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这样的书,感觉就像俄罗斯套娃

轻策
2018-07-07 看过

一层层剥去外壳,却始终不见内核。

作为一名本不了解俄罗斯思想史和俄罗斯思想家的业余读者,对以赛亚 伯林之名也不甚了了,读这样一本书,真的很累。

首先是译者的文风。译者的文风往好里说,不可谓不优美,但往坏里说,简直是化简为繁。思想,哲学类的东西,本来就十分地搞脑子,思想家和哲学家们很多时候似乎是怕自己的理论过于简单容易被读者识破,还会故意地用些复杂的词语甚至自创的词语。译者再去用些古风的词句来翻译,恐怕使得读者离原意是越来越远,在原本的套娃上又多加了几个译者自制的套娃。

说到这样的翻译,我想起自己在奥地利格拉茨旅行的时候曾经在一家饼干店里看见中文为“西施吻”的小饼干。当时有些诧异,再看了下德文的写法,是“Sissikuss”。也就说,其实应该是“茜茜公主吻”。“西施吻”的译法看似附庸中文的风雅,其实远远背离原意。

其次,(原谅我无知者无畏),作者伯林毫无疑问地是在借写俄罗斯的思想家在贩卖自己的私货,或者说,其实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在解读俄国思想家,而并不是试图客观公正地来描绘俄国思想家。这一点,从他的文字中夹议于叙的篇幅可见一斑。

不过,读过之后,对十九世纪的俄国思想家大致能有个了解。也算收获。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俄国思想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俄国思想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