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偏北男人带刀 西北偏北男人带刀 评价人数不足

他用读诗来解释良渚考古的秘密

张海龙
2018-07-06 看过

#他正在读·西北偏北男人带刀#良渚博物院院长马东峰先生,博物院改陈之后重新开放,给他带了本书过去,他翻到其中某首诗,忽有感触,认为与很多考古人的感受或有相近之处——

12

我爱我生命中的晦暝时刻

比如现在 这个逐渐展开的黄昏

比如昨天夜里那场暴风雨

还有那暴风雨般的翻腾不已

或是泥泞不堪

13

我们回来了

我们从人群中回到了阴暗的室内

窗帘低垂

这里不适于拥抱 但适于同自我争辩

适于收容一个支离破碎的灵魂

适于一首诗产生的最初

——张海龙《某个黄昏兰州的背景》

他说,这本书我没有完全看完,但是这几句诗大概就是很多人为什么喜欢考古的一个概念吧。因为考古就是一个拼接历史碎片的过程,我们的先人留给我们的东西都是支离破碎的,不会是一个完整的东西,考古的人就是一个缝缀的过程,很多人一辈子都在缝缀,那些碎片肯定是一首诗产生的最初。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西北偏北男人带刀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