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于承认的青春

一起吃鸡吧
2018-07-07 看过

我上初中时,大约04、05那几年,好朋友史德涛开始买《网王》,我也跟着他追。一方面是当年精神食粮匮乏,另一方面也正好到了中二的年纪,所以《网王》这部热血又扯淡的漫画完美地戳中了我的G点。记得那时我隔几个星期的周末就去一趟史德涛家,每次都带回几本他新买的《网王》,回到家后非常激动,吃完晚饭赶紧躲进自己房间先睹为快。此后每天放学后的晚上,我写作业时或是写完作业,闲来无事就翻阅一下手中的几本《网王》,后来翻多了知道哪段最好看,就光挑精彩的段落看,甚至就光切原赤也打瞎不二周助那一张图,我都能盯着看好久。此时也渐渐明白了日本读者看杂志连载时的心情,虽然等完结了一口气看完比较爽,但一话一话的追有着更深的乐趣。

正是因为《网王》,我喜欢上了不二周助,他的微笑平和、优雅从容、深不可测是每一个人向往崇拜的,于是我把自己的网名改成了不二,但这件事我总是羞于承认,每当别人问起我网名的由来,我总说有很多含义,比如“藤子不二雄”,比如“不二法门”,最后才说比如“不二周助”,大概我是怕给别人留下一个“浅薄”的印象吧:这么大人了,网名竟然来自于一部中二漫画。后来《网王》出了真人电视剧,中二程度不减反增,我更羞于承认了。再后来到了近几年,“二”字有了新的含义,“不二”也自然变成了“不傻”的意思,所以很多比我年轻的人再提起我的网名时,都调侃着说“我看你是很二,哪里不二了”,我哈哈以对,此时跟他们提《网王》,大概他们会问那是什么玩意儿了。

不过,那个时候我虽然喜欢《网王》,但已经知道它只是“好看”罢了。羞于解释网名的由来,也是因为对《网王》中的无度夸张有着清醒的认识。那些年,史德涛还在追《棋魂》,我也跟着看,我们明白,这才是真正伟大的作品,它虽然没有《网王》那么刺激,但有更加持久深邃的感染力和震撼力,是更高级的漫画。那时我很喜欢藤原佐为,QQ空间里到处是他的照片,头像也是藤原佐为,别人都说你怎么用了一个女的当头像。

后来我上了高中,史德涛去了职专,他没再买《网王》,我也就没再看,印象基本停留在了关东大会不二周助打败切原赤也的那一场球。但我一直想要看完,并且试着重新找回初中看《网王》时的那股热血澎湃,我知道看完容易,感觉难找,但还是下载了看漫画的APP,花了三天时间从头看到尾,终于看完了三百多话,看到越前龙马把幸村精市打败,我心满意足地退出了条目,紧接着又打开了《死神bleach》,打算看完另一部当年没追完的热血漫画。

现在,如果再有人问我网名的由来,我已经可以大大方方地告诉对方,我是因为喜欢《网王》中的不二周助才起了这个名字(但还是羞于承认读过郭敬明,并且当年还觉得《梦里花落知多少》好看)。可是,已经很久没再有人问过我这件事了,因为大家加完好友都会赶紧改备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网球王子 第1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网球王子 第1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