那里继承了适应冬雨的作物。”

“总之,欧洲在非洲的殖民并不像某些白人种族主义者所认为的那样与欧洲民族和非洲民族本身之间的差异有关。恰恰相反,这是由于地理学和生物地理学的偶然因素所致——特别是由于这两个大陆之间不同的面积、不同的轴线方向和不同的动植物品种所致。就是说,非洲和欧洲的不同历史发展轨迹归根到底来自它们之间的“不动产”的差异。”

后记:人类史作为一门科学的未来

“各大陆的环境有无数的不同特点,正是这些不同的特点影响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轨迹。不过,仅仅列出每一种可能的差异还不足以回答耶利的问题。在我看来,只有4组差异是最重要的。

第一组差异是各大陆在可以用作驯化的起始物种的野生动植物品种方面的差异。第二组因素就是那些影响传播和迁移速度的因素,而这种速度在大陆与大陆之间差异很大。第三组影响大陆之间传播的因素,这些因素也可能有助于积累一批本地的驯化动植物和技术。第四组也是最后一组因素是各大陆之间在面积和人口总数方面的差异。”

“为什么新月沃地和中国把它们几千年的巨大的领先优势最后让给了起步晚的欧洲?”

新月沃地由于当地集中了可以驯化的动植物而拥有了领先优势。如果它一旦失去了这种优势,它就不再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地理优势可言。这种领先优势在一些强大帝国西移的过程中消失了……新月沃地和东地中海社会不幸在一个生态脆弱的环境中兴起。它们破坏了自己的资源基础,无异于生态自杀。从东方(新月沃地)最古老的社会开始,每一个东地中海社会都在轮流地自挖墙脚,而就在这个过程中,权力西移了。”

“地理上的四通八达和非常一般的内部障碍,使中国获得了一种初始的有利条件。华北、华南、沿海地区和内陆的不同作物、牲畜、技术和文化特点,为中国的最后统一作出了贡献。例如,黍的栽培、青铜技术和文字出现在华北,而水稻的栽培和铸铁技术则出现在华南。我用本书的很大篇幅着重讨论了在没有难以克服的障碍的情况下技术的传播问题。但中国在地理上的四通八达最后却成了一个不利条件,某个专制君主的一个决定就能使改革创新半途而废,而且不止一次地这样做了。相比之下,欧洲在地理上的分割形成了几十个或几百个独立的、相互竞争的小国和发明创造的中心。如果某个国家没有去追求某种改革创新,另一个国家会去那样做的,从而迫使邻国也这样去做,否则就会被征服或在经济上处于落后地位。欧洲的地理障碍足以妨碍政治上的统一,但还不足以使技术和思想的传播停止下来。欧洲还从来没有哪一个专制君王能够像在中国那样切断整个欧洲的创造源泉。……环境因素还包括:新月沃地的居间的地理位置,控制了把中国和印度与欧洲连接起来的贸易路线,以及中国距离欧亚大陆其他先进的文明国家路途遥远,使中国实际上成为一个大陆内的一个巨大的孤岛。”

“一跃而成为新兴力量的国家,仍然是几千年前就已被吸收进旧有的以粮食生产为基础的最高权力中心的那些国家,要不就是由来自这些中心的民族重新殖民的那些国家。……世界上两个最早的粮食生产中心——新月沃地和中国仍然支配着现代世界,或者是通过它们的一脉相承的国家(现代中国),或者是通过位于很早就受到这两个中心影响的邻近地区内的一些国家(日本、朝鲜、马来西亚和欧洲),或者是通过由它们的海外移民重新殖民或统治的那些国家(美国、澳大利亚、巴西)。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人、澳大利亚土著和美洲印第安人支配世界的前景仍然显得黯淡无光。公元前8000年时的历史进程之手仍然在紧紧抓住我们。”

“历史系统尽管有其终极的确定性,但其复杂性和不可预测性是不待言的。描述这种复杂性和不可预测性的另一个办法就是指出,长长的一连串因果关系可能把最后结果同存在于那一科学领域之外的终极原因分开。”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枪炮、病菌与钢铁的更多书评

推荐枪炮、病菌与钢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