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 鼠疫 9.6分

习惯于绝望的处境比绝望的处境本身还要糟

[已注销]
2018-07-06 看过

被有设计感的封面所吸引,被里面所折射的人生百态所震撼,是我读完《鼠疫》最初的感觉。

小说讲述了一场在阿尔及利亚的奥兰发生的瘟疫,突如其来的瘟疫让人不知所措。政客狂妄无知,掩饰诿过,甚至想利用灾难来获取利益;原来过着委靡不振生活的小人物,凭著黑市门路,为人民带来各种禁品,突然成为了城中的风云人物;小百姓恐慌无助、自私贪婪,每天都只是过著颓废生活。瘟疫城市被重重封锁,无人能够自由进出。被困在城中的人民,朝思暮想着住在城外的亲朋好友。一位到城公干的记者被迫过著无亲无友的生活,只有寄望参与自愿队消磨时间。主角里厄医师这时挺身而出救助病人,与一些同道成了莫逆之交。不过,他的妻子却远在疗养院,生死未卜。

最终鼠疫退却了,然而尽管喧天的锣鼓冲淡了人们对疾病的恐惧,可是奥兰人永远不会忘记鼠疫曾给他们带来的梦魔。

《鼠疫》这部小说的意义在于,加缪给自己设置了一道难题、一场考验——一场对其“反抗”哲学的考验。在反抗鼠疫的极端情境中,幸福与反抗、“有益”与“有趣”、历史与当下产生了复杂的冲突与纠葛。历史需要反抗,若反抗,必然需要牺牲幸福,加缪却又担心放弃幸福会让“反抗”走向幸福的反面,如此,则无法介入历史,只能是“静止的”反抗。

另一方面,加缪选择鼠疫的形象不是偶然的。这个恶势力的可怕化身在小说中几乎是一个活的有强大生命力的实体。加缪需要用鼠疫这种自然灾害来讽喻的原因。这种灾害似乎是故意从社会范围里抽出来的。既没有使社会四分五裂的阶级矛盾,又没有恶的具体罪人,而是所有的人都是不幸的,孤立无援的,都面临一个神秘难解的充满敌意的自然力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最最高尚的人,甚至耗去不可想象的力量,也只能限制灾难的范围,而不能根治它。

强调世界与人生的荒诞性,即存在的荒诞性是存在主义哲学的基石。

尽管加缪不承认自己是存在主义存在主义文学家在荒诞世界的自由选择者,他和萨特也有过某些分歧与争论,但评论家根据他作品的主调和基本观念,一般都认为他的存在主义气质有时甚至比萨特更浓。他的一些作品揭露了荒诞世界里的荒诞人生,表达了人们起来同荒诞的生存条件作斗争的理想;同时又流露出对荒诞存在表示无可奈何的惶惑心理和愤您情绪,作品中含有比萨特更多的悲观消极成分。正因为加缪的存在主义哲学观点比萨特更强调存在的荒诞性,所以又被称为“荒诞哲学”。

《鼠疫》中的瘟疫和里厄医生的救护行动,与《西西弗的神话》比较类似,加缪的哲学有着深刻的矛盾。他也是一位现代的西西弗。他的哲学反映了两次世界大战后西方知识界感到人类命运难测、世界前途未卜的普遍惶恐、绝望、无所作为而又渴望行动与反抗的思想和心理状态。

一荒诞哲学“或”反抗哲学’尽管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资本主义世界的弊病,但却无法对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扭曲了的关系作出科学的解释;尽管同情被损害被奴役的人,但却脱离人的具休的社会环境对孤立的个人进行本体的研究,必然陷人主观唯心主义的泥淖,当然也不能指出一条摆脱荒诞、实现人类彻底解放与自由的正确道路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