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 金瓶梅 9.0分

《金瓶梅》:“总然费却万般心,只落得火灭烟消成煨烬”

海与奈奈
2018-07-07 17:11:05

一本《金瓶梅》从腊月看到了盛夏。看完之后觉得知识储备与笔力其实不足够写《金瓶梅》的读后感,但总觉得该写,就像面对死亡需写一篇悼词,写完烧给书中那些用尽一切方法活着的人们聊表心意。今日小暑,恰巧再往金瓶梅书中走一遭凉一凉。

“总然费却万般心,只落得火灭烟消成煨烬” 这句书中第四十二回作者对烟花的描写。那场烟花盛大极了,既有白仙鹤,也有彩莲舫,加上琼盏玉台,添起银蛾金弹。“那又怎样?”仿佛可以看见作者漫不经心地一笑,加上这最后一句。

对我来说,这句话是整本书的概括,像高僧圆寂火化之后的舍利。书中的人物确实个个费却万般心,疾奔在自己的角色里,尽管各有前程,但却殊途同归。他们仿佛从未听说过人生如戏,也不为此能宽慰自己的想法动心一二。有些他们沉湎温柔乡名利场,从未回头望;有些他们拼命地蝇营狗苟,罪孽不要紧,只要能拿到眼前的东西就可以;有些他们从未投入面前爱欲的洪流中,没有受过什么伤害,但也没有得到什么,就像过客。他们都在酒色财气中执迷了一生,粗鲁又草莽地耗尽自己。你不能说他们蠢笨,因为在这样的书里,我们可能活不过一个自然段,也不能说佩服

...
显示全文

一本《金瓶梅》从腊月看到了盛夏。看完之后觉得知识储备与笔力其实不足够写《金瓶梅》的读后感,但总觉得该写,就像面对死亡需写一篇悼词,写完烧给书中那些用尽一切方法活着的人们聊表心意。今日小暑,恰巧再往金瓶梅书中走一遭凉一凉。

“总然费却万般心,只落得火灭烟消成煨烬” 这句书中第四十二回作者对烟花的描写。那场烟花盛大极了,既有白仙鹤,也有彩莲舫,加上琼盏玉台,添起银蛾金弹。“那又怎样?”仿佛可以看见作者漫不经心地一笑,加上这最后一句。

对我来说,这句话是整本书的概括,像高僧圆寂火化之后的舍利。书中的人物确实个个费却万般心,疾奔在自己的角色里,尽管各有前程,但却殊途同归。他们仿佛从未听说过人生如戏,也不为此能宽慰自己的想法动心一二。有些他们沉湎温柔乡名利场,从未回头望;有些他们拼命地蝇营狗苟,罪孽不要紧,只要能拿到眼前的东西就可以;有些他们从未投入面前爱欲的洪流中,没有受过什么伤害,但也没有得到什么,就像过客。他们都在酒色财气中执迷了一生,粗鲁又草莽地耗尽自己。你不能说他们蠢笨,因为在这样的书里,我们可能活不过一个自然段,也不能说佩服他们,因你能看到的花团锦簇下埋着的都是累累的尸骨与冤孽,你只能轻轻掩上书卷,任尸体作鲜花的养料。

这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惊惧又理所当然。西门庆的死,仿佛只是作者厌倦西门庆这个玩偶然后作出的终结手势,因他已经摆布西门庆给我们展示了足够名利场温柔乡的盛景了。西门庆潘金莲们掀开的锦被下,我们以为是活色生香的春宫,其实应是这森然的人世正在玩弄着滴血的人头罢。

当我们被财色灌得晕头转向,哪怕曾目睹了那么多不平的公案,却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拯救的纯善的人。西门庆的死是厌倦的幻术,他活着时候上演的是罪孽的故事,等他死了,作者的笔里流淌的依旧是满盈的罪恶:这一切永远都不会停下来,没有善,恶也能肆无忌惮地生长。

西门庆死后,他生前引为“本心又好又知趣”的应伯爵立马欺上瞒下与别人合谋侵吞了他生前的生意;没什么存在感的二房李娇儿立马趁乱偷了金子想要跑路;他十分疼爱的潘金莲也与他要交付家产的陈敬济当晚就私通了;王六儿一家吞了财物上了东京。因为西门庆三个字已经在他们的可以谋求利益的名册手中消失。

潘金莲之强欲,不仅包括了色欲还有财欲,简直到了不是人的程度。她是西门庆所有妻妾中最没钱最没后路的一个,用许子东老师的话说就是“仅仅用肉体在搏斗”。也因为如此,李瓶儿的受宠才让她如此焦灼。她为了她要的色与财,可以使尽一切手段,机关算尽,直弄得阖府上下不得安宁。哪怕是生她的潘妈妈来,也不能从她那里得到坐轿子的小钱。因为潘金莲没钱,且她的要强也不允许别人对着她指指点点说用府里的钱来做自己的面子。同时她也不忠于西门庆,不论女婿,还是小厮,三纲五常在潘金莲处是个笑话,是她用来压制别人的工具而已。从这一点来说,潘金莲兽性得最无情。西门庆尚且对她有点情意,哪怕清楚是因为潘金莲命丧黄泉,但也在死前叮嘱吴月娘不要欺负潘金莲。但潘金莲也并非没有人性。她十分照顾她的丫鬟春梅,主动将西门庆分享给春梅,还叮嘱另外一个丫鬟不要打扰他们。再算上后来与她私通的陈敬济,这三人都是欲念的禽兽,但却彼此扶持,为彼此流的眼泪都是真的。大概物伤其类,他们明白他们三人是无前路的真小人,因此像受伤的小兽一样互相取暖。

金瓶梅里的小人物们也是喝血的小鬼。就如吴月娘所说的,这些狐朋狗友也多是仰仗西门庆,是无法让西门庆仰仗的。其中应伯爵这个人物十分出彩,作者甚至借他的口讲出了对西门庆之流的嘲讽,“这分明是有钱的牛,却怎的做成麒麟”。他的一切与西门庆的走动都是为了赚钱,却装作热心热肠,是作者最讨厌的帮闲小丑(中间人)的代表。作者对他的结局交待也颇为有意思,只是闲笔提了一句,就如此默默消失在人世了。

西门庆的伙计韩道国一家可以算是整本书的亮点。韩道国是西门庆管绒线铺子的伙计,西门庆看上了他的老婆王六儿,他便双手奉上。其后夫妻二人凭西门庆换了房子买了丫鬟,感情竟然依旧甚笃,令读者读来不禁有些哑然。西门庆死后,王六儿二话不说让韩道国卷钱一起上东京寻他们的女儿韩爱姐。之后蔡太师倾覆,他们一家三口人靠王六儿与韩爱姐一路为娼回山东,之后韩爱姐遇上陈敬济誓为其守节,竟毁面割发成为节烈。而王六儿待韩道国死后又与小叔作伴到老。韩道国之无耻,可见一斑,奇就奇在,在这无耻中却找不到受害者。陈敬济也是流氓界里少见的天才型选手,而偏偏他死后有两位女子为他守节。我不禁怀疑作者是个幽默得有些冷酷的人了。

金瓶梅里花了大量笔墨交待的人物们的结局,大都是“只落得火灭烟消成煨烬”。有趣的是,作者对读者向善的敦促仿佛都是无聊加的而已,只是那么三两句,显得并不在意这些,有可能是因为他知道人们永远无法停止作恶,也永远无法逃脱财色。我曾以为作者是《鹅毛笔》里那位追求解放人类天性被关进修道院的作家,还妄图在金瓶梅里看出点平权色彩。但第二遍为了做人物图速读的时候,突然发现他只是记录着这一切,收容这些底层的小人物们在权势的倾轧下努力活着的无耻的样子,连投胎都懒得惩恶扬善。这本小说展现了那个时代女性已经开始在追求自己的欲望,但作者并没有呼吁什么。

在我看来,他是个时代的忠实记录者,一个无情的人间观察员。

残酷的欲望,是平淡生活的真相,而我们可以接受和消化这一切。因为我们都将迎来火灭烟消成煨烬的那一刻,便如霸王夜宴“也只为这乌江设此一着耳”。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瓶梅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瓶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