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中国 乡土中国 9.2分

历久旎新的乡土中国--2018.7.7

读书的不再犹豫
2018-07-08 12:27:47

这篇文章的写作意图其实是想结合费先生的文章,输出自己的想法,而并非对单纯的对文章进行概念的复制。 但自己也并非研究社会科学出身,自然想法略有浅薄和片面。

很早就听闻这本费孝通的乡土中国,终于在这几天读完。刚开始读的时候,总会把持着很多怀疑的态度,毕竟作为一本社会科学的书,随着时代的变迁,参考的意义也就会随之减小。更何况这是一本1947年就出版的书,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基层的变化如此之大,真的还具有参考意义吗?带着这种疑问读完了两篇后,就发现这种担心是如此多余了。

最开始要谈的是,何为乡土中国?“乡”其实很好理解,中国基层的一个地域单位。关于土,其实对于现在的我们更像是一个贬义词,我们骂人的时候有时候就会用到,说这个人真土,土包子,没见过世面,其实我倒觉得是有根据的。土可以理解为泥土,就是那些一天到晚与泥土沾边的人,具体一点的可以说是农民或是靠土地生存的人,当然我没有贬低这些人的意思,但“没见过世面”这一点却很符合中国的基层社会,也就是所谓的乡土社会。“没见过世面”不是说真的没出过村,没有见到一些大场面,就现在的基层社会来说,就算是出国或者是买豪车,也屡见不鲜。但说到这种乡土社会的本质,费先生的研究成果却仍然值得参考。

在聊乡土本质之前,我想对中国基层或者是乡土这个概念,想进一步确认一下。如果按城镇人口和农村人口来区别的话,2017年中国人口大约14亿人,城镇常住人口达到8亿,而农村人口却已不足6亿,如果把农村人就归类为乡土社会中的人,农村人生活的社会就归为乡土社会未免太过于草率。我很倾向于费先生的理解,一个越“静止”的社会越偏向于乡土社会。这里说的“静止”,可以理解为在这个社会之中,甚至可以没有文字,没有法律就能存在(些许夸张),就像文字下乡或者是法律的普及对于这种社会而言有点多余一样。

先说文字下乡,我们总说乡下人没有文化,不读书,不识字,认为乡下人是愚蠢的,其实这是有点言过其实的。愚这个词其实是相对的,这不是智力问题。乡下人也可以说城里人愚,连插秧,养蚕都不会,那作为城里人你肯定会反驳说我不需要这些去生存,我为什么去了解这些呢?其实反观乡下人也一样,他们的生活更倾向于“经验”,因为“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的特质,一个巴掌大的地方,大家都彼此熟悉,谁家有什么事彼此心知杜明,每天重复着上一代人的生活,所以老一辈人的经验变得尤其重要,会发生什么,该怎么解决,都能在长者身上学到,很少会发生变数。那文字是什么,是用来传达前人思想和经验的介质,所以对于这种“静”的乡土社会就并非举足轻重了。

在说法律普及问题,这跟文字下乡也很像。费先生举了一个例子,如果一个女人出轨了一个男人小A,被自己老公小B发现了,小B一怒之下把小A打了一顿,按照道德或者是经验来说,这个可以说是最有应得,但是在法律社会,小A可以告小B,说自己无故被打。显然,用“经验”来判断是非的人被狠狠打脸。因此乡土社会中的人往往很难普及法律,因为这总会与“经验”格格不入。

接下来我想重点讨论费先生所说的“差序格局”和“团体格局”,其实说白了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费先生在1947年出版过《美国人的性格》一书,想必对美国也是有足够的了解,虽然只是大致翻看过,却也知理解深刻。美国的团体格局与宗教信仰脱不开关系,耶稣认为众生平等,每个人都是生来平等的,《独立宣言》声明政府是用来保证人民权益的,《宪法》也是为了防止权力被侵犯而设置。当然,美国的环境也很特殊,大量的移民和文化底蕴的空无,对此也不多赘述。

与之相对,中国的“差序格局”却尤为明显,中国人很注重人和人之间的联系,整个社会像是一个关系网所织成。费先生的一个比喻:我们每个人的关系网,像是石头投入水中的波纹,被波及的就会发生联系,而自己就是那个圈子的中心。这个比喻很明白的说明了私人关系以及自我在社会中的重要性。其实这种状态的形成,更像是文化性的,所谓文化,其实也就是“经验”,民族的文化无时无刻不印着过去留下的经验。若是追根溯源,便可以说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家,这种关系的区分极其明确,私人在社会的重要性,从春秋战国时期就开始确立。为了使社会趋于“静止”,儒家思想可以说立下汗马功劳,道德也都是在私人的联系之间产生的。“三年无改于父之道”这种孝道更像是让社会稳定的一个借口,而且这种情况只有在社会变迁的速率小于时代交替的速率时才会很好的维持下去。儒家讲究个人修养,“壹 是 皆以 修身 为本”“克己复礼为仁”都在给私人以行为规范。但是这种关系有时候就会变得很自私,“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在君臣关系明确的古代,似乎是无稽之谈,每个人都以自己为中心,以关系的远近来去衡量道德,若是父亲犯法,包庇起来也仿佛是对的。就那现代的中国社会来说,所谓的民族意识基本是空无的,行为规范依旧存在于私人的关系网络之中。

反观一下日本,已经来日本三个月了,初来的时候在很事情上就感触很多。日本的街道是出了名的干净,而且大家都知道大街上是没有垃圾桶的,大家只能自己带着便利店留下来的塑料袋装垃圾,这是日本人对“公共环境”的一种意识,当然也有很多没有这种意识的,我也曾见过在马路上吸烟,把烟头扔到地上的。其次是日本人对“他人”的概念上,即使是关系密切的人,也会尽量不去打扰,(这个不是很绝对,可以说是一种普遍的印象)这对极其注重私人关系的中国来说,到日本后会觉得是挺自由,但也很冷漠。可以看出来,对于日本的这种“公共环境”“他人”很难说在私人关系网中找到位置,更像是一种独立的存在。

本来想说说费先生给社会所划分的四种权利(横暴权力,同意权力,时势权力,长老权力),但可能篇幅会太多,而且会对概念进行很多重复,所以就没有必要拿出来谈了。说一下关于教化的问题,中国的长幼之分还是很分明的,长辈的话要听。但是对于现阶段的中国,所谓的父母的“经验”变得愈来愈不够用了,因为我们的社会变迁已经远远超出了世代更替的速率了(当然也不排除很多偏远地区依旧适用),作为现代90后的父母辈,其实大部分都是出身于乡土社会,对于这种私人间的道德依旧极其注重的缘故,所以“长老权力”依旧存在。可是针对于教化本身,这种权力已经不再完全适用了,长辈也需要和年轻人去一同面对新的挑战和变化,需要共同经历这份“经验”的。就有点像一个创业者需要不断学习一样,不断接收和反思不同的观点。

稍微提一下横暴权力,顾名思义,是一种属于政府或者法律强制性的给予的权力,就当今社会主义化的中国,往往给人的感觉有点像君王制度的延续,人民的权利还是小的可怕,可以不断的舍弃小家而拯救大家,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与政府能够相提并论,一方面这保证了绝对的领导,就是所谓的“稳定”,却另一方面限制了这种社会的变革,一种能更倾向于真正“社会主义”的变革。

说的也蛮多了,倾尽所有想法也不太现实,随写随停,方便以后翻阅纠正,谨以此记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乡土中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乡土中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