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的诞生

红糖雪梨
2018-07-08 01:04:10

最近刚刚读了郭建龙的《穿越百年中东》,对周边扩展阅读比较感兴趣,在微信读书上偶然看得,就随手翻阅了这本小册子,没想到倒是收获了很大的惊喜。

这本书短小精炼,属于知乎一小时系列,从以色列的建国到第一次中东战争,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中东的情况太过复杂,这本书只抓住其中一个枝蔓来叙述,很容易理解,但也只是一个初步的介绍,没有很深入的内容。这对于刚看完前一本书,满脑子浆糊的我倒是一个很大的福音。

以色列是一个了不起的民族建立的了不起的国家,3000千年的苦难史造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犹太民族,没有哪个民族能做到他们一样几千年流离失所仍能保持民族意识和民族传统几乎不能被同化(当然,除了中国,侧面说明了我们国家也好牛逼,生在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同化犹太民族的国家,我骄傲啊!);也没有哪个民族能做到在一无所有的时候仍然坚持复国的理想;更没有哪个民族能做到在明知道会遭遇多国围剿的情况下依然如期推行建国仪式。

他们勇敢又有智慧,在一没钱二没人三没武器的情况下,无数犹太人的精英发挥各自的智慧一一破解。没有钱,就去散落在世界各地的犹太精英募捐;没有武器,就想办法自己研究制造;买来的武器和制造武器的

...
显示全文

最近刚刚读了郭建龙的《穿越百年中东》,对周边扩展阅读比较感兴趣,在微信读书上偶然看得,就随手翻阅了这本小册子,没想到倒是收获了很大的惊喜。

这本书短小精炼,属于知乎一小时系列,从以色列的建国到第一次中东战争,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中东的情况太过复杂,这本书只抓住其中一个枝蔓来叙述,很容易理解,但也只是一个初步的介绍,没有很深入的内容。这对于刚看完前一本书,满脑子浆糊的我倒是一个很大的福音。

以色列是一个了不起的民族建立的了不起的国家,3000千年的苦难史造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犹太民族,没有哪个民族能做到他们一样几千年流离失所仍能保持民族意识和民族传统几乎不能被同化(当然,除了中国,侧面说明了我们国家也好牛逼,生在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同化犹太民族的国家,我骄傲啊!);也没有哪个民族能做到在一无所有的时候仍然坚持复国的理想;更没有哪个民族能做到在明知道会遭遇多国围剿的情况下依然如期推行建国仪式。

他们勇敢又有智慧,在一没钱二没人三没武器的情况下,无数犹太人的精英发挥各自的智慧一一破解。没有钱,就去散落在世界各地的犹太精英募捐;没有武器,就想办法自己研究制造;买来的武器和制造武器的机器被各国封锁无法运输,就把机器拆成几万个分别标号的零件,分散运输到耶路撒冷再自己组装。

他们团结,在内站一触即发的危机局势下仍有冷静的领袖坚持犹太人不打犹太人。

在读这本书时,我突然就有点理解了欧洲自古以来的反犹主义是怎么来的了,这个民族何等毅力,何等强大的为达目的的执念,又聪明,又有毅力,又抱团,这样的民族,什么事做不到?任由发展,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了……整个欧洲历史悠久的排犹思想,是一种对于自己永远达不到的高度的深深的恐惧吧?

反观阿拉伯世界,阿拉伯联盟的五个国家却是各有各的心思,各自为政,不能拧在一起。哈奇姆家族和沙特家族斗了上百年,逊尼派和什叶派斗了上百年。

当然,两方的心态也完全不同,阿拉伯联盟派出的都是职业军人和游击队,并不影响国家的正常生活,输了,无非丧失原来巴勒斯坦的领土,对于埃及伊拉克约旦叙利亚黎巴嫩政府来说,也完全无所谓;而以色列则是全民出动,背水一战,输了,就是国破家亡,也许从这一点来说,这场战争从一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了。最终,埃及和约旦各自捞够了好处回家,只苦了巴勒斯坦无家可归的难民们。

在这场战争中,最大的输家无疑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在战争结束时,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有70多万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成为难民,占到了巴勒斯坦阿拉伯总人口的70%。这些难民们痛苦地发现,那个原先叫做巴勒斯坦的地方已经在地图消失了。他们的家园现在被分割成了三部分,分别是以色列、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统治这三片土地的分别是犹太人、埃及人和约旦人。

当然,本质上说阿拉伯和以色列没有哪一方是正义的也没有哪一方是邪恶的,做的事都相同,互相抢夺村庄驱逐难民,只不过是战后的以色列很好滴处理了难民问题,并吸收了难民作为建设国家的动力大步迈向发展的快车道。而阿拉伯国家各自带着私心,并不惜以难民同胞作为一张牵制以色列的底牌争取西方国家同情,谁都没有去解决难民问题的意思。

就这样,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成为了一个没有国家的民族,就像两千年前的犹太人一样。他们中的很多人居住在条件恶劣的难民营里,没有财产,没有国家,没有未来。他们想向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大家都很忙,没人想要听。

当话语声无法被听到时,他们中的一些人决定制造爆炸声让全世界听到。于是世界听到了越来越多的人体炸弹,恐怖袭击。

犹太民族没有错,阿拉伯民族也没有错,错的是欧洲的帝国,却要平民来承担后果,但这世界原本就是不公平的,也许正是明白了弱国没办法左右自己的命运,犹太民族才能这么坚定地走在复国的路上。

悲剧依然存在,问题没有解决,现在的巴勒斯坦难民宛如曾经流离失所的犹太人,而所谓的民族隔阂不解决,这个问题就没办法解决,同一片土地,是他们的故乡也是他们的故乡,耶路撒冷,是他们的圣地也是他们的应许之地,尤瓦尔赫拉利说所谓民族,所谓宗教,不过是人们想象的东西,是一部分人统治另一部分人的工具,什么时候人类都认同了这一观点,淡漠了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不同信仰之间的不同,这个问题才可能真正的解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以色列:一个国家的诞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以色列:一个国家的诞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