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巨富时代国人心灵史

ask julie
2018-07-06 看过

时移世变,如今,我们面临着一个财富呈几何倍数增长的时代。富裕的时代造就了富人群体,然而,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性,富裕人群与普通人之间横亘着一道鸿沟。

2018年初,张炜以一部《艾约堡秘史》直面这个财富时代新命题,探讨人在富起来之后,尤其是占有巨大社会资源时候,他如何思索,如何决策,又如何面对在财富裹挟下真实的自我?

小说的整体故事建立在一桩渔村收购案上。狸金集团老总、主人公淳于宝册代表着这个时代率先富裕起来的一群人,由他一手建立的狸金集团是一座巨大的产业王国,横跨地产、投资、远洋航运和采矿等。狸金集团试图吞并海边一座旖旎如画的小渔村矶滩角,却遭遇了以村头吴沙原为代表的传统人士的顽强抵抗。在当下隆隆推进的城市化经济化大潮中,吴沙原等人的抵抗显得微不足道,却又难以摧折,令淳于宝册如鲠在喉。在两人不间断的攻防战中,淳于宝册不断回溯自己的过去,完成了对财富、梦想、磨难的反思和清算,也最终明白,并非所有的价值追求在财富面前都一定会让路。

淳于宝册这个人物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事实上,张炜将半个多世纪以来所有能发生的重大事件都集中到他身上,令他成为一个矛盾体,一个当代中国的寓言。当下的雄心勃勃与过往的屈辱岁月,创业时期的厉兵秣马与扩张时期的不择手段,淳于宝册因矛盾而存在,又因矛盾而不断成功、异变、回归。张炜在描述淳于宝册成长史的时候,突出了他的孤儿和流浪者身份。在特殊的历史年代,他得到了极为稀少的关爱,曾遭受过巨大的苦难和屈辱。他的私人居所“艾约堡”即是他隐秘的屈辱岁月的象征,“艾约”谐音“哎呦”,“递了哎呦”是当地方言,是人讨饶时候的语言。张炜在这个词汇里埋藏了几点复杂的意旨:穷苦时代受尽欺侮,淳于宝册没有“递了哎呦”,但当财富、成功集于一身时,他竟也无法得到期待中心灵上的平静,而是仍居住于艾约堡里,忍受着一种发病凶狠、几无解药的旧疾“荒凉病”。“哎哟”包含着无可奈何的痛苦和找回初心的自觉。

真诚地面对自我是痛苦的,于淳于宝册的身份而言更为艰难。但回避显然毫无用处,因为它们是永远、必然的存在,并成为左右人生抉择的隐秘力量,如荣格所说,“那都是一些我们不愿记起、更不愿被他人提起的,可是却常很不受欢迎地来临的东西。”这些不能抗拒的力量可能将人毁灭,也能促使人重生。

过去四十年来,不少国人完成了庞大的财富累积,物质带来满足的同时也带来了精神上的撕裂。在富起来后,如何面对人性的荒凉和精神谱系的割裂?是我们这代人迫切需要解答的命题。张炜敏感地捕捉到这一代人们的精神困惑和心灵搏斗,试图通过引领典型人物不断回望,展现财富激增时代人性的嬗变,书写国人心灵史书。那一声“哎呦”,象征着过往所有的苦难,连起了过去和未来、物质和灵魂,是国人精神图景中一个切题的隐喻。

我们需要这一声“哎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艾约堡秘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艾约堡秘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