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看到太阳,但只有一个夸父

Missky
2018-07-07 17:30:32

施特略夫因为他的单纯看到思特里克兰德作品的“美”;也因为单纯他的作品矫揉造作全无艺术气息。

他能看到“美”,但做不到“美”。

或者说他只看到了“美”的外表,看不到“美”的养分:莲花之清洁因为污泥之污浊。

施特略夫的人生太几乎没有波折,他沐浴在社会的阳光下,欢呼在生活的掌心里。既看不到金钱的肮脏,也看不到人性的丑恶。他的画其实是他眼中的世界:阳光灿烂,幸福美满。

他的美好世界终究被思特里克兰德毁灭了。用爱作为武器,把无情当做盾牌。

思特里克兰德击垮了施特略夫的生活,却没有打倒他的单纯。

施特略夫不是艺术家,只是有双慧眼的普通人,他热爱普通人的生活,追求普通人的幸福。即使被伤害、被击垮,他也是逃避,而不是反抗。

他会因为爱情的幻灭放弃艺术,而思特里克兰德为了艺术摧毁了爱情。

岂止,他放弃了生理和真理之外的一切!

他对“我”说:当一个人掉进水里,不管他游的好,或者游的不好,重要的是他必须从水里出来,不然他会被淹死。

艺术的追求已成为他生存的必要条件!

终究思特里克兰德没有在巴黎得到自己想要的。巴黎的污泥助他开放圣洁之莲,却不够他养成参

...
显示全文

施特略夫因为他的单纯看到思特里克兰德作品的“美”;也因为单纯他的作品矫揉造作全无艺术气息。

他能看到“美”,但做不到“美”。

或者说他只看到了“美”的外表,看不到“美”的养分:莲花之清洁因为污泥之污浊。

施特略夫的人生太几乎没有波折,他沐浴在社会的阳光下,欢呼在生活的掌心里。既看不到金钱的肮脏,也看不到人性的丑恶。他的画其实是他眼中的世界:阳光灿烂,幸福美满。

他的美好世界终究被思特里克兰德毁灭了。用爱作为武器,把无情当做盾牌。

思特里克兰德击垮了施特略夫的生活,却没有打倒他的单纯。

施特略夫不是艺术家,只是有双慧眼的普通人,他热爱普通人的生活,追求普通人的幸福。即使被伤害、被击垮,他也是逃避,而不是反抗。

他会因为爱情的幻灭放弃艺术,而思特里克兰德为了艺术摧毁了爱情。

岂止,他放弃了生理和真理之外的一切!

他对“我”说:当一个人掉进水里,不管他游的好,或者游的不好,重要的是他必须从水里出来,不然他会被淹死。

艺术的追求已成为他生存的必要条件!

终究思特里克兰德没有在巴黎得到自己想要的。巴黎的污泥助他开放圣洁之莲,却不够他养成参天大树的养分。

他去了大溪地,在那里他获得了新生,他解放了自己的灵魂,窥得了生命本源的奥秘。

他死在了那里。

不过“我”相信,他在死前心灵得到了解脱。

即使像思特里克兰德这样特立独行意志坚定的伟人,也需要在合适的环境中才能让自己的才能发扬光大。

而庸人在环境中如鱼得水,却不能遵循自己本心的愿望。

就是毛姆所说的:

“有些人显赫一时,主要应归功于他们所处的位置,而不是他们本人。”

遵循自己本心的愿望,做自己真正想做的。或许有天你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了,你会离开,你会遇到一个埋藏在你集体潜意识中的故乡,你会得到真正的幸福。

你有幸,可以直面自己的灵魂。

金句

有些人显赫一时,主要应归功于他们所处的位置,而不是他们本人 当代的教士在研究圣经诠释这门学问时,都学会了遮遮掩掩的令人本领。 为一个画家树碑立传的是他的作品。 我觉得如果能写出他们言谈上的某一特征,或是生活上的某个怪癖,我就能使他们成为鲜活的人物。 社会上有许多人,他们的生活只是生活这个有机体的一部分,他们生活在这个有机体中,也只能靠它而存活,这种人总是给人一种虚幻的感觉。 如果愤怒的道德不具备足够的力量,来直接给罪人以惩罚,想想也是件沮丧的事。 我不知道真诚里有多少虚伪,在高尚中有多少卑劣,在邪恶中又有多少善良。 当一个人掉进河里,他游的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必须从水里出来,否则的话,他就得被淹死。 走在巴黎的街道上,我总觉得会有奇遇出现。 杜鹃把蛋下在别的鸟巢里,他的雏鸟孵出以后就把自己的异族兄弟挤出了巢,最后还要把庇护过的鸟巢毁坏。 那是我还不知道一个人的性格是非常复杂的。今天我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卑鄙与伟大,恶毒与仁慈,仇恨与热爱,是可以并存在同一颗心灵里的。 都说不幸可以使人变得崇高,其实不然;有的时候,幸福倒是可以使人做到这一点,苦难、不幸往往使人变得心胸狭小,具有报复心理。 女人对一个仍爱着他可她已不爱的男人,会表现出加倍的残忍;那时的她没有同情,甚至也没有宽容,她心中只是燃烧着一股无名怒火。 人们平时总是太轻率的谈到美,由于对词语缺乏敏感,他们过滥的使用了这个词,以至于使他失去了原有的力量;人们把它所代表的事物跟千百种琐碎的事物并列在一起来谈,使这个词失去了它的尊严。他们把一件衣服、一条狗、一次布道,都说成是美的;当他们真正面对着美的时候,却认不出它来了。他们过分注重于装饰他们的那些没有价值的思想,结果迟钝了他们的感受力。 一个女人可以对给她造成伤害的男人原谅,却永远不会原谅为他作出牺牲的男人。 在无意识中间,我们往往可能会在意别人是否重视我们对他们的看法,对那些我们丝毫也影响不了的人,我们是憎恶的。我以为这是人的自尊心里最痛的创伤。 勃郎什委身于他,带有某种对戴尔克·施特略夫抱负的因素在内,因为施特略夫是在她受尽了羞辱丢尽了颜面时搭救她的。 魔鬼为了达到目的,总是引用圣经中的话。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与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与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