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年男子与少女的自我救赎之路

Reecho
2018-07-07 17:54:04

花了一个星期,在kindle上把这本书看完了。

这本书和挪威的森林、1Q84、寻羊冒险记等书不同,缺了以前那种潮湿感和奇妙玄幻感,是一本实实在在的,对自我的剖析和反省。像是理念、隐喻、双重隐喻这样的概念,出现的时候多多少少让人觉得晦涩难懂,缺乏吸引力。

故事主角同多本书主角一样,是一个人生走到困境中的中年男人。这个困境从表面上看是对固有生活的厌倦和逃离和妻子柚出轨,从内在上说是青春期的时候妹妹小路的离开导致的内心缺失和深层恐惧。

贯穿整本书的最重要一幅画是『刺杀骑士团长』,而刺杀骑士团长描述的则是故事唐璜。唐璜即『我』。在歌剧唐璜里,主人公是一个花心好色、花言巧语诱惑了唐娜安娜和一众女子,刺杀了唐娜安娜的父亲骑士团长,最后堕入地狱的人。唐璜即『我』,『我』即唐璜,唐璜犯下的罪,即『我』犯下的罪。

在书中,一个重要的意象是『洞』和『隧道』。我猜测,这意味着女性的阴道。这个意象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妹妹路(也叫小径)迷失的时候,一次是在住进雨天具彦的豪宅后(这个时期也伴随着少女秋川真理惠的出现)。

在妹妹十三岁的时候,『我』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同妹妹走入了禁地。妹妹也将我带入了成年世界。但妹妹的死,给『我』带来了最深的恐惧——对幽闭和黑暗的恐惧。同时像费兹杰拉德笔下的盖茨比一样,陷入了这一无法跨越的缺失感中,无法跨越。然而盖茨比最后死在了这一缺失中,而『我』却踏入了自我救赎之路。

『我』因为这种缺失感,一直在寻觅妹妹的影子。妻子柚、与妻子分开后旅行中的一夜情女子,少女秋川真理惠都是影子。妻子柚代表着对这缺失的某种补偿,一夜情女子是『我』在犯下过错后导致妹妹死亡的愧疚的影子(在这段一夜情中,『我』不断的回想着差点勒死女子的那一个瞬间),而秋川真理惠是最后的救赎。

后来『我』被理念(即骑士团长)的铃声召唤,找到了一个洞口,在这个期间,秋川真理惠出现了。洞口和秋川真理惠打开了一个新的『环』,这个环是原本被隐藏在『我』心底的,却意外被打开了,理念(即骑士团长)通过牺牲自我,提供了一个闭环的机会,长面人是记忆,是懦弱本身,给了『我』重现记忆进入秋川真理惠的机会,从而让『我』直面了恐惧。『我』在隧道中遇到了水,最后通过越来越狭窄的洞口走了出来,重新回到了现实人生(这应该是很明显的隐喻了)。

另外一个方面,秋川真理惠既是妹妹小路的影子,是『我』的救赎,也同时在做自己的自我救赎,是『我』。秋川真理惠的母亲在她幼时被金环胡蜂蛰死,这就是秋川真理惠无法跨越的恐惧。而父亲又加入了邪教。秋川真理惠在免色涉即亲身父亲的豪宅中做探险的时候,即是在探索自我的来源,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我』在为免色涉做肖像画的时候,意外将看似完美的免色涉的隐藏一面释放了出来。秋川真理惠在探索的时候,不仅遇到了母亲死亡带来的内心恐惧之源金环胡蜂(最后在骑士团长的指引下逃脱),还遇到了父亲免色涉内心的阴暗面,但母亲的庇护让她平安无事。最后成功的逃脱,这是秋川真理惠的自我救赎。

秋川真理惠有一个护身符,这个护身符意味着她的童贞,这个护身符被『我』在自我救赎的时候,同无面人做了交易。而在失去这个护身符以后,秋川真理惠也真正的成为了女人,她心心念念的胸部终于长大。

与此同时,免色涉和秋川真理惠的父女线,也是『我』和妻子以及女儿故事线的映射,代表着我在这个过程中的心路转换。『我』从憎恨妻子柚,到不敢确认孩子的生父,到最后终于笃定,『我』即孩子的父亲,无论生理真相如何。

免色涉代表着自我的一部分,完整强大,但心底存在着一个裂缝,一个不确定性。但从一切确定之后,从『我』主动消灭了这种不确定性后,免色涉就消失了。

同时白色斯巴鲁男子也是自我的一部分,纯粹的自我之恶,在『我』的生活回归正常后,发生的一场地震中出现在了电视上,然后再没有见过。但这自我之恶是拒绝被展现的,『我』曾试图将其拽出来,但最后只完成了一半。

而这自我之恶总会被画下来,总会被直面。

只是还需要时间。时间会带来变化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