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和偏见

小雨
2018-07-06 看过

文 | 海蓝蒲雨

歧视无处不在。当我们提到“司机、厨师、保安” 时,脑海中能想到的第一性别是男性;当我们说到“教师、保姆、妇产科医生” 时,脑海中能幻想出的第一性别是女性。这是社会中存在的显而易见的性别歧视。当我们走到医院妇产科看到一位男医生坐在那里进行检查,你的内心是否咯噔了一下;当我们看到正在执行任务的女警察的时候,你会不会觉得她手无缚鸡之力,有些担忧。这是在思维逻辑下限定的职业歧视。当我们提到美国人的时候,你会想起什么?脑海里应该是既定成规的白人吧;当我们说到非洲人的时候,你又会想起什么?脑海里肯定是皮肤油亮的黑人。这是几百年遗留下来的种族歧视。

歧视,司空见惯,它存在我们每个人既定的思维里,也存在我们每个人生活的偏见中。实际上,我们知道美国人除了白人以外,也有黑人。但是在潜意识里我们不会把他们当成纯种的美国人,一如美国白人这样想。在美国,几乎每天都会上演白人和黑人之间的摩擦和“战争”,所有人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倾诉”和“抗争”,力图用自己的力量来获取到种族的胜利。扪心自问,谁赢了?

合上朱迪·皮考特的《渺小的伟大》,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这是一本足以震撼人心的书,它仿佛是一顶钟,用了全身力气去用木槌敲击它,震撼之音徐徐而响,从耳边音逐渐扩散到了遥远的远处,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回荡声,声声不绝于耳。

故事的内核很简单,一个种族歧视的故事。在阅读的过程中,我问出了几个没人回答的问题,为什么世界上的某些白人那么憎恨黑人呢?为什么黑人就愿意逆来顺受呢?为什么这种种族歧视就存在于人们内在的思维里而没有发生过改变呢?为什么我们以自己的肤色来感受他人带来的傲慢和偏见呢?写下这些问题,我找不到回答。直到主人公鲁斯在自己即将宣告无罪的法庭上推翻了所有的证词之后,我知道了。

社会上,有很多默然成规的规则,它们是无声的,是寂静的,但是是永久留存在人们的内心之中。一代代的人们出生或死亡,都在遵守这些规则。没有人反抗它,它仿佛是一个气球,越变越大,直到它撑到了一定的程度,只要有人用一根针刺一下它,它就破碎了。可是没有人愿意用针刺,只是默然地看着它,然后回转头继续往前走,走了一代又一代的人。疑惑的是,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做第一个戳破气球的人?

突然想起鲁斯和其儿子埃德森到律师肯尼迪家做客的时候,他脖子上戴着一条金链子,被肯尼迪的女儿看到后说是奴隶脖子上的链子,从一个4岁年幼女孩儿口中说出来,是多么令人震惊的事实,我们已经看到规则都从视而不见渗透到了血液里。同样生活在同一片热土上,呼吸同一城市的空气,种族歧视却因为历史车轮的滚动而停止,反而越滚越大越滚越远,令人咋舌。

有人会说,孩子话语言轻,并不能作数。那我们一起再来看一个例子。黑人鲁斯和白人肯尼迪一起去超市买东西,在挑选购买的过程中,一直有白人保安跟在后面尾随。收银后,站在门口的保安拦住他们查看小票,但不需要查看肯尼迪的,只要看鲁斯的,只因为她是黑人。来来往往十几个人结账,都没有看小票,因为那些人全部都是白人,唯独检查了鲁斯,只因为她是黑人。种族歧视明显吗?

我想起了肯·福莱特写的《永恒的边缘》,一部有大量篇幅写黑人为自己的权利做争取和斗争的故事,其中黑人乔治和玛丽亚为了黑人们的权利,一次次地铤而走险,甚至有被人识破或者刺杀的风险,都会他们巧妙地规避了,最后获得了不少的成果。然而,像乔治和玛丽亚拥有政治权利的黑人毕竟在少数。而鲁斯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她在最后勇敢地揭开了自己的“假面具”,把真实的对社会、对系统、对规则和对国家的种族歧视的批判都摆在了台面上,让大家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就是问题,一个被所有人规避掉的问题——白人因为肤色的原因而享受到了很多权利和权益,而黑人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偶尔获得。难道谁天生就知道自己的肤色而能够进行选择的吗?并没有。所以规则可以打破,肤色却无法改变。而真正需要改变的是什么?是人的内心和思维,摒弃掉天生的傲慢,打破带着有色眼镜的偏见。

鲁斯做出了最正确的而且没有冥灭良心的选择,肯尼迪正视了自己未曾察觉但却剖析到了的内心,作家朱迪·皮考特用鲁斯、特克和肯尼迪的故事进行了呼吁和游走,这都是进步。“人类的一小步,确是世界的一大步”,每天进步一点点,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一天。或许某一天,傲慢和偏见会逐渐降低,我们可以看到白人和黑人一起坐在桌子边饮茶,那是发自内心的互相欣赏和赞叹,团结友爱成为了幸福生活的基调,但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看得见。

1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渺小的伟大的更多书评

推荐渺小的伟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